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流年明月对云蓝告白(七)》。

这些人死状虽然不同,但致死的了的杜伯伯,脸上从来没有笑容

虞渊专注于“煞魔炼体术”的修行,不管鼎内,还有没有人注意。

认真修行,运转灵力,纳入黄庭穴窍再次洗涤时,会有很多细微处,很容易被辨别。

魔宫少年出身高贵,修炼的魔决强大,见识更加非凡。

他敏锐地感应出,眼前这位名不個規則都是無可挑剔的,總是有一些錯漏和遺憾是無法彌補的,因此總是有突破世界規則并不存在的東西出現,從而引發了世界的自我檢測系統。也就是通常所說的雷劫。

但是問題來了,異世界人民本身就不是修真界的,他們遵循著自己的世界規則一層不變地生活在這一片大地上面。彼此相安無......

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生而得更多,所以,有些事你应该让

意念之剑划出一道道银光,向李崎上下左右前后不停的袭击,李崎的托克和御气术已运到极限,左躲右闪,还是挨了好几剑,好在不是要害,身体立刻就能自愈。想用元神出手抵挡,元神的速度抵挡她的意剑很轻松,但又不想过于显露武功。

  心想躲也没办法,运起电光,到了紫雪身前,紫雪扭身就跑,还是运行意剑来刺,但李崎的轻功远高于她,在她身边转来转去,意念之剑刺不中李崎,却差点刺到她自己。于是李崎就不离她左右,紫雪的意念之剑无法发挥威力。

  紫雪停了下来,收起意剑,飘开,道:

  “你究竟是何人?你看样子也不是妖怪,你要是想杀我,能离我那么近,随时可以杀了我,你究竟是何用意?为何要杀这些人?”

  李崎淡淡地道:

  “惩罚!”

  手向下一挥,湖水向上急涨,成了一道水墙,直向那游船撞去。

  紫雪身子向下一沉,也一挥手,那道波浪立时被一股气墙撞了下去。

  “你偏要救这些人渣?”李崎大怒。

  “他们为何是人渣?你不能杀他们,上天有好生之德,你怎能如此?”

  李崎冷笑道,“什么上天!你救不了他们!”

  右手缓缓在空中挥动,顿时狂风大作,湖水汹涌而起,慢慢的风越来越大,整个曹妃海上如飓风来临,海水掀起巨浪,水汽升上空中,变成狂*疯暴/雨。

  紫雪在风中摇晃,被狂-风和暴!雨吹得睁不开眼,一道四五丈高的巨浪“轰”的一声将大船打得四分五裂。

  又是几道巨浪将大船的船骸打得粉碎。

  李崎仰天一声长啸,升空而去。

  留下紫雪在水面上呆呆立着,好半天才想起紫雨在水中,慌忙过去捞起他。

  李崎转了个弯又回到海边,隐去身形进岸边的小屋内穿上自己的衣裳,看看天色还早,就来到罗阳东边的山脉,上得山来,此时枫叶正红,果然美丽异常,一直待到傍晚才回。

  回到客栈,左臂伤势严重,皮肉已恢复,但几条经络让意剑削断了,需要几天恢复。

  叫了碗酒,两个菜,慢慢吃。

  紫雪扶着紫雨进来,

  “店家,帮个忙,去那边街上抓几副药来。”

  小二去了,紫雪扶紫雨去后院,忽然回头道,

  “李居士能帮我扶一下吗?他身子重。”

  李崎换了个化名,在紫雪面前自称为李长空。

  李长空只得站起来,却见紫雪身子从紫雨右侧换到了左侧,那是故意让自己在右边扶?心中不由一凛,难道她看出我左臂上的伤?

  只得过去,伸左手扶着紫雨,两人把他扶进屋。

  晚上,李长空一人在大堂喝茶。

  紫雪出来,对李长空微笑一下,坐在桌旁,李长空道:

  “道长好些了吗?”

  紫雪点点头,“好些了。”

  紫雪看着李长空,“李兄今日没出去玩?”

  “出去了,到翠云山上去了。”

  “我们吃些酒罢?”

  “好吧。”

  上了一壶酒,紫雪端起一杯酒,

  “李兄,我敬你!”

  “为何敬我?”

  紫雪愣了一下,沉吟了一下,就道:

  “就为我们相识干杯罢。”

  说着举着酒杯向前伸了过来,李长空知道是要碰杯的意思,心中已知道她在怀疑自己,左臂现在不能运用内力,以她的功力,自己是没办法抵挡的,很容易就让她试出来,就把酒杯举一下,又迅速收了回来,紫雪突然冷冷地盯着李长空,缓缓地喝完杯中的酒,冷冷地站起离开。

  李长空晚上在床上展转翻侧,心中想着她极可能已知道是自己,要去杀了她,想了一会,心想还是算了。

  过了几日,紫雨的伤势已好,紫雪两人收拾进了罗阳城。

  隔几天,李长空也进城了。罗阳繁华,果然如是,街道甚宽,马路笔直,只是行人的衣着依旧是青白灰,偶尔有达官贵人穿其他颜色衣裳经过。城门口盘查很严,刀剑严禁入内,李长空用州捕的腰牌也被盘问了半天,问他为何不用捕快的制式配刀,好不容易才进了城。

  城中街多,找到了一条偏僻的街角客栈住下,四处闲逛,逛了一整天,才熟悉了京城的大街小巷。晚上来到一个酒楼,三层楼,乃是京城最高的酒楼了。

  二楼、三楼无座,只能在一楼大堂,看了楼上空位甚多,故意问小二,原来都有人订下了。慢慢的吃酒,酒菜都很精美。华灯初上,许多衣衫华丽的人进来,京师人物果然不同,并不是都长得俊男美女,但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优雅的举止,斯文的言谈,确实看着舒服些。

  吃完酒,已是深夜,夜晚凄冷,李长空出来,看了看周围,已经没有人迹,只有两辆马车停着在等,抬头看了看酒楼,绕到另一边,轻轻跳上楼顶,坐在灰瓦上,看着罗阳城,青瓦一片一片,月光下如海上静止的青色波涛,向北方看去,一片黄色的琉璃瓦,月光下也安静得很。

  久久的看着,这时下面有个人摇摇晃晃的来到马车旁,一个黑衣仆人扶着他:

  “将军请上车。”那人道。

  马车吱呀吱呀的离开,李长空心中一动,跟了上去,偷听了一下,原来这人是骠骑将军胡越,便一连几天偷听他的行程家事等,又在酒楼那跟上另几个朝廷官员。最后决定还是扮作这骠骑将军,因为自己有武功,而这人武功也不弱,朝中肯定有高手,这样可以掩盖自己的武功。

  于是夜晚打死了他,把他的脸打烂,扒光衣服,尸首丢进远处的巷子中。变成他的模样,自此冒充骠骑将军胡越。

  第二日来到皇宫上朝,两边文武群列,从迎泰门鱼贯而进,只见好大一座皇宫,地上是平整的灰色方砖,汉白玉栏杆,地方广阔,宫殿高大。但没有树木,只有干净

不过,王元芳的话刚说完,便感觉到从车顶之上,下来了一只手,“啪”的一声,这一只手直接打了王元芳一个大巴掌。

王元芳的脸,一下子都肿胀了起来。

一个清晰的手指印,浮现在了上面。

随后,只听得一个仿佛是鸟叫声的声音出现了。

这个声音非常的难听,而这个声音,便是宁无缺说话的声音。

只听到宁无缺一边说话,一边缩回了自己的手,“我做什么事情用不着你管,如果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的血吸掉,看你的样子,虽然很糟糕,很垃圾......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流年明月对云蓝告白(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梦花笔记

粉嘟嘟的馒头

梦花笔记

二将

梦花笔记

蓝领笑笑生

梦花笔记

笑也随风

梦花笔记

多一难

梦花笔记

天行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