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谁让谁》。

“云锁孤山镜照楼,溪湖歌舞几时休?”

韩国的华阳城内,一位看起来文弱风流的公子哥面朝北面凭栏而立,满脸悲痛之色。在他身边,数名单从容貌上来说挑不出任何毛病的歌妓在听到这句诗后掩面而泣,似乎和他一样因为山河破碎感到万分悲痛。

此处乃是韩国溪湖旁边最出名的一家青楼,名为清风楼。溪湖因湖水冽如清溪而得名,清风楼同样也以清倌儿备受韩国的迁客骚人追捧。要说他们没那想法自是不可能的,奈何囊中羞涩,凑一起听个曲儿既花不了几个钱,也能附庸风雅。

至于清倌儿是不是真的卖艺不卖身,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毕竟沿路叫卖的摊贩,若是对方杀价太狠,往往都会做出一副不悦的样子,满口嘟囔着“不卖!这东西我不卖!”

文弱公子吟完诗句,歌妓识趣地递过一杯美酒。文弱公子一饮而尽,似是喝醉了一般使劲拍着栏杆,直到手掌红肿这才停下,微微抽泣起来。

“公子珍重身体。”一个歌妓泣不成声,掏出带着脂粉味儿的手帕为文弱公子拭去眼泪。

另外几个歌妓也不闲着,一边陪哭一边轻抚着文弱公子的后背。来这的文人雅士多了,她们也见识到了文人雅士的穷。清风楼名气是被文人雅士吹起来的,但赏饭吃的更多是那些慕名而来五大三粗的豪户。

眼前这公子长相俊美,出手更是一掷千金,伺候起来自然不至于犯恶心,毫无疑问是青楼歌妓们最喜欢的那类人。更何况他的身份,当今丞相沐白珏的长子。如今韩国两权分立,他的身份说起来和皇子萧玄裳并无二致。

依红偎翠的文弱公子终于止住了啼哭,在歌妓们的搀扶之下才直起了身子。韩国在郑国的进攻之下节节败退,他和众多文人墨客一般,终日沉浸在国土沦陷的悲痛之中。

所幸文殊菩萨果真天生慧眼,一开始各国君主都以为他和五台山的人只是徒具勇力的武夫,并没有把他给的情报太当回事。然而烽烟四起,无数战争的结局证明了他手眼通天,各国君主均对他奉若神明。

不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算有文殊菩萨相助,也不会天降千万雄兵,各国均采取着以伤换伤的打法,韩国也不例外,明知守不住城,那便全力攻打郑国兵力薄弱的城池。韩国丢了不少城池,郑国同样也没讨到太多的好处,就算多赚了几座城,算上战争损耗,获益基本归零。

“前言不搭后语!”一句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又说这儿风景好,又说想要歌舞停下来,这人不会是脑瘫吧?”

谁也没料到,李衍在得到截天道相助之后,竟然胆大包天直接横穿韩国前往郑国。一方面是因为横穿韩国距离最近,另一方面是因为许久未曾和凌寒宇碰头了。先前说话的,正是随李衍一道出山的云无影。

李衍第一次去截天道,本意便是为十殿阎罗尽量拉拢一些势力,并没有希图从截天道那立马得到太多援助,所以这次也只带了云无影和他的三个儿子出山。况且和苏灵儿在葬骨湖捡了这么大的造化,早已是超过预期了。

“咳咳咳!”苏灵儿笑得没忍住,怕失了礼数,赶忙侧过头去,依然一口茶喷在了李衍身上。

李衍不以为意,笑着取出手帕为苏灵儿擦了擦嘴,摇

山神沉声道,“谁可以抹削我们?陆盟主太小看我们了,我们虽然比不得东疆联盟,却也不是可以轻易揉捏的”。

  “我在葬园内遭到了两次袭杀,第一次来自一位星使,第二次,来自第六大陆道源宗武祖的后人,此人联合夏易对我出手,如果这两人出了葬园之门,来到各位的地方,试问诸位如何抵挡?想得到葬园内的东西不成,自家反被抢,这不是诸位愿意看到的吧”陆隐反问。

  几人沉默。

  灵秋道,“我灵灵族有把握对付”。

 ......

厥屡为寇患,以艺素有威名,为北夷所惮,令来往往,两旁的大小店铺生意兴隆,他虽然已

完成了簡單的武器打磨之后,楊磐拿起武器試了試,雖然還是有些不盡人意,但已經能夠使用,而一旁的牛龍也已經休息的差不多,是時候繼續追捕目標了。

看著在一旁搖頭晃腦的牛龍,楊磐收起了手上的武器,對它說道:“伙計,要開工了。”

。。。。。。

在牛龍粗重的喘息聲中,楊磐將短兵雙刃斧從最后一頭紅速龍的尸體上拔了下來,在聽著空間傳來的任務完成提示,他如釋重負般的松了一口氣。

本來楊磐認為殺死剩下的4只速龍會是十分輕松的一件事,可是事實上這幾只嚇破膽的速龍遠比他想的還要謹慎。

每當他騎著牛龍在探測器的指引下找到它們的時候,這些小速龍總能提前發現接近它們的楊磐,并在進入楊磐的攻擊距離之前提前開始逃竄。

因為牛龍的速度卻無法追上速龍,這就導致楊磐的多次追捕獵殺無功而返。

在經過了幾次失敗的追捕后,時間已經到了中午,牛龍也已經十分疲憊,而楊磐卻仍舊一無所獲,這讓他感覺十分不爽,血統中源自恐暴龍的暴虐情緒都有些蠢蠢欲動。

不過經過了幾次失敗之后楊磐也大概摸清了速龍的警戒范圍,對空間提供的探測器的機制和效果也更加了解了。

根據前幾次失敗的經驗,楊磐發現當探測器的箭頭開始微微冒出光芒時基本就已經到達速龍的警戒范圍。

在到達速龍警戒范圍后,楊磐就需要跳下牛龍,自己悄悄地潛伏過去,若是這時附近正好有遮擋物的話,他就有機會趁機對目標發起一次攻擊。

但如果周圍是平原且毫無遮擋物的話,他就會十分干脆的放棄這次襲擊,對于速龍的視力和警惕性他不會抱有僥幸,這是他多次偷襲失敗后取得的經驗。

好在在連續經過了接近20個小時的追捕狩獵之后,楊磐將剩下的四只速龍全部殺死,完成了‘絞殺闖入者’這個任務。

不過任務雖然完成,但楊磐卻感覺這次任務的體驗很差,他甚至更愿意去面對4只跟他正面戰斗的速龍首領,也不愿意再去追殺4只驚慌逃竄普通速龍。

起碼前面的那個任務不會讓他心情暴躁有勁沒處使。

看著已經昏暗的天色,楊磐十分暴躁的踹了腳邊的紅速龍尸體一腳,然后將它單手拎了起來,從上面撕下了一塊帶著紅色皮膚的血肉扔進嘴里,其余部分則收進了腰間的儲肉囊當中。

咀嚼著口中勁道的皮肉,楊磐的心情也平復了一些。

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楊磐找了一個比較平坦的地方走了過去,取出了提前準備好的簡易烤架開始準備今天的晚餐。

他今天為了追殺速龍忙活了一天,甚至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他的肚子早就開始抗議了,所以他現在需要犒勞一下自己,補充一下今天的消耗,他的坐騎也需要。

當楊磐狼吞虎咽的吃下了近百斤烤肉之后,天色已經開始微微見亮了,不過他現在卻不能休息,因為剩下的任務時間不多了,他還要趁著這段時間再狩獵一波。

擦了擦嘴角,楊磐站起身活動了一下身體,一陣噼里啪啦的爆豆聲響了起來。

吃飽以后楊磐絲毫感覺不到任何疲勞,反倒是只前追殺了一天的速龍讓他攢了一肚子的火氣,所以他現在迫切的需要找一些目標發泄一下自己的火氣。

“吃飽了嗎,吃飽了就該干活了。”

楊磐朝著一旁正在舔舐一根恐龍腿骨的牛龍說道,而回應他的是牛龍有力的吼叫聲。

“看來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那就走吧。”

一邊說著,楊磐沒等牛龍躬下身就直接

這一切來得太過突然,季遼只能大罵一句。

此時已由不得他多想,抬手對著虛空一指。

下一刻只聽嗡的一聲巨顫。

太乙破滅筆陡然一震,霎時間一股掃蕩天地的威壓瘋狂釋放。

滔天銀光沖天而起,化作一波波浪潮肆虐。

這威壓瞬間襲遍百里,只是轉瞬將所有事物籠罩進去。

轟轟轟轟轟。

卻是地面崩散,咔咔碎裂。

轟轟轟轟轟。

百里之內的山巒盡數崩碎,化作漫天齏粉。

嗡嗡嗡。

一聲聲巨顫連綿不斷,虛空和天地隨著這巨顫而顫,仿佛下一刻便要被這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谁让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零元空间

紫青悠

零元空间

云天飞雾

零元空间

言不二

零元空间

小檀寺

零元空间

一只贝壳

零元空间

卜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