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怕自己太漂亮》。

只看见那一支射空的利箭之中,瞬间放出万千的光华。

  每一道光华都是一个禁道字符,每一个禁道字符都带着箭的锋锐。

  这些字符纷纷在边洪前面织成一张大网,甚至有一些禁道字符砰砰砰的打在边洪的身上,在他的身上延伸去最之时突然在树林之中传出一声冷喝。

站下身子一看,原来正是妖门的一名长老。

“你是哪里来的,要往哪里去.......”这名长老和之前盘查张航的人一样,一连串问了一堆问题。

“墨兴长老,我找墨成长老。”张航......

”他们大笑着,似乎并不怕被人他的床头,慢慢的伸出手轻轻的

周安隱匿身形尋找彩芳,令周安驚訝的是,他在城主府內發現了不止一個勢力,他不但看到了百首教的人,還看到了另三個人,一個黑耳,一個黑鼻,一個黑眼,這三個人的面相很是奇異。

雖然周安看到他們了,但是并沒有打草驚蛇,而是繼續尋找彩芳,只是不知彩芳在干什么,周安尋找了很長時間,尋著香味找了很多的地方都沒有找到。

難道在找什么寶物,所以去了很多的地方。

周安走了沒有多久,就遇到了一個頂著銀元寶頭顱的怪物,怪物看到了周安,拿起手中的銀棍向著周安打去。

看其棍子打來的聲勢,這個怪物的層次竟然是八條脈的通脈層次的,城主府的怪物實力這么高?

周安使用拔劍術,一道劍光閃過,頓時在怪物的脖子處出現了一圈的血痕,怪物立在那里死了過去。

雖然有八條脈的層次,但是戰斗能力太差了,只是胡亂的殺人,并不會招式什么的,連自己一劍都擋不住,看其有八條脈的層次,其實只有六七條脈的戰力,不過幸好沒有像外面那些怪物一群一群的出現,不然還真麻煩了。

周安把銀棍收進了儲物格子的箱子里,畢竟是銀子做的還值點錢。

然后周安一邊尋找彩芳,一邊尋找怪物,奪取他手中的銀棍,一個個的怪物葬身在他的劍下,奪取了十幾根銀棍了。

雖然周安尋找到了怪物,但是彩芳還是沒有蹤跡,周安有些急躁了起來,他來這里是尋找機緣的,可是到現在他除了得到了一個莫明的花瓣外,什么也沒有得到,現在他更是為了尋找彩芳,耽誤了這么多的時間,浪費了尋找機緣的時機。

周安知道不能這樣下去了,不然這次他來古城白來了。

正在周安思索接下來該怎么辦的時候,他看到在前面的走廊處,有兩個人在打斗,周安隱藏身形看過去,只見是一個百首教的人和死斃在打斗。

看到死斃周安的眼神寒光一閃,他可是記得死斃偷襲他的事情,現在遇到了,可要報一下仇了。

死斃和百首教人打斗的很激烈,死斃的一雙虎指十分的強,十分的快,每一次劃過都在百首教人身上留下了幾道傷痕,而百首教人手中拿著一根短刺棍,刺向死斃,因為他的速度不及死斃,所以每刺出四次,才能刺中死斃一次。

百首教人被壓制著,只要再打上十幾回合,百首教人必被殺死。

周安見此,慢慢的靠近他們,直到走到了離他們最近的一間房屋后面,等待時機出手。

又打了十幾回合,百首教人滿身都是傷痕,死斃又兩道虎指閃過,抓向百首教人,百首教人現在已經虛弱不堪,躲不過去了,胸口頓時被虎指抓的血肉模糊。

痛的百首教人身子不由的卷縮一下。

“你死定了!”這是一個好機會,死斃在大叫聲中,左手的虎指向著百首教人的脖子插去,要一擊把百首教人斃命。

死斃的的虎指插進百首教人的脖子的一瞬間,死斃張狂的大笑了起來,可是剛笑了兩聲,他的眼睛就慢慢的暗淡了,并慢慢的轉過頭要看向后面誰偷襲他。

可是他的腦袋轉到一半時,眼睛就沒有任何的光彩了,死了過去。

而周安把自己的手臂從死斃的心臟處抽了出來,向著地上一甩,把死斃的尸體甩到了一邊。

不錯,剛才是周安動的手,在死斃殺死百首教人的一瞬間,周安瞬間利用飄燕彌蹤步,來到了死斃的后面,然后使用魔臂,從死斃的身后,一拳轟到了他心口處,魔臂直接把心臟打爆了,并穿身而過。

之所以死斃沒有立刻死去,是因為在不间断的发射着,我想这里一定有至少一位幸存者。”

  “我也认为这种环境下普通人无法生存太久,”叶风流仔细在竹林里四下打量,“不过死人或者半死不活的人也许还有机会。”

  “队长扫一下附近有没有蜘蛛的老巢,也许我们要找的侦查兵已经被蜘蛛请到家中做客去了。”

  “好……十二点钟方向大概200米……”

  众人顺着尚伊的指引果然顺利找到了蜘蛛的巢穴和发出讯号的侦查小队。

  已经被蛛丝做成了“蚕茧”的五名侦查小队成员,其中四名已经彻底没有了生命体征,只有一名还处在昏迷状态中。

  他应该是一名通信兵,怀中快要没电的卫星通信装置还在顽强的发送着求救信号。

  “他的腿部受到了蜘蛛攻击,内部已经被融化成了液体,必须立刻切除。”尚伊给昏迷的通讯兵检查了一番,很快给出了诊断结果。

  “除了腿部的伤势,更加致命的是他中了蜘蛛的毒素。我没有抗毒血清,所以他随时都可能死去。”

  “这里离当地的土著聚居地还有多远?”叶风流闻言皱眉问向亚伦。

  “不是很远,只隔了一片湖泊。”亚伦也皱眉,“可惜我们没船,如果绕行最少得需要一天半的时间。”

  “我们不能耽搁了!也许那些土著知道如何救治这个侦查兵。”叶风流一边小心检查其余侦查小队成员的尸体,一边说道:

  “我们虽然没有船,但我们有飞机……”

  “叶老弟,我们能不能不坐飞机了,现在看到飞机,甚至提到飞机这两个字我都想吐。”亚伦一脸铁青。

  “对啊,叶哥,再说那些飞鸟就在这附近觅食呢。”莫莫也愁眉苦脸的开口,

  “不用担心,这回我们不飞。”叶风流一脸古怪的开口,“我们可以把飞机改造下然后放到水中,让它客串小船。”

  ……

  半小时后,众人小心滑动被拆下来的螺旋桨,让改造过的直升机牌“小船”在湖面上慢慢漂荡。

  湖对面不远处清晰可见的高大围墙就是土著聚居地的外围守护屏障。

  这个围墙长足有三公里,高达百米,将部分湖水区域纳入了其中,表面到处都是粗大的呈45度上斜指天的尖木桩,看上去坚固而危险。

  “我们怎么进去?如果我们靠近,那些土著会不会攻击我们?”尚伊利用精神扫描发现围墙上正密密麻麻的站着无数拿着长矛的土著,所以有些担心的问向亚伦。

  “不用担心,这些土著很友好。我的父亲曾经跟他们打过交道,并给我留下了一件信物。”亚伦激动的看着那堵高墙,

  “他曾跟我说土著收集了很多飞机和船舶的残骸,并将其中最大的一艘轮船残骸做成了他们的圣殿。”

  “好吧,希望还来得及!”叶风流努力滑动临时船桨,“我觉得这名通信兵快撑不住了!”

  这时尚伊已经给通讯兵做完了截肢手术,并奢移的给他服用了传奇导师剧情世界得到的小红瓶体力恢复药剂。

  可是这名通讯兵的状况并没有太大改善,他脸上的黑气越来越浓,体温也在不断飙升,似乎随时都会死去。

  叶风流总觉得这个通讯兵隐藏着重要的信息,所以看着通讯兵已经变得出气多进气少的危险状况,内心也是焦急万分。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手中一轻,螺旋桨片竟然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抢走了,然后湖水中就冒出了一对巨大的眼睛,看像“船”上众人的目光里充满了暴虐与嗜血的光芒。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怕自己太漂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主神的创造者

言龙

主神的创造者

夜影恋姬

主神的创造者

我不是毛磊

主神的创造者

猫茶海狸

主神的创造者

渔小草

主神的创造者

夜凌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