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赛结束的前夜》。

苏景和苏媃两人速度极快,没多久,他们就看到了远处荒野之上的两道人影。

和以前一样,两人老远就开始酝酿大招,待得靠近了那两道人影之后,早已汇聚起来的能量顿时冲着那两人宣泄而出。

在苏景和苏不适合走艺术这条路。”

  陆晨无奈的摇摇头。

  周围众人也都是一脸的不屑,甚至连看都没看的,开口就是垃圾之类的话。

  “慢!这画我要了!”

  

  

  

酒是花雕,虽和北方喝惯的高粱。又有谁能了解这身经百战的垂

本来韩度是准备为难一下工部的人的,自己好心派人去教他们制作水泥,结果黑子等人还被他们给打成那样。韩度可不是泥捏的那种人,被人欺负了还忍气吞声。

谁敢欺负他,他一定会报复回去。

原本韩度是准备让手下的匠人随便教一下就算了的,反正能学会就学,学不会也是他们活该。但是看见这些匠人,一个个的衣衫褴褛、面黄肌瘦,韩度心里的火气一瞬间就消失无踪了,还报复什么啊,都是一些苦命人罢了。

不用韩度吩咐,黄老便带着工部的匠人去水泥窑那边。一边给工部的匠人讲制作水泥的原料,以及原料要达到什么样的标准,一边让他们亲眼看着水泥从原料比例混合到烧制的过程。

响午的时候,钞纸局的匠人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计,各自朝着饭堂走去。

工部的一个领头老匠人带着憨厚笑脸,来到黄老面前,一拜道:“这位老大人......”

“哟,您可千万别这么称呼,”黄老受宠若惊,连忙侧身避开,双手抓住老匠人的手臂,说道:“咱们年纪差不多,你可千万别这么称呼,不如就叫我老黄如何?”

“那怎么成,”老匠人原本开口就让他自己有些不好意思,见黄老拒绝,他的神情反而轻松了许多。但毕竟是有求于人,因此老匠人是万万不肯直接称呼老黄的,于是便抱拳说道:“那在下就托大,叫一声您老哥。老哥,我们自己带了干粮,就是缺点茶水,不知道老哥可否为我们弄些茶水来?如果没有茶叶不打紧,直接给我们些干净的水就行。有劳老哥了。”

“要什么水?”黄老十分诧异的看着老匠人。

老匠人心里顿时暗自一叹,果然是寄人篱下,失落的脸色艰难的堆起歉意的笑容,“既如此,那就,那就不敢劳烦老哥,不敢劳烦......”他以为黄老连口水都不愿意给他,转身眼眶里顿时就红了,眼泪好似要流下,却又被他给忍了回去。

毕竟他也不能因此而怪黄老,这种屈辱他当了一辈子的匠人,经历的实在是太多了。

但即便是经历的再多,也没有习惯了的说法,更不可能就此习惯任人折辱。

忽然,正要离开的老匠人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一只有力的手拉住。

老匠人转头不解的望着黄老,没有开口。

“要什么水啊?”黄老又说了一遍,不解的说道:“韩大人已经给你们准备好饭食了,吃什么干粮?要什么水?和咱们一起去吃饭就是了。”

“老哥说什么?韩大人竟然还给我们准备饭食?那位韩大人?”老匠人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天下的朝廷征调匠人,不都是让匠人自己解决吃饭问题的吗?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还有给匠人准备吃食的说法。

“当然是韩度韩大人。”黄老提起这一茬,不由得挺起胸膛,笑着:“自从韩大人来了钞纸局,就改了规矩,响午给所有工匠提供一顿免费的饭食。”

说完贴近老匠人的耳边,笑道:“说出来不怕老哥你笑话,自从韩大人立了这个规矩之后,老汉我一天就只吃这么一顿饭,早上不吃、晚饭也不吃,光这一点就给家里剩下不少粮食。”

“真是免费的,不花钱的?”老匠人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那当然,我还能蒙你不成?”黄老斩钉截铁的说道,拉着老匠人的手就要朝着饭堂赶去,“其他话都不说了,你自己去看一眼就知道了。赶紧走吧,我可告诉你了,那饿着肚子来吃的,可不止是老汉一个,看到那群家伙没?”黄老伸手朝着钞纸局匠人的背影指了一下,“这些家伙可都是饿着肚子来准备大吃这一顿的,他们的肚量可比老汉大,去的晚了咱们什么也吃不着。”

说完就要拉着老匠人去吃饭。

老匠人抬头顺着黄老手指向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所以的匠人都在朝着一个地方走去。

“等会儿,”老匠人用力挣脱了黄老的手,“老哥你先等一会儿,我去招呼他们一声。”

黄老看着老匠人离去的背影,大喊了一声,“都赶紧的啊,去晚了可没有了啊。”

老匠人一回到工部的匠人中间,有着急的几人立刻就迎上来问他。

“大匠,怎么样?”

“唉!大匠看你的样子,他们是不搭理咱们了?不过想来也是,听说虞衡清吏司的人把人家的匠人给打的遍体鳞伤,他们不理咱们也说的过去。”吳履,字德基,蘭溪人。少受業于聞人夢吉,通《春秋》諸史。李文忠鎮浙東,聘為郡學正。久之,舉于朝,授南康丞。南康俗悍,謂丞儒也,易之。居數月,摘發奸伏如老獄吏,則皆大驚,相率斂跡。履乃改崇寬大,與民休息。知縣周以中巡視田野,為部民所詈(罵)。捕之不獲,怒,盡縶其鄉鄰。履閱獄問故,立釋之,乃白以中。以中 益怒,曰:“丞慢我。”履曰:“犯公者一人耳,其鄰何罪?今縶者眾,而捕未已,急且有變,奈何?”以中意乃解。邑有淫祠,每祀輒有蛇出戶,民指為神。履縛巫責之,沉神像于江,淫祠遂絕。為丞六年,百姓愛之。遷安化知縣。大姓易氏保險自守,江陰侯吳良將擊之,召履計事。履曰:“易氏逃死耳,非反也,招之當來。不來,誅未晚。”良從之,易氏果至。良欲籍農故為兵者,民大恐。履曰:“世清矣,民安于農。請籍其愿為兵者,不愿,可勿強。”遷濰州知州。山東兵常以牛羊代秋稅,履與民計曰:“牛羊有死瘠患,不若輸粟便。”他日,上官令民送牛羊之陜西,他縣民多破家,濰民獨完。會改州為縣,召履還,濰民皆涕泣奔送。履遂乞骸骨歸。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赛结束的前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光明游戏

Veronique

光明游戏

孔明第二

光明游戏

鹿随

光明游戏

问天

光明游戏

独一无二

光明游戏

汪了个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