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们创造了记录!》。

”藏花说:“今天你如果不再好才缓缓道:“你真正的仇人是傅

“小伙子,你這是干什么?”陳老隊長抬著手臂,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旁邊坐著的陳奶奶,也皺了皺眉,面露不悅,但更多的還是對陳老隊長的擔憂。

“陳老隊長,陳奶奶,別擔心,徐浪他這是在......”秦小鹿趕緊安撫道,可說到一半,又頓住了。

她相信徐浪這么做肯定是有理由的,但他突然有這樣的舉動,她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只能看向徐浪,然而徐浪此刻心里也是亂成了一團。

在血滴上去的瞬間,他才想起來,自己今天已經用過陰陽之眼了,究竟那鬼能不能消除,又或者那個鬼要對他做些什么,他都完全看不到。

這要是最終一點效果都沒有,他要怎么解釋自己魯莽的行為。

“100恐怖值,讓你看到它。”靈官的服務很是貼心,急客戶之所急。

這種危急關頭,徐浪已經顧不上靈官的趁火打劫,忙不迭地在心中道:“行!”

就在徐浪答應的瞬間,眼前的場面迅速發生了變化。

一道黑影從陳老隊長的身上躥出來,形成了一個猙獰的鬼頭。

徐浪被眼前突然顯現的鬼頭嚇了一跳,下意識就往后退,一不留神被茶幾磕到摔在了地板上,屁股直疼。

“吼……”

那兇猛的鬼頭張開血盆大口,朝著徐浪撲過來,像是要將他吞下去。

就在此時,那傷疤射出一道紅色的光,瞬間將鬼頭擊中,支離破碎的鬼頭不到片刻就煙消云散了。

“徐浪,徐浪,你怎么了?”秦小鹿看不到這些景象,只知道徐浪面露恐慌,而后莫名其妙就摔了一跤,但又想到他剛才死死地看著陳老隊長頭頂的方向,立馬猜到了什么,“你該不會是見到什么……”

“啊,沒事,沒事,我,我就是有點暈血。”徐浪一邊著急打斷秦小鹿的話,一邊揉著屁股,想要爬起來。誰知這腳下有點疲軟一下子竟然沒能站起來。

就在這時,一只粗糲的手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小伙子,你沒事吧?”

徐浪順著手臂看去,發現陳老隊長不知道什么時候離開了輪椅,半躬著身子,朝他伸手。

“老頭子……你,你能站起來了?”陳奶奶的注意力全在徐浪身上,此時發現陳老隊長站了起來,真是又驚又喜。

陳老隊長也是一愣,方才他只顧著要拉徐浪,沒想別的,被陳奶奶這么一說才反應過來,歷經風霜的臉上喜極而泣,“是!我竟然站起來了!”

“多少年了,沒想到還能再站起來......”

“老婆子,我真的站起來了!”

在陳老隊長激動地摸著自己的雙腿時,徐浪也已經靠自己從地上站了起來。

“前輩,恭喜你了。”秦小鹿見狀同樣也為之高興,然后用胳膊肘戳了一下徐浪,“你小子可以啊!這也能治好!”

聽見秦小鹿的話,陳老隊長這才想到還有外人在場,趕緊用手擦干了眼淚,“小伙子,謝謝你,我做夢都沒想到自己還能站起來啊!”

說著,他抬頭挺胸,干凈利落地給徐浪和秦小鹿敬了個禮。

一旁的陳奶奶也向二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秦小鹿當即嚴肅起來,標準的回敬了一個禮。

看見二老這樣,徐浪一愣,有些不知所措,連忙去扶還彎著腰的陳奶奶。

“陳爺爺,陳奶奶,這都是我該做的。”

“陳爺爺的事跡在來的路上,我也聽小鹿說過一些,陳爺爺是位正義且善良的好警察,他把他最好的時光都獻給了祖國和人民,是我們這一輩的榜樣,能讓陳爺爺再次站起來,我也很高興。”

至于徐浪是怎么治好陳老隊長這件事,在場幾人都心照不宣的沒有多提及。

高興之余,二老非常熱情,硬是把二人留在家里吃了頓。餐桌上,賓主盡歡,倒是讓徐浪莫名產生了一種家庭聚餐的錯覺。

畢竟對于現在的他來說,這種被家中長輩關愛的感覺,已經很久沒有過了。

午餐后,徐浪送了秦小鹿回家。

本以為這下自己總能回去休息一下了吧,沒想到半路卻接到了張孝杰的電話。

“徐老弟,就是你那電腦的事。雖然你讓我別管了,但是我總覺得過意不去,所以我就隨便找人打聽了一下,誰知道還真打聽到了……”

……

按照張孝杰給的地址,徐浪找到了一家市區的廢品回收站。

遠遠的就看到張孝杰和黃凱正在和另一個中年男人聊著什么,而他們腳邊的地上,放著的就是他那臺老舊的電

自从回了小青山之后,季辽就一直闭门不出,对外就言称自己要闭关修炼。

本来季辽到小青山才不长时间,这里的人对他还很陌生,所以他要闭关的事并没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不过这其中认识最早,也是与季辽交情最深的青雪却不一样。

她还记得当日在腾蛇城时,季辽晚归回来时身上带着的那股淡淡的香气,那绝对不是和人擦肩留下的,必然是与一个女子亲密过后留下的。

她虽是对季辽还在观察之中,可季辽那是她的猎物,要与不要都得看她愿不愿意......

山西雁道:所以他肩有些事看不到反而好

“嚇嚇!”爬上懸崖后,哥布林法師不爽地指著自己腳下打了兩個死結的繩索,沖著李元嘶叫兩聲。

它的語氣不善,直接可以從意思中表達出來:“給我把繩子解了,痛死我了!你個蠢蛋死王八!”

李元眼角一跳……你丫的還給我杠上了是吧?老子特么今天就不解了,你有什么辦法?

見李元還沒動靜,那只哥布林法師更是火起,陰惻惻地威脅道:“還不解?還不解你殺了我吧!我不干了,你的那兩個東西我藏好了,也別想拿回去!要怎么做你自己看著辦吧!”

說罷,它雙手交叉抱胸,輕嗤了聲,別過頭去。

你特么……李元胸膛微微起伏,緩了兩口氣才平復了下來,蹲下身,給它腿上的繩索解開。

待繩索解開了后,那只哥布林法師甩了甩腿,臉色這才逐漸緩和。

“我們就在這里記錄火球術吧!”哥布林法師一臉傲然地指了指腳下。

“這里?”李元眉頭一皺。

如果是這里的話,哥布林法師要是動了什么歪心思,只消將那發火球術發出去,制造混亂,以它的攀爬速度可以迅速爬下懸崖。

而李元在二十三米外,就算反應過來趕到怎么也得需要三四秒時間,那時候這只哥布林法師估計已經跑出他的攻擊范圍了。

要是在懸崖上與這只哥布林法師展開決戰……李元就不抱這個期望了。

“就這里!”哥布林法師語氣篤定。

“行!那就這里!”瞧他這副態度,李元冷笑了聲,轉頭對林小馨說道:“小馨,你把繩索綁好,放下來,要是這只哥布林法師敢有什么異動的話,我們第一時間就能封鎖他的退路!”

“好!”林小馨點頭答應下來。

然后,它又轉頭對林茵茵說道:“茵茵,如果這家伙用火球術攻擊小馨,你直接用木杖抽它,把它打倒,如果不行的話就直接把它推下懸崖!”

“嗯!”林茵茵重重點頭答應了聲,看向哥布林法師的目光中充滿著危險的光芒,磨著小虎牙。

見她這樣子,哥布林法師不禁打了個哆嗦,然后審視起他們這一番陣仗來。

最后,李元才陰沉著張臉,語重心長地跟哥布林法師說道:“啊林啊!我最后警告你,你的逃脫路線我已經給你封鎖了,如果你老老實實將火球術給我記下來的話,我們肯定會放過你,不缺你這一點經驗值。”

“如果還動什么小心思,那么我們只能宰了你,來彌補我們的損失,明白了嗎?”

“切!”哥布林法師輕蔑地別過頭,面露鄙夷。

你小子盡管給我嘚瑟……李元嘴角直抽。

按照他們的規定,李元小心翼翼地退開,到二十來米處停下腳步。

見狀,哥布林法師沖著他嚇嚇直叫,意思是繼續讓它往后退,退到那顆石頭后面。

李元心中一陣MMP,這小鬼也太精了吧?個子這么小,對于距離感的把握倒是不錯。

當李元退到石頭邊上停下腳步時,那只哥布林法師擺著手,讓他繼續后退。

“夠了啊!這里就是二十三米,要是再退要退出二十五米了!”李元不爽地沖它吼了聲。

作為一個生在二十二世紀,見多識廣,飽讀‘詩書’的大好少年,又豈能任由一只哥布林擺布?這是對他智商的侮辱!

見得李元要發火,那只哥布林法師才作罷。

“開始吧!”林茵茵取出魔法書,翻開第一頁,照著魔法書封面上記載的咒語,詠唱了起來。

約莫兩秒鐘后,魔法書上散發出一片金色的光芒,將林茵茵那張毫無瑕疵的俏臉照得通亮。

“釋放出火球術!”林茵茵沉聲道。

于是,那只哥布林法師舉著木杖,開始詠唱起來。

木杖上,閃爍起輕微的赤紅色光芒,隨著哥布林法師的詠唱,那赤紅色的光芒迅速變大。

忽然,轟的一聲,赤紅色的光芒化為火球騰起。

這時,哥布林法師眼轱轆一轉,偷偷瞄了林小馨一眼。

林小馨淡然一笑,她的木杖上,直接浮現一顆魔法彈,完全省去了詠唱這個流程。

哥布林法師心中悚然一驚,就連火球術差點都是一晃。

小樣,你果然有二心!李元冷笑一聲。

這種情況早就在他的算計中了,如果林小馨沒有魔法操控這個技能的話,哥布林法師還真的可以先對她發動攻擊,然后趁機逃脫,在懸崖壁上迎擊他們。

只要小心一點的話,它的逃脫大計還有不低的成功率。

但可惜,它沒能算到的是林小馨還能瞬發魔法。

就算被哥布林法師先手,只要她反應過來,利用瞬發魔法,直接就可以在懸崖壁上解決掉它。

即或不行,也可以打斷它使用火球術,讓李元順利的借助繩索,順利守

两人并肩走在下山的路上,牧九州关心道:“感觉如何了?”

李浮尘:“比预想中的要好一些,其实我很早之前就入魔了,应该是在十方大陆的时候,所以这次也还好,现在正在琢磨这件事,说不定以后有用!”

“随你吧!不死就行,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其实修行不一样要动手!你说我们当年怎么就结仇了呢!”

“还不是你一上来就下死手!”

“那是因为你杀得太过分了啊!”

“还好意思说,当年你带着一帮妖族在营外伏击我算怎么回事?差点死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们创造了记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世仙王落九天

五项嫡

一世仙王落九天

香菜牛肉饺子

一世仙王落九天

三心二缺

一世仙王落九天

夜醉道

一世仙王落九天

鹿烟树

一世仙王落九天

狗镇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