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青丘山九尾狐》。

”锦衣少年沉下了脸,厉声道:位的参考。他微微一笑,沉声说

郝斌把柳长歌当成是白日魔这一边的人,心里还很可惜,这么一个英俊潇洒的少年,怎么就跟白日魔和黑大圣混在一起去了,在心里面,郝斌是很不愿意和白日魔与黑大圣打交道,但是这一次护送礼物进京,实在是没有办法,又因为白日魔和黑大圣在童忠的手底下,颇为受到器重,郝斌都不能把关系弄得太僵硬了,这样一来对谁都没有好处,郝斌是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柳长歌竟然是镇国将军柳星元的儿子。

柳星元这个人,早在郝斌年轻的人就听说了,在心里十分的敬佩,后来听说柳星元被人所害,整个柳家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为此郝斌好兀自伤心了一阵子,进的宫来,成为小皇帝身边的一个卫士,郝斌总是告诫自己,一定要成为柳星元一样的人!

柳长歌面对郝斌和罗博的时候,态度明显好于黑大圣,虽然柳长歌并不知道郝斌与罗博与黑大圣不同,他们不是童忠的手下,当郝斌问道柳长歌为什么会在这里的时候,柳长歌笑道:“我是给他们抓来的,根本不是朋友,至于我的朋友们,现在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郝斌诧异道:“你是被抓来的?”他明显不相信,笑道:“朋友,你就不要开玩笑了。”

柳长歌道:“我骗你做什么,你为何不信,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黑大圣,我是不是给他抓来的?”

郝斌惊讶道:“黑兄,当真如此么?”

黑大圣不想说出柳长歌的名字来,更不想让郝斌知道柳长歌的身份,所以并不直接回答,而是对柳长歌说道:“滚回去!”

柳长歌怎会怕黑大圣,说道:“看吧,人家对我的态度有多差,我们可是你死我亡的仇人呢!”

这一次郝斌可算是信了,不过他搞不清楚,白日魔和黑大圣抓柳长歌做什么,抓了人,为什么不关起来,带上枷锁,如此放任自由,岂不是要跑掉么,郝斌是个很有眼力见的人,他看得出来,黑大圣不想回答自己的问题,于是也就不方便问黑大圣了,万一问得急了,黑大圣发起火来,倒也不好办了。

郝斌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原来如此,朋友,你怎么惹上黑兄弟了,这件事情咱们可没法管了,也不问了。”

柳长歌道:“朋友,何必在我面前假惺惺的呢,你们不是一直在找我么?”

郝斌道:“我找你做什么,我可不认得你。”

黑大圣哼道:“郝军官,我大哥去了这么久,也该回来了,要不咱们上前迎迎去吧。”

郝斌知道黑大圣有意岔开话题,心里更加纳闷了,寻思着:“为什么黑大圣如此在意我问这个人,莫非这个人,有什么神秘的身份,是摄政王要的人么?”郝斌表面上答应着,说道:“是呀,伯兄弟去了那么久,怎么还不回来,千万不要出事才好,我便与你去看看吧,罗博,这里的事情交给你负

“煞魔鼎”的异动,将鼎内的魔宫少年,还有鼎外的所有人都给惊动了。

鼎内,那位魔宫少年苦笑着,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就打算撤离了。

他只为藏身于此,躲避“蓝魔之泪”的感应和袭杀,对“煞魔鼎”……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兴趣。

鼎外,侯天照,祁南斗,还有林嶽、池荫等野心勃勃者,反倒是被引发了贪婪,想着接近之后,寻觅机会踏入。

他们总觉得,虞渊不顾“蓝魔之泪”的威胁,坚持探察之物,必有奇妙!

若不是溟沌鲲把守着,这些胆大包......

邀月宫主怔了怔,怜星宫主已悄之四年转徇汝阳及项又拔南武阳

林桑桑的动作果然迅速。

看来,不仅仅只是萧慈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这个驿站内的人不对劲。

林桑桑也注意到了。

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是挑这个时候出手。看来,当真是来者不善。

隊的托馬,便是準備更換這些累死的托馬。

啪~啪~啪~

一陣皮鞭帶著呼嘯聲擊打在那些托馬身上,頓時一陣馬嘶哀鳴,剛被換上的托馬無不鉚足了力氣開始向前用力,盡可能的奔跑起來。

但是那堆積的糧食異常沉重,托馬別說跑了,就連正常走路便已經負......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青丘山九尾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探灵直播

奕念之

探灵直播

爱小说的宅叶子

探灵直播

一夜钟声

探灵直播

燃冰

探灵直播

靠靠

探灵直播

红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