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工作》。

“超时了,我不要了,你送回去吧。”青年一看周朴提着外送递了过来,也不去接,看眼手表,打算关门。

“小张,干嘛呢?流里流气的,像个什么样子?”门被大娘一顶,不让关上,开口就大声呵斥了起来。

“蒋,蒋老师,您怎么上来了?”胖子一看是以前教过自己的语文老师,忙下意识的低下头,就像是被老师抓到了个正着的犯错学生。

“人家那么辛苦,给你送吃的,你什么态度?我当初是怎么教你要懂礼貌的?还不快更人家道歉?”老奶奶一推眼睛,不怒自威,看起来就知道是个严格的老师。

“我,我,对,对不起!”胖青年看看周朴,又看看蒋老师,不知道闹得是哪一出,看到那熟悉的锐利眼神,只得低头道歉。

“你的外卖,请签收!请记得给好评哟!”周朴有些无语,不过结果还是好的,露出礼貌的微笑,递上了签收单。

“叫你给好评,听到没?”大娘一看小张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脾气又上来了。

“是,是,是,五星好评!”胖青年头点的跟拨浪鼓似得,哪敢再有脾气,当初被班主任训的阴影似乎又浮现在眼前,忙签字,好评,只希望赶快把他们送走。

离开了八楼,周朴想着告辞,却被硬拉进了大娘家里,喝了杯水,再三和她解释还有许多客户等着他送外卖,留下了电话,才被允许离开。

“好孩子啊,做好事不求回报,这样的好孩子已经不多了啊!”临走,大娘摇着宝宝的手和他道别,忍不住感叹道。

这段时间他给自己定了个目标,要给自己买一台笔记本电脑。

一是因为手机看电影屏幕太小总是不爽。

二来手机和系统相连,他不敢随意乱用,关键时刻没电可就糟糕了。

经过他的精打细算,只要这个月努力下,没有差评,就能凑够买笔记本的钱了。

送外卖的日子,逼着他学了不少技能,下一单的目的地是网咖

通常网咖很是点外卖,因为里面就提供饮料泡面,附近就有餐厅,快餐。客户是个年轻人,看起来像个学生,周朴上一次给他送买卖时,这家伙嫌自己打电话影响到他游戏,直接就给了差评。

那么大个网咖,不打电话怎么知道他在哪里啊。无奈的周朴向对方解释了半天,最后的结果是让他代打一局,如果赢了就把差评改回来。

无人开黑的游戏,周朴也不是没玩过,和中学生比赛还不是手到擒来,一口答应下来的他,接过手机,终于经过他的努力,最后被扣了两百。

回去之后,周朴痛定思痛,发现外卖要送地好,还得会打游戏,利用秘密空间时间缓慢的特点,在里面苦练技术。

在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下,终于一个不小心,把手机屏给捏碎了。

右手拇指不断地滑来滑去,都没发觉力量在不断增强,谁知用力过猛,把屏幕玻璃给按裂了。

万幸的是只是有裂纹而已,不影响正常使用,吓得脸色发白的他,擦着脸上的汗珠后怕不已,万一给摁坏了,没了手机桌面出去?自己不是被永远囚禁在这里了吗?

想去修屏幕,一查要好几百,看着三位数的余额,叹了口气。不就是屏幕多了几道裂纹嘛,又不是多大的事,照样能用。

到了熟悉的网咖,不像小区有保安,网管通常不管他们出入。

没敢再打电话问对方位置,提着快餐盒挨个找过去,终于在一个包间里,找到了正埋头打游戏的客户。

包间不大,只够两人坐下,里面一个沙发,一台电脑,桌上摆着两瓶喝剩的饮料。

少年头上染着一撮紫色的头发,看起来有些杀马特,一阵休闲运动装,此刻正带着耳机,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手上键盘,鼠标不断的敲击。

“您点的外卖到了请签收!”周朴露出礼貌的微笑。见对方没有听到,又大声的重复了一遍。

“擦,又输了!差点就能晋级了。”少年一摔耳机,很是懊恼,转头看到周朴,顿时找到了撒气的地方,“又是你,害得我又输了,就差一局我就晋级了。”

“我这次没打电话吵你啊!”周朴听得莫名其妙。

“你那么大声干么,影响我的发挥了。”少年嚎了一句,突然接到队友发来的消息,叫他一起再来一局。

“你,替我来一局,要是赢了,给你好评。”

“要是输了呢?”

“输了,当然是差评了。快点,已经准备了。”少年端起外卖大口地吃了起来,也许是饿急了,吧唧着嘴,让出位置,让周朴替他来打游戏。

“那我再试试吧!”周朴有些紧张地带上了耳机。

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他的水平已经有了明显的提高,发育,节奏,大局观是这个游戏的精华,当然还有一个最关键的东西,那就是反应速度和手速。

而手速是他的强项,要不是怕出意外,刻意压制着右手的力量,他能点出超过职业选手的有效操作率。

由于队友失误,被对方几人埋伏从,自己一方丢了一血。

“擦,那个ADC会不会玩啊,完了完了,这局又要输了!”少年嘴“進入神宗后,抓緊打探安息圣殿位置。”

神邸小隊做出歐克手勢。叫莫鬼放下一萬個緊張的心吧,神邸隊員對這次炸毀神秘光柱發生裝置信心十足。

薩達姆對莫鬼的話,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過,他并沒有因此多嘴,問了莫鬼隱私問題。

午夜20分鐘將會降臨,神宗試煉正式結束。

身上還有積分令牌的人數量不少,將北辰港圍的水泄不通。

莫鬼仔細尋找一邊,齊星落云沒有在場。

莫鬼感到一絲奇怪,神宗試煉一結束,神宗高層會解除對腦蟲壓制的結界。

那時,牧人場各大勢力會重新入駐,繼續留在牧人場里面,試煉難度會幾百倍的增加。

齊星落云會到哪里去呢?還會過來北辰港。

劉濤一眼看穿了莫鬼心思,壞笑著說,“呦,隊長是想那個美若天仙的尤物了嗎?”

“一晃半個多月過去了,在錯綜復雜的礦道中一次都沒碰到過她。我只是有些奇怪而已。”

薩達姆可能誤會莫鬼意圖了,他想成莫鬼可能對齊星落云有好感。齊星落云遲遲沒有現身,莫鬼擔心她的安危。

“莫兄弟,無需擔心。齊星落云乃是西斯廷皇廷圣女,牧人場里面有西斯廷高手坐鎮,其他勢力還奈何不了她的安危。”

莫鬼看著樣子好厚老實的薩達姆,不知道他是故意的還是裝成不懂。

莫鬼黑著臉不再講話。

一道不冷不熱的聲音炸空響起,“莫鬼!!!”

聞聲,莫鬼回頭一看,竟然是桀驁。

桀驁身邊跟著一名古怪的黑袍老者。

看到桀驁,莫鬼自然不必給好臉色看,他現在已經具備干掉桀驁的條件了,桀驁敢招惹他,他莫鬼絕對讓桀驁后悔。

“你不是挺驕橫的嗎,怎么出現的這樣慢。”

桀驁瞇眼掃視一圈,對身邊黑袍說,“櫻寧生干掉他。”

櫻寧生是桀家圈養的死侍,宗師大圓滿,半步虛境的雪系異能者。

黑袍之下的聲音似乎不太愿意,“少主你太高看奴才了,這小子是宗師,憑我一己之力拿不下他。我頂多能保護好你的安全。”

桀驁氣的面色發紫,憋著火氣說,“絕對服從命令桀家任何成員命令。你難道要違抗自己曾經的誓言,別忘了是我們桀家把你從鬼門關上救了回來。”

當著眾人面,命令自己手下發起進攻,手下竟然不聽,這叫向來囂張跋扈的桀驁臉上面子掛不住。

接下這次任務,龍王小隊哪怕一位成員他都沒帶。就是身邊多了一位半步虛境的異能者給了他自信。

櫻寧生說,“少主想要處罰奴才,回去再說。現在,真的不宜沖動。”

“桀驁你的話一點都沒權力呀。”

桀驁氣的牙齒相互咬的嘎嘣響。本以為帶了一位半步虛境的異能者,可以完全不懼莫鬼了,馬上開打了,桀驁才自我認為櫻寧生是個慫包。

可事實上,櫻寧生不是慫,是對形勢正確判斷。

真把莫鬼給惹毛了,桀驁不見得能活著回去。戰勝莫鬼,櫻寧生心底是沒底的。

“小子,我家少主不愿跟你爭名奪利。剛才注意到了你有一會兒了,你是在找那個中階的小美女吧,我和少主過來時看到她了。”

莫鬼笑著不說話。

“在牧人場西南方向,你直走很快就能與她偶遇了。”

“我為什么要去找她?”莫鬼冷冷地反駁道。

“那可隨便你了,我可不會跟你打。”說著櫻寧生拉起桀驁手臂從莫鬼旁邊穿了過去。

桀驁想掙脫櫻寧生的拉扯,可是發現連嘴巴都無法張開。

為了桀驁安危,櫻寧生真是夠拼的。

脫離莫鬼之后,桀驁免不了把他訓斥的狗血淋頭。

“隊長,干嘛不教訓教訓桀驁。他屢教不改,遇見你一次,狗改不了吃屎的找你麻煩。”等櫻寧生走遠了,劉濤憤懣不平的說。

“我還沒成神呢,櫻寧生可是半步虛境,你以為從他手上搶過來桀驁很容易嗎。”

“哼,桀家就沒一個好東西。”

登記完的薩達姆滿心歡喜的跑了過來。

“你們在聊些什么?”

“遇到熟人了。”

“這不挺好的嗎?”

莫鬼笑著說。“死對頭!”

薩達姆愕然。

百里湯果用甜美語氣說,“好了,好了,都別爭了。快點報名去吧。”

“你們先去,我得去牧人場看看齊星落云留在里面做什么?”

劉濤其實剛才也就和莫鬼開開齊星落云玩笑而已,“什么!隊長你玩真的?叛軍都已經撤走了,在里面你勢單力薄,很危險的。”

“莫兄弟要不我陪你一塊去!!”薩達姆夠義氣。

“都不要攔我,我有預感,有什么天大的機遇在等我。你們先去神宗吧,等我忙完牧人場這邊,會立馬過去找你們的。”

“別忘了打探安息圣殿位置!”

知道莫鬼執念太深,非去不可,眾人也沒再去勸告莫鬼,他們跟去也只會給莫鬼增添負擔,只叮囑莫鬼一人要多加小心。。

”叶开道:“所以我也该死。”么回事,杀手必须杀人,杀人既

“當來是殺進來的,現在天狼幫已經沒有什么活著的人了。”周安說道。

“就憑你!”中年人上下打量了周安一下,不屑的說道。

“你再仔細看看。”周安聳聳肩說道,對于他的不屑他并沒有在意,畢竟他們的等級相同,如果不仔細觀察很難看出他的不同的。

中年人聽到了這里臉上露出了一絲的興奮,這次仔細打量了起周安來,開始時有些漫不經心,到后來臉色變得驚訝,到最后滿臉都是震驚:“你這個年紀竟然已經是二條脈的通脈武者,真是不可思議。”

說到這里中年人停頓了一下再次說道:“可是雖然你有二條脈的通脈層次,可是天狼幫高手如林,而天狼幫的幫主更是高手中中的高手,憑你的實力是殺不進來的,除非你本身是天狼幫之人,你想收服我,就是想讓我加入天狼幫,我告訴你這不可能。”

“你不知道吧,現在天狼幫大部分的人已經去攻打古縣城去了,而留守鷹嘴崖的只有幾十個人,他們已經全部被我解決了。”周安說道。

“你說他們攻打縣城,哈哈哈,他們這是找死,我在有生之年終于看到天狼幫覆滅的時候了。”中年人癲狂的說道。

“你要失望了,現在古縣城內通脈高手死的沒有幾個了,他們打算趁虛而入,拿下縣城,”周安故意打擊他的說道。

“這是怎么回事,難道古縣城內發生了什么變故了?”中年人走近周安說道。

“這個以后再說,現在我和你解釋完了,我提的要求你同意不,你成為我的手下,我就放了你,如果你不同意,就呆在里面吧,等天狼幫回來。”周安有些煩了,說道。

“我同意,我同意。”既然了解了來龍去脈,他自然不愿呆在牢房里了,而且周安說的是真是假,他出來一看便知,所以馬上臉上帶著笑容,討好的說道。

“那你把這張奴契簽上。”周安從懷中拿出了一張契約說道。

在大元朝可以公開買賣人口,而買那些人口的時候就會給一張奴仆契約,只要買主和買的那個人把名字簽到了上面,買的那個人就會成為買主的奴仆,生死全在買主一念之間,即使把買的那個人殺了,買主也不會受到大元朝的律法懲處的。

只是大元朝已經兩百年沒有與它國開啟過戰事了,所以賣買的人口很少,一個普通人就價值幾百上千兩銀子,更不要說會武的武者了價格更高,

“什么,你想要我成為你的奴仆!”中年人怒氣沖沖的看向周安,喊道。

“只是簽下奴契給你個約束,并不會真讓你一個通脈武者當奴仆。”周安說道。

聽到這一句話,中年人的臉色緩和了很多,只是他還是有些猶豫,到底簽不簽,他知道只要他簽了,除非周安主動把奴契撕毀,否則就要一輩子跟著周安了,大元朝可是有律法,簽了奴契的奴仆就等于是買主的私人財產,如果他逃的話,官府也會幫著他追捕他的,把他抓回來。

可是他也不能關在牢房里啊,這么好的一個機會,如果不出去,恐怕他一輩子都出不去子,外面的花花世界他還是很想念的。

他的面色不停的變幻,最終離開牢房的思緒占了上風,他咬了一下牙,把奴契接了過來,伸出手,向著手指就是一咬,手指流出鮮血,他向著奴契上面按了一個手印,然后不情不愿的遞給周安,周安接了過來,放到了懷里。

周安拿起寒龍劍,向著牢房門上的石鎖就是一斬,把石鎖斬斷了,走進了牢房,周安看了看他綁在腳上的鐵鏈,拿起手中的寒龍劍就向著鐵鏈一斬。

鐵鏈上面出現了一個裂口,隨后周安又向著鐵鏈上砍了六下,把鐵鏈砍斷了接去長老宮參加熊狐浣三族舉行的歡迎宴會。

一邊品嘗熊族特產海鮮大餐和海鼠肉燉沙薯,一邊欣賞美麗的狐族少女表演的海草舞,可愛的浣熊少女表演的濯衣舞,主賓盡歡之后,王泱回客舍休息。

吩咐疾去找熊人抓謝沙漠蟻來。自己先轉化出一只低配的雄性百毒金蠶蠱,完成和小金的交*配使命之后立即死去,小金也不浪費,直接吃了。

很快茉帶著一隊熊人,拿著十來罐螞蟻過來了。王泱帶著小金到院子里面,把它扔進一只滿是沙漠行軍蟻的罐子里。

片刻后小金飛出罐子,明顯長大了許多罐里的螞蟻一只不剩。它自己飛到另一個罐子去吃螞蟻,一罐一罐吃過去,越長越大,胖胖的肚子變得透明起來。

王泱知道它要產卵了,命令它飛回自己的窩里去。眾人驚奇的去看空罐子,發現螞蟻全部被吃光了,都非常興奮。茉顫抖的道:“先生,這寶蟲真厲害!十幾罐螞蟻少說也有幾萬只了,寶蟲居然這么快就吃光了,一點都不怕螞蟻咬。我們三族消滅蟻災有希望了!”眾人一齊歡呼。

王泱卻有些擔心百毒金蠶蠱破壞沙漠生態平衡。尋思著給小金下個命令,限制產卵的數量。

顯然這種吃藤蔓植物的螞蟻是限制藤蔓無限制生長的重要一環。彎月海上飄過來的水汽是有限的,不可能供應過多的沙薯生長。所以不能徹底滅絕這種螞蟻。

……

一晚上,小金產下幾百枚卵,小窩擺不下了,王泱讓莜去取來月海石貝,搭建一個大窩。

小金照顧自己的孩子們,天亮時就全部孵化出來了。王泱讓熊人們帶著自己來到一片蟻巢,吩咐疾把裝了小金蟬蠱的罐子打開,小金指揮它們飛向蟻巢。金色的蟲群飛撲向蟻巢。

行軍蟻似乎察覺到危機,快速形成蟻潮防御。即使是超低配版的百毒金蠶蠱,也足以碾壓蟻巢。在一眾前來查看的三族長老和守祭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蟻潮就被金光快速吞噬,金蟬蠱迅速長大。

半個時辰之后,蟻潮消失了,幾百只金蟬蠱抓著幾十只肥胖的蟻后飛回來孝敬小金,威風凜凜。

飽受蟻災之苦的三族獸人大笑著沖向那片蟻巢,徒手拆了蟻巢檢查金蟬蠱的戰果。螞蟻被吃的干干凈凈。回來像絕世珍寶一樣看著吞吃蟻后的小金。

這效率太高了,王泱決定讓小金繁衍第二代蠱母,改變基因,降低三代金蟬蠱的戰力。否則百分百會破壞生態平衡。

……

接下來兩天王泱讓疾帶著小金和它的孩子們隨著三族的指引,四處消滅蟻潮。待小金和幾百只百毒金蠶蠱完全成熟。王泱讓小金產下二代蠱母,繁育第三代金蟬蠱試驗,仍然戰力太強。王泱不得不繁育到第六代,才培育出來合適的金蟬蠱。

第六代蠱蟲已經變成銀色了,繁殖速度和進食螞蟻的速度正常許多。行軍蟻雖然完全不是對手,但有時間安排飛蟻帶著蟻后逃跑。

耽誤了幾天時間,王泱準備繼續行程。留給熊族十只銀蟬蠱母和一群數千只銀蟬蠱族群,足夠保證基本消除三族的蟻災了。

熊族長老會獻上各部千年積攢的準備與大夏神人交易的寶物,靠近海邊,存的東西比獅族還多。王泱照例讓房房去搬,房房多日來偷偷擴大自己寶箱的空間,沒裝幾百箱月海石貝就滿了,委委屈屈的回來了。王泱安慰道:“熊族不是要把那些東西運到學豹城嗎?到時還不是大都歸你了!”

王泱取了些超凡材料,煉制一些武器裝備送給三族。同意三族朝拜新圣地之后,在大群獸人的目送下,帶上小金和它的子孫啟程,它拒絕承認銀色的蟬蠱是自己的后代,雖然事實是這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工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黑白书局

公子有毒

黑白书局

灵柩宫主

黑白书局

黑桃十一

黑白书局

云霓

黑白书局

鱼钤

黑白书局

紫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