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落于金属丛林之中》。

當呂澤走上前來,然后將李光榮的脖子直接踢斷了,并且仔仔細細地看了看之后,發現李光榮身上居然有一點藥草之后,呂澤也沒有任何嫌棄的樣子,直接將這兩株藥草拿到了自己的手里。

當然了,因為呂澤本身準備的并不是很充分,呂澤這次着声音来源之处,却第一时间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魔气。

  “那是......”

  林桑桑原本释放出来的剑之领域,瞬间被一股强大的魔气给影响了。

  未完待续!

任风萍心头一懔,此时此刻,满为空谷传音,山洞里又有水,说

“喝,再喝一點。”

一切仿佛回到了學院招生的時候。

圓子拿著水壺拼命地灌克里喝魔法水,一手捏著他嘴巴,一手把水壺口拼命往里懟。

“喝波下了,真的喝波下了。”

“喝得下得喝,喝不下也得喝,你算算這個厚度和角度,起碼要再變10倍的數量出來。”圓子顯然也是學過數學的。

畢竟島田家特產課件——《簡單的幾何學》,他們家獵魔人從小都要學幾何學的。

“梯子啊,咳咳咳咳咳。”被水嗆到的克里趕忙阻攔她:“我可以變個梯子出來嘛。”

“對哦。”

陳島圓子聽到梯子這個主意,果斷地放開了他。克里失去了重心,噗通一下又栽進水里,咕咚咕咚喝了幾口水。

果然這泉水原漿效果非常好,休息了一會的功夫,他就感覺魔力又充沛了。

然后克里冥想了起來,在腦海中勾勒出……梯子,金屬,中空,鉚釘,組合,具現。

一個梯子一點點生長了出來,落在了地上。

由于梯子體積比較大,耗費的魔力比較多,具現完后,克里還是累得跪了下來。

“哦哦哦,沒想到你小子還是有點本事的嘛。”陳島圓子摸著他的狗頭贊揚道,然后疑惑地看著他:“為什么你不具現一個鉤爪?那個好像比較簡單……”

克里轉過頭去,抱怨道:“你為什么不早說。”

“你不早問。”

……

算了,爬上去再說吧。克里也沒工夫和她繼續糾結了,往上爬起了樓梯。

陳島圓子跟在后面,抬頭看了一眼,克里的黑色短裙,下面包著黑色絲襪,由于都打濕了,顯得……嗯,有點大……

“啊,我的眼睛。”趕快低下的頭的圓子吐槽道,感覺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怎么了?”

“沒事,眼睛進灰了。”看到了臟東西的圓子羞紅著臉……

兩人一前一后濕噠噠地爬出來水泉。

“這是哪里?”圓子整理了一下衣服。

克里看了眼,發現周圍似乎是……宮殿。

“皇宮?我們怎么就來到皇宮了?”陳島圓子不解地看著他。

但仔細想想,現在在皇宮也是順理成章的。法學院在魔都,也就是香海里拉的東部,以那里為中心,慢走30分鐘左右,確實是有可能在皇宮。而且香海里拉據尼雅的說法只有2個魔法泉眼,一個在學院,另一個在皇宮,那么走出來是皇宮也是很合情合理的。

“我們……這算不算……入侵皇宮?如果我們現在出去會怎么樣?”

“根據律法,應該會被斬首,但不會滿門抄斬,最多株你一族。”陳島圓子確認道,看到她在這些偷雞摸狗方面,對《王國刑法典》有深入的研究。

克里嚇得一哆嗦,趕緊摸了摸脖子:“那我們想想辦法,趕緊回去吧,要不從水道再走回去?”

“來都來了,順點東西再走吧。”陳島圓子一臉壞笑,看來她是不打算就這么原路返回:“萬一有厲害的法杖、法袍什么呢?”

克里一聽,似乎有那么一點道理,這皇宮里肯定很多好東西,要能有幾個像樣的法寶,那自己的戰斗力不就飛黃騰達了?

小說里的主角,什么張無忌之類,都是得到幾本秘籍后才吊打四方的,這皇宮里要是能有本什么《女皇法術寶典》,自己偷偷學上幾招。

兩人趁著夜色緩緩地向前摸索,這座泉水坐落在皇宮的后花園內,倒是沒什么人往來。

花園內的景色是相當的別致,典型的江南庭院風格。院里錯落有致地擺放著各種奇異的太湖石。這太湖石吧,講究4個字“瘦、皺、漏、透”。其姿重巒迭嶂,其影玲瓏剔透。在月光下光陰逐漸地變化,甚是有趣。石頭上和周圍種著各種奇花異草,藍色的玫瑰、紫色的三色堇、綠色的波斯菊,各種平日里見不到的稀有花卉在這里爭相開放。而烏鴉鳳蝶、大藍閃蝶、亞歷山大鳳蝶,這些只有在貓頭鷹博物館才能見到的,也在花叢中靜靜地飛舞。

一只藍閃蝶慢慢地停在圓子手上。圓子凝視著它,有點不舍地說:“這蝴蝶要是能活得抓回去,賣給阿扎貍的商人可以有4000金幣呢。”看了一會,最終還是覺得找寶物要緊,揮了揮手趕走了它。

再往前走了片刻,就出了花園,地面的石板小路也變成了大理石的地面,似乎是宮殿模樣的地方,兩人沿著墻壁和柱子一路迂回著往前,克里希望可以繞過這個宮殿趕緊出去,但是陳島圓子似乎打算多少撈點東西。

這皇宮不愧是皇宮,用的材料那都是極好的,像原木這類珍貴的材料現在也只有皇室才用得起了吧。整個仿古的建造方式,利用斗拱結構架起了整個屋頂,據說這是幾千年前留下的建筑風格,后來雖說重新翻修過,但一直保有當年的味道。摸著這些木頭不由得讓人感嘆,皇室真是有錢……這點木材打幾套家具那應該可以賣好多錢呢。

走著走著,在前面探路的克里停了下來,對圓子比了一個噓的手勢。

上面的窗戶隱約傳來了人說話的聲音。

陳島圓子想探出頭去看個究竟,被克里一把按了下來。這種時候被人發現,那就死定了。

“要是有鏡子就好了。”克里低聲細語道。

鏡子,玻璃,鍍銀。對啊,為什么不自己做一個?

克里舉起右手開始思考起了結構。

一會功夫,一個小鐵桿,上面鑲嵌著一塊鏡子的玩樣就出現在手中。

背靠著墻坐著,頭往上抬,漸漸的從窗口探出了鏡子看個究竟。

“給我也弄一個。”圓子擰著他大腿怒目而視。

“噓。”

無奈之下給圓子也搞了個一樣的,揉了揉酸痛的大腿,兩個鏡片探了出去。

黑漆漆的也看不清是誰,只能看到寬敞的宮殿中,有兩個人。

克里隱約看的出是一個成年女子和一個少女在對話。

“你是怎人了,先管这半死不活的吧!再不及时治疗,恐怕一会也成死人了!”秦峥感觉到抗在肩上的青年气息越来越弱。

“什么!”易蓝吃惊道,随后连忙说道:“哪,哪怎么办?咱们赶快去找医者吧!”

“恐怕来不及了!跟上我!”秦峥行走速度越来越快,紧跟在身后的易蓝险些跟不上。

约莫片刻。

“咱们这要去哪里?”易蓝询问道。

“佣兵客栈!”

佣兵客栈——是由佣兵公会建立运营的客栈,主要是为了收集、颁布任务,以供各个公会雇佣兵们执行,获取相应的佣金!

有些公会则是靠着佣兵任务而发展起来的,比如闻名大陆十大公会之一“赏金猎人”公会,则完全是依靠做佣兵任务运营发展的。

“去哪能救得了他?”易蓝深表怀疑。

佣兵客栈是什么,易蓝是知道的,但能够救人,还是头一次听说。

“撞撞运气吧!”秦峥好像也是没有十足的把握。

佣兵客栈一般坐落在城门附近,因为那些五大三粗、刀口舔血讨生活的佣兵们对于城市的治安来说,也是有一定的影响,所以佣兵客栈所建立的位置一般离守城士兵较近。

秦峥扛着受伤的青年一口气跑了将近半个时辰,后面跟着的易蓝气喘吁吁按着疼痛的伤口,咬牙切齿的跟了过来。

一座看起来并不是那么豪华的客栈,客栈门口几张简陋的桌椅上闲坐着数人,看其穿衣打扮便是雇佣兵了。

到底是佣兵客栈,进了门易蓝便感觉到阵阵热浪迎面扑来,那股热浪之中夹带着浓重的异味,使得易蓝非常不适应。

秦峥看似非常熟悉佣兵客栈的布置,径直走向大厅一处柜台处。

对于秦峥扛着人进来的举动,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毕竟干这档子买卖的雇佣兵们,难免发生什么事情。

缺胳膊少腿的太多了,别说扛着一个尸体了,就算扛着一颗脑袋进来,佣兵们也都见多不怪了。

懒洋洋的工作人员拍在柜台之上打着哈欠,看来是昨夜没有睡好,两只眼睛周围的明显一片灰黑之色。

砰!

“给我发个任务,找一位木元素修习者,能够治疗五脏六腑严重受损者,佣金就这么多!”秦峥用力敲打柜台,对那迷糊的工作人员说道。

随后将自己的钱袋丢在了柜台上。

易蓝见此,吃惊万分!那钱袋子易蓝可是知道里面有多少钱的,虽然自己不小心“挪动”了一小部份,但还给秦峥的钱袋中至少也还有3金22银30铜的钱。

只是那青年五脏六腑远严重受损的情况让易蓝心中沉重无比,如此重伤,恐怕…..

佣兵客栈工作人员被秦峥吵醒,回过神来,双手吧啦吧啦瞬间将钱袋的钱币清算完成,随后从柜台下拿出一张纸开始龙飞凤舞的写了起来。

“您以5金10铜佣金,欲雇佣一名能够治疗五脏六腑严重受伤的伤者,扣除10%的服务费,所发布的佣兵任务佣金便是:4金5银9铜。有效时间是多久?还有地点呢?”工作人员抬头问。

“立刻、马上,在这里!”秦峥阴着脸急促回道。

见发布任务的青年面面露不悦,大声“喧嚷”。

工作人员也是无可奈何的忍气吞声,来这里的佣兵大都跟一个大爷一样,动不动就吼那么一嗓子,这样的事情,工作人员算是见多了。

匆匆写完,工作人员将雇佣书递给秦峥签字,随后快步跑向二楼。

整个佣兵客栈的结构是一座复式二楼客栈,在一楼空旷的大厅内有一面巨大的佣兵任务看板从二楼悬挂下来。

只见刚才那工作人员跑到看板上侧后开始操纵起来,不一会看板上开始出现变化,临时任务区紧急加了一条任务。

那任务便是秦峥刚刚发布的雇佣任务。

滴——吱——滴——吱——滴——吱!

整个大厅开始响起一阵警示之声,这声音佣兵们最熟悉不过了,是新任务加入发出的声音。

熙熙攘攘的人群开始抬头望向佣兵任务看板,晃了一眼新的任务后,便继续该干嘛干嘛了。

毕竟这种寻找特定群体的任务,并不是所有人能够胜任的。

“哈破任务啊?五脏六腑都完了还能活?给100个金币也活不成啊!”临近看板的一张桌椅上坐着数名佣兵,其中一位大大咧咧的说起话来,丝毫不怕旁边不远处的雇主听到。

“话可不能这么说,倘若有大能力者,也未必保不住性命!”同桌之中,身穿一件白色长袍的男子凝重说道。

“先生,依照你的本领,能救活么?”同坐的一位壮年男子向白色长袍男子询问道。

秦峥自然将那桌人所讲的话听在耳中,听到那壮年询问白袍男子,想必那白袍男子定是修习木元素者了,秦峥独身急忙走向那白袍男子。

“打扰!倘若阁下能救的了,还请施以援手,至于佣金,在下还可以相加!”秦峥来到桌前,对那白袍男子说道。

正在说话的众人见秦峥到来,不约而同的看向秦峥。

年龄不大,说话不亢不卑,眼神充满自信,也算得上有志青年了。

“这位小兄弟,虽然在下修习的也是木元素的量形态,但治疗术还未能达到此番境界!”白袍男子有些愧疚的回道。

“谢过!”秦峥回话,转身准备离去。

“且慢!”白袍男子突然说道。

秦峥转身,疑惑看向白袍男子。

“客栈二楼,这家佣兵客栈的负责人或许能够救治你那朋友!” 白袍男子善意提醒道。

听到白袍男子指出方向,秦峥再次谢过后,便直奔二楼。

“佣兵止步…”打算拦住秦峥上二楼的工作人员被秦峥一把扒开,怏怏的又回到自己的柜台。

“哼!横什么?到时被收拾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工作人员边埋怨边打起哈欠。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落于金属丛林之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修仙笔记之宿命轮回

锯兔

修仙笔记之宿命轮回

逆熵3

修仙笔记之宿命轮回

轻蜂

修仙笔记之宿命轮回

最后的烟屁股

修仙笔记之宿命轮回

总督军

修仙笔记之宿命轮回

风宇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