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重回秩序》。

州。元符中,监内香药库。御史石豫言其尝房门,便睡去了。他一觉睡得极沉,睡梦中

莫情聽到成婚的時候,已經抓住了劍柄:“走,為何不去看!”說著,吩咐小姑娘將竹笛取下帶著,神情堅定:“婚約已經不重要了,但我要討個說法。”

白慕笑起來:“有馬嗎?我帶路。”

小姑娘已經牽來了馬,莫情跨上馬,“走。”

白慕利落地上馬,然后一甩鞭,很快出了竹林,莫情緊隨其后。

……

俊秀的男子穿著新郎官的衣服,面前是一朵大紅花,臉上帶著笑容。許多武林中人前來參加,他也是面上有光。

這時,一男一女騎著馬沖進來,隨手拴好馬,信步走進來。張無涯呆住了,腦袋一片空白。

她,她怎么會來?!

倆個出落得極為出眾的男女一副砸場子的模樣走進來,在場的人都鴉雀無聲,一副看好戲的模樣。莫情淡漠地看了一眼僵硬了的張無涯,然后說起了曾經的婚約。

“如今,既然張無涯不打算履行婚約,便作廢吧。”莫情一臉堅定,將定情信物竹笛拿出來,摔了個粉碎:“后會無期。”

新娘子是一個看起來柔情似水的美人,全程蒼白了一張臉,看向張無涯的表情分明說著‘你個死渣男敢騙老娘’,然后毫不猶豫地扯下紅色的袍子:“小女子擔待不起張公子厚愛,告辭。”說著,朝自己的父兄跑去。幾個男子騰地站起來,她的母親抱住女兒,然后父兄大喝一聲直接朝張無涯打了過去。

場面極其混亂,白慕和莫情早就翩然離開。小姑娘還在等著莫情,她自然要先回竹林。

“接下來,莫姑娘想如何?繼續待在竹林里?”白慕問道。

莫情抓緊韁繩:“公子,我還不知道你的名諱。”

白慕一怔,然后了然,一笑:“白慕。如果你要問為什么幫你的話,嗯……大概就是路見不平,出手相助吧,反正我看那家伙不順眼。”

本來莫情后面會黑化稱為一個反派人物的,白慕自然不忍讓一個無辜的姑娘為那渣男死去活來,還不如快刀斬亂麻,將這心結了了,渣男不配女神因為他而犧牲!

對,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理由。不過白慕到那片竹林中倒還真是巧合,就當是緣分吧誒嘿嘿,總之女神還有大好前途,憑什么因為一個不足為奇的男子而放棄一片光明呢?

莫情深深看了她一眼:“今日之事,多謝白公子,莫情銘記在心。”說罷,轉身朝竹林奔去。曾經她是很執著于這個約定的,但現在看到那人,說出那番話,不知為何即便心痛如絞,卻松快許多。放下了一個包袱,莫情深知情為何物。至少,不是她的全世界,沒必要為此要死要活,或是愁眉不展。

不值。

“前面的公子請留步。”

一道聲音傳來,白慕愣了愣,左看右看,覺得是叫自己,便轉過身去,看到一個紅衣少女百無聊賴地纏著發絲,笑意盎然。

“姿色不錯嘛。”她微笑著,一臉張揚。“小女子p> 刚才他肯定是一路跑来的,可又记不得为什么跑了自己的脑子里,究竟出现了什么样的问题。

他用力的想要扇自己两个嘴巴,让自己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在干些什么,但手起的时候他就放不下来了。

环顾四周,为自己究竟所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时间与空间里,就让他感觉浑身冰冷且疲惫。

“真没想到你已经开创了一个新的精神世界,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但是你也没有办法完全脱离我的手段。”

说话的人是自己的心魔,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能看到他,现在好像不管处在什么环境下,这个人都可以不管不顾的,不管黑天白天的都出现在自己眼前。

强行把自己拖拽到那个黑暗的漫无目的的空间当中。

他想大声呼喊,但是他知道在这里只能呼喊出一片更大的黑暗,声音会在黑暗当中四处碰壁之后传出一阵剧烈的声响。

而在外人看来他被原地站住了,好像就是被卡斯的一发火苗打过他的肩膀的时候,他突然立在原地,再也没有了任何气息,整个人傻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但在精神意识里,他已经跟黑暗当中的人再一次交谈起来,他想从这里出去,因为他知道外面还有很多人在等待着自己。

又一发火就成了他发了过来,但是很快就被面前的一个保护屏障给阻挡住了,这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从天上缓缓而降的正是他们等待已久的校长,乔治海姆尼斯。

“贝卡斯同学,我们现在只是想问你一些问题,你只要把这些问题给我们完完整整的讲述一遍,剩下的就完事儿了,你不需要这么冲动。”

他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缓慢下来,不是有任何伤害别人的感觉他很害怕,如果因为自己那句话说的不好,被别人厌恶了,只会导致事情越来越差。

在各个的国家里面都有一种叫做谈判官的职业,他们专门负责跟那些凶残危险的暴徒进行谈判,并且很多时候他们的谈判就比真刀真枪的战斗要强上百倍。

有些暴徒就是如此,你如果跟他硬碰硬的话,你既会受伤也可能会丧失掉性命,但是如果派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去跟他进行简短的交谈,甚至能很快走进他们的心里。

巧的是,乔治海姆尼斯就曾经在人类的帝国当中负责过这样的事情,他确确实实有这样的战绩,既然如此,自然而然的他认为自己有这个能力去说服面前这个年轻人。

“校长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我认为我只不过是在这个学校里进行普普通通的学习而已,但今天早上突然这些老师说要抓我去问些事情,我感觉很恐慌,因为他们给我的感觉非常可怕。”

贝卡斯冷冷的说着,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而是充满了暴躁情绪的一个人。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页纸却对我影怕壮士遭了什麽意外,但敏将军

李浮尘轻轻在她额头吻了一下,便顺着窗户,出了门。

禅心府靠近道衍湖,之所有一个禅字,相传几千年前,这是佛门的地盘。

灭佛后,这里在几大势力之间辗转,最后变成了大黎皇朝的地盘。

也算得上是大黎皇朝很重要化,只是進化的少而已,那么我要是再吃幾個這樣的喪尸腦子是不是也能進化成它那樣的身手。

一時我迷茫了,坐在地上想了很久,一陣饑餓感我清醒了過來,原來天已經黑了,管他呢,反正我已經是喪尸,為了不被別人殺死,那我只有殺死他們,想活著就要有絕對的實力。我感覺找到了我進化的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重回秩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捕梦凡尘

全雨

捕梦凡尘

鱼儿小小

捕梦凡尘

半枝雪

捕梦凡尘

虞妤妤

捕梦凡尘

山乡土豆

捕梦凡尘

番茄小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