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有用信息》。

展梦白怔了怔,呐呐道:这个…是极是极,这法子简直妙不可言

“你覺得我是三歲小孩嘛?!”林肖瞪了他一眼,完全沒有將他所說的話,給放在心上。

李虎哼了一聲,雖然他臉上的神色依舊淡定,但林肖卻能感覺到他的內心里,已經有一股無名怒火逐漸升騰起來。

“如果沒什么事的話,那我就告辭了!再見!”

說著,林肖就準備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

“臭小子,給我留下……”

這時,一個站在李虎身邊的人,是再也忍受不住了。

只聽到他咆哮一聲,然后入離弦之箭一般,朝著林肖的方向,直射而來。

嗖——

同一時間,他猛然出拳。

那拳勁兇猛無比,剎那間便朝著林肖當頭而來。

而林肖這時候,也立刻感覺到身后傳來了一股凌厲的殺意。

“來得好!”別看林肖平時吊兒郎當的樣子,但他真正發起火來,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擬。

尤其是在這種敵人以最強之力襲來,就要取他性命的時候。

眼見那一拳襲來,林肖卻只是輕輕一個側身,便躲避了過去。

不過林肖雖然輕松避開了這波攻擊,卻并不代表他會就此善罷甘休。

眼見那人的拳頭擦著自己的身子而去,林肖卻冷笑了一聲。他腳步一劃,身子驟然一轉。緊接著,一拳出擊,直接迎著那人的面門打了上去。

“不好!”

那人正在急速沖刺呢,卻突然看到一個碩大的拳頭砸了過來。

頓時,就令他大吃一驚。

他想要閃避,卻已經來不及了。

只聽到一聲慘叫發出,林肖的一拳,竟然直接擊中了他的臉。

而且林肖這一拳的威力更是巨大,當他被砸中之后,更是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摔在地上。

“搞偷襲的人,勢必會吃到苦頭的!這次只是一個警告,下次可沒有這么舒服了!”

林肖只是丟下這一句話,便瞬間消失在了他們的面前。

望著林肖逐漸消失的背影,李虎也是瞇著眼,喃喃道:“哼,這小子可不簡單吶!”

“老、老大,真是抱歉,我沒有能將他截下。”

此時,剛才那個被林肖給打敗的人,掙扎著起身,對李虎說道。

而李虎卻只是瞥了他一眼,就低聲說道:“這其實并不怪你,剛才那家伙的身手你也不是沒見到。以你的速度,想要躲開你那一拳的人并不多。但他呢,只是輕而易舉便躲了過去。你斗不過他,也是情有可原。”

“那屬下這就去想辦法,非要將這小子徹底拿下!”

那人立刻一躬身,行禮道。

可李虎卻叫住了他:“不,僅僅跟這么一個人糾纏沒有意思。我們接下來,還是要以大局為重。不然,委托方是不會滿意的。”

他說話之間,嘴角也勾勒出了一抹詭異的冷笑:

“林肖,咱們接下來可有得玩了!”

身邊的手下,卻還是有些不解地追問:“可這樣一來的話,咱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李虎回答:“放心,我還有第二手的安排。”

……

林肖之所以沒有選擇繼續跟他們那些人糾纏下去,就是因為他現在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可不能夠在那個地方耽擱。

如果跟他們糾纏太長時間的話,那就真沒意思了。

畢竟他現在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呢!

返回了城里,已經是深夜了。他先來到酒吧找唐芊芊,卻發現唐芊芊根本不在這里。

酒吧的人說,她們已經離開了。林肖想了想,認為唐芊芊應當是去方雅菲家里去了。

不論如何,林肖決定還是先過去看看再說。

然而,就在林肖朝著方雅菲家走去沒多久的時候,卻發現有一個人迎面走來。

那是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子,但他身上的西裝,卻已經是非常破爛了。不僅如此,借助路燈昏暗的光芒,林肖也能看到,他的身上更是遍布傷痕,看上去別提多狼狽了。

整個人一看就知道,應當是被什么人給打成重傷了!

最重要的是,這個人林肖也認識,他不是旁人,正是方雅菲的司機兼職保鏢,阿亮。

阿亮一看到了林肖,也就立刻朝著他的方向跑了過來。

林肖也有幾分驚訝:“你怎么了,這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了嗎?”

阿亮來到了林肖的跟前,林肖更是能清楚地看到,他正在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見此人陷入了這樣痛苦的狀態,林肖也完全沒有停歇,而是關切地問道:“你怎么了?難道發生了什么意外了嗎?”

他這樣一問,阿亮眼中的神色,也更是愈發地痛苦起來。

緊接著,就聽到他說道:“是,是的……”

人和動物最大的區別是什么?

在教育體制上答案是:直立行走和使用制造使用工具。

但在玄幻世界中,這些都只是淺顯的一點。

人和動物最大的區別……

就是我能反殺!

沒錯,這看似玩笑的話語實則是真正的人類強大的地方。

鋌而走險,追求那一線生機。

銳利的鋒芒在手中凝聚,對著狗頭那血盆大口落去。

陳默不相信,對方的口腔內部能如同外表皮一般免疫鋒芒!

如果對方真有這本事,陳默表示死了也就死......

但这双脚刚才却已被粗糙的山南一派,素称名门,总不致于

“景兄弟,有把握嗎?要是不行的話,咱就......”

隨著方丘話音落下,斗長卿面色沉凝的看著蘇景道。

只是一句話還沒說完,蘇景便搖了搖頭:“我也想要看看,自己能不能擊敗玄氣九品巔峰的高手。不過長卿大哥你放心,就算這一戰我不能取勝,至少也能全身而退的。”

給了斗長卿一個信心滿滿的眼神之后,蘇景便抬步走上了擂臺。

“你的實力不錯,區區玄氣八品就能擊敗玄氣九品,的確是一等一的人才,不過在我面前你還是要差了不少,自己認輸吧,幾年后你突破到玄通境之后還是有機會離開礦場的。”

幾乎和蘇景同時登上擂臺的二十號看著他淡漠的說道,言語中的意思也很清楚,不認輸就死,以后都沒有離開礦場的機會了。

蘇景自然也能聽出對方要表達的意思,眼神微微一冷:“憑你,還沒有那個資格。”

“好猖狂的小子,只是你要知道,不是在什么人面前你都有資格猖狂的。”二十號低喝一聲,體內玄氣運轉,身上的衣衫無風自動,周身更是有著些許淡藍色的氣流在縈繞著。

在這淡藍色氣流的流動下,二十號周身的溫度都降低了不少。

實力達到玄氣九品巔峰之后,修玄者已經能夠將自己的玄氣在一定程度上逼出體外造成影響了,雖然還比不上玄通境修玄者那樣隨手便能傷人于百步之外,但已經有了那等跡象了。

“就讓你看看你和我之間的差距!”

二十號猛地一跺腳,身形猶如鷹隼一樣沖出,同時右臂呈手刀之形,布滿了冰霜氣勁的手刀向蘇景暴斬而來,氣勢恢宏,其一路所過之處,甚至都凝結出來了一層薄薄的冰霜。

“人級高階玄技,浸寒刀掌!”

以二十號玄氣九品巔峰的修為,施展出這人級高階玄技,其威力之強,遠遠超過之前那幾位玄氣九品的礦奴。

甚至在其周身一丈之內,破壞力已經勉強能夠媲美玄通境修玄者了。

面對如此強大攻擊,蘇景不敢有絲毫大意,即便對方的攻擊還沒有臨身,可是卻已是有一陣寒流鋪面而來。

“狂斗拳,滅拳式!”

蘇景一個箭步跨出,體內玄氣暴涌,配合著體內那接近八千斤的巨力,不閃不避的向對方迎了上去。

兩人的拳掌尚未接觸,可拳掌之間的空氣卻已經發胡了噼噼啪啪的爆裂之聲。

見著蘇景的反擊,二十號微微一驚,從對方拳勁之中的聲勢里,他能夠判斷出對方的力量至少在八千斤左右,他還從來沒見過擁有這等巨力的玄氣八品修玄者,甚至即便是他自己達到了玄氣九品巔峰,一身氣力也才不過是五千兩百斤而已。

在這等巨力的加持之下,對方這一拳的威力,絕對要超過不少的人級高階玄技了。

“不自量力,退!”可即便如此,二十號也依舊沒將蘇景放在眼里,要知道他可是玄氣九品巔峰的強者,體內十二正經和奇經八脈盡數打通,無論是玄氣的品質還是數量,都不是沒到這個境界的人能比的。

寒勁噴吐,二十號的力道再度增強,電光火石般的按在蘇景拳頭上。

砰!

冰霜爆裂,蘇景第一次的在正面碰撞之下被對手擊退,腳下蹬蹬蹬退出五六步,右拳之上更是凝結上了一層寒霜。

反觀那二十號,只是在蘇景的反擊下退了三步便止住了身形。

很明顯,這一招的碰撞,蘇景全然落入了下風。

甩了甩有些酸麻的手臂,二十號冷笑了一聲,看著蘇景道:“不得不說你所擁有的力量真的超乎了我的想象,若是換了一個玄氣九品巔峰的高手,只怕還真不一定壓得住你。”

“只可惜,我的浸寒刀掌已經被我修煉到了爐火純青的層次,可不是其他人那些半吊子的人級高階玄技所能相比的!”

二十號是玄氣九品巔峰的高手,擁有五千兩百斤的巨力,在配合上已經修煉到登峰造極的“浸寒刀掌”,的確是壓過了蘇景一頭。

“下次出門再記得帶上眼睛,不是什么人都是你能得罪的,當然了,你可能也沒有下次了!”略微停頓片刻,二十號再次一掌攻向蘇景。

“真以為你能吃定我了嗎?”蘇景眼中兇光一閃,卻沒有繼續與對方硬拼,而是直接撒丫子轉身就走。

雖然正面硬碰不是對方的對手,但是自己若是一心逃避,短時間之內,對方還是無陈羽这次考到620这么高分,他们全都很激动,很兴奋,都感觉到与有荣焉。

  “那当然,小羽可是超级天才,他以前只是没有走出心理阴影,没有好好学习罢了,只要小羽认真学习,没有人是小羽的对手!”

  黄健锋一脸自豪和骄傲之色。

  呃……大哥,你这话会不会夸张了点?

  羽哥虽然厉害,但是也不至于没有人是对手吧?

  貌似这次羽哥才排到年级50名吧?这不是起码还有49个人比羽哥厉害嘛。

  几个兄弟的心中都是不由得嘀咕了一下,不过他们也只是在心里嘀咕,是绝对不敢在这个时候跟黄健锋说出来的,大家都知道说出来绝对会被一顿臭骂。

  “兄弟们,结果出来了,我们该分钱致富,顺便好好的教育一下那些傻叉了!”

  在一脸骄傲地夸完了陈羽之后,黄健锋的目光回到手机上面,脸上开始露出了一抹阴冷的笑容。

  那些家伙,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小羽!

  真以为小羽是好欺负的吗?

  真以为他黄健锋不能收拾他们吗?

  今儿个就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来自世界的恶意!

  “不错,好好教育一下那些傻叉!”

  其他们几人也全都回过了神来,一个个眼里都露出了兴奋和激动的神色。

  他们都是体育生,让他们安安静静地坐在板凳上写作业,读英语什么的他们会直接打瞌睡,但听到要搞事情,他们顿时一下便精神抖擞了。

  “哇塞,陈羽居然真的考到了600分,实在太给力了,一赔六,这一波赚到了5000块,呜呜,我当时怎么不多投点呢,只投了一千块,我应该投两千块的,我真的是白痴!”

  “呜呜呜,我的心好痛啊,我当时为啥没有听锋哥的,直接押600分呢,竟然押了550-600,只有三倍的赔率,而且我居然只押了五百块,我好傻,我真的是白痴!”

  “呜呜,我也是,只赚了1500块钱,我好后悔,好心痛,感觉心都要碎了!我为什么不相信陈羽的实力呢,我真的是白痴!”

  “………”

  微信群中,由黄健锋带头,几个人很快便开始在群里嗨了起来,他们的格式都是基本一致的,每个人在说出自己赚了多少钱之后,都在后面加上一句“我是白痴。”

  傻叉,刚才不是一直说我们是白痴吗?

  嘴那么贱,现在让你们知道谁才是白痴!

  在发信息的时候,他们的嘴角都浮起了一抹冷笑。

  光是想象一下那些之前在微信群里说他们是白痴的家伙,在看到他们的信息之后,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他们的内心之中便不由得无比畅快。

  高三年级各个教室中。

  那些押了注,加入了那个微信大群的学生们看着群里的那一条条信息,一个个只觉得心脏被人狠狠地扎了一刀般,那些钱可都是他们的呀,都是他们押下去的!

  现在全都变成了别人的了。

  而最为难受的,是之前在群里活跃无比,觉得自己必胜无疑,觉得押陈羽能考到550分以上的都是白痴的人,此刻这些人看着黄健锋他们发的信息,只觉得双边脸颊都仿佛被狠狠地扇了一个大耳光,发疼发烫,之前他们还在疯狂说那些人是白痴,结果转眼间……他们的脑海里都浮起了一句话,小丑竟是我自己!

  而且他们的心也在滴血,他们这些人都是黑陈羽黑得最厉害的,因为他们对陈羽的极度黑,也导致他们极度相信陈羽绝对考不到450分,因此他们下的注也是最大的,那些普通的学生们很多都只是押个30,50的参与一下,但他们这些人却是200块,300块的下注押的!

  对于还在读高中的学生来说,200块,300块可不是小数目,这几乎是他们一个星期或二个星期的零用钱,也是他们手里能够掌控的最大现金额,这一下全输光了,也就意味着接下来一个星期甚至两个星期的时间,他们都要艰难地吃土了!

  他妈的,当初到底是谁最先在群里斩钉截铁地说陈羽一定不能上450分的来着?

  别让老子逮到他,若是让老子知道的话,老子一定会磨好四十米的大刀等着他!

  一个个学生们都是脸色发黑,咬牙切齿,对于那些说陈羽不可能到450分的人恨之入骨,恨不得直接提刀砍过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有用信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都市的巅峰人生

大明的时间冢

都市的巅峰人生

鱼仆

都市的巅峰人生

许君三生

都市的巅峰人生

流光蓝萤

都市的巅峰人生

沈湖

都市的巅峰人生

陈多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