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光溜溜!》。

当先一条大汉腰悬宝剑,趾高气扬,就连那一脸大麻子,都似乎胡铁花道:什麽居心?李玉函道:他们见到自己的兄弟有如此厉

郭東明短劍脫手,面對燕無憂的嘲諷,眼里戰意更濃,望向秦晴月的方向喊道:“師兄!借劍一用!”

秦晴月沒有遲疑,闊劍脫手飛出。郭東明接劍,手指在劍身上一彈,二百余斤的闊劍被彈出陣陣嗡鳴之聲。

闊劍在手,郭東明臉色浮現出自信之色。燕無憂若是想靠一根鑌鐵長棍攪動這柄二百余斤的闊劍,毫無疑問是癡人說夢。

一力降十會,只管劈便是。你的武器重,我的武器比你更重。

郭東明的劍法走的是輕靈的路子,但這并不代表他不會以強勝強。他使勁握緊了劍柄,對自己的力量同樣是充滿了信心。

“朋友,你不是嫌我和師兄只比拼劍招嗎?你來接我現在的這招劍蕩三秋試試!”

郭東明周身氣勢爆發,背后隱約化出了一個劍氣虛影,闊劍之上玄氣繚繞。他倒提闊劍,橫眉冷笑,一股萬軍叢中取上將首級的姿態。

燕無憂輕蔑一笑,又再施展出剛剛那招煙雨無定,棍影旋轉得比上次更快,帶起一陣旋風,竟然是把地面上的灰塵都全部吹散。兵器對拼,他對自己手上這把下品玄器倒是很有信心。

郭東明見對方故技重施,索性連那兩道虛影都不再施展,奮力揮出響雷般的一劍。玄氣在揮劍的過程中飛速向鈍刃一側流轉,化做白色光刃,發出細微的“呲呲”聲。闊劍伴隨著一道雄渾的劍光,在無數看熱鬧的目光中,直直劈上玄氣圓盤。

“嘭!”

玄氣圓盤瞬間便被劈得支離破碎,化作一道道精純的玄氣消散于天地之間。而闊劍之上玄氣逸散,露出了劍身本來的顏色,劍鳴不斷。

“哐!”

又是一聲巨響,無數的棍影消失,在燕無憂的手里重合成一條鑌鐵長棍。郭東明手中的闊劍在逼停棍影之后,和長棍雙雙砸入地面,激起一陣塵埃。

“咔。”

一道細微的聲響從郭東明手中的闊劍之上傳來。郭東明心下一驚,握住劍柄一提。誰知“咔嚓”聲匯成一片,闊劍與長棍交碰的地方,一絲裂紋迅速擴展開來,闊劍竟然是參差不齊斷成了兩截。

郭東明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這柄無鋒闊劍本身是一柄上品靈器,再加上用料敦實,便是自己那柄同為上品靈器的精鋼短劍,也不敢與之硬拼,如今居然斷了?

“哎呀,朋友,這……”燕無憂故作驚訝狀,瞪大了眼睛問道,“不會吧?難道你現在這把劍不是下品玄器?早知道我就留一手了。抱歉啊!”

他說這話,倒不是在開脫責任,而是打心底就想嘲諷郭東明一番。對于他這般行徑,圍觀的眾人早已是議論紛紛。

“倚仗兵器之利,有什么好說的?”

“何必在這惺惺作態。”

“你們兩個赤手空拳打一場,誰贏了才算真本事!”

“有理有理!”

“……”

燕無憂對周圍的嘲諷聲置若罔聞,盛氣凌人地問道:“你是認輸呢?還是借劍再戰呢?對了,借一把像樣點的劍吧,免得又斷了,我也怪不好意思的。”

此言一出,洗劍閣那邊瞬間炸開了鍋。

“師兄,用我的劍。”

“我這把劍盡管拿去用,斷了便

季遼衣著華麗,隆重莊嚴,微合著眼皮,神態肅穆的坐在一把通體由青白玉石打造的大椅之上。

大椅之下仍是一座由青白玉石打造的高臺,這高臺約有百丈,四壁略有弧度,表面銘刻著飛鳥走獸,雕刻著諸多符文,映射著明亮的陽光,散發乳白光輝。

季遼面對的方向是層疊向下的階梯,階梯上則是由下至上覆蓋了一層長長的紅毯。

這時幾個人影在階梯上現出身來,為首一人正是季遼的二兒子季承祖,在他之后則是跟著季不凡季合鳴以及季崇峰三人。

高......

颌首点着头,朱徽煣很认真的问着,“那依严将军的意思,我们应该怎么去做呢?”

严涛即是朱徽煣的护卫之一,又得了一个护卫将军的职务,现在叫他严将军倒也是合情合理。也正是因为得到了岷王的信任和重用,严涛收下。”

张航略微查看了一下,里面居然是十万魔石。十万魔石可是一名普通化神修士的全部财产了。

单家出手如此大方,看来。。。。想到这里,张航心里一乐,城主府最强的也是就这单城主和另外人了,都是化神巅峰期。

沈璧君道:你知道?冰冰道:有卜战,他若想动,最好自己出手纤末皆倚办甫。甫曰:“待我以此,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光溜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山海之遗

水刃山

山海之遗

漩涡海

山海之遗

江湖有酒

山海之遗

伊米云

山海之遗

闻道苍生

山海之遗

林一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