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上的大坑!》。

她的眼睛几乎全是灰色的,就彷佛死水中的寒冰,而她的脸就像王大小姐道:这道理我已经明白了,所以我也明白,为什么丁喜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一连三天柳六每天都来扈三爷这里报道。他现在就住在扈府,从他自己买的那个小院子里搬了回来,还是他以前住的那间屋子。

那间屋子扈三爷一直给他留着呢,没让人动里面的一针一线,而且还时不时的让人去里面打扫,为的就是怕以后柳六回来的时候,没有地方住。

柳六也没曾想到自己还会有回来住的一天,他看着一切如初的房间,心里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几天的相处下来,他们不断的回忆起以前年轻时候的事情,原本背道而驰的心也慢慢的开始相互靠拢。

但如果说,两人会和好如初,这件事是永远都不可能的。这就如同破了的镜子,纵然修补的再完美,终究还有碎掉的痕迹在上面,除之不去,宛若心中那道无法愈合的伤疤一般。

“怎么样,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吧?”扈三爷一边饮着药汤,一边随意的问道。

整个屋子都飘散着药汤的苦味,就连一旁的柳六都有些受不了,可扈三爷偏偏喝的风轻云淡,好像他喝的就不是药汤,而是大碗的寂寞。

柳六听到扈三爷的问话,将手中的折扇收好,笑了笑说道,“有什么不习惯的,还是和我搬出去之前的时候一样,三哥有心了。”

“哈哈,我当然有心了,你可是跟着我几十年的兄弟,我怎么能亏待你呢!”扈三爷大笑着说道,手中的药汤随着他激动的笑声洒出来些许,可他竟然浑然不知。

柳六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丝不一样的含义,顿时笑道,“这里一直都是我的家。”

没人能明白柳六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其实他说的没错。在这个‘家’里他已经待了几十年了,有大把的青春都交付在这里,那些快乐和痛苦,都写进了这里的一砖一瓦中。

但,因为扈三爷在这里,整个青山镇背后的掌舵人住在这里,无形中,这座不起眼的院子,成了青山镇人的心中,一道无可替代的建筑。即使未来有人替换了扈三爷,可终究没人能替换的了这座院子在青山镇人心中的地位。

柳六想得到的,或许是未来的一方乐土,且可以令他安享晚年。又或者是眼馋扈三爷屁股底下的宝座,所以他想见见他这帮混蛋手下的混蛋都是些什么样子,包括他自己。

可能是他太有些想当然了,扈三爷并没有接过他的话茬,而是自顾自的说道,“你还记得咱们年轻那阵子吧,那时候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天天挤在破窑洞下面,每天饿了就去青山上挖草根……”

柳六顺理成章的接过话茬,“可不是嘛,那个时候我还经常去街上要饭,我记得从南浔街的这头一直要到另外一头,碗里连半个铜子儿都没有,情况好的话会有半个窝头,但那种时候太少太少了……”

说到这的时候,柳六满脸的苦笑,仿佛是在感叹当初的不容易。

随着你一句,我一句,两人伴着追忆陷入了曾经的年少轻狂,种种往事历历在目,互相倾诉着当初自己的不容易。时不时情绪上来了,他们二人一起抱头痛骂当初欺负过他们的人。当回忆起帮助过他们的人,则是稍加缅怀。

扈三爷在一阵酣畅淋漓的大笑声中,慢慢的收住了情绪,他看着坐在一旁的柳六轻声问道,“老六啊!你说,我们还能回去吗?”

柳六脸上的笑容一顿,有些不知所措的神色一闪而过。他不知道扈三爷真正想问的是什么,虽然他对于扈三爷十分的熟悉,但是还不敢十拿九稳的说,他自己能懂扈三爷的意思。

“回不去了!”柳六一声长叹,道不尽心中的万千思绪。

他终究还是在最后选择了这个答案,扈三爷在听后也陷入了沉默,不知道他们两个人此时所想的到底是不是一码事儿。

扈三爷很快从一种情绪中走出来,这次头也没回的开口问向身旁的柳六,“老六你觉得陈浩这孩子怎么样?”

柳六的眼中精光一闪而逝,心道:这个问题终于来了。

他不止一次揣测过,扈三爷的府上虽然美姬如云,但是却没能给他留下一男半女。并非是扈三爷不行,而是年轻时被人陷害,伤到了ming根子。正常的生理生活还能满足,但这辈子却再也不会有子嗣了,所以他才收养了陈浩。

“这孩子人是极好的,待人处事拿捏的恰到好处,胜于同龄人不知道多少。”柳六笑着夸赞道。

“是啊,话说当年咱俩将他捡回来的时候,他才刚断奶,现在一转眼就已经可以独挡一面了。现在的青山镇,虽说是我这个老头子当家,可大半都是陈浩在撑着,这孩子不容易啊!”

柳六一时猜不准扈三爷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于是只好顺着他的话说下去。

“是啊,这孩子不容易,从十几岁开始就跟着咱们打打杀杀,讨生活,原本以为现在能过两天舒心的日子,却又天天忙的脚不沾地。”

柳六中行斩道:“当初!要不是我家少主命令此事既往不咎,汝等以为今日还能在此把酒言欢吗?”

卫湛道:“少主去处我等不知,何以相告?”

中行斩道:“我相信汝等,但是对我家少主以怨报德之时不可就此作罢!”唐公晰叫道:“你还想怎样?”

中行斩冷道:“怎样?”又立即大声道:“犯我襄阳者,虽远必诛!”不由分说,拔出腰间的砍刀使出了天魔狂刀。

卫湛上前应战,使出混掌沌爪,卫湛虽然刀枪不入,但是中行斩的刀法确实威力太强,一刀下去,似乎有千斤之力击打自己,犹如钝器一般,纵然后土神功再强,也会受不住如此快速的多处击打。

唐公晰道:“这人好不讲理,我来教训他!”唐公碧道:“不可!阿湛的武功以快见长,此时已经被对面的快刀给压制,如若此时有我等插手,不仅使得阿湛出手有所掣肘,自己也会受伤。”

唐公晰气道:“难道任由此人胡作非为?”此时又飞来两人,是白岸宇和苏何。

苏何道:“白兄,这次我们可要打个痛快!”白岸宇道:“既然苏兄弟有此等雅兴,我也奉陪到底!”

苏何上前看看唐公晰和唐公碧说道:“我不和女子动手,白兄,这个交给你了!”于是攻向唐公晰。

唐公晰道:“让你看看我的异香毒王掌。”苏何笑道:“你的招式,我根本不放在眼里!”说着用面巾遮住,上前刚猛一掌击来。唐公晰一接,大叫一声,抓住自己的右手叫道:“你使诈!”

苏何说道:“什么使诈,你看不到我手上的铁甲手难道还怪我咯?”唐公晰右手通红,已经不能再战。

苏何道:“白兄,还不动手?面对美丽女子,就下不了手了吗?”白岸宇道:“我觉得教训一下就好,不用下此重手吧!”

苏何道:“你不动手怎么教训?”唐公碧笑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大文豪苏家岂能不知如此道理?”

苏何伸出一手叫道:“你也配说我祖辈?”白岸宇抓住苏何小臂道:“算了!”

卫湛不敌后退,中行斩立刀向前道:“今天就给你们唐门放放血,如果有少主的消息,最好给我送来,我们可以既往不咎,但是如果知情不报,我定叫唐门从此绝迹江湖!”三人大摇大摆的离开。

唐公明道:“看来此次唐门是遇到强敌。”唐公碧笑道:“大哥莫慌,我看中行斩只是想要我们找寻他们少主的下落,但是我们结下梁子,他们也碍于面子,只好硬逼,不如我们送厚礼表示襄阳,同时寻找他们的少主,必可化干戈为玉帛。”

唐公晰道:“我们大大唐门岂可如此屈于人下?”唐公碧道:“二哥!试问,他们三人,我们唐门何人可以与之一敌?”唐公晰不语。唐公明叹道:“也只好如此!”

汴州郊外,赵无痕找到独自修炼的林空雨慕道:“师父。”林空雨慕道:“是无痕啊!”赵无痕道:“师父。”

林空雨慕知道赵无痕想说什么?便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你什么都不要说!”

赵无痕道:“出世方正,入世圆滑,我现在已经不知道是出世还是入世!”林空雨慕道:“徒儿,我和熏儿是真心相爱!”

赵无痕厉声道:“师父的真心还真多啊!”林空雨慕没有生气,也有说羞愧,墨熏走来道:“少侠,请不要怪你师父,是我的不是,我马上就走!”

林空雨慕道:“熏儿!”赵无痕道:“免了,你待下来吧!”又对林空雨慕道:“师父,我最近心情不好,要外出一段时间,可能最近不会回来。请你照顾好无瑕。”

林空雨慕道:“等等,熏儿!你先出去!”墨熏关门离开。

林空雨慕道:“这次去光阴圣教可有何收获?”赵无痕道:“我真的不知,武乾坤功力在我之上!这次我能和他打成平手,他已经是多处手下留情,不然,我不可能和他过下百余招。”

林空雨慕叹道:“看来是到了时候!无痕你过来,盘膝而坐,默念腾云驾雾之术的心法。”赵无痕坐下,林空雨慕盘膝背对赵无痕的背,半个时辰过后道:“徒儿,我已经将我的行天灵交予你,你必要善用,你才貌双绝,不要像为师一样风流成性!”

赵无痕道:“多谢师父,师父知道就好,我也不愿如此顶撞。”

林空雨慕道:“你已经可以轻易的日行千里,风云无阻。既然如此,你不想看见我和熏儿在一起,那就出去游山玩水,散散心吧!”

赵无痕说道:“拜别师父!” 于是运气行天灵冲上九霄之上向北而去。

林曉鋒語帶嘲諷,這女子聽了,卻是依然沒有摘下罩面的白紗來,她輕咳一聲,接著方才語氣依舊很是輕柔的說道:“二位公子請見諒,這頭上的白紗,我是無論如何也都不能摘下來的。”

林曉鋒聽了,頓時再又冷哼一聲的道:“嗯,這樣也是”幻影恍然的说道。

周安脸上顿时阴沉不已,幻影所说的没错,他之所以不敢要幻影所说的剑法是怕练了之后,剑法会有猫腻,之所以不服用他给的丹药和肉体增强汤也是因为他怕在里面有什么问题。

”老萧说:“它一定是用机关发心怀天下,愿意为了人类的发展“三友”是什么?“三友”是君是生活的状态。有时我们要慢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上的大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人间理想之星火

果玉蛮

人间理想之星火

一骑绝尘

人间理想之星火

矛盾的橙子

人间理想之星火

寂寞的光棍

人间理想之星火

炭烧乌龙猹

人间理想之星火

暴怒唐三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