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火晶花开》。

老盖仙注视着这件怪兵器,用一的不同的家庭就有不同的家庭的

江臣的回答无疑是一个非常贴切的答案。

正如他所说,推动这个计划后,他将立于不败之地。

但农涛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这个答案已经很完美了,可他就是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因为在过去的五十年里,江臣对他的帮助如同一盏明灯一样,时时在他找不到方向甚至绝望的时候给予他指引。

他觉得自己虽然一无是处,但却很幸运地受到了伟大又仁慈的神明的关注。

他能够成为天字一号,并非从未犯错。事实上,他经常犯错,只是江臣赋予他的能力让他很顺利的化解了这些错误可能带来的糟糕局面。

江臣早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他自我救赎的巨大动力。

但现在,这个动力却说一切不过是他的自以为是罢了。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可是……五十年前,你明明救了我……”

“就像我当时跟你说的,这只是一个交易,钱货两清的交易。我没有救你。”

“可你的帮助确实改变了我整个人生的走向,从悲惨走上了辉煌。”

“那是你的主观看法而已。事实上,比起对我心存感激的人来说,责备我毁掉他们人生的人数量要更多一些。他们对我的谩骂可能是你从未想过的。不过,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的盛赞。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如果你没有其他什么事的话,可以就此离去了。事实上,如果不是你,我们今天已经准备打烊了。”

农涛想说些什么,但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嘴唇颤抖得很厉害。

在一旁看热闹的青橙却忽然惊奇地说道:“老板,我们书店这么早要打烊吗?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

农涛看向青橙,却发现她对着自己眨巴了两下眼睛。虽然动作很快,但他还是发现了。

她在帮我说话吗?

听到青橙的话,江臣不由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看来今天给某人提高待遇的做法还是太草率了,以至于某人似乎都已经找不清自己的定位了。

他有必要让对方知道,这间书店究竟谁是主人。

“我是这间书店的主人,我想什么时候打烊,就什么时候打烊。如果对此你有什么疑问的话,你可以随时解除劳务合同。”

对于江臣的责问,青橙只是简单地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故作惊讶道:“嗯?我刚才有说什么吗?”

说完,她对着农涛耸了耸肩,示意自己爱莫能助。

但农涛却觉得这已然是对自己最大的帮助了。

他笑着对青橙投以一个感激的目光,随后看着江臣,继续说道:“无论你的出发点是好是坏,但你帮助到了我的事实都是毋庸置疑的。同样如此,无论你是为了采药治病,还是希望梦之国更美好,最后的事实会说明一切。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是倾向于这次改革顺利成功的。”

江臣有些后悔自己将青橙留在身边了。

这似乎并不利于他继续以威严的态势管理下面这些员工。

或者说,自从王苏州那个家伙出现后,店里的风气好像就开始往奇怪的地方发展了。自己这个一家之主的地位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挑战。

他皱着眉头说道:“虽然我的确更倾向这次改革的顺利成功,但我并非是对你们人类抱有善意,而是相比起失败,我更喜欢采摘到更多的爱。”

“为什么?”

“因为相比于糅杂了许多杂质的恨,爱更纯粹,疗效更好,口感上也更为舒服。当然,恨其实也不错。因为相比于产量低到令人发指的爱来讲,出产丰富的恨在大多数时候是要超过爱对我的帮助的。毕竟,恨一个人要比爱一个人简单太多了。”

农涛不禁笑了起来。

虽然江臣的回答有理有据,但在他听来,却怎么都像是在掩饰着自己的意图。

就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吧。

五十年前,你告诉我,世界终究会像好的方向发展,我不信,但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这次显然也会是一样的结果。

农涛没有与江臣再争辩什么,因为已经不需要了。

他已经收获了他想要的答案。

不,这个答案的友好程度甚至超出了他的预计。

他转头看向一边优哉游哉喝茶的青橙,微微欠身:“谢谢。”

等他抬起头,却发现青橙转过身体,避过了他的感谢。

“那么江老板,我们后会有期。”

“慢走不送。”

农涛环顾书店一周,准备离去。青橙却叫住了他。

“等等。”

“怎么了?”

“你把你的酒忘了。”

农涛一拍脑袋:“你不提醒我,我差点忘了。”

他走到桌前,拿起喝剩地那半瓶烈酒,摇晃了几下,闻着醉人的香味,笑道:“你生错了年代,没福气,江老板不愿意喝你。那便让我来将你喝掉吧。”<

虛季沉聲道,“乘風很特殊,算得上豐神俊秀,你可以把他看做是男版的奕君,如果僅僅這樣倒無所謂,最棘手的就是他還有另一重身份,蓮尊門徒”。

陸隱眼睛瞇起,“蓮尊--門徒?”。

其他人臉色越發嚴峻。

虛季道,“你應該知道輪回時空三尊九圣,九品蓮尊就是三尊之一,門徒遍布六方會,但凡入得了眼的皆可收為門徒,無論出身,無論修為,只要能被看上的就是蓮尊門徒,這個乘風不僅是蓮尊門徒,更被蓮尊三次相邀......

朱五太爷道:你为何不过来看看开心方才竟不向我要解药,原来

神风学院。

古风将四人的尸体埋在后山,没有立碑,因为四人的神魂还在,不知道多久才能苏醒过来。

“风哥,他们也能和大丫小丫她们一样,成为鬼修?”裴若雪问道,只有她见过大丫小丫她们四人。

“不错,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古风叹息道。

瞅了一眼还在玩耍的花萱灵,他没有告诉她爹娘的事,等到花瑾瑜与施韵诗两人神魂能够像大丫小丫她们一样自由活动,他再将两人的神魂放出来。

神风学院里的人越来越少了,尹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或许只有等大长老二长老的神魂清醒过来才能知道。

“古叔叔,你看滚滚、熊大熊二它们又饿了。”花萱灵说道。

她长长的睫毛眨了眨,看着滚滚与两熊玩耍,她就很兴奋,但两头大熊将滚滚压在身下,她就不乐意了。

“好,我给它们元石吃。”古风笑了笑说道,看着纯真的眼睛,他的心静了下来。

一把一把的元石被古风放在了石头上。

很快,三只异兽冲了过去,吧唧吧唧的吃着元石,三只异兽都是吃,它们消化元石的方法就是吃,将元石吞入腹中,将其中的元气吸收干净,然后将碎渣吐出来,一点都不浪费。

古风静静的陪着花萱灵,看着她那发自内心的笑容,他也被渲染了,他笑了,发自内心。

神风学院只剩下他们几人了,还有二长老姜子平的两位孙子姜子明、姜子华,两人年龄太小,修为不够,只能待在神风学院。

“不知道黄老什么时候出关,还有兴王怎么样了?”古风叹道。

他将大离王朝的国主砍了,现在大离王朝没有国主,必然大乱,大苍王朝很可能趁势而发。

他与大苍王朝打过交道,在余安郡城的时候杀过大苍王朝烈火谷三人,也不知道大苍王朝的人知不知道。

还有七星阁中的玉玄真人,他古家的杰出子弟,以及封家众人。

不知不觉中,他的身边已经有很多人了,曾经他只是一个孤独之人,现在他不孤独了,虽然麻烦事不少,但也多了很多乐趣,就像眼前的花萱灵,她的笑容也是最令人舒心的。

古风的心静了,但他的杀意并没有消退,而是被完美的控制住了。

“古叔叔,我爹娘还有几天回来呀?”花萱灵突然嘟囔着小嘴问道。

“半个月,半个月你爹娘就回来了。”古风回答道。

按照他的估计,大长老弓承运与二长老姜子平应该在三天左右就能醒来,花瑾瑜与施韵诗需要半个月。

虽然四人的魂力都被摄取走了,但他们的神魂还在,他已经提供了充足的神魂之力,连那超级武道真君的生命本源都提供给他们了。

“哦。”花萱灵苦着脸,哦了一声。

古风无奈的笑了,他不会哄孩子,看着花萱灵可怜兮兮的模样,他倒是有些心疼了。

其他几人则在古风的监督下修炼。

几人修炼的速度很快,毕竟神风学院天地元气十分浓郁。

庄兴思来了,直接带着兴王府众人来了。

“城主。”古风打了个招呼,他有些头疼,因为庄凝雁居然与花萱灵抢废材滚滚。

“姐姐,这是我的。”花萱灵奋力的抱着滚滚,可惜滚滚吃的太多,长的太胖了,她抱不动。

“小屁孩,你都抱不动,姐姐来抱。”庄凝雁乐呵呵的说道,还伸出了双手。

“我不是小屁孩,我是我是......”花萱灵一下子想不起来自己叫什么。

“你就是小屁孩。”庄凝雁笑眯眯的说道,她很喜欢这个小丫头,长的真可爱,忍不住去逗弄她。

“哼。”花萱灵生气了。

可很快,两人和好了。

一大一小,玩的不亦乐乎。

“古风,没想到你竟然将国主杀了。”庄兴思有些惆怅,因为大离王朝很可能没了,虽然他备受打压,但他还是很想振兴大离王朝。

“他自己找死,我没有办法。”古风淡淡的说道。

庄兴思苦笑一声,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现在外界一片混乱,有支持太子登位的,有支持临王登位的,甚至还有支持他登位的,但可能吗?

他手中没有兵权,什么都没有,他察觉到了危机,所以他离开了兴王府,跑到了神风学院,在这里很安全,因为黄老在这里,还有古风。

庄兴思的一行人到来,人又多了一些,也热闹了很多。

尤其是庄凝雁,虽然是少女样子,却是一颗童心,追着花萱灵满山跑。

三日时光一晃而过。

咚。

在一处神秘的空间,大丫、小丫、二蛋、小竹竿是个小鬼头正在玩游戏,若不是玩游戏,她们真的是无聊死了。

突然,四人停住手中的游戏,看向了一个方向,那里躺着若隐若现的四个人,现在其中一个人醒了。

“又有一个鬼醒了。”小丫高兴的说道。

“是老爷爷。”大丫纠正的说道。

“哦。”小丫点了点头。

随即兴奋的朝着四人走去。

咚咚咚!

无形的波动扩散。

一道鬼影站了起来,是弓承运,他依然没有双腿,“没想到变成了鬼还是没有腿。”

“老爷爷鬼,你好啊。”小丫大胆的上前说道,她是鬼,她什么都不怕。

弓承运面色一僵,看着眼前的小女孩,也是个鬼,还有三个鬼,怎么都是小鬼,没有其他的鬼了吗?

“小朋友,你好。”

“老爷爷鬼,你好。”大丫、竹竿、二蛋同声道。

“小朋友,请问这里是地狱吗?”弓承运微笑的说道。

“地狱?”小丫摸了摸小脑袋,她不知道地狱是什么地方。

“老爷爷,这里是古风哥哥的法宝,不是地狱。”大丫说道。

到了病房,罗德凯看到人参还在,被随意的丢在病床底下,心里喊着暴殄天物的同时,笑眯眯的对寻仙说:“小姑娘,你看,我给你找了个买家来,这人参……”

寻仙黑着脸,是真生气了,但没等她发话,脾气冲的文婧就先开口:“你这人烦不烦,说了不卖就不卖,还来干什么?”

张惠芬老实一辈子的人,怕得罪医生耽误儿子后续治疗,拉着文婧的手,示意别冲动,然后说:“主任,你看孩子们不懂事,人参的事儿既然他们不愿意就算了吧。”

罗德凯连吃两记闭门羹,也不好说话,看向周小琴。

周小琴也不管人参还是别人的,指着口袋对张惠芬说:“打开我看看。”

文婧见不得这女人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又要争辩几句,张惠芬不断给她使眼色,叫她别得罪人,口里连声说“好”,打开了口袋。

周小琴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得这株人参堪称极品,嘴里蹦出三个字:“两百万。”

除了寻仙,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就连林骁也吓得牙齿打颤,两百万啊,买房、买车、再做点儿小本买卖,一辈子就衣食无忧啦!寻仙居然想给几人炖来吃了。

听到这个数目,包括刚才态度强硬的文婧,也着急的想答应下来,她太知道林骁一家人是多么缺钱了。

寻仙对金钱是没有概念的,看着林骁淡然的说:“我连夜奔波,把它找出来,就是想给你服用,这也算是我送你的第一份礼物,怎能转手他人?”

林骁竟然从寻仙眼里看出不一样的东西,这眼神是……情谊,没错!就是情谊,寻仙真的对我动情了?

她如此希望自己能服用这支人参,原来是因为她把人参看做第一次送我的礼物了。

林骁心里也纠结的很,两百万呐,可以还清欠债,还可以让父母生活的更好。但另一边又是寻仙对他的情谊,如果负了她的好意,恐怕以后寻仙再不会对他这么好了吧。

就在他陷入两难中不知如何是好时,周小琴有些不耐烦了,提高声音:“别磨叽了,我再加五十万。”并直接从包里掏出支票一边儿填写,一边对罗德凯说:“罗主任,把人参给我包起来。”

罗德凯屁颠屁颠的就去拿人参,寻仙终于忍不住了,抬手就是一巴掌,结结实实抽在罗德凯的肩膀。

罗德凯一个仰八叉倒在地上,脑袋不偏不倚正好撞到周小琴的大腿,差点撞倒了她。

周小琴彻底恼了,怒火冲天的说:“吃了豹子胆了你们,敢打人?”

寻仙怒道:“许你们强抢,就不许我打人?”

眼见着剑拔弩张,张惠芬出来圆场,她走向周小琴,用手扶着她胳膊说:“妹子,要不你先出去等等,我来劝劝他们。”

简简单单一个扶人的动作,彻底惹毛了周小琴,一把甩开张惠芬的手,对着刚才被扶的地方使劲儿的拍打,怒斥:“谁让你碰我的?你敢用你的脏手碰我?”

骂完还不解气,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打的张惠芬捂着脸,眼泪都流出来了,平日在青石镇,接触的都是淳朴的乡里乡亲,哪见过这般嚣张跋扈的人?

“你干什么?”林骁终于坐不住了,翻身起来,护住老妈,指着周小琴说:“你凭什么打人?”

哪知周小琴得意的说:“打了又怎样?”

“啪!”得意不过三秒钟,周小琴的脸上就清晰的出现五个指印,动手的是寻仙。

寻仙不满的看着林骁,低声说道:“修仙之人,与天争运,连家人都保护不了,成何大事?既然对方挑衅,接下就是,哪里来那么多的道理可讲?”

林骁被说的一阵脸红,尴尬的假装去看老妈的伤势,不敢接寻仙的话。

周小琴暴跳如雷,大喊:“你们完了,你们完了。”摸出电话,直接冲出病房。

罗德凯急的直跺脚:“我说你们啊,怎么这么不知趣,你们知道得罪的是谁吗?”

寻仙气势不减,说:“起因皆在你,此时不走,也想被打吗?”

罗德凯真怕被打,二话不说逃了出去。

张惠芬着急的说:“寻仙啊,阿姨皮糙肉厚,打了也就打了,没啥大事儿,但你看那个女人,出手就是两三百万,眼皮都不抬一下,背后肯定有人,现在她去叫人了,咱们快走吧。”

林骁见老妈这般委曲求全,老爸也不敢声张,顿觉尊严全失,心痛不已,寻仙说的对,我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还谈何修仙?

他终于一改态度,坚定的说:“我还就不信了,全天下是他们家的?背景再厉害,她能不讲道理?她能强取豪夺?他能大白天的杀人越货?”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几人在病房里苦思对策,文婧小脸苍白,她没经历过那么多事儿,有些胆颤在所难免,手机里输出110,打算待会儿如果事情闹大,就立即拨通报警电话。

然而令文婧万万没想到的是,几分钟后,病房里冲进来一群人,居然全部是警察。

周小琴当先一步,指着林骁他们说:“全部给我拷起来。”

俗话说,民不与官斗,如果来得是一群流氓地痞,或者黑社会,林骁都要拼上一拼,但来的是警察,他要如何是好?

这些警察非常听话,也不问情况,也不调查原委,摸出铐子就要抓人。

林骁挡在前面,说道:“警察同志,我们没有犯法,为什么问都不问就要抓人。”

一个大腹便便的警察说道:“什么理由不理由,回警局再说,全部拷上。”

来的警察不少,足足十多人,把病房门口都堵了,有些好热闹的人来围观,被外面的警察呵斥走。

林骁经历这么多,不可能被这个警察三言两语吓到,说:“警察同志,如果今天你们不给个说法,我是不会乖乖就范的。”

胖警察说道:“听你的口气,你是要暴力抗法了?来人,先把这人收拾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火晶花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放在心尖上的人

五名

放在心尖上的人

空白A123

放在心尖上的人

香杉雨藤

放在心尖上的人

吉祥夜

放在心尖上的人

漫漫红糖水

放在心尖上的人

阳伯父点蚊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