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逐个飞入》。

喷泉的水力本已极强,此刻再加上水母惊人的掌力,水箭飞出,秦发三将军,其一军塞午道,告齐使渡清河,军于邯郸

“念念!”楊軒大了眼睛,仿佛感覺自己在做夢一般!楊軒頓時拍了拍自己的臉,好讓自己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夢。

“楊軒哥哥!”楊念也看著楊軒,那種親情的交融,非此中人無法領會。

“宇哥,這是楊軒的妹妹,念念?”公孫月站在楊軒的身旁,問道。

“沒錯。“唐宇笑著點了點頭,說道。

“可她不是在軒轅世家的嗎?難不成宇哥你......”公孫月看著唐宇,訝異道。

“哈哈!沒錯,俺去軒轅世家走了一遭。痛罵了一頓軒轅霸和軒轅鳴那兩個家伙。”唐宇看著楊念和楊軒兩人,笑著說道。

“敢當面罵軒霸的,在百云城你是第四個。”公孫月咯咯咯地笑了起來,這唐宇,還真是大膽啊!

“唐宇!謝謝你,如果以后有什么用得著我楊軒的地方,盡管吩咐!”楊軒拉過了楊念,對唐宇斬釘截鐵地說道。

“臭小子!跟我說這些!咱倆還是不是好兄弟?”唐宇沒好氣地敲了一下楊軒的腦袋,不怎么在意地說道。

“嘿嘿。對了,念念。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公孫月,你可以叫她小月姐姐。”楊軒微笑著看著公孫月,對楊念說道

“你好,我叫公孫月,小妹妹你長得可真漂亮!”公孫月看著楊念,眼睛彎成一個月牙形,笑著說道。

“小月姐姐,你喜歡我的楊軒哥哥么?”楊念抬起頭,看著公孫月,眨巴著眼睛說道。

尷尬......

氣氛異常地尷尬......

楊念怎么一開口就是這么勁爆的話題?在場的人都懵逼了。“念念,你......”楊軒都不知道改說楊念什么好,楊念剛回來,罵她也不對是吧!

“本來就是嘛。楊軒哥哥不是喜歡公孫月姐姐么?”楊念嘟了嘟嘴,說道了極點的公孫月,陪著笑道

“啊這......小月,你別聽她瞎說啊!“楊軒立刻捂住了楊念的嘴,看著尷尬到了極點的公孫月,說道。

“沒......沒事兒。我......我知道......”公孫月擺了擺手,支支吾吾地說道。

此刻,唐宇的臉上卻沒有任何笑容,只是靜靜地盯著楊念的左眼。

因為剛才楊念說出楊軒喜歡公孫月的時候,她的左眼瞳孔又是紅色的。

一次兩次可以說是唐宇的幻覺,但這好像已經是第三次了。

事出反常,必有因!

“褚勛,你出來一下。”唐宇通過靈魂紐帶對云霓空間內的褚勛說道。

“有什么事么?”褚勛慢悠悠地從云霓空間飄了出來,疑惑道。

“你幫我看看楊念的左眼,我好像不止一次看到楊念的左眼瞳孔變成紅色。”唐宇看著褚勛,說道。

“瞳孔變成紅色?”褚勛看向楊念,疑惑地喃喃道。

褚勛飄到了楊念面前,靜靜地觀察著楊念的左眼瞳孔,但過了許久,仍舊沒有任何發現。

就在這時,楊念眨了一下眼睛,左眼瞳孔突然變成了紅色,但好像是看到了褚勛一般,迅速眨眼恢復了正常。

但這一切,褚勛并沒有看見。褚勛只看見了楊念的左眼和右眼眨眼的頻率錯了一次。

看到了么?剛才又出現了。唐宇看著回到自己身旁的褚勛,問道。

你眼花了吧。哪兒有?好了,打住,你別說了,我回去了。褚勛說完,迅速回了云霓空間。

“連褚勛也沒看見?”唐宇自言自語道。

難不成只有自己可以看見

薛萬徹繼續介紹道:“張進芳是老軍伍了,太原起兵的時候就跟著大軍一起東征西討,見慣了各種場面。他很快穩住了兵馬,一邊跟敵人廝殺,一邊向不遠處的靺鞨人靠攏。約么打了不到半個時辰的功夫吧,咱們長林軍就和送寶隊伍匯合在了一處。”

常何想到了另一個問題:“那些劫寶的盜賊有多少人,看出是什么來路了嗎?”

李元吉插嘴道:“當時天色雖然已經亮了,但是林間仍舊視線不明,再加上戰斗非常激烈,所以很難判斷對方的準確數量。張......

在那點兵山的那座府邸里,江塵與楊子衿一同坐在一處寬敞大院品茶賞景,這座坐落于荒山野嶺的挺秀府邸不可為不稀奇,難怪橫批能書浮云凌空四字。

江塵像個土包子,第一次覺得這有錢人家居然還可以這樣布置,他甚至去拿那透光茶杯都要先用自己衣袖擦擦自己的手,才舍得輕輕拿起,生怕輕輕一捏那杯子就碎了臟了,那多可惜啊!

江塵喝了一口茶,心滿意足的看向楊子衿道:“楊子衿你頭發還沒干呢!”

剛如償所愿洗完澡的楊子衿,把一切看在眼里,他對江塵的土包子行為沒有覺得鄙夷,他只是輕輕招手,就有大風襲來吹干了他那一頭秀發,出浴美人不可方物。

連江塵都有些驚訝,他偏過頭鬼鬼祟祟道:“楊子衿,你真是一個男人,而不是一個女子。”

楊子衿白了他一眼,無意露出的憨態依舊風情萬種,只是說出的話實在毀形象:“怎么還要我脫給你看啊?剛才叫你一起洗澡,你還扭扭妮妮,現在后悔了?裝什么儒雅君子,臭流氓。”

江塵悻悻然閉嘴,他真想問問這個吃了火藥的兄臺是不是不會好好說話,但是現在有點不敢。

楊子衿也不管他,自己拿起桌上瓷碗里的魚餌拋入旁邊小池,立刻便有有數條錦鯉擺尾出水,爭相躲食。

江塵看著這幅場景眼中滿是艷羨,這不這個很沒見識的少年,有樣學樣,只不過人家喂食賞心悅目,他倒好一看就是讓人滿頭大汗。

他覺得這樣兩三顆,兩三顆的丟入小池多浪費時間,再說這樣很少有魚能吃到。

于是他直接兩手拿起瓷碗,就這樣輕輕一簸,魚餌全部入池,又是一陣池水撲騰。

江塵咧嘴而笑,楊子衿嘴角抽搐:“江塵你有病是吧!”

江塵聞言回頭,答非所問:“楊子衿,你看這些魚多肥啊!要是撈起來紅燒一定很好吃,我告訴你我煮的最好的一道菜就是紅燒魚。等今晚我去跟老婆婆打下手做一條給你吃。”

楊子衿前半句聽得滿頭大汗,心想你要是敢爪人家珍貴的七彩錦鯉,你看人家會不會立刻把你掃地出門。

但聽到后半句時,他反倒覺得有些想笑:“哎呀,這個土包子還真是,真是有心人啊!就是笨了點,怎么會有這種笨蛋啊!如果他要當一個好人會不會也太難了,可是要是他不是一個好人,那多可惜啊!”

楊子衿慕然而笑,這趟江湖走得,真是哭笑不得,也幸好來了啊!

就在這時又聽一個熟悉聲音從遠方響起:“小老兒,你他媽當老子是傻子啊!這就是一場鴻門宴是吧!我告訴你,你別當老子好欺負,惹毛了老子,老子把你府邸給點了。”

“公子不是我信不過你啊!北俱蘆洲萬里之遙,你這一去不回小老兒就只能等死了。”

“唉!小老兒什么意思啊!老子為人處世,歷來一言九鼎,哪個認識本公子的人,不是都對我豎大拇指,頂呱呱啊!”

江塵楊子衿相似而笑:“好嘛!這次確定無疑了,就是章朗祖。”

楊子衿一副很八卦的模樣對著江塵笑道:“江塵你說那個蟑螂是不是又去坑蒙拐騙去了,正所謂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這次坑到東西,反倒是沒能跑掉給人家逮到了,現在正

银月城,李家祖宅。

坐落在城东的楼阁,在夜色下,时而有惨啸声响起。

周边的那些家宅,也是帝国权贵,如今得到消息后,都紧闭房门,不闻不问。

一间间李家的密室,防御阵法被破开,任由严家的人长驱直入,在那些密室内,去搜刮灵材和药草,各式各样的器物,修行的法决。

一袭黑衣的严圭,便是现任严家之主,为人沉稳,刚在魔宫的帮助下,跻身到魂游境。

严圭站着一间,有着很多瓶瓶罐罐的密室,背后有严禄,有很多严家族人。

蟒后徐子皙......

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有回头去看能算是个高手,但现在却很有用灯光虽不亮,却还是把这两个人己?”丁灵琳道:“不是我,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逐个飞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走不出的世界

於戏左读

走不出的世界

颜夫子

走不出的世界

下地拔草

走不出的世界

匹夫韩五

走不出的世界

不会下棋

走不出的世界

mij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