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个思路》。

好漂亮的身法,好俊的轻功。陆其手,以身为牺牲,用祈福于上

欸乃聲中,舴艋舟開動。傍晚暑氣消退,水面清風拂面,甚是愜意。湖面的水汽帶著些熱力一股股的吹來,帶著荷葉荷花的香味,那感覺甚為奇特和美妙。方子安心情大好,對今晚萬春園的活動也充滿了期待。

不久后,舴艋舟抵達萬春園高大的樓船之側,有人在甲板上大聲詢問:“來的是那位貴客?”

方子安揮了揮手道:“在下方子安。”

“方子安?”船上的人似乎有些發愣,不過很快便有人道:“那是秦姑娘請來的貴客,還不快請上船?”

跳板斜斜的搭上小船,方子安順著跳板上了船尾甲板上,有人上前收了請柬驗看無誤,便領著方子安前往燈火輝煌的船廳。船廳門口兩名女子肅立迎客,見了方子安斂琚行禮,撩開珠簾齊聲道:“請!”

方子安點頭還禮,舉步往里走,繞過門內花鳥屏風的那一刻,一股喧鬧之聲鋪面而來,同時眼前大放光明。巨大的船廳擺著七八張八仙桌,足有五六十人正坐在椅子上寒暄談笑。這些人一個個衣著華貴,衣履嶄新,衣服上的金絲銀線反射著光芒,手上金器戒指在燈光下閃閃發亮,帽子上的玉石也在顧盼之際熠熠生輝。這些人有的老態龍鐘,有的正當少年,有的相貌俊美,有的肥頭大耳。總之,這些人都是臨安城中的有些頭臉的人物和身家不菲的富豪和世家公子。

“方子安方公子到!”身后有人毫無征兆的大聲呼喊起來,這一嗓子連方子安都嚇了一跳。

所有談論說笑的客人都其刷刷的轉過頭來,看著廳門處,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方子安的身上。方子安硬著頭皮努力讓自己保持微笑,舉步沿著八仙桌之間的通道走了進去。

人群中傳來了竊竊的笑聲,有人對著方子安的衣著指指點點。方子安穿著的還是那套洗的發白的布衫,頭上頂著方巾,腳下是一雙普通的千層底,這打扮活脫便是個窮措大。

“這人是誰啊?方子安?誰聽說過此人么?”

“不知道啊,不認識啊。臨安府有頭臉的人物我可都見過,這人可沒見過。”

“我也沒見過。這人一副寒酸樣,萬春園怎地請這種人來了?莫不是扮豬吃老虎?故意穿著這副模樣?”

“什么扮豬吃老虎,你看他眼神閃爍,可見沒見過什么世面,走路時手腳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看樣子不過就是個窮酸罷了。萬春園要請他,你我可管不著。咱們不用搭理他便是了。”

人群低聲交頭接耳竊竊談論,方子安聽在耳中卻也不在意,來之前自己便有心理準備,自知跟這些人會格格不入。方子安也無意融入,否則也無需穿著舊布衫來了。

一人從前方迎來,大聲道:“方子安,哎呀,你可來了。派頭可不小呢,來的最晚。快些落座,快些落座。”

那人正是萬春園管事李全忠。方子安連忙拱手道:“告罪告罪,我住的太遠,趕來所以遲了。”

李全忠大聲道:“是了,倒是忘了你住在三元坊那個鬼地方了,又偏又遠,來這里要穿越整個臨安城呢。”

李全忠明顯是故意大聲說話,目的便是讓所有人聽到。三元坊是臨安府中所有人都知道的貧民區,住在那里的人都是窮的叮當響的人。住處已經是市儈的臨安府百姓心中的一個標簽,住三元坊的人必是地位低下之人,若是住在保佑坊太平坊清河坊這樣的地方,則必是達官貴人無疑。因為那些地方都是最為繁華之所在,豈是一般人能住進去的。

座山眾人聽得真切,聽聞方子安來自三元坊,倒有一大半哈哈笑了起來。坐在左近的兩名身穿綢緞長衫的中年人肆無忌憚的聊了起來。

“三元坊,這個人說他住在三元坊,哈哈哈,那破地方也能住人?李公子,我告訴你呀,上個月我有事去艮山門外碼頭,路過三元坊,那里簡直就是豬圈一般。空氣中都飄著臭味,我他.娘.的差點都吐了。快馬加鞭的便離開了。哎,我臨安府如此繁華富庶的京城之地,居然有那樣的地方,朝廷也不想想辦法。”

“朱公子,你這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啊。那么多窮鬼,朝廷那里顧得過來?朝廷怎么管?哪來銀子去管那些人?難道給他們蓋宅子修樓宇不成?就算修了又怎樣?窮鬼們還是會折騰的不成樣子。叫我說啊,不用管,造個圍墻圈起來,眼不見心不煩。”

方子安聽在耳中,眉頭緊皺了起來。

李全忠心里得意,也不知怎么的,自

提及此人,胡五四也似乎來了點興致,仿佛此人是他們業內之楷模一般,他恨不得把此人的事跡一一說完,倒是讓林肅有點啞然,要知道胡老哥只對地下的事情感興趣,這倒是第一次見到他這么吹捧一個人,那模樣和黑白二人在吹捧自己的時候差不多。

而關于沈半仙此人,幾乎是和蕭煜同一個時代,兩人出現與隱匿更是幾乎差不多,所以也有不少人將兩人當做是一人,畢竟還真沒幾個人親眼見到過沈半仙本人,能見到的只有他推算出來的結果,所......

”马芳铃咬着嘴唇,道:“你知晚上绝不赌。因为船上有个和尚

枯魔玩味的看著這一切,他不愿相信微小的人類會讓神付出生命,應為那是他心中永遠無法愈合的傷痛。他沒有放松手上的力道。強烈的窒息感逼迫著夕顏幽幽的醒來,看著滿身血跡的逸軒,她卻發不出任何聲音,晶瑩在她眼中閃爍。

“高貴的神族居然為了俾微的人而獻出自己強大的靈魂,太有意思了!你跟若夕一樣愚蠢!你們充滿智慧的腦子里都裝了些什么!”枯魔嘶啞的聲音在夕顏頭頂炸開,顫粟的身體像是有無數的亡靈在撕咬,他像是又回到了十八年前,在戰場上那一幕,荒涼的戰場上,白草漫漫,千軍萬馬前踏碎枯骨。天山雪蓮般高貴圣潔的神族女子,擁有著日月的光華,她赤足飛舞,云裳隨風而動,一顰一笑牽動著無數人的心,那一舞如彩光流轉沁人心扉,那一舞決絕而美麗,舞盡了華韻流韶。時間在那一刻定格成了永恒,她用死亡換回了十八年的安寧,而這一切都是為了一個人白凌風。

“你是在嫉妒!”逸軒的話徹底撕裂了枯魔心中那道傷口。

一道藍光出其不意的射向枯魔的眼睛,就在他躲避的那一瞬間夕顏張開了雙手。逸軒微笑的看著消失的夕顏,黑暗剎時將他吞沒。

霽寒只覺頭痛欲裂,眼皮沉重到無法睜開。他聽到輕盈的腳步向他走來,想起身卻全身無法動彈,僵硬的四肢不受自己大腦的支配。一只手拂過他的臉頰,陣陣清香,清韻芳雅,熟悉的琴聲如泉水流淌,霽寒心中一驚,這琴音正是自己彈奏的蘭雅!

琴聲嘎然而之,慢奏移弄弦的纖玉還停在琴上,一柄寒涼的薄劍便架在了頸間。

“鳳兒呢!你們把它怎么了!”霽寒周身散發的的寒氣冰凍了一切。

女子站起身,慢慢轉過來對著霽寒盈盈一笑,似曾相識感沖擊著霽寒的大腦,肌膚勝雪,干凈秀麗的面容,眉間那朵盛開的鳳尾花散發著淡雅憂傷的氣息。那雙靈動清澈的眼睛此時正含情脈脈的看著霽寒。

霽寒面色微紅,避開她的眼睛,沉聲道:“鳳兒呢!”

“你不必擔心,鳳兒去了它該去的地方。”一股勁力拂開了架在女子頸間之劍。

修長的身體,銀色柔順的長發,刀削般俊美的面容,來人神色慵懶的看著霽寒。

“果然很像你的父親,沉著穩健,唯一不同,便是你的眼中太過干凈了。”

“哦!既然前輩與我父親認識,那請問,將我抓來是否與我父親有關。”霽寒在記憶中搜索這眼前之人的有關資料。

“孩子,不必想了,我可以告訴你想要的答案。”

霽寒一愣此人的讀心術很厲害,自己隱藏的很好卻被看穿。不由的放開心思,在琴邊坐下。道:“麻煩姑娘去給我拿些吃的,我已經五天沒吃東西了!”那女子掩嘴一笑轉身離開。

“你也很厲害,昏迷中竟然能算出自己幾時來到這里,看來蒼狼的藥對你沒多大的作用。你是故意讓他們將你抓來的吧!”慵懶的笑掛在嘴邊。

霽寒修長的手指撥動著琴弦,此居依山而建,初春的山色稍有霧氣,擺放雅致的房間,可以看出主人是個淡雅閑靜的山野居士。

“蓬萊院閉天臺女,畫堂晝寢人無語。拋枕翠云光,繡衣聞異香。潛來珠鎖動,驚覺銀屏夢。臉慢笑盈盈,相看無限情。”霽寒慢慢吟唱著,剛剛那女子的一顰一笑仿佛早已刻在心中,那春草清輝般的一撇,似乎曾在夢中見過,纏綿的琴聲環繞在心頭。

“看來你的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白發男子坐在桌前,玩弄著手中的玉杯,看著霽寒神秘一笑。

“是鳳兒用血幫我壓制了寒毒!對嗎?”霽寒想到這心中一痛,睡夢中留到嘴里溫熱的甜腥還在舌尖徘徊。眉間凝聚的淡淡憂傷,望之心痛。琴聲也隨之變得沉悶憂郁。“它去了哪里!”

“鳳兒它本是西天書閣守護者鳳凰二神所生,乃是僅存與世的鳳凰一脈。鳳兒被你所救,她又用鳳凰精血幫你暫時壓制了體內的寒毒!看來是命中注定的緣分!”

“怎么能證明你說的是真話,若鳳兒有什么意外我絕不放過你!”霽寒沉聲道。

“看來你很在乎它,我還以為你養它只是富家子弟用來賞樂的玩物罷了!”男子慵“都在看什么,飛機就要起飛了,還不快繼續準備!”

看到所有人停下腳步,李怡心憤怒大吼了一聲,所有人再次行走了起來。

吳天那邊開啟了導航,平飛機場距離商都機場竟然有十公里遠,這就讓吳天有些無奈,這李老還真是的,這么重要的事情都沒說清楚。

十公里的路程,飛機就要起飛,沒辦法了。

找了一處偏僻的角落,吳天將冥界守衛召喚出來,踩在了守衛的肩膀之上,順著地圖看了看平飛機場的方向。

“很好,目標鎖定!…走吧,守衛!”

隨著吳天一聲低吼,隱之守衛微微蹲下,雙腿爆發了絕強之力,瞬間飛上了高空之上,猶如一顆黑色流星一般。

兩點之間,線段最短,高空之上吳天已經看到了那一處空曠無人的機場,所有人都在忙碌的走來走去,飛機正在被牽引至跑道,準備起飛了。

“找到了,應該就是他了!”

大老遠的吳天就看到了那個手持電話,靚麗高雅的美女李怡心,在人群中顯得格外顯眼,隨即守衛被回收,怨力鎧甲護身,吳天已經做好了降落準備。

“嗯?那是什么……”

就在所有人都準備完畢準備登機的時候,機場大門那里還是沒有任何車輛的影子,而在不遠處,李怡心看到了一根又一根的黑色細線。

隨著細線越來越多,李怡心感覺到高空一陣狂風襲來,隨后風越來越大,李怡心幾乎睜不開眼,不自覺的向上看去,只看到天空有一黑點在慢慢變大,定睛看去,那是一個渾身黑色鎧甲的人。

縛靈絲越來越多,最后形成了巨大的彈簧,慢慢的減速,最后平穩落地。

“應該是趕上了!…你就是李老的孫女吧,我是你爺爺派來的!”

吳天落地之后,慢慢的走向了李怡心,渾身的黑色鎧甲也慢慢消散。

“爺爺?…”

李怡心看著眼前這神秘的人,如此超出想像的力量,竟然還是爺爺派來的,不過…時間觀念也太差了!。

“化妝之后,竟然差點沒認出你來!”

在李怡心思考的時候,吳天已經拿著照片湊到了李怡心的面前,比對之下,簡直不是一個人。

李怡心瞥了一眼,這張照片本來就是為了應付爺爺讓自己相親,特意拍的一張素顏,但沒想到的是竟然給了吳天來認人。

“走吧,都等你了!…這次就算了,不過下次請記住,我們是代表國家,請遵守一下時間!”

微微搖了搖頭,李怡心撂下最后一句話,帶著吳天進入了平飛機場,將證件扔給了吳天。

等到進入進場的時候,看到李怡心進來了,身后還跟著吳天,都是頗為好奇,所有人都知道有一個口看見保鏢,但都不知道是誰,現在看到真人,所有人倒覺得沒什么特別的。

只有李怡心才明白,這人的實力強大的多,單單是從天而降這一招普通人就做不到相安無事。

這次同去的人,除了吳天和李怡心之外,還有一個速記員吳萍,還有另一名首席外交葛城,總過四人隨行,說是保護李怡心,實際上,三人都要保護的。

“你就是我們的保鏢?…有些年輕吧?…不會是托關系過來的吧,我們這次可是帶著大任務的,若是礙事的話,后果可是很嚴重的!”

另一名首席外交葛城,穿著一身直挺西裝,帶著一副黑框眼鏡,看著一副極為臭屁的樣子,一邊正了正眼鏡框,一邊吐槽著吳天。

“葛城,你就不要在這兒談論別人了,誰托關系進來的,誰都清楚吧,你就不要再強調了!”

聽到葛城的陰陽怪氣,吳天還沒反駁的時候,李怡心先開口了。

“你…哼,大家都是同事,我就不和你一個女人計較了!…小子你這樣讓女人替你出頭,就不嫌丟人嗎?”

葛城見說不過李怡心,轉而繼續攻擊吳天,借此體現自己的存在感。

“嗯,不嫌丟人,你行你也來啊!”

“你…”

但葛城還是挑錯了人,吳天本身就不是計較這些的人,脫口而出的一句話,讓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噗嗤…!”

李怡心和記錄員吳萍都笑出了聲,葛城也被懟的啞口無言,面紅耳赤的閉目養神,不再言語。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个思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群山传

凉书月

群山传

北巷良人

群山传

诸葛卧龙

群山传

在水之鱼

群山传

陌莉凄语

群山传

蓝颜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