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失控》。

但这一眼瞧过,展梦白便突然记数十年来根深蒂固的习惯,一时

急公好義聞妖大喜的岳求真趕到羅剎時,果然如愿以償又捉到一只獅虎狀,背生雙翼,實力相當于涅槃中期的妖物。

似乎這些妖物都是處于同一水平線,難道妖物也有家族,規定必須達到涅槃中期實力方可出門歷練?

遺憾的是新捉到的妖物所施秘法對岳求真的傷害微乎其微,四只妖物中還是使用雷法的妖物攻擊稍微略高些。

看來還是需要多捉幾只,否則只盯著一只妖物修行煅體速度有些慢,畢竟妖物“靈力”消耗很快,打一會雷就要吸靈石,三班倒有些跟不上來。

……

“前輩,信息沒有收到嗎?我幫您裝一個微X,可以共享位置信息……”

“……”大傻子才跟你共享位置。

“不用,我已經從羅剎回轉,給你這個,如果有妖物的信息盡快通知我,多多益善,呵呵”岳前輩懂得要適當給后輩點激勵。

“這是?儲物箱?”

新款儲物箱!

鐘后輩速度飛快,大!空間真的好大!

果然是前輩高人該有的標配裝備啊!

“這個你自用即可,不可暴露人前。”

岳求真想想又叮囑道:“這是從妖物身上所得,這些妖物實力強大,目前你們還無法抵擋。”

“是,多謝前輩提醒。”

自身實力似乎越來越差?鐘后輩有些郁悶,隨即又振作,正欲開口。

“你實力有點低,我觀你心法運轉似乎……此涅槃非彼涅槃,非重生非湮滅,本真立世,首在博采眾長,但去蕪存菁方是根本……”

岳前輩主動指點,語氣委婉,畢竟人家可是新生代修士的偶像,其實最主要的是,還是某人的曾爺爺,給他留點面子。

這小子是有福氣,看來新時代生女兒是有好處啊。

東桓目前明面上只有自己一位涅槃以上的修士,現在莫名其妙到處都有妖物作祟,依賴自己四處滅火可不是長久之計。

鐘后輩大喜,鈺尚這小子三天兩頭在府內顯擺自己的心法品級有提高,這下子以后再也不用羨慕他了,前輩幫自己節省了幾十年自我摸索涅槃奧妙的時間啊!

各家命衍后期修士在涅槃老祖失蹤后無人領路,只能依靠典籍兩百多年閉門造車不知道有多辛酸!

鐘灝云本身就是新一代資質超絕的人物,實力遠超其他普通命衍后期修士,即使岳求真不指點他涅槃訣竅,他憑借自身悟性過個幾十上百年也能涅槃,現在有前輩引領,自然如聞綸音。

“不可貪多,道途愈多反而無立世之本,涅槃之后仍有涅槃,不急……”

“是!”

原來涅槃之后仍要涅槃!

涅槃之上!

鐘灝云心神激蕩!

天才都喜歡大而全,修行道途亦喜多通多會,會而不精終難登頂!

“教你一個面對妖物可以暫時自保的秘法……”

岳前輩面對妖物最能拿得出手的技能,就是迷神訣。

……

“前輩慢走,前輩要常來啊……”

鐘后輩心中意猶未盡。

“前輩實力肯定不止涅槃中期……幸好剛才做了心理建設,否則聽到前輩說自己實力低微恐怕要受些打擊,呵呵”

————

薩雷圣尊神情有些呆滯,剛才視線中列夫一下子就被抓走,堂堂七級后期修士,被一只大手像捉小雞一樣提溜著,毫無反抗……

東桓真的有涅槃強者!而且不是普通涅槃境強者!

幸好自己離得遠!

聽說東桓人經常會將我們歪果仁認錯,萬一這位強者也臉盲可就糟糕了。

薩雷圣尊只覺后頸發涼,假如對方的目標是自己,自己也一樣毫無還手之力。

回去要讓他們把一些新聞通稿改改,語氣要委婉謙虛一些才行了。

————

岳求真還是返回了戈壁灘深處,因為這里四野無人,實在是打雷煅體和忽悠妖物的好去處。

隱身術,越階雷齏術,突破空間秘法,每一次看到妖物總能給他“驚喜”。

一覺醒來,涅槃道友不見,陸續出現的妖物還個頂個的強,技能也個頂個的好?

怎么有種自身成了未曾見過世面的小白的感覺?!

剛才指點鐘后輩道途不要貪多,但技能可不會嫌多啊!老前輩們都說,出門在外有個一技傍身總是好的,在此之上要是再多幾技傍身自然是好上加好。

一定要想辦法將這些秘法“換”到手!

既然這些妖物逃出來后不好好躲著,還要到處禍害,那就要有被“換”東西的覺悟。

東桓現代兒歌不是也唱了嗎,缺什么,敵人給我們造!

……

岳求真特意選了片空地,封禁虛空,又給四個妖物多加了幾道封禁,故意讓幾只妖物互相“接待”。

“唧唧唧唧!”

果然,樹妖狀的妖物一見到雷法妖物馬上不再裝死。

“唧唧什么唧唧!再唧唧它也聽不見!”

岳求真揮手又給樹妖加了道封禁,讓它自己繼續在更小的黑屋里唧唧。

“看來你要的功法,還需要你的鳳凰火焰作為輔導。”勛著胡須說道。

“那好,有什么功法么?”唐宇問道。

“嗯,我這里的確有冰玄之體的修煉功法,名為玄冰決。”褚勛說完,緊接著將玄冰決的口訣和篇目全部通過靈魂紐帶傳給了唐宇。

“多謝。”唐宇沖褚勛笑了笑,在心中默念道。

白小瑩和楊念紛紛看著唐宇,這唐宇哥哥不會是傻了吧?怎么對著老天傻笑?

“你把功法給了她之后,使用鳳凰火焰凝出七顆火丹,一顆封于天靈穴,兩顆封于額頭兩邊的太陽穴,然后再用兩顆火丹……你干什么?不聽了?”褚勛看著正翻白眼的唐宇,沒好氣地訓斥道。

“不是,那個火丹是什么玩意兒啊?怎么凝啊?”唐宇問道。

“火丹就是……唉!算了算了,待會兒我直接通過靈魂紐帶給你傳過來,你聽著就行了。”褚勛沒好氣地瞪了一眼唐宇,沒好氣地說道,“再用兩顆火丹封于神庭穴和天庭穴,最后兩顆火丹封于神府穴和神庭穴。”

“哦!”唐宇應了一聲,隨即看向楊念和白小瑩。

誰能想到,白小瑩和楊念兩個女孩子像看著一個傻帽一樣看著唐宇。

“唐宇哥哥,你在干什么呀?叫你你也不答應。”白小瑩鼓著腮幫,有些小幽怨。

“嘿嘿,沒事兒,想事情呢!”唐宇尷尬地笑了笑,捏了捏白小瑩那粉嘟嘟的小臉蛋,打趣兒道。

“唐宇哥哥,你帶我們來這里干什么呀?”白小瑩柔柔地擂了唐宇一拳,問道。

“嗯嗯。”楊念附和道。

“嘿嘿,待會兒你們就知道了。”唐宇搓了搓手看了看樓上的房間,猥瑣地笑著說道。

唐宇推著兩名花季少女,緩步朝樓上走去。

唐宇將兩名花季少女推進了自己的房間,剛走進房間,唐宇便猛地將房門一關!嘿嘿!

“唐……唐宇哥哥,你你要干什么?”白小瑩看著唐宇,疑惑道。

白小瑩心中有些不安,緊緊地攥著小手。

但很快,白小瑩就放下心來了,唐宇哥哥這么多年都沒對自己做什么。

怎么可能在這個時候對自己和楊念做什么?

哎呀!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忘掉忘掉!快忘掉!

“嘻嘻,沒什么。”唐宇撓了撓頭,嘻嘻一笑,恢復了正常。

自己還以為這兩個小丫頭會被自己嚇得花容失色呢!

“對了,念念。你晚上睡覺的時候是不是經常覺得如墜冰窖,不論如何取暖,都感覺不到任何的溫度?或者說,你根本不能知外界的度?”唐宇看著楊念,認認真真地問道。

楊念滿臉的驚訝,失聲道:“你……你怎么知道?”

要知道,楊念從來就沒有對任何人提起過這件事情,這件事情都是楊念一個人在承受著。

哈哈哈!我怎么知道?因為我牛逼啊!

“你身上那么冰涼,又不能感知外界溫度,還覺醒了冰系,不難看出這是冰玄之體。”唐宇微微一笑,說道。

“冰玄之體?”兩女蹬大了眼睛,滿臉疑感地盯著唐宇。

“沒錯,冰玄之體。乃冰系靈者里萬中無一的存在。我剛才所說的那些,都是冰玄之體的特征所在。這個特征是冰玄之體所帶來的副用,使修煉者的體溫低于常人,并感覺不到外界的溫度。就算修煉到最高境界,也不過只有數十年的壽命。”唐宇點了點頭道。

楊念聽到這里,不由得有些小失落。

修煉到靈圣七重大圓滿都只有數十年的壽命,更別說現在了,現在楊念才靈士一重……

“唐宇哥哥,你有沒有什么辦法呀?楊念妹妹好可憐……”白小瑩看了看失落的楊念,很是同情地看向唐宇,問道。

“哈哈,當然有了。不用擔心,有我唐宇在,不會讓念念你早早地離開的。”唐宇拍著胸脯說道。

“嗯嗯,念念。我唐宇哥哥會幫你的,你不用擔心的啦!”白小瑩輕輕地拍著楊念的脊背,輕聲安慰道。

“念念,我先將一部修煉冰玄之體的功法給你吧。這樣可以慢慢地消除這些副作用。”唐宇看著楊念那張白白嫩嫩的臉頰,說道。

“功法?”楊念疑惑地看著唐宇,問道醒以來,靈力值都是它自己增長上去的。

功法,楊念還沒有接觸過任何功法。

“沒錯,這篇功法叫做玄冰決,專門修煉冰玄之體的功法。”唐宇緊接著將玄冰決的總章口訣告訴了楊念,又拿出紙筆把玄冰決八篇法口訣中的前三篇寫給了楊念,讓楊念保管好。

如果楊念前三篇修煉完了,自己再把后面的給她也不遲。

楊念在心中默念了一下總章口訣,突然感覺到體內的冰之力不在那么咄咄逼人了反而變得有些柔和。

“謝謝。”楊念看著唐宇,感激道。

“舉手之勞。”唐宇笑道,“不過,這還不能完全根除,還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法。”

两人虽然还是面面相对,虽然还窗口一望,只见院中大乱,戴梦

洛崖心中突然一暖,看着眼前的佳人,风吹起了她的发梢,划过洛崖的脸颊留下了淡淡的清香,莫倾城缓缓转身,脸上流出了晶莹的泪珠,洛崖上前用手轻轻擦去,将莫倾城拥入怀中,在耳旁轻声说道;“我家妖精师姐哭了也是这么好看,看来但他也不是一个不懂形势的莽夫,因此,他自然也不至于蠢到上前去和这些人拼命。

如今他面临着两种选择,交与不交。

但交,也是死。

不交,也是死。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失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绝非幸运

云照君

绝非幸运

我唐

绝非幸运

孤胆蚂蚁

绝非幸运

轻风醉

绝非幸运

槐南

绝非幸运

成神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