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九倾姑娘好威武》。

在这些话当中,他当然还要加上儿句他奶奶的熊昏黄的灯光从窗户里映出来,映出了窗台上三盆花的影子

李言此时确实情况不好,与灵虫峰和不离峰的修士对战就是吃亏,现在他等同于力抵二名修士,一名修士几乎与他境界相等,另一个高出三个境界。如果不是癸水真经这等逆天,估计战斗打到一半时李言就因灵力枯竭而败了,并且境界高出一层可不仅仅是灵力总量的增加,质量也是原先的数倍,他的灵力精纯程度差周冠儿几个等级,这导致了使用仙术的威力也小了几倍,他现在就是依靠体内五口灵力缸生生不息产生灵力,即使这样也是入不敷出,幸好体内支离十二中的“附骨之蛆”没有让他失望,在他全力施为下,周冠儿与鬼面马竟一时无法突破防御。

此时,他灵力已经快见底了,眼见周冠儿加大了攻击,自己雨幕中的毒虽然可以迟滞鬼面马幽焰骷髅头的攻击,但仍有三、四个幽焰骷髅头突破到了自己护体灵光前四、五寸处,而那柄飞刀灵器更是犀利,虽是后发,却以极快速度突破雨幕,离自己护体灵光只有一、二寸左右了,一些细蔓也是慢慢攻了过来,只是此刻的幽焰骷髅头与飞刀样貌也是大变,幽焰骷髅头“肿”了数圈,越靠近李言“肿”的越发厉害,一层层灰色水渍中只能隐隐看见绿光闪动;飞刀也变成了一把灰色“飞棍”,细蔓更是成了粗藤。

周冠儿心中也是郁闷,想不到一个比自己境界低了四层之人,竟然有如此坚固的乌龟壳,那毒当真令人难以捉摸,自己感觉那柄飞刀灵器只怕这次使用过后便是要废了,好在幽焰骷髅头和细蔓都是灵气所化,只是暂时受到影响,既然飞刀灵器以后不能用了,他狠了狠心,打算飞刀只要一突进到李言护体灵罩前,就让它自爆,一柄灵器自爆威力,即使是以他凝气十层修为也是要有多远躲多远,至于李言会不会死,则不关他的事,反正宗门每次比试都是让双方全力出手的,旁边自有监战之人保护,但他知道这种大比还是出现过不少次意外的,造成一些人死亡,但事后宗门也就不了了之了,除非那人是核心弟子,眼前这人虽然有金丹师傅,但距离核心弟子可还远呢。

另一个让他不解的是,李言之前就中了细蔓刺之毒,那些毒可是他精心炼制的,刺入人体后,毒素随血液上流,使人五脏出现异常,先是恶心呕吐,继而开始麻痹神经,使会昏厥,甚至引起心脏无法跳动,直至使人死亡。这李言何来的解药?并且李言只是在先前躲避时明显腿脚有异,但现在这么长时间了,他竟然没有毒发。这也是监战之人迟迟没出有出现的原因,如果李言身体一有不妥,监战之人第一时间就会出面救治,并且终止比赛。

想到这,周冠儿心中发狠,打算全力催动飞刀突破雨幕,立即自爆。他没有发现的是,身后十几米处,他曾小心避开的那片草地,因为李言灵力不再支持,而本应消失的小草,竟然还有四、五簇留在那里,不过亦是半透明状,一幅摇摇欲坠即将湮灭的样子。

周冠儿先前也是用神识探查过,发现这些草就是木系灵力施展出来的普通仙术,其内并未发现异常,而且随着李言撤回灵力后,那块草地也就一块一块接连消失,这正是仙术施展后没有灵力维持的正常现象,但他还是小心绕开了那片草地。

也是此刻,那四、五簇半透明即将消失的小草突得化成了点点细小光点,下一刻就消失在了这片天地之中,周冠儿正在全身心攻击前方,所有精力、神识都集中在李言身上,为了全力催动那柄飞刀,他也没有开启护体灵光,因为李言被困在雨幕中,而这一片地方他之前可都是一寸一寸用神识扫过,所以放心的向前攻击。

突然他心头警兆大起,感觉脖子处有凉意,不由大骇,急忙撤回神识,内视体内,扫了一圈后,并未发现有何异常,不由的有些迟疑不定,然而正当他打算计划下一步是继续进攻,还是确定周边是否存在异常时,那匹鬼面马突然凄厉惨叫又提高了几分,这本应是攻击加剧的节奏,但听在心意相通的周冠儿耳中却是面色一变,因为他听出那是鬼面马真正的痛苦嘶鸣,他急忙转头看去,此时那鬼面马突的急剧摇头,好似要摆脱什么,然后在一声嘶鸣中一对小眼突然由原先黑绿变成了纯白色,然后大鼻一呼,十几个幽焰骷髅头向他射来,周冠儿心中大惊,明显这鬼面马是中了对方的仙术或是剧毒,他连忙撤出一手来挡,另一手仍然维持对李言的进攻。

在周冠儿挥手间一大片焦黄树叶出现在前方,十几个幽焰骷髅头被裹住并阻挡在几十米开放,而就在这时,周冠儿突然觉得心脏一阵痉挛,仿佛被人狠狠攥住一样,不由痛的闷哼一声,不等他调息检查,那攥住心脏的力道又是一紧,这下痛的他大叫一声,浑身汗如泉涌,一股莫名力量从脖后直刺识海,周冠儿神智顿失,本来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中迅速泛起了一层白色,眨眼间已成纯白之色。

周冠儿恶狠狠的看向四周,一眼就看见了鬼面马,手中灵力一闪,自他背后天空处出现了黑压压的无数箭矢,他只要挥手间,那鬼面马便有可能会被射成刺猬。而远处的李言仍就躲在雨幕后,不与这一人一兽照面。

就在此时,战台蓝色流光一闪,一人已鬼魅般出现在周冠儿身后,轻手一拍,周冠儿已软倒在地,失去灵力支持那片焦黄树叶再也无

从它们不停重复的话里,莫千鸿能感受到强烈的不甘、遗憾和伤感等情绪,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过往,想到至今未能与父母见上一面,一时悲从中来,不能自抑,顺口念出了几句:

“万绪喉难咽,千觞谁共饮?无边霄汉闪幽冥,独暗我一星。孑然他乡驻,风冷水更冰。梦里不知今世命,何处可前行?”

“咔——”

瓶颈破裂,莫千鸿自然而然地突破到了道痕三境初成,而且,他领悟了两个新的道法,一个是源自《九霄御灵诀》的逍遥翼,一个是源自《半......

符習,趙州昭慶人也。少事趙王王镕為軍校,自晉救趙,破梁軍柏鄉,趙常遣習將兵從晉。晉軍德勝,張文禮弒趙王王镕,上書莊宗,求習歸之趙。莊宗遣之,習號泣曰:“臣世家趙,受趙王恩,王嘗以一劍與臣使自效今聞王死欲以劍自裁念卒無益請擊趙破賊報王冤”莊宗壯之,乃遣閻寶、史建瑭等助習討文禮,以習為鎮州兵馬留后。習攻文禮不克,莊宗用他將破之。拜習成德軍節度使,習辭不敢受,乃以相、衛二州為義寧軍,以習為節度使,習辭曰:“魏博六州,霸王之府也,不宜分割以示弱,愿授臣河南一鎮,得自攻取之。”乃拜習天平軍節度使、東南面招討使,習亦未嘗攻取。趙在禮作亂,遣習以鎮兵討賊。習未至魏,而明宗兵變,習不敢進。明宗遣人招之,習見明宗于胙縣,而以明宗舉兵不順,可是有好多都能被称之为天才中的天才啊!

“我终于知道,为何你犯了宗门大忌,九天楼依然有人要保你了!”龙首长老感慨一声,打破了沉寂。

莫千鸿朝他微微一笑:“过奖!”

龙首长老摆摆手,眼神有些暗淡:“罢了,愿赌服输,从今天开始,神药谷的事便成过往,大泽宗不会再追究,上古仙种的事,我们也不再多问。”

龙首长老不再停留,带着大泽宗的人迅速离去。

沈不凡夹在这些人中间,表情灰溜溜的,看都不敢看莫千鸿一眼。

紫珊走在最后,临走前,她的目光落在莫千鸿身上。

莫千鸿抱拳道:“紫珊姑娘,抱歉啊,弄坏了你的宝物。”

黑珍珠玲冷道:你死不死都没关。连城壁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缓叶灵去找她姐姐,难道也是老刀说的话,这位偷王之王,实在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九倾姑娘好威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十二那年

左晴雯

十二那年

三千弱水

十二那年

李李翔

十二那年

雾阁

十二那年

凤穿金衣

十二那年

mat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