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陌生来电》。

郑遇在返回指挥中心的路上,又抓到一只发狂的猫,已经挠伤了三四个人。可他做的这一切,对于整座城市,整个国家,乃至于全世界来说,实在是有些杯水车薪。

“钱教授,您老现在感觉如何?”郑遇进入地下指挥中心后,第一时间便来到了医疗区的隔离室,见到了正在被隔离检查的钱牧云。

钱牧云想了想说:“刚开始觉得有些不舒服,可没过多久,胸口便传来一股暖流,使得这种不适感迅速褪去,现在感觉已经好多了。”

“看来乳海水还是有效果的。”郑遇不由松了口气。

钱牧云点了点头,问说:“外面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郑遇沉默了片刻方说:“情况很不妙。无论是人还是动植物,都开始出现变异。有的生命力活跃,但却具有进攻性,有的暮气沉沉,仿佛下一刻便会死去。我拿回来两个样本,还要请各位专家研究一下。”

钱牧云一听这话,便忧心忡忡说:“到底是什么样的病毒,才会让生物出现这种截然相反的状态?”

“这就要靠各位专家解惑答疑了。”郑遇将抓来的猫和爬山虎的根须交给了工作人员,然后回到指挥大厅,跟主要领导讲述了一下外面的情况。

市里一把手闻言,不无担忧地说:“如果人和动植物都出现了攻击性,那么大乱就不可避免了。”

掌管上海防务的上将更是焦虑道:“怕就怕军队出现乱象,尤其是战略部队。”

“我们人类毕竟是有理智的,目前还出不了大乱,不过部队还是得加强管理,清理那些出现身体变化的人。”郑遇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和掌管上海防务的上将说道。

“我这就跟军委和国防部反映。”掌管上海防务的上将不敢有丝毫懈怠,当即转身汇报情况去了。

市里二把手问说:“现在这种情况,要不要向全市发出通告?”

市里一把手望向郑遇,征求意见说:“你觉得呢?”

郑遇有些犯难,分析说:“如果发出通告,势必会进一步引起恐慌,甚至是人人自危。如果不说,市民没有防备,伤亡肯定会很惨重。”

“嗯!的确是很难办。”市里一把手摩挲着下巴,来回走了好几圈,这才对身边的办公厅主任说:“通告还是要发的,至少能让市民们有个防备,但话术怎么说,却还要你们办公厅先拟个稿子。另外,务必通知医药研制小组,得抓紧时间研究抗病毒疫苗才行。”

郑遇暗自点了点头,心想:“有这样负责任的领导,国家和民族或许还有希望。”他担心马柱国那边没有防备,还特地去了个电话,要他们注意山庄里的人和动植物。

两个小时后,郑遇又来到实验室,询问研究的情况。一位专家告诉郑遇,初步研究的结果是,猫和爬山虎的DNA都出现了变异,碳、氢、氧、氮、磷的分子构成比例,和双螺旋结构不再稳定,但碱基对之间纵向的相互作用力却又得到了加强。这种现象在过去的DNA研究当中,从未出现过。

“这倒是跟我身上出现的变化有些相似,但又不完全一样。”郑遇琢磨了半天,也不明白外星人散播病毒的真实目的,于是再次离开了指挥中心。

“道哥,现在外面出现的变异情况,你在北京可有注意到?”郑遇游荡在街头巷尾,再次通过心神烙印和李道纯交流起来。

李道纯回话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哎哟我说兄弟哎!现在外面一片混乱,我正在抓两只发狂的猫,等会再跟你说哈!”

得嘞!李道纯一句话,就让郑遇明白过来,北京的情况似乎比上海还要糟糕。

“别打了,你们都别打了。”街头上,两名患了路怒症的中年司机,因为一个抢线的小问题,就大打出手。双方你来我往,竟是有模有样。

郑遇站在一旁看了片刻,发现两人无论力量还是速度,都比常人要强上许多,显然出现了基因变异的情况。有警察赶来制止打斗,却不想反被两人误伤。他眼见情况不妙,这才帮着警察制住了两人。

这样的纷争和骚乱,在全世界各处不断上演着,从今往后只会变得越来越糟糕。

一条边境牧羊犬,嘴里叼着半截人手,不断在小区里飞窜。一道人影于楼顶房舍间飞跃,看准时机后,猛然扑向次你說該怎么懲罰你?”王錚繼續暴跳如雷的說道。

“要不先記著,下次再犯錯一塊懲罰?”李瀟小心的提議道。

“你想的美,你先把1000功勛,不三天還有利息,2000功勛給我補上,然后先打20軍法棍....”王錚冷笑了一聲,接著接連不斷的懲罰說了出來。

李瀟滿臉冷汗的看著王錚說道,“隊長,您不是不缺功勛嗎?還有我是精修啊,20軍法棍是不是過分了?”

“要不就打10棍?”王錚猶豫道。

這時人群中一個新兵說道,“他精武雙修,武修修為比我們還強,算什么精修師?”

李瀟滿臉寒霜的瞪著說話的新兵,心說,“我記住你了,李超。”

這特么的敢拆我的臺,后面有你好果子吃。

那李超說完就后悔了,他也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看見李瀟在那狡辯,就不自然說了出來。現在他想給自己倆嘴巴。叫你嘴賤。

“好啊,看來你的聰明才智都用來對付我了啊,今天必須給你長點記性。來人,打他三十軍棍。”王錚想到自己差點上當,氣就不打一處來。李瀟被君自在騙了,自己再被李瀟騙了,那不是說自己和君自在的智商就不在一個級數嗎?

這能忍,自己怎么說也是曾經的威武軍副官,還不如一個小隊長聰明?

惱羞成怒之下,李瀟又多了十棍。

李瀟現在已經恨死那李超了,必須記在《夢境入侵寶典上》,以后不報復回來,他都不叫李瀟。這是本家?這特么是世仇。

兩個鎮蠻軍士兵走了過來,他們是軍法處派到新兵營的,輔助隊長管理新兵,這段時間新兵都老實多了,他們很久沒動手了。還挺想念的。

看著似笑非笑的兩個鎮蠻軍士兵,李瀟干笑的說道,“兩位大哥,麻煩輕點。”

兩個士兵也不說話,一個士兵往地上努了努嘴,意思是趕緊趴下。

李瀟在王錚的瞪視下,趕緊脫了鎮蠻軍盔甲,趴在地上,他想著伸頭縮頭都是一刀,還不如老實受刑,讓隊長趕緊消氣。

隨著第一棍落下,李瀟終于知道之前那些受罰的新兵為什么叫那么慘了。真特么疼啊。

不過前兩年李瀟早練就了挨打的經驗,他立刻精神沉入精神世界,開始制作靈土,分散精神力。

果然疼痛感慢慢遠去。

不一會,兩個執法士兵打完收工了。

他們滿臉佩服的看著李瀟說道,“你還是第一個挨三十軍棍一聲不吭的,是條漢子。”

不過李瀟還是一動不動,不理他們。

兩人把李瀟翻過來一看,大叫不好。這特么是打暈了。

王錚看著李瀟暈厥,也是嚇了一跳,看了兩人一眼,心說,“你們也打的太狠了。這特么是精修師,你給打死了,老子讓你們賠命。”

王錚正要過去查看一下,誰知道李瀟睜開雙眼,呲牙咧嘴的說道,“打完了,這么快?”

說完他一瘸一拐的站起來。

王錚看著李瀟精神抖擻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是被打昏的樣子。

奇怪的問道,“你沒事?”

“精修都可以沉入精神世界,肉體的痛苦也就那樣吧。”說著李瀟揉了揉后背說道,“不過醒過來真特么疼,你們兩位下手也太狠了。”

看到李瀟真沒事,王錚揮手讓兩個執法士兵離開才說道,“你有本事,這次就算了,記得兩千功勛盡快給我,不然天天30軍棍。”

李瀟聽說每天來三十軍棍,身上的疼痛都忘了,趕緊說道,“隊長,我這就給你取功勛去。”說著也不等王錚回話,離開向宿舍跑去。他得找霍沖把功勛點要回來。

王錚搖了搖頭笑道,“這小子,也是個皮猴子。”

說著他回頭看著看熱鬧的新兵大吼道,“你們是練好了?這次多丟人知道嗎?你們200人被蠻族像狗一樣攆出來,人家李瀟雖然犯錯,可人家是堅持在戰場上的。你們呢?”

“還不給我繼續訓練,誰想挨軍棍了?”

話音一落,小隊眾人立刻操練了起來。他們心說,“那特么是練氣九重境的蠻族精銳,我們是新兵,打不過不正常嗎?”就知道拿我們出氣。

不過這話他們只敢想想,要是說出來,今天都別想好過了。

?

一天中最可贵的时候已过去。从。但你可想报仇出气么?铁萍姑

“不可能,如來神掌絲毫不比菩提證法神功差多少,你怎么以這個年紀修煉成功的。”水清運臉上露出驚駭的表情說道。

她花了四十多年的時間也沒有把菩提證法神功修煉到最高層次,可是面前只有二十歲左右,怎么可能把與菩有一阵微弱的静电声。“什么?”

“我下个周末回来。我保证。”

“当然了。你说什么都行。”

我爱你,他差一点就要说了,可是电话已经挂断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陌生来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养有万条龙

西西特

我养有万条龙

遨游随侃

我养有万条龙

晨风沧岳

我养有万条龙

禄禄吖

我养有万条龙

无极书虫

我养有万条龙

蔓妙游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