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大比开始》。

这一掌有如激烈的浪潮,但多,已没有人敢跟他赌,而

龔塵影當然也感覺出這里的不對,沒有絲毫猶豫,她手一揮隊伍停止了前進,然后她望了幾百米外的古道,立即回身就,但為時已晚,頃刻間腳下沙地已是卷起漫天風暴,落日余暉立刻變的昏暗無比,無數的石像殘肢竟從地底緩緩升起,仿佛如沙中春筍,又如來自地獄冤鬼之手,自遠方更有各種聲響或高或低傳來,透過沙暴縫隙李言他們隱約可以看見,在那如血落日下,鋪天蓋地的黑色如同染天烏云,與他們古道后方相隔幾百米的黑色陰影遙相互應,如同二把剪刀寒光之刃,沿著二個方向斜絞過來,這一情況讓李言他們嚇的亡魂皆冒,而更讓他們膽寒的時,一層如紅浪般的東西,也自天邊如踏浪而來,紅紅的一層層,此起彼伏晃動,飛速接近他們這里,細看之下,正是那種紅色蜥蜴。

即使是龔塵影此刻也是臉色發白,這里她也是無半點勝算,估計一個照面之下,自己便是連骨頭也是不剩了。眼見如此,眾人爆發了前所未有的潛力,趁著此時只有地底不斷升起的神像殘肢攻擊時,不要命的仙術、靈寶齊出,硬生生的在二個呼吸間向回沖了七十多米,但后方天空與地上鋪天蓋地的黑、紅二色已如蟲災般的追到了身后不足百米,就在眾人拼命的向著古道又前進了三十米后,那蟲云已是堪堪追到了身后,已有不少人驚叫出聲,只道自己這是要命喪此關了,但偏偏就在此時,那黑紅二片蟲云以及地下不斷升起的神像殘肢卻突的停止了,只有少數攻擊打向他們,尤其那些蟲云仿佛遇見了什么阻止似的,速度開始奇緩無比,這人眾人在驚出一身冷汗后,慢慢平靜下來。

但見那些蟲云雖然速度慢了下來,但仍是不斷前進,周邊沙塵暴旋轉速度也是逐漸緩慢了下來,腳下沙中神像殘肢斷像也生澀的升起艱難,眾人此時如何不明白,看來是越靠近古道,攻擊越小了,他們趁機迅速退到了古道之上,那片鋪天黑紅二色蟲云也在距離古道幾米處后前進不得半分,在李言他們心驚膽戰中,蟲云不甘的發出震天嗡嗡之聲后,竟慢慢的連同那些升起的神像斷肢沉入了沙地之下,竟似從未發生過。

龔塵影想起之前之事,揮手抵擋了古道二側的又一輪攻擊后,不由心中暗自慶幸,幸虧她們沒有深入荒漠太遠,否則剛才這里已是無一人活著了。眾人心有余悸的看向古道二側,現在借他們一百個膽子也是不敢踏出古道半步了,雖然猜測有可能是只有深入一段距離后才會引起大面積蟲云爆發,但再也無一人敢于嘗試,眾人并沒有人出言責怪龔塵影,一是知道龔塵影也是出于嘗試性的好意,二是即使是心有怨言,在一名筑基強修面前那敢露出半分。

不過經此一役,眾人心里上恐懼竟有了突破,再次面對荒涼古道二側攻擊時,竟覺得輕松了許多,任誰見過那鋪地蓋地的黑紅蟲云,以及地下如陰曹地府不斷伸出的勾魂之手,也是覺得眼前這些攻擊都不過是細雨拂面罷了。

在后面的前進過程中,眾修士索性放棄了主動防御,開始大面積反擊,這種反擊效果然比純粹的防御要好的多,前進速度也加快了許多,竟陸續斬殺了十三只紅色蜥蜴,滅的黑蟲云有上萬之數,但是這種攻擊帶來的后果就是靈力在迅速的消耗,六里多路下來,靈力竟消耗了三成左右,這讓每個人心上都蒙上了一層不好的感覺,這樣下去,等到后面三里多路程走完,法力高的人估計也就剩下五成多點靈力,法力低的甚至連三成都不到,看看后面天空中相距二里左右的巨大黑影,到時他們一旦和另一方相遇,那么就重現了上一關凈土宗的一幕,不足的法力對上強大的對手,現在他們就在祈禱對方那條路修士或妖獸也是困難重重,阻力同樣強大,那樣才有可能站在同一起跑線上。

此時龔塵影秀眉緊蹙,她也沒什么太好的辦法,如果不是李言一開始就提議休息好了再出發,估計現在他們這里能剩余太多體力之人也是了了無幾,也許已經出現人員死亡了。

她大腦在飛速轉動,按照現在的速度,他們將能在一刻鐘后到達十里位置,但那時體力也是消耗極大的時候,望著身后天空中巨大黑影一路壓制過來,古道已經消失不見,沙漠中無論是倒塌的古建筑物,還是神像都變成了黑色的煙塵,那里沒有任何生命跡象。就在之前龔塵影回眸凝視中,原本幾里外空中不時飛起的成群甲殼黑蟲,在天空黑影來臨的一瞬間,化成了陣陣黑煙,自那片天空中消失無蹤。

龔塵影前進中,突的腦中閃過一個念頭,在黑影到達之前,如果不進入類似上一關球體的交戰場地,那么是否可以在球體外簡>  “去了不就知道了,走吧。”无心说着,就是直接拉着李玉江向着前殿的方向走去。

  “这不好吧,就这么冒冒失失的去大殿。”李玉江推脱道。

  “有什么不好的,你是不言师叔的弟子,去个前殿又怎么了。”无心说着,就拉着李玉江直接向前殿走去。

  就这样,李玉江被无心拉扯着,一直走到了前殿,一路上遇到其他弟子,二人也只是点头致意,并无过多言语,而那些弟子却也没有多问,只是对于李玉江的出现,似乎很意外。

  二人来到前殿,发现前殿殿门大开,而殿中却是只有两人,一人身穿紫衣坐于大殿中央,还有一人则是身穿青衣,立于紫衣身后。

  身穿紫衣那人自然是这天枢峰峰主,薛不凝,穿着他那件象征着一峰峰主的紫色道袍,双目紧闭,面色淡然,背对殿门。

  而身穿青衣那位,两鬓微白,看年岁似乎要长于薛不凝,但面对薛不凝,仍是神色恭敬,身体微微前屈,似在低声诉说着什么,但薛不凝却好似充耳不闻一般。

  无心与李玉江两人见此,也没有进入殿中,只是立于殿门之外,安静等待。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薛不凝忽然开口道:“你们的消息很灵通,动作很快啊!”

  立于殿门之外的无心与李玉江对视一眼,似在疑惑,峰主这是说谁呢?我俩?

  只听得那青衣老者回道:“宗门安危,怎能不重视。”

  “呵呵,宗门安危?重视?”只听见薛不凝冷笑一声,讥讽道:“齐长老之意是我薛不凝不重视宗门安危吗?”

  “在下并无此意,若是言语有失,还望薛峰主见谅。”那青衣老者道:“只是首峰之意,不敢不从,还望薛峰主不要难为在下。”

  “首峰?哼!”只见薛不凝睁开双眼,站起身直面那青衣老者,说道:“既是首峰之命,我薛不凝定当遵从,请吧。”

  “峰主这是何意,难道对于令师弟受伤昏迷一事,不做任何解释吗?”那青衣老者问道。

  “我师弟受伤昏迷一事不假,但,何须向你首峰解释,首峰又何时如此关心我师弟了。”薛不凝强硬道。

  “令师弟多年不曾回山,如今昏迷不醒,据我们所知,令师弟此次重伤昏迷,与鬼城封印有关,还望薛峰主不要意气用事,以大局为重。”那青衣老者继续道。

  “以大局为重?哼!”薛不凝又是一声冷笑,问道:“不知本座该如何让以大局为重?”

  “我等只是想知道鬼城封印到底如何,还望薛峰主能够让令师弟出来,与我等详细一说。”那青衣老者说道。

  “只是如此吗?”薛不凝问道。

  “只是如此。”青衣老者回道。

  “既是如此,那请回吧。”薛不凝道。

  “薛峰主这是何意,我还未见到令师弟,怎么便如此让我回去。”那青衣老者不解道。

  “我师弟重伤昏迷,至今未醒,所以请回吧。待我师弟伤愈之后,我必让他亲自向门主解释。”薛不凝道。

  “令师弟重伤未醒,但据我所知,随同令师弟一起回山的还有一名为李玉江的弟子,他必然知晓,可否让在下见见他。”那青衣老者继续道,看这架势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

  “李玉江?谁是李玉江?我那师弟收徒我怎么不知道?首峰又是如何知道的,还知道一名弟子的名字,首峰对我天枢峰可真是无微不至啊。”薛不凝讥讽道。

  “峰主不要误会,令师弟收徒李玉江确有其事,昨夜也确是李玉江与令师弟一同回山,还望薛峰主能让我见一见那李玉江。”青衣老者道。

  “相见便去见,本座不知道什么李玉江,也不知道我师弟有什么弟子。”只见薛不凝似乎不再愿意与这青衣老者纠缠,转身向着大殿后走去,一边走还一边道:“这玄天门虽是修行圣地,但难免会有妖人潜入意图不轨,因此,我天枢峰不留外人,望自珍重。”

  言罢,却是不见了身影,那青衣老者本想着追随薛不凝脚步继续问个清楚,但听到“望自珍重”四个字,却是停下了脚步,一脸不甘的望着薛不凝离去的背影,而后重重一叹气,转身向着殿外走去,

  走出殿门,这青衣老者发现殿门之外无心正睁大了眼睛四处张望着,似在寻找着什么。

试卷满分作文2019年高考全国卷,只因为她一直在勉强忍耐住,也许

鎏金宝船呼啸而来,汪金鳞和魏无疆在船头露面时,苏妍就不时地看向汪金鳞。

每次去看,苏妍澄净的眼瞳深处,都孕育出一缕杀念。

她死死克制着。

她是嘱托虞渊,希望虞渊能够依仗别的手段,将她暂时解决不掉的汪金鳞,悄然格杀。別名。因用多塊長方形布片連綴而成,宛如水稻田之界畫,故名。也叫百衲衣。唐·唐彥謙在 《西明寺威公盆池新稻》中詩云:“得地又生金象界,結根仍對水田衣。” 清·吳偉業?《和王太常西田雜興韻》之六曰:“手植松枝當麈尾,云林居士水田衣。” 清·錢大昕?《十駕齋養新錄·水田衣》:“釋子以袈裟為水田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大比开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重生之神魔空间

藏不虞

重生之神魔空间

愤怒的松鼠

重生之神魔空间

火茶

重生之神魔空间

如鹰展翅

重生之神魔空间

西门飞雪

重生之神魔空间

顾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