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焦点案件 >

关键能力 儿童发展的核心追求

发布时间:2018-03-16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批评网

  儿童青少年发展能力模型图

  学生认知能力、合作能力、创新能力、职业能力等四种关键能力的培养,是儿童发展的核心追求,同时也是学生全面可持续发展的要求。这四种关键能力的提升,有助于切实提高教育教学水平。儿童的发展能力之间,具有内在的逻辑关系。认知能力是发展的基础,合作能力是发展的根本,创新能力是发展的灵魂,职业能力是社会适应的保障。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的《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指出,要注重培养支撑终身发展、适应时代要求的关键能力。教育部近期印发的《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指出,树立公平的教育观和正确的质量观,提高办学水平,强化学生认知、合作、创新等关键能力和职业意识培养,面向每一名学生,教好每一名学生,切实保障学生平等的受教育权利。学生认知能力、合作能力、创新能力、职业能力等四种关键能力的培养,是儿童发展的核心追求,同时也是学生全面可持续发展的要求。这四种关键能力的提升,有助于切实提高教育教学水平。

  儿童关键能力研究是怎样一步一步深入的

  在关键能力研究借鉴阶段,研究侧重于关键能力内涵与本质的解读。

  “关键能力”的概念产生于德国的职业教育领域,最早由德国社会学家梅思腾提出。关键能力指劳动者具体的专业技能和专业知识以外的能力。从产生背景来说,为了帮助青年人在谋求职业时便于从一个职业转移到另一职业,或从一个职业的一部分转换到另一部分。关键能力强调,当职业发生改变时,这些能力仍然存在,也被称为“可携带能力”。

  我国最初对关键能力的研究以介绍美国、德国、澳大利亚、英国、日本、新西兰等国家关键能力研究的起源、关键能力的特点和内涵为主。关键能力的具体内涵,迄今为止没有统一的界定。我国对于关键能力内涵的探讨,也根据国情逐渐拓展。

  在关键能力研究探索阶段,研究侧重于关键能力培养学科体系化。

  我国关键能力研究最初在职业教育领域较为盛行,逐步被引入教育其他领域。研究者们介绍和借鉴了国外关键能力的相关理念,逐步探索关键能力在具体学科中的培养。如有研究者探讨关键能力在小学数学学科中的培育;有研究者探讨关键能力在语文学科中的具体表现以及培育问题;有研究者提出,以项目为载体加强学生关键能力的培养;有研究者探讨英语学科中关键能力的内涵警察学校5:迈阿密之旅及其培育。此外,有研究者以课程建设为依托,培养儿童关键能力;有研究者以核心素养的内涵界定为依托,探讨关键能力培养。这些研究的深入表明,唯有以具体的课程和学科为依托,关键能力的培养才能真正落地。

  在关键能力研究深化阶段,研究以关键能力评价定性为主。

  近几年,随着核心素养的提出,关键能力的评价进一步深入。传统的纸笔测验不能有效测出学生的关键能力,对于能力的评价,教师往往通过观察学生平时的表现,采用描述性评价方式给学生评定等级。但实际上,教师对学生每一项关键能力的发展情况缺乏系统全面的整体掌握。随着核心素养的提出,教师通过设置具体的专项任务,通过学生完成任务的表现情况,对其关键能力的发展情况作出较为准确的判断。例如,重庆市教育评估院在监测评估实践中,通过表现性评价的方式,对学生的关键能力采取形式各异的测评。

  儿童关键能力研究跟其他心理学分支一样,很多前沿的理论和知识都来自欧美国家,体现了儿童关键能力研究的国际化趋势。同时,近年来的研究也体现了中国本土化的研究成果,如董奇教授领衔的“当代中国儿童心理发育特征”课题在全国范围内抽样,填补了我国在儿童关键能力和核心素养指标体系构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心理发育测量工具方面的多项空白。林崇德教授领衔的“中国学生核心素养研究”也形成了重大成果。2009年至今,重庆市教育评估院连续8年对全市基础教育阶段进行全面的教育质量监测,既有学生、教师、干部及家长的动态海量数据,也有学校的静态海量数据,建立了数以亿计的学生发展全量数据库,建构了区域的发展常模,有了基于关键能力监测的本土化研究与尝试。

  我国儿童关键能力发展有哪些趋势

  研究发现,我国儿童关键能力发展趋势有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关键能力评价多元化。培养学生关键能力,尤为重要的是评价体系。学校应该以党的十九大精神为改革定向,把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渗透到教育教学过程中,重点培养学生发展的关键能力,促进学生全面可持续发展。学校在学生教育教学评价方面,需要把当前以分数为主导的考核方式转变为以能力为导向的考核方式。关键能力的评价将不再局限于表现性评价一种方式,可以通过监测评估,建立关键能力常模,通过横向和纵向综合比较,采用多元化的方式对关键能力进行评价。




上一篇:迈向教师情感文明
下一篇:学校变革管理的重要维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