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无中生有!》。

”卓玉贞道“我忽然发现你说话。我喜欢上了纳兰词,喜欢上纳

“所以——”任雯抬起頭看向秦羽姝,“白若宏躲避監控是為了找你調查你爸的案子?”

“就是這樣,你們趕快把他放了,他明明沒做錯事干嘛要抓他?”

賈章赫給秦羽姝遞了一把椅子,“秦小姐,你先冷靜一下,宏哥沒有被抓,他只是被詢問。明天等調查組的人一來,你把這個情況一說明,到時候我去把咖啡店和出租車司機那邊的口供再拿一下,宏哥就可以出來了。”

“真的?”秦羽姝轉過頭望去。

“真的,我向你保證,明天早上只要把問題說清就沒事了。”任雯站起身走到她的旁邊,“跟我出來吧。”

秦羽姝跟著任雯走到樓下,正好碰見剛調查回來的劉子川和姜欣橙二人。

“你們倆先上去,我待會去找你們。”

姜欣橙點了點頭,視線和秦羽姝重疊在了一塊。

“羽姝,你為什么要找白若宏幫你調查案子?”任雯見四下沒人,語氣平和的問道。

“我就是覺得他有能力幫我父親洗脫冤屈,沒有其他原因。”

任雯頗有些無奈,或者說存在著點私心,因為自己父親的案子也是委托了白若宏,她不想白若宏因為其他事情分心。但是秦偉的案子同樣摧毀了一個家庭,況且秦羽姝才剛剛步入社會。

“羽姝,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們警隊也可以解決你父親的案子,只是時間問題。并且你找白若宏幫忙這件事越少的人知道越好,我們都不清楚星座案的背后到底有什么秘密。”

秦羽姝看著情意真摯的任雯,心里也不想再說出之前那種尖酸刻薄的話,那也不是自己原先的模樣。

“我知道了任隊,明早我會過來做證人,證明他跟劉磊的案子沒有關系。”說完后,便背起雙肩包消失在任雯的視線里。

【刑偵二隊】

“任隊,你們調查的結果怎么樣?”周向文的面前堆滿了資料,看上去他那邊的調查進度不是那么理想。

任雯坐在椅子上轉頭讓姜欣橙和劉子川二人匯報工作。

“周隊,我們梳理了劉磊在當護林員之前任職的那家金融公司的人際關系,鎖定了兩個密切人物,但是在案發當天都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明。”劉子川把姜欣橙的調查報告一拿,順便都說了出來。

周向文把資料推開,看了一眼調查報告,“他們有沒有說劉磊生前的仇家之類的,畢竟劉磊剛放出來,尋仇的可能性比較大。”

“問過了,如果要說仇家肯定有很多,但是都不至于犯的上殺人。”劉子川說的很篤定。

“不至于殺人?”周向文輕哼一聲,“小劉你也不是第一天干這個了,凡是有動機的,都要調查。”

任雯點了點頭,“子川,把周隊說的都記下來,這兩個人羅列出來可能有動機明天都要去調查,一個個問清楚。”

“那倒不用了——”周向文擺了擺手,“任隊,這個調查我們二隊派人去吧,你們可以歇一歇,等有了新的線索我告訴你。”

“行,那麻煩你了老周,我先回去。”

周向文略顯驚訝的看著任雯的背影,他本以為任雯會出言拒絕,畢竟之前答應好的雙方同時查案,現没有多大灵力,不帮助修炼,因此也不会担心它们能量会太多伤着凡人筋脉

  也是他们他们运气好,桃云青刚好摘了两颗收在储物空间里,如果再多,就没有了

  果然,食物用永远是人类最好的交流方式,不到半个时辰,他已经能和这两个孩子有说有笑了

  而眼看天要黑了,桃云青也就在荒地给两个小男孩架了火堆,并打了一只兔子烤给他们吃

  他们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光烤的时候就馋得他们把口水流了一地

  皓月当空,星辰密布,银色的光辉洒满整个大地,火焰跳动,两个小孩在他身边嬉戏打闹,直到夜很深了,才都倒在他怀里睡着了

  第二天,他送他们两个进了城,买了一身漂亮衣服,整理干净,介绍给了一家酒馆当学徒,也算是给他们安了一个家

  临别时,小的依旧不肯离去,唯有大的很懂事,将他牵了进去

  出酒馆时,门口依旧有很多小乞丐拿着破碗在乞食,他最开始的时候也是其中一员!

  但这个世界穷苦人家太多,他帮不了所有

  这样的情形也没影响到他的内心的境界,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缘,遇到了,就是你我有缘!

  别了西宁城。桃云青冲天而起,一路上看到不少小妖小怪,不过他都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做凡人不知道的时候觉得妖怪稀奇,见多了也就平常了

  就这样,桃云青到了青州,经纶书院仍旧从前那副样子,青州知府却早已经不是常远了,他当年在皇室之争过后,曾一度做到了总督的位置,但因为个人脾气得罪了朝中大人物,被陷害弹劾,被皇帝定了死罪,可是在斩首当日,天降异象,常远被神仙的辇车带走了

  据传,驾辇车的是天上的仙子,容貌绝美

  皇帝听说此事后,觉得不寻常,因此彻查常远贪污之案,发现他一生勤政爱民,两袖清风,为人刚正不阿,得罪了宰相林九郎,皇帝最后还了他公道,罢了林九郎的官,将他充军塞外,北上抗击胡人去了!他因此沉冤得雪,被皇帝亲自提笔追赠谥号

  桃云青知道,李承乾恐怕是担心惹上了某个修真者,因此才罢林九郎的官,把他充军发配了,就是不想那些人找他算账

  但他立长生宗为国教了,长生宗会长年派人驻守上京城才对,他也不需要过多的担心

  不过长生宗自从真龙屠宗以来受了大创,不仅两宗被打爆,伤了真龙灵脉以外,而且还损失不少核心弟子,不少修真门派可还是非常觊觎这么大的一块肥肉的,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所以有没有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人也未可知

  控制了吴国皇室就可以暗中控制整个吴国,调动其资源,这样的好事非常吸引人

  所以长生宗不知道这几年是排遣普普通通的金丹弟子镇守国教还是派遣了修为更高的来?他们以前看不起凡人这样一个国度的资源,不知道经历一劫的它现在会不会看得起?

  桃云青在青州呆了几天,又才启程,这一次,他直往吴国国都飞去……

老板娘十指纤纤,十指尖尖,每积粟数百万,督治陂塘为旱涝备

“希曼……”三個王子看見希曼竟然出現在了重甲步兵軍團的親兵隊伍里一起驚呼出聲,同時臉色巨變,看樣子都已經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四公主……”演武場周圍一眾大臣與將軍也是神色各異。

劉高宗看到希曼也呆了片刻,半晌才沙啞著開口道:

“希曼……封魔城不是早就淪陷了嗎?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讓你失望了吧,劉高宗。你這個卑鄙小人!封魔城是曾經被魔物包圍,不過那些魔物早在七天前就被我全部除掉了!”希曼鄙夷的看著高坐在王位上的劉高宗,傲然的走到了演武場中間。

二王子怒不可遏的指著希曼大喝道:“放肆,四妹,你怎么能這么對父王說話!你這是謀逆,簡直罪無可恕!”

“哼,我才不是你的妹妹,更沒有劉高宗這樣的父王!我叫齊希曼,我的父親是開國君王齊峰。”

“當年我父王齊峰讓他的仆人劉高宗拿著他的信物龍紋劍回去搬救兵,不曾想劉高宗竟然拿著龍紋劍乘機當了國王!”

“這逆賊不僅至我父王與一眾勇者于不顧,更是殺了我娘,然后用我的性命為要挾,迫使白日門和封魔城等地的忠誠守將不敢聲張他的叛逆之舉。所以我才是比奇國王位唯一合法繼承人,而你們不過是逆賊而已!”

“這是真的嗎……”

“我說國王這十幾年間怎么會如此反常!原來如此……”

……

聽到希曼的話后演武場內群臣和兵將立即亂成了一鍋粥。

“你……你這是造謠污蔑!我要殺了你!“二王子聞言大驚,怒吼一聲便直接使出了野蠻沖撞,舉著刀向希曼筆直沖去。”

希曼看著沖來的二王子眼里露出不屑的神情,當他沖到身前快要兩米時這才抬手瞬發了一記雷電術。

瞬間一道碗口粗細的巨大雷光就劈在了二王子的腦袋上,讓他筆直的倒在了地上,身體甚至在不停的抽搐。

“希曼,你怎么能這么對待你二哥?你可還記得小時候我們是多么疼愛你嗎?”大王子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做出想要上前查看二王子傷勢的樣子。

可是當他走到二王子身前時卻猛的加快腳步對著希曼使出了攻殺劍術。

“真是我的好哥哥呀!”希曼露出嘲諷的笑容,“我不會馬上殺了你們的,不是因為你們以前對我還算不錯,而是我要把審判權留給被你們欺壓的百姓。”

她一邊說一邊揮舞手中赤血寶劍使出了烈火劍法,本就如血的劍身升騰起赤色火焰,讓這把傳奇級別的兵器更顯得威猛絕倫。

刀劍相擊,在震耳欲聾的金鐵交擊聲中,大王子的寶刀井中月竟然被希曼劈得脫手飛出,身子也瞬間被震得噴血倒飛而出,落在了十幾米開外的地上瞬間昏厥了過去。

“四妹,我愿棄暗投明,以后用心輔佐于你,絕不反悔!”

三王子本來是帶了幾個心腹大將跟在了大王子身后,想要伺機對希曼進行偷襲的。

但他眼見大王子轉眼間就被希曼擊敗,立即改前沖為前撲,一下子就跪在了希曼面前,一邊獻媚的說著一邊暗中對著希曼施展了困魔咒。

他那幾個手下沒他那應變能力,眼見三王子毫無節操的在希曼面前跪了下去,便面面相覷地愣在了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這個困魔咒技能在瑪法大陸也屬于失傳的道士技能之一,其效果是可以將一只非Boss魔物進行短暫的定身,對勇者也有一定的效果,只不過定身時間會更短而矣。

當希曼中了三王子的困魔咒后,跟在三王子身后發愣的屬下立即恢復了攻擊的舉動,都滿臉狂喜的揮舞兵器繼續向她再次撲去。

這個困魔咒技能希曼也會,半月前她在封魔城中一口氣用掉三本困魔咒技能書才學會此技能時,曾經讓目睹的蒙吉心疼得幾乎吐血。

因此她對這個技能的效果還是非常了解的,并且她在現身前早已給自己施展了“神圣戰甲術”和“幽靈盾”,自身對物理攻擊和魔法攻擊的抗性已經得到了極大的增強,所以她雖然中了困魔咒但看著即將到來的攻擊眼中卻沒有半點慌張。

果然當一只斧子已經快要砍到了她的腦袋上時,只麻木了半秒的她已經及時恢復了行動能力并瞬間施展出了魔法盾技能擋住了全部攻擊。

在魔法盾的透明護罩受到攻擊出現細密裂紋并瞬間破碎后,她又趁著這短暫的緩沖后退一步使出了抗拒火環技能,將身邊的所有敵人再次推開了一段距離。

然后她在又施展了一個魔法盾后便不慌不忙的凝聚能量開始準備施展大威力法術疾光電影了。

三王子見她狀態知道她是在憋大招,慌忙對屬下大吼:“她在準備強力魔法,最少也要三秒時間,你們趕緊趁機沖過去把她殺掉!”

那些勇者聞言立即加快速度再次向希曼沖去,可惜眼看即將沖到她的身前時,希曼疾光電影技能卻已經準備完畢。

“無恥,都去死吧!”隨著她的怒喝,一道粗大的電蛇從她手中雷霆射出,首先將沖得最快的那名勇者秒成了飛灰,然后去勢不減的又接連在其他勇者身上彈射開來,瞬間將他們都變成了漆黑的焦尸。

“天啊,一秒瞬發,彈射了八個目標!我看到了什么?這最少是四級的疾光電影啊!難道公主竟然已經超過40級了?這怎么可能?”現場有識貨的將軍立即驚呼出聲。

三王子在指揮屬下上前時,自己卻已經飛快的后退躲到了劉高宗身后,所以僥幸逃過了這一劫。

他眼見對希曼的圍攻失敗,慌忙聲淚俱下的對著劉高宗哭喊起來:“父王!救我。”

“你究竟想怎樣?”劉高宗惡狠狠的盯著希曼,沒有管身邊三王子的呱噪。

“我正好也想問問你究竟要做什么?”希曼不答反問道:“先不論你是如何當上國王的,可是既然你當上了國王,為何要殘害忠良,重用小人,乃至動搖國本?”

“為何要肆意征收苛捐雜稅,強征兵丁勞役,以至于民不聊生?”

“為何要臨近魔物暴動之危機時刻棄守關隘

果然。

在指頭落下的氣息觸碰到魔人王的一瞬間。

她的身上于剎那間釋放出完全的乳白色光華,這些光華在將魔人王快速的籠罩在里面。

一座巨大的宮殿出現在太陰宗空間里面,擋住了指頭的一擊。

“好家伙,命運圣殿都給整出來了!”

葉楓震愕的看著天空中雄偉的宮殿,對命運殿主這個老陰比佩服得五體投地。

難怪當初他將命運圣殿交給自己的時候,再三囑咐自己沒事不要用命運圣殿的力量,最好是一直不用……感情......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无中生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小小天尊想收徒

机器人布里茨

小小天尊想收徒

山村户口

小小天尊想收徒

妖茗酒

小小天尊想收徒

蜜秋

小小天尊想收徒

马肉肉

小小天尊想收徒

花逸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