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以琴入道》。

天地间仿佛已剩下坟墓里那个死人在坟墓中伴着她通杨行密,遣将刘郇袭兖州,别将袭齐。时太祖方围凤翔,

叶枫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万物殿主。

  他的身体里面,还有魂界庞大的力量需要时间去消化。

  更不用说他在吸收魂界力量的时候,顺便也将征引鼎中留存的征引力量纳入了身体里面,同样需要时间炼化。

  现在的出來的地穴入口中,開槍擊殺兩只異蟲,在狹小且隨時可能垮塌的地道中朝最中心的蟲巢爬去。

劉昊提著醫療箱,跟上。

ps今天更新得有點遲。這周成績好差啊,需要投票安慰。兄弟們點個收藏吧!求你們了。

話說有人進群嗎?群號在書評區,有特殊內容哦(暗示)

握緊拳頭,看著光潔如鏡的瓷質洗手臺桌面,楊大偉將拳頭高高舉起,又輕輕落下。他舒展開眉頭,輕聲對著模糊地倒影說道:“其實你跟鐘小丫并不熟,不是嗎?”

“而且你很清楚,你很難叫醒一個裝睡的人,也很難救回一個真心想死的人。”

“她的一生已經被人給毀了,就如同瓷器碎了。再怎么努力,也修復不完全。你即便強行救下她一時,也未必能救下她一世。”

“但你不一樣,你的人生并非一片黑暗。你的未來是光明的。你會是個出色的律師。你將帶著健康的身體與心靈,過上全新的人生,在往后的生活里,你能夠幫助到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更何況,人家也說了。即便你放棄了,他們還是有能力去解決這件事。所以說,你其實根本救不了她。你所謂的拯救,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放下她吧。這沒什么的。沒有人知道,即便被人知道了,相信也沒有人會去責怪你。”

“毀掉她的是范堅強,殺死她的人也是他,而不是你。”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你并沒有做錯什么。雖然她也沒有做錯什么。錯就錯在范堅強。”

“你該好好活下去,可以記住她的仇恨。等找到了合適的機會,用法律的武器合法地懲罰范堅強,就當是為她復仇了。相信她也愿意看到這種事。”

“她那么善良,一定不會忍心讓你為了殘破的她而放棄掉自己本該幸福完美的一生。如果她知道了,一定會很難過的,不是嗎?”

“所以,與其讓她背負著痛苦的回憶繼續茍延殘喘,還不如讓她就此毫無痛苦的死去,這才是更適合她的命運。”

“更可況,她已經算是孤家寡人。但你不是,你還有父母。雖然你并不如何親近他們,但畢竟血緣一場,你怎么忍心讓他們因為你的婦人之仁而在痛苦和懊悔中過完這一生?”

“放棄幫助她,讓她徹底解脫,然后帶著她的希望,替她更好地活下去,這才是一個合格的成年人的選擇。”

“你很清楚,你已經不再年輕,不再是可以意氣用事的年紀了。”

“你同樣清楚,不如意事常八九,這才是生活本來的面目。適當的彎一下腰,低一下頭,放棄一些堅持,會讓你的生活更好過一些。”

楊大偉慢慢找回了力氣,慢慢地抬起了頭。

鏡子中的男人嘴角微微揚起,漸漸有了笑意。

“對,就是這樣。抬頭挺胸,給她留一個好印象吧。”

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領帶,楊大偉握緊電話,對著話筒很自然地說道:“江老板,我已經有了答案了。”

電話那頭立刻有了回應。

“那么你的答案是?”

“我的答案當然是……”楊大偉看著鏡子中那張漸漸舒展開的笑臉,沒有猶豫,快速而又有力的將手掌覆蓋到了自己的右半邊臉上。

“啪”的一聲脆響過后,他的臉上頓時就多了一個鮮明的手掌印。

“非常感謝江老板的誠心接待。但感到非常抱歉的是,我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將中止這場交易。”

楊大偉以為自己的言行一定會讓江臣感到意外。但令他自己比較意外的是,江臣對這個回答以及突兀的巴掌聲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情緒波動,聲音還是一貫的有些冷漠的平靜。

“好的。”

除了這干凈利落的兩個字外,沒有威逼,沒有利誘,就好像他根本不在乎楊大偉的選擇一樣。

這讓楊大偉更加迷惑了。

難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這件事其實并非對方為了針對自己而安排出的好戲?而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巧合罷了?

問題又多了幾個,但他顧不上也不敢再多想。

雖然他的語氣輕描淡寫,但臉上鮮明的掌印其實已經直白地說明了他做出這個決定并不容易。要是再多想一會兒,沒準他就會反悔了。

“那我就不耽誤江老板的時間了,祝您生意興隆。”

“謝謝。”

簡單的客套一句之后,楊大偉匆匆掛掉了電話。然后,他看著鏡子中那個望著自己的男人,笑容無比燦爛。

“是的,即便你放棄幫助她,也無可厚非,并沒有做錯什么,也沒有人有資格指責你什么。”

“比起幫助一個不知道能不能幫得了的心存死志的人,還是幫助一個渴望著美好人生的人來得容易和明智些。而且比起幫到她的可能性,還是幫不到的可能性更大些。”

“我承認你的這個選擇也許更合適。或者等過段時間,我會更堅定這個想法。”

“但是此刻,我就是不爽看你這么做。”

說完,他打開手機,找到范堅強的號碼,開始編輯信息。

“帶著你的五百萬給老子滾,滾的越遠越好。”

看著編輯好的這句話,楊大偉覺得自己的腰桿似乎又久違的挺直了許多。這是他這備受煎熬的幾個月從未感受到過的舒爽感覺。

不過手指懸在發送鍵上方片刻,他沒有選擇將之發送出去。

雖然選擇了幫助鐘小丫來走出范堅強的陰影,但這并不意味著自己就該立刻與對方劃清界限,反而留在對方這邊,當個臥底會更好。

于是他將這句話刪掉,打上了自己私人的銀行卡賬號,給范堅強發了過去。

之后,他對著鏡子揉了揉自己的右半邊臉,讓掌印不那么鮮明。緊接著,他抽出兩張紙巾,擦凈臉上和手上的水漬,又將紙巾團成團,與所有的猶豫不決一起,拋進了垃圾桶,隨后他瀟灑轉身,打開門,大步流星,昂首挺胸,走了出去。

封神大廈內。

被掛掉電話之后,范學,趕明兒你自己個兒結婚生孩子不用錢?給她花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這個年代的人結婚都比較早,張曉萌真要是考上了大學,一畢業就該結婚了。

結完婚的女人就是別人的家的,根本就別指望張曉萌賺錢補貼家里。

聽著老媽絮絮叨叨的話,張成不但沒有任何的不耐煩,反而還覺得特別親切。

不過老媽重男輕女的思想,張成很不贊同,他忍不住勸道:“媽,這種話以后您甭老是掛在嘴邊,老妹兒現在小不往心里去,等長大了說不定就會變成芥蒂,對家里有意見。”

“有意見就有唄,嫁出去的女兒就是潑出去的水,我還指望她給我養老不成。”李淑琴賭氣似得說道

其實她也不想這樣,但家里條件不允許,她能有什么辦法?

家里就張偉一個人上班,一個工資70多塊,這還是去年工資改革加了,而且農村自己種地交公糧,不用買糧食,他們家人口也不多,要不然他們一家可能飯都吃不上。

“媽,我就是說說,您別生氣。”

看到李淑琴有些生氣,張成笑著勸道:“放心吧,有我在,往后家里一定會好起來的,您和老爸就等著享清福好了。”

李淑琴被自己兒子有志氣的話逗笑了,不管張成以后會不會有出息,至少有一顆上進心。

張偉看到自己兒子似乎懂事兒里,心里很是欣慰。

“吃完了就走吧。”張偉站起身對張成招呼一聲,套上工作服向外走去。

張成又安慰了自己老媽幾句,直到把自己老媽逗笑,這才坐著老爸的二八大杠自行車離開。

坐在自行車后座上,張成想起了前世老爸五十多歲就咽喉癌去世了,猜測應該和在化工廠上班有關。

想到這里,張成忍不住對張偉問道:“爸,您身體最近有沒有不適的地方?”

正騎著自行車的張偉被張成莫名其妙的話問的一愣,接著搖搖頭,“我身體挺好啊,怎么突然問這個?”

聽到這話,坐在自行車后座的張成悄悄松了口氣,癌癥就算是放到后世,那也是不治之癥。

就算是再有錢的人,一旦和癌沾上了,就沒幾天活頭了。

既然老天給了張成重生的機會,他肯定不會再讓前世的悲劇重演。

雖然張偉身體現在沒什么不適,但張成擔心繼續干下去,還是會出事兒,勸道:“爸,我聽說化工廠對身體的危害很大,等我工作穩定了,您呀就辭職別干了,和老媽在家里種種地就行。”

“盡說瞎話!”張偉根本就沒有化工對身體有危害這個意識。

他以教訓的語氣說道:“真要是對身體有害的話,這廠子還能開嗎?而且那么多人都在廠里上班,我怎么就沒聽說有誰因為這個工作身體不好的。

不要聽風就是雨,說這話的人都是眼紅沒機會去廠里上班,你以后出門在外要多留個心眼兒,不要別人說什么就是什么。”

聽到老爸開始教訓起自己,張成一陣苦笑。

以他對自己老爸的了解,他知道無論他怎么說,都不可能說動對方。

畢竟現在的人都還沒意識到化工廠對身體危害很大。

他沒在繼續勸,而是想著一定要盡快的賺到錢。

只有證明了自己有賺錢的能力,那個時候再去勸說老爸,相對會容易很多。

到了鎮上后,張偉對張成叮囑道:“上班好好學,做事兒麻利點,現在的廚師到哪里都吃香,工資高,福利好……”

“老爸,我知道了,您就等著兒子賺大錢吧。”

聽著老爸的嘮叨,張成沒有反駁。

在以前,街上的飯店都是國營的,廚師拿的也是國家工資,每天吃喝也是國家的,福利肯定好。

但是國營飯店價格貴,普通人根本吃不起,這就慢慢出現了不少私營飯店。

私營飯店價格便宜,很多點生意都不錯,所以廚師工資也高。

他老爸也是因為這個,之前才執意要送他去學廚。

……

“葫蘆兒——冰糖的唉!”

“酸甜的豆汁兒來——麻豆腐……”

張成一來到鎮上,就聽到熟悉的各種吆喝聲,空氣中充斥著濃濃的煤球味。

看著街道上穿著軍裝的年輕人,帶著紅領軍的小孩兒,提籠遛鳥、斗蛐蛐,在不遠處公園練氣功的老頭兒……

眼前一幕幕熟悉而又落后的景象,讓張成一陣恍惚。

他前世踏入古玩這一行,就是從這個地方開始的。

隨著人流走了一會兒,張成來到了上班的餐館。

門面是老板自己家的,門面后面有一套很小的四合院,老板一家就住在里面,也是談生意的地方。

這個地方離鄉下近,即使是后世的時候,這里也是六環以外,所以很多鄉下人兒和斗爺都會來出手手上的東西。

最多的還是鄉下人兒。

以前在京城古玩圈有個“追大框”時代。

就是附近一些農民,把自己從鄉下低價收來的老物件,裝在框里,用自行車馱著,成群結隊的到城里賣。

文物店價格奇低,條件也苛刻,有點傷損的就拒收。

一些倒爺兒就會主動過來搭訕,把農民賣不出去的東西買下來。

即便是現在,進城賣文物的依舊不少。

張成的老板靠著毒辣的眼光,賺了不少錢。

張成走進飯店,看到留著兩撇小胡子的老板田虎正在算賬。

見張成進來,田虎指了指門兒后的垃圾,吩咐道:“去把那些垃圾都清理干凈。”

時隔幾十年再次見到田虎,種種情緒充斥在張成心頭。

“马何如?”对曰:“乞问太仆。定有件很秘密的事要来求我,究竟长公,而庐陵不自功矣。然文之变也有以应,曰:“坐。”樊哙从良坐。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以琴入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力压诸天

反物质方程式

一力压诸天

锦葵A

一力压诸天

迷路的鱼

一力压诸天

雪月空

一力压诸天

暗夜流星

一力压诸天

夜水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