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看够了吗?》。

”杨铮在听。“有我无我虎骨蟒蛇酒!”连安又是

昏黃燈光的過道中,八個身形瘦弱臉頰凹陷的小混混拖著狹長的影子,一臉吃力的抬動著一個正處于昏迷狀態的壯碩男人。

男人很強壯,也很重,即使搬運他的混混足有八個人,但依舊搬運的十分緩慢。

“不行了!哥幾個,停下來先讓我歇一會兒。”其中一個最瘦小的混混最先堅持不住,他漲紅著臉示意其他混混停下來先休息一下。

“行,歇會兒。“其他混混沒有異議,紛紛喘著粗氣同意,事實上他們也沒比第一個混混好多少,個個都已經累的漲紅了臉,只是抹不開面子先叫停而已。

一眾混混緩緩的放下他們手中抬著的男人, 小心翼翼的模樣就好像他們搬運的不是人,而是一尊昂貴的水晶制品一般。

男人安全落地,眾混混大松一口氣,紛紛靠墻休息起來,但還沒等他們喘上幾口氣,其中一個混混突然有些擔心的說道:“哥幾個,你們說他不會突然醒過來吧?”

“別想太多,沒事的。”一個年紀稍大點的混混安慰道:“我以前聽剛子說過,只要吃了他的藥,就算是神仙也要睡夠十個小時才會醒來,現在才半個小時不到,不會突然醒的,放心吧。”

“剛子的話能信?你也不想想他剛剛是怎么死的?什么一邊用刀子,一邊用老二的胡吹大氣,就他那膽兒,他敢嗎?就算他敢,老大會讓他那么玩嗎?以前可是法制社會,有警察的!要是敢這么玩,第二天就等著吃槍子吧!哼,在誰面前吹牛皮不好,偏要在楚白那個殺神面前,虧的老大技高一籌放倒了楚白,要不然讓人家楚白以為我們真干過這種傷天害理的勾當,還不把我們都給宰了?真是……嘖嘖!”又一個混混有些不忿的開口道,他原本想說死了活該,但考慮到剛子剛死,不想太刻薄,便臨時收了口。

“這剛子不靠譜,那我們要不還是不要歇了吧,萬一中途這位爺突然要是醒了,我們不就……”第一個膽小混混似乎被說的有些怕了,有些顫抖提議道。

“……”

其他混混本想嘲笑他幾句,但突然想到剛子的慘烈下場,頓時心里就也有些發毛,嘲笑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我……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再偷懶了,現在還是把楚白送到審訊室最重要,畢竟這是虎哥的命令……”一個混混咽著唾沫假裝正經的提議道。

對于這些剛剛開始混社會的小混混來說,排在第一位的是他們自己的命,排第二的就是面子。縱使心里再害怕,在眾兄弟面前絕不能露慫,至少表面上是要這樣的。

眾混混聞言紛紛表示贊同,都言虎哥的事最重要,然后顧不得休息,趕緊兩人一組,抬起楚白的四肢就往審訊室趕去。

七歪八拐,抬了大約一百多米,八人抬著楚白終于來到了這間地下賭場的最深處,那里沒有多余的裝飾,也沒有多余的房間,只有一扇灰白看不出什么材質的房門緊緊關閉著。

這是一扇隔音門,后面便是審訊室。

這間房間是黃宣虎專門建造給那些借了高利貸又輸的一干二凈卻又不打算還錢的賭客或出老千被抓的賭棍們用的,他們會在這里被熱情招待,然后簽下他們一輩子都難以還清的巨額債務,榨干凈骨頭里的每一絲油水。

在門口放下楚白,八個混混都精疲力竭的跌坐在地上,大口喘起氣來,本來身體就因為長期營養不良而顯得虛弱不堪,現在又干了這么重的體力活,他們實在累壞了。

休息了一會兒,一個混混平復了一下呼吸向身旁那個稍年長的混混問道:“超哥,你說這楚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身體里塞鋼板了嗎?怎么會這么重!都快趕上我們鄉下養的大肥豬了!累死我了。”

“我怎么知道。”年長混混超哥有氣無力的回道:“而且這也不是我們應該關心的事兒,我現在啊,只想著什么時候要能吃一次飽飯我就滿足了。”

“可是超哥,如果是那玩意兒給你吃飽,你也愿意嗎?”說起吃,一個混混面色就難看起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憶。

“……愿意!干嘛不愿意,都到現在這時候了還有的什么不能吃的?以前看電視看到那些災民為了口吃的,什么草根樹皮觀音土,通通往肚子里塞,現在總算是知道什么感受了……呵。”年長混混遲疑了片刻,還是回答道。

“但那是人……”

“閉嘴!別跟我說這種屁話!”年長混混呼得站起身來,似乎是想阻止那人說出心中那個禁忌字眼般,厲聲打斷了那人的話。

“你難道昨天沒吃?誰昨天沒吃的,現在給我站出來!你?你?還是他?沒有吧?吃了就吃了,別跟我這么多廢話!做了婊子還想立牌坊?呸!現在起來,干活!有那個力氣想這種事情,就給老子把楚白給我抬進去!”

那混混被罵的啞口無言,其他混混也都沉默的沒有開口,只是默默起身,合力把楚白抬進審訊室,用手銬把楚白反拷在一根外露的粗水管上,然后離開,期間他們誰都沒說過一句話,似乎是剛剛的話題把他們所有的談興都說沒了。

超哥為首的混混們走后,審訊室安

葉楓走出了王宮。

看著自己身上的這一身凄慘的傷。

左手臂被打骨折,右手的手指斷了兩根;虛空王面對自己的兒子,雖然已經很克制自己的力量,但依然把葉楓胸口的肋骨打斷了三根,傷到了內臟;左腿更是被虛空王一腳踹斷,可以說是要多凄慘有多凄慘。

葉楓也是無語了。

“跟自己的兒子打都能夠下這么重的手,也難怪虛空王兒子這么少,連王后都沒看見過。”

葉楓暗自腹誹道。

不過,雖然受傷這么嚴重,葉楓還是......

陆小风勉强笑了笑,道不管怎么是一脚踩空,落入了万丈深渊!

“你的那匹靈駒,確定葬在了這里?”霽寒立與谷內一處荒涼之地,與別處生機盎然的滿眼綠色不同,這里裸露的土地竟呈現著暗紅色,土地紋理明顯,像誰有意在地上劃出一道道溝壑,突出處顏色更深。

“嗯,雖然這里的變化很大,但我依舊可以感受到,我的小五就在這里!”魔恒沒了以往的狂妄,多了一絲蒼涼悲壯。

“這也許就是你與他之間的靈犀感應!”霽寒頓了頓繼續道:“這些時日你,元神恢復的如何?”

“有一段記憶依舊記不起來,可我隱隱感覺,這段記憶似乎對我很重要!”魔恒道。

“時隔一千多年,有些事記不清也不足為怪!何況以你的性格,有些事你也不屑記下!”霽寒一副事不關己己不關心的態度。

“對我很重要的事,我怎會輕易抹去!你,何時如此了解我!還主動關心,不像你的做事風格!”魔恒諷刺的口吻很重。

“呵呵,我可沒多余的心思關心你的事,你還是繼續養神為好!最好能養到我去找冥王喝酒為止!”霽寒淡淡一笑道。

“想找那老不死的喝酒!你做夢!我是不會讓你輕易死掉,別忘了我偶爾還是可以控制這副身子的!”魔恒心里清楚,只有霽寒徹底放下戒備他才可以控制他的身子,這些話雖有些心虛,但還是帶著威脅的口吻說了出來。

“哦,是嗎!那,這陣如何破?”霽寒隨手撿起一枚石子向著那片土地丟了過去,還未等石子落地便如被磨碎了般化為了一股粉末,還未等風吹來,粉末也被打的四散原飄了回來。

“這可是我的小五,它都死了,你還妄想拿它的骨骸去救那些曾經視我們為仇敵,欲殺我們而后快的人族?做夢!”魔恒冷冷道。

“世人聞魔喪膽,你們本就是魔!除魔衛道,何錯之有!”霽寒細目,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冰魄應聲而出。

“你想要硬闖!”魔恒驚訝大吼,還未等來回話,霽寒已閃入陣中。

巨大的無形壓力,瞬間壓向霽寒,霽寒頓覺體內氣血翻騰,冰魄也因這股力量龍吟陣陣。

“快退回去!別逞強,稍不留神你便會被挫骨揚灰!”魔恒吼道,可霽寒卻絲毫退卻的意思。

衣決冽冽,霽寒揮劍刺出,他用多大力,陣就會回他多大力,龍吟陣陣,道道寒光瞬間隱沒,突然一聲爆裂,霽寒被逼出陣外,一股甜猩已順著嘴角流出。

霽寒盤腿坐下,調息著體內洶涌的翻滾。

隨后又一次闖陣,可想而知,后果比第一次更嚴重,可霽寒卻越挫越勇,絲毫沒有放棄之意,一次接著一次。

“你怎如此倔強!此陣千變萬化,任你如何應對都無法入內,何必呢!你還是死了這份心吧!”魔恒冷冷道。

可霽寒哪可能放棄,強撐著身體再次欲闖!

“等等……你這樣下去不死也會殘廢,到時與死何異!”魔恒吼道,他不愿相信霽寒如此執著,不惜性命就是為了救那些毫不相干的人!可他不得不承認這個倔強的少年本就是如此!

“今日我就是死也要拿到饕餮遺骸!”霽寒凌雙目一凌,便欲沖進去!

“等等……此陣名為反噬!乃坤陣衍生而來,白蘺的獨創陣法,也是所有陣中最凜冽的陣法之一,可想而知破此陣是非常難的。千百年來,也只有一人完好無損的破了此陣!”魔恒傲然道。

“誰?”霽寒雖猜出了此人,可還是問道。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魔恒傲氣凜然道。

“如何破!”霽寒并未關心其他繼續追問道。

“血!此陣嗜血!可也不是什么血都可破陣!不過…

歐洲,法國,尼斯。

“快跑!快!”一條昏暗又狹窄的陰濕密道中,急切的聲音短促回響。

啪嗒!

被暗黃燈光照著的石墻壁上閃過一個黑影,一只腳踏在積水地面上,發出清脆的聲響,水花濺起,拍打在長滿青苔的石墻上。

人影飛快地在僅能容納兩人并行的狹窄密道中穿梭,被潮濕、昏暗、異味充斥的密道帶給人精神以沉重的壓迫。

從身形來看,依稀能看出是個男子人影,急促的呼吸聲和急匆匆的樣子無不表明男子在逃跑,在躲避著什么。

男人不是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看够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在看守所的120天

司铎

我在看守所的120天

木示铭

我在看守所的120天

缥缈之逆旅

我在看守所的120天

宝石猫

我在看守所的120天

何处桃花开

我在看守所的120天

林禹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