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顺着缘分尽可能多地付出爱》。

公所好者五,九合诸侯什么变故……·依露嘟

第四十五章 王俊到访

看到纸上的几个字,李二的脸色陡然巨变,他刚要说什么,李峰就翘起鼻子,双手叉腰,牛逼哄哄的说道:“我就是最厉害了,所有人都应该喜欢我,嘎嘎嘎嘎……”

嚣张的样子,嚣张的笑声让李二直接往李峰的后脑勺来了那么一下。

这一下毫不留手,又快又准,还很用力。就算李峰拥有了霸王项羽的力量,依旧被打的有些头昏脑胀。

“小子,你嚣张过头了。”李二十分不满的说道。

李峰转过头,十分委屈的说道:“我就是很厉害吗,哪里嚣张了。”

接着对长孙撒娇道:“干娘,管一管你男人。太暴力了,小心家暴。”

李二顿时瞪大了双眼看过去,吓得李峰连忙躲到长孙身后去。

李丽质看的咯咯笑了起来。

长孙轻笑一声,伸出食指点了一下李峰的太阳穴,道:“你活该,刚刚的你确实很嚣张,我看了都想要打你。以后不可如此嚣张。”

李峰缩了缩头道:“一切都听干娘的。”

“既然你听我的,那我要这套活字印刷,你肯不肯给我?”长孙开口问道。

李丽质张大了嘴巴,这还是我那温柔贤淑,美丽大方的母后吗?怎么做起打劫的活来了?抢的还是自己的干儿子。

她看向李峰,心道:“他应该会拒绝的吧,这可是至宝啊。”

李峰笑了笑,道:“干娘想要,当然没有问题,不过我希望这个活字印刷暂时还是不要到处乱传。不然影响了朝廷一些政策,我怕朝廷会怪罪干娘家一家,害得老李丢官。”

李二神色一动,刚刚自己还想着用这活字印刷搞些名堂,还在思考中,这李峰却仿佛已经知道自己会想什么主意一般。

“李峰,你说说看,朝廷会有哪些政令。”

“老李,亏你还是当官的,难道你一点也不知道分析吗?”

“有话直说,不要说一些有的没的。”李二不爽的说道。

李峰叹口气道:“当今陛下可是雄主,眼睛揉不得沙子,世家的存在就是眼里的沙子,让他很不舒服。”

“你的意思是陛下会对付世家?”李二小声的问道,心中却是翻起了滔天巨浪,这小子莫非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什么都知道?

李峰微微点头,道:“没错,陛下会对付世家。”

“可是世家何其强大,先不说各大世家操控着大唐绝大多数土地,还有各行各业。

就说各大世家在朝中为官的人就不少,一旦陛下动各大世家,各大世家来个集体辞呈怎么办?朝廷那么多空缺谁来补足?”李二问道。

这也是李二,乃至历朝历代的皇帝都不敢轻易动世家的原因,尽管知道世家可能就是国家的隐患,他们也不敢动。

李峰叹口气道:“储备人才不够啊。”

“什么意思?”

李峰解释道:“就是朝廷没有多余的人才准备着。如果有多余的人才,还怕这些世家辞官?”

“哎,没办法,这是朝廷的短板,是历朝历代的短板,人才全都被世家给掌控了,而掌控人才的原因就是书籍。

各大世家能储藏那么多的书籍也是因为他们有很多读书人,这群读书人会帮他们写书,时间一久,书籍自然而然的多了。”李二无奈的说道。

李峰点头道:“所以你打算将活字印刷敬献给朝廷,让陛下多印书籍,可以控制天下读书人?”

“没错。有了活字印书籍,当世大儒都会上门求你帮他印刷书籍。这样的大儒门生有多少,你可知道?”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对我而言,他们就是一群酸儒而已。”

“你这是看不起读书人呢?”

“不是看不起他们,而是看不起只会之乎者也的人,所为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我将读书人分成好几类呢,第一类,是死读书,读死书的人。第二类则是志大才疏之人。第三类是真正有学问的人,比如阎立本,他善画,比如孙思邈,他善医,比如魏征,他为民。”

“那你又是哪类人?”

“我,勉强属于第三类读书人吧,因为我对《四书五经》不是很精通,我精通的是杂学。”

李二狐疑道:“没听说过有这门学问啊。”

“爹,哥哥的意思是他学的很杂。”李丽质解释道。

李二对于这个答案很不能接受,看向李峰。

李峰点头微笑:“没错,杂学就是什么都学。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写一本关于算学的书籍,老李,到时候你来拿,将它送给朝廷,给你立点功劳。”

“那还不如直接敬,但是仍然有那么一些房屋,并没有被植物包围,而且还有着使用的痕迹。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就在眼前,竟然有人。

没错的,这里有人。

一群狗狗现在就围着一个人正在吠叫个不停。

这是欢喜的吠叫。

狗狗们对这个人的态度,远比对柏琳达更好。

柏琳达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她稍微有些不高兴,自己怎么会比不上对方被狗狗们喜欢的程度,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明明应该是自己被狗狗们更加喜欢的。

柏琳达倒也不至于上前与对方说道说道这个事情。

再怎么说,柏琳达还是有些貴族该有的矜持,还有尊严。

只是,上前与对方搭句话,总是该有的事情。

柏琳达向前走去。

“停下,不要靠近对方!”乔尔丹看到柏琳达的行动,立即开口提醒。

乔尔丹的表情很是不好看,他的目光落在对方的身上,对方一身很是陈旧的袍子,更加正确的来说,只是一块质量很是普通,而且还上了年头的布块,没有经过任何裁缝,就直接罩在了身上。

那袍子还有很多地方损坏,不过,又经过了修补,整个袍子呈现出一块一块的样子。

这个造型与乔尔丹经常见到的城市当中的乞丐,又或是流浪者,難民,没什么区别。

但是,有一点更加重要的地方,被乔尔丹注意到了,他整个人很是紧张。

那就是对方从几乎把浑身上下全部都遮挡的严严实实的袍子之下,仅仅展现出来的那么一点身躯,只是手臂的一截,在其上,乔尔丹发现了很多的红肿,还有脓包的存在。

这让乔尔丹有了极为不好的猜想。

而且这个猜想是几乎正确的。

对方吓了一跳,这个人似乎是根本没想到会有人出现,其的注意力几乎都集中在了狗狗们的身上,狗狗们闹腾腾的,也真的是很耗费人的注意力。

关注了狗狗们,就很难关注其他地方。

而且在对方的潜在意识当中,这个地方就不该再出现其他人。

又或者说是很少该出现其他人。

就是这么一个状况。

但是现在,出现了其他人。

这个人大吃一惊,其慌忙的抬头向着乔尔丹的方向望去,因为乔尔丹发出了声音,更加引起了其的注意。

随即,这个人也注意到了柏琳达。

然后,其惊叫一声,转身就跑。

从其的声音可以听出来,这是一个年纪不算大的女孩。

“你干什么啊!突然之间大叫什么,你吓到了她!”柏琳达立即开口指责乔尔丹,就算是她处心积虑的想招揽乔尔丹成为自己的追随者,但是乔尔丹犯了错误,他也是必须要指出来的。

穿着长袍的女孩,好像是一只灵活无比的小兔子,飞快的向着远处跑去,狗狗们吠叫个不停,好像是做一个很有趣的游戏,快速的跟着她,也向着远处跑去。

看到这一幕,柏琳达明显有些着急,忍不住迈步追上去。

这时候,乔尔丹已经顾不上许多,一伸手,直接拉扯了柏琳达的手臂,就向回跑去。

“你干什么,你干什么!未经本小姐的允许,你怎么可以觸碰本小姐的手臂!”柏琳达不高兴的指出这一点。

“糟糕,糟糕,真的是太糟糕了,必须要把这件事情快点报告给老师!必须快点!”乔尔丹完全没理会柏琳达的话语,他只是自顾自的说着,一脸惊骇的表情。

“什么事情啊!狗狗们也都跑了!你还给我狗狗啊!”柏琳达继续不高兴的说道。

“痲病,痲病,刚才的那个人是痲病的病人啊!糟糕,狗狗们与病人接近了,而我们又与狗狗们接近过,这样子一来,我们很有可能也会染上痲病的!真的是太糟糕了!”乔尔丹的表情一片苍白。

哦,甚至于可以称得上是惨白!

“什么啊!乔尔丹,你说什么呢,什么痲病,又什么我们也染上痲病!”柏琳达开口问道,一副不解的模样。

“大小姐,你难道不知道痲病?”乔尔丹很是吃惊的问道。

“痲病,那是什么病啊?感冒,还是发烧?又或是打喷嚏?”柏琳达还真的是不知道,又没有人向她说过,而且就算是在学校当中,老师也没有教过这个。

她怎么会知道,只是看着乔尔丹一副惊骇无比的样子,她多少感觉到那是一种似乎有点可怕的东西。

戴梦尧回顾左右,并无注意他们不好,已经搬家了,还回到哪里

人界

天安历355年

大夏区 丽湖花园

一个年轻的身影从床上爬起,来到卫生间,开启水龙头洗脸,没一会,在年轻人的身后,出现了一对中年夫妇。

“青儿,又做噩梦了?”中年男子开口问道。

被唤作青儿的年轻人开口回道:“嗯,没事的,爸妈,你们去休息吧。”

这不知道是第几个夜晚,不知道第几个被噩梦惊醒的夜晚。

“老头子,要不,再带青儿去医院看看?”中年妇女有些担忧的说道。

中年男子还未开口,被唤作青儿的年轻人便回道:“没事的,妈,没必要,医院去了这么多次,也检查不出什么,不要再浪费钱了。”

不等这对中年夫妇再次开口说话,年轻人便轻轻笑道:“你们快去睡觉,我没事的,明天你们还要上班呢,可不要起不来然后赖我。”

“呵呵,臭小子,那你快点去睡,你明天也还要上课,快高考了,别累到自己了。”看到儿子如此做派,中年男子也不再多说什么,制止了自己的老婆,随后拉回了房间。

两人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是很明显还是听得到:“你干嘛,青儿老是这样做噩梦也不是个办法啊,自从满十八岁之后,到现在都快十二个月了,再这样下去还怎么高考。”

“医院检查都差不多,什么也没查出来,医生也说了没什么问题,唉,孩子也长大了,只能靠自己调节,明天你再去买点好的,给他补补身子,每天这么闹,身子怕是扛不住。”

“唉,这噩梦,只希望不要再来了。”

蔡青在父母离去之后,看向了镜子里的自己,面容憔悴,面色青白,是啊,这是自从满十八岁那天开始,到现在,快十二个月了。

每天晚上都做梦。

有时是在地铁中。

有时是在房间内。

有时是在飞机上。

各种各样,算起来,有十个不同的梦重复的做着,全都如同今晚的梦一般,突然杀出无数黑影,梦里的人也一样全力抵抗了,但是终究逃不过死亡的命运。

而且每个梦的主人公,名字都叫蔡天权。

今晚的梦,是自己所熟知的梦,但是就算是自己熟知的梦重复的做,还是一样会被惊醒,自己始终还是,无法面对死亡的恐惧。

蔡天权,人界最强守护者,也是人界能如此安全的稳定发展如此多年的英雄。

他的雕塑,矗立在人界所有区的正中间,他是人界的信仰。

平安历,便是从蔡天权过世那一日,那一年开始算起的。

蔡青不做多想,回到房间继续睡觉,看了看闹钟,五点了,还有一个半钟就要起床上学了,趁现在还有时间,多睡一会。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天还未亮,闹钟便响起,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来,拍向了闹钟,随后闹钟停下了声响。

紧接着,被窝里出现了一个鸡窝头,揉了揉自己的双眼,起床洗漱吃饭。

“早安,爸妈。”来到客厅的蔡青,对着父母问候早安。

看着鸡窝头,黑眼圈的蔡青,刘沈梅有些担忧:“青儿,感觉怎么样,如果不是很舒服的话,今天请假吧?”

“没事的妈,不影响,快高考了,课程不能落下。”蔡青挤出笑容,想让母亲安心。

刘沈梅还打算再说什么,坐在餐桌上的蔡明生插话说道:“好,从小你就有主见,随你,但是真的不舒服的时候,要跟爸妈说,少上一天课不影响。”

蔡青点了点头,坐下用餐,很快的吃完早餐之后,便出门上学:“爸妈,我上学,但一双眸子却瞪得滚园,怔怔望着天花板。

沈问丘一愣,一旁本打算看热闹的燕舒雨见到突然的这一幕也是一愣,快步走过去,蹲下身去检查,随即,吃惊的看向沈问丘道:“死了。”

死了?

沈问丘不大相信,也走上前去,一试探陈还鼻息真的没有了气息,而且身体温度也在迅速下降。

他不由得有些茫然,“不是,你们这的人都这么不经吓的吗?堂堂修士居然还会怕鬼?合适吗?”

燕舒雨解释道:“鬼?你想多了,他是刚刚被你踹门一吓,没收住灵气,才导致灵气紊乱造成的,虽然还不致死,但又经你刚刚一吓,彻底没稳住心神,导致灵气反噬自身死的。”

沈问丘这才放心下来,刚刚他还以为他们这本就光怪陆离的世界,怎么还怕鬼呢?这不科学呀?

原来真正造成陈还死亡的原因是他自身灵气紊乱导致的。

燕舒雨又道:“不过你刚刚那句话什么意思?怎么怪怪的,什么叫以前是人,现在不是人了?”

沈问丘微微一愣,他开始还陷入陈还的问题之中,没想起来自己是干嘛来的,因此,他斟酌了好一会儿。

按照他在轮回小世界建立的思维逻辑,他觉得以前的自己还算是个正经人,做着正经事,如今,也干起来杀人的勾当,那就算不得是正经人了。

不过,他知道这会自己要跟燕舒雨解释那么多,燕舒雨听不懂也只会把他当傻子,那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也不解释, “没什么,开个玩笑而已,谁知道他还当真了?”

燕舒雨朝沈问丘竖起了大拇指,“高,当真高,我第一次见这种杀人方式的。”

沈问丘也不得意,还有两位要他去解决,当然,如果也能吓死,那是做好不过。

“走了。”

“你还在做什么?”

已经走出门口的沈问丘回头一看,发现燕舒雨还没有跟上来,而是在那陈还身上胡乱摸索,不由得问道。

燕舒雨看了他一眼,对于沈问丘不珍惜战场的行为,深深鄙夷,“我打扫战场呢?你先撤,我随后就到。”

下一刻,只见她从陈还身上摸索出一个钱袋子,满意的点点头,随后挂在自己腰间,便走向沈问丘。

“走呀,愣着干嘛?”

沈问丘愣愣然,“你管这叫打扫战场?”

燕舒雨理所应当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发死人财?”沈问丘自个儿不认同五洲之人的价值观,没眼力见提了一句。

燕舒雨顿时不乐意了,朝他翻了个白眼,道:“你懂个屁,这个世界上的资源是大家的,共有的,什么死人财,多难听呀?你看,现在他既然都用不上了,那这些东西留在他身上也是浪费,作为勤俭节约的五洲修士,为了减少资源有限造成的人过度竞争,为了人类修士之间更加倾向于和平与博爱,那我们是不是就要秉持不浪费的原则,替他用了?”

沈问丘觉得燕舒雨说得好有道理,不要脸能不要成这个样子,那也是天下无敌了。

燕舒雨却不知道沈问丘想什么,而是将先前从陈还陈还身上拿的钱袋子,拿出来道:“见者有份,我分你一半。”

沈问丘钻进雨幕之中,拒绝道:“对不起,我没那个嗜好。”

看着沈问丘远离的背影,燕舒雨轻蔑道:“切,矫情,不要白不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顺着缘分尽可能多地付出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叶澜传说

君安安

叶澜传说

爱吃果冻布丁

叶澜传说

梦里弄墨

叶澜传说

绮里眠

叶澜传说

人在江湖

叶澜传说

水木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