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这是后来三少爷对铁开诚说的香道:“你难道没有看到我是被

王长生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人从浑浑噩噩中瞬间就恢复了清明,白马山的老道哪里想到对方明明已经受制于阴阳镜了居然这么快就脱困而出,属实不在常理之内,猝不及防下,王长生左手一拍身后的背包,那把七寸长许的桃木剑就飞了出来,顿时被他握在手中,随即王长生左手收拢肘部“嘭”的一下顶着老道的胸口,一转身就将他给压在了墙上,右手攥着那把木剑抵在了他的心口上,眼看着一剑就要穿透老道的胸膛了。

  “不好意思,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当初我家小师叔为了防着我被人受制,他宁可损了十年的阳寿,也为我遮住了我的命格,就是免得我被像你们这种名门正派的人发现后受制于你”王长生阴着脸说道:“老仙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闲事管地太多,我就只能送你上路了……再见,来不及握手吧”

  白马观老道眼睛顺势就落在了王长生手里的木剑上,当心口感受到剑尖戳破肌肤的痛感时,临危之际他脱口而出道:“陈青山是你什么人?”

  这把木剑乍一看起来平淡无奇,看不出是什么样的质地,样式老旧做工粗糙,但两面剑身上刻着两幅山水图纹,透露出一股沧桑,古朴的气息,这是昆仑山脉的走向图。

  王长生眼看着就要杀人灭口之际,听闻对方的话手中剑尖顺势一收,皱眉问道:“你认识陈青山?”

  “你是昆仑观中人?”老道反问了一句。

  陈青山道号青山真人,昆仑观主,不过世间知晓此人的向来不多,因为陈青山平时行踪不定,宛若闲云野鹤一般常年云游不知所踪,能从这把剑上就认出王长生的来历,想必是曾经见过陈青山和这把随身佩剑。

  听来似乎有些稀奇,但全因青山真人从来不出剑,见剑者几乎九成九都必死无疑,见者不死的,那应该是旧识了。

  王长生脸色阴晴不定,但手里的剑却从对方的心口上收了回来,这老道能脱口而出陈青山和昆仑观这两个名字,定然不是道听途说的。

“你认识我师傅?我劝你最好不要胡掐,不然我这边杀了你,那边就走一趟白马山,送你的徒子徒孙和你一道在黄泉路上叙旧”

白马老道轻吁了一口气,咽着吐沫说道:“我和青山真人恰有一面之缘”

  二十几分钟之后,白马山外的一间茶楼上,王长生和这老道对坐,两人面前放着一壶沏好地陈年白茶,彼此之间似乎已经化干戈为玉帛敌意渐消了。

  茶水翻腾,热气缭绕,淡淡地茶香气飘了出来。

白马山道士惊疑不定地看着面前的青年,良久之后为对方斟上一杯热茶,开口说道:“我知道,昆仑观中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人下玉虚峰入世了”

  世人只知昆仑山,却不知玉虚峰上有座昆仑观,这座不知道传承了多少年的古老道观,在有着万山之祖之称的昆仑山上,世代镇守着这片土地上的二十四条龙脉。

王朝可以更替,但龙脉不能有变,这是昆仑观的世代祖训。

  只不过这一点在中土大地上鲜有人知,就更无人知道,昆仑观弟子有几何了。

  陈青山是这一代的昆仑观观主,如果想要形容一下此人的话大概只有一个词能够概括一下了,那就是神龙不见首也不见尾,他不见首和不见尾的离谱程度可以堪称奇葩了,因为王长生作为他的关门弟子,都有六年没有见过师傅了。

  王长生是被他的小师叔和几位师兄一把手带起来的,他在十二岁那年被陈青山带进昆仑观后,没过两年陈青山扔下一句我要云游去然后人就失踪了。

后几年他都是被小师叔和二师兄代师授艺的,而四年前小师叔也扔下一句我要去云游然后也走了。

再过两年几位师兄也走了,整个昆仑观中就只剩下了王长生和六师兄。

  “我见过陈观主,当时他手里拿着这把剑,那是十年前的时候了,陈观主来白马山见我师傅,他说要将这剑放于白马观十八年,换借我镇观之宝阴阳镜,但那时我师傅两年后要阴阳镜有大用,就婉拒了陈观主……”

  王长生顿时愕然,十年前正是师傅带他离家上昆仑观的时候。

  十八年后,他步入而立之年,正好三十。

  “你为什么是个死人?”白马山老道皱眉问道。

  王长生吧。

敵魯發現述律平已在夜里出發,現在恐怕已經行出去幾百里,急忙道:“咱們也趕快出發吧,路還遠著呢。”

康默記望了一眼天空,看到滿天星斗還沒有落盡,懶散地說:“不急,日頭還沒有出來,此時動身,天正冷。我們還是各自回房睡覺去吧。儀坤州庖丁的廚藝精湛,等我們品嘗完美食之后,再上路不遲。”

阿古只大怒,吼道:“你這人好沒道理,我大哥病成那樣,我恨不得立即見到他才是,你卻要拖延。”

康默記搖頭道:“夷離堇的病情沒有我說的那般嚴重,不信,你們可以問老古將軍。”

敵魯不解,問道:“那你為何要夸大我兄弟的病情呢?”

康默記淡淡一笑,道:“述律平將軍是因為與夷離堇斗氣才離開夷離堇的,我若不夸大夷離堇的病情,述律平將軍能星夜去看望夷離堇嗎?實話告訴你們吧,夷離堇的病,實因述律平將軍不在他身邊而得。述律平將軍回到夷離堇身邊,夷離堇又知道你們二位也要去與他相會,心里一高興,病就好了。”

康默記停頓了一下,又道:“只是可惜呀,我們趕不上和夷離堇與述律平將軍的喜酒了。”

阿古只瞪眼道:“你這人整日就知道胡說八道,即使我阿姐真的要結婚,怎么也得等我們兄弟為她張羅吧。”

康默記笑而不答。

幾個人將信將疑,一路緊走,趕到可汗牙帳,恰好阿保機也剛到。

果然,阿保機與述律平已經成婚,因婚事而耽擱了兩日行程。

敵魯和阿古只看到,阿保機一如既往,除有些消瘦外,顯得更加神采奕奕,并無疾病在身。

兄弟相見,阿保機益發高興,讓綰思趕快安排,給弟兄們補喝喜酒。

弟兄們自然又是一番歡騰。

痕德堇可汗只讓阿保機和曷魯兩人來見他。

痕德堇可汗的身體每況愈下,連坐直身子,都需要人幫助才能做到。

痕德堇可汗不想讓太多的人知道他的身體狀況。

痕德堇可汗用憐愛的目光瞧著阿保機,擔心地問:“聽說你病了,好了嗎?”

阿保機尷尬地笑了笑,拍了下胸脯,說:“已經痊愈。”

痕德堇可汗又看向曷魯,贊道:“你們倆真是一對好兄弟呀。這次進軍幽州,我曾擔心,我們真的打過打不過劉仁恭。你們不傷一兵一卒,既做到了讓劉仁恭膽寒,又成功與奚國聯軍,取得了天大的戰績。不兵而克敵,自古兵家最高境界,你們真是我契丹的棟梁之材呀。”

接著,痕德堇可汗又輕輕嘆息一聲,說道:“我的兩個兄弟,一個無端被殺,一個不堪重用,天不助我呀。”

阿保機知道,痕德堇可汗說的是釋魯和轄底。

痕德堇可汗又說:“釋魯不在了,于越的位子一直空著。阿保機呀,從今往后,你就出任于越吧,幫我處理一切軍政事宜。”

阿保機心中一虛,急忙推辭說:“于越一職,尊貴者方能出任,我還年輕,哪敢擔當此職。轄底叔叔已經回國,還是讓轄底叔叔出任于越吧,我和曷魯會全力支持他的。”

痕德堇可汗一怔,埋怨道:“轄底回國了?他現在在哪?怎么也不來看我。”

阿保機急忙解釋道:“叔叔剛回國,正好遇到我們筑建安置幽薊民眾的城池,叔叔現在還在指揮筑城呢。”

痕德堇可汗輕輕“哦”了一聲,說:“看來,他是逃到渤海國了。此人不堪重用,他回來也好不回來也罷,都不適合擔任于越一職,還是由你來擔任吧。現在,契丹的精英都在你身邊,只有你最適合擔當此職。”

阿保機還要推遲,痕德堇可汗接著說:“眼下,正有一件重要國事需要你出面去辦,這趟差事,只有你以于越的身份出面,才配得上這一重任。”

阿保機和曷魯互相看了一眼,等待痕德堇可汗下達命令。

痕德堇可汗閉目休息了一下,說道:“前幾天,大唐的晉王李克用派來一位叫康令德的使者來見我,說李克用有意要與我們契丹修好,約我到云州與他會面,商討結盟之事。從康令德的口中聽得,大唐各路軍閥紛紛獨立,政權已經名存實亡,這與我們的探馬所報一致。大唐皇帝真蠢,他想利用加官進爵的辦法,拉攏那些已經失去控制各自為政的軍閥,到處封王,這樣更給那些軍閥相互攻擊提供了條件。大唐朝消亡已成定局。”

”世上本没有不劳而获的事荡声道:痛死了,快替我揉

“撤退!撤退!”张哥挥舞着手,一群人借着大火烧出的短暂空隙,撤退入第二条防线。

工人们启动机关,地面上传来一阵轰鸣,紧接着升起一排排鹿砦。在他们之前商议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面对上巨型蝗虫,大网未必够用,因此便将第二道防线稍加整改。

鹿砦上,又是张开一张大网。

和之前那张大网不同,这张网的空隙大了一些,并且上面并没有涂抹粘液。这样,以那些沙漠蝗虫的体积,真要进来,是可以直接进来的——只不过稍加费力了些。

几只沙漠蝗虫落在大网上,一下子就找到了方向,一头钻入大网的空隙中,努力摇摆着身子,想要钻进来。

只不过这时,只见一人高高跃起,脚尖踩着鹿砦轻轻一点,身形迅速一拧,一道刀光划过,蝗虫的头颅高高飞起,汁液溅出。

那道身影轻快落地,在月光下留下一道潇洒的背影。

“好!”

“好!”

…………

底下,响起一片叫好声,士气大振。

“呀!小莫他好帅啊!”翡看着那道身影,眼睛笑眯成了一条线,开心地说道。

真是羡慕啊,迅捷天赋……李元感慨不已。此时他也已经认了出来,这个人,不就是之前他们抓到的,那个喜欢把不可描述的东西套在头上的少年大盗么……

此时看他这一身装备,等级也已经达到了五级。

“切!这有什么,看我的!”边上,吴云不服。话落,他亦是脚尖轻点而起,身形陡然拔高,踩在鹿砦上,轻轻又是一点。

两柄短刀在他的手中漂亮地舞了个花,一下子划过两只沙漠蝗虫的脑袋,直接令得那两只前浪蝗虫死在沙滩上。

众人一片惊呼。

“走刺客路线,弓箭手路线的人对付网上的沙漠蝗虫,战士路线,法师路线的人对付巨型蝗虫!”张哥扯嗓子大吼。

听他如此一说,所有人都找到自己的定位,有条不紊地对付起扑面而来的蝗虫大军。

只见不远处,巨型蝗虫后腿猛地发力,气势汹汹地一跃扑来,但是却都纷纷在鹿砦前面停下脚步。

面对这指向它们的尖锐木刺,本能给予了它们极危险的感应。

不过这才仅仅只是开始,铁枪从鹿砦的缝隙中刺出,狠狠地刺入它们的身体,痛得它们口中发出吱吱的尖叫,但是却难以动弹。

只不过令人感觉怪异的是,齐齐的铁枪中,怎么还有把铁剑……

紧接着,又是尖头散发着蓝色光芒的木杖从鹿砦中探出头,指向那些巨型蝗虫,

蓝色的流弹飞出,齐刷刷地打在那些巨型蝗虫身上,直接将这一批巨型蝗虫收走。

“好样的,就是这样!”张哥兴奋地一挥手。这一波下来,至少收走了五十只以上的巨型蝗虫。他从来没想到,原来对付这些蝗虫,居然会这么轻松。

剩下的蝗虫还是一如既往,不怕死,也不吸取教训地从正面发动进攻。只不过在合适的战术下,这一波波蝗虫都是继了前辈们的后尘,成了死在沙滩上的前浪。

“哈哈,如果是这样的话,来再多的沙漠蝗虫我们也不怕!”征讨的队伍中,有人杀到兴起。这番战斗经验丰厚,危险性又低,让他乐此不疲。

真要说唯一的遗憾,应该就是来不及收走地上的那些能量来源了吧?

方才的那一场大火,又是让一地的能量来源毁掉。

“如果都是这样的话,我们这次就赢定了!”拓木将数根弩矢安装在弩中,调准好位置,指着巨型蝗虫咻咻连射出两箭,直接将一只巨型蝗虫收走。

弩这种武器算是一大异类,与弓不同,它的攻击力体现主要就是它本身具有的张力。

所以对于一张弩而言,制造出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它每一发射击会造成多少伤害,和使用者本身的等级,力量关系不大。

真要说的话,那也只是针对有些有不同挡位的弩来说,力量越大的人,可以将弩矢装在更高挡位的位置,从而发挥出和更大的力量。

关键的差别还是精准。精准越高,射击命中要害的几率越高,暴击率就越高。何况拓木的弩可以连射,就像是林小馨一般,一口气可以射出好多箭,要是精准够高,箭箭暴击,那就十分恐怖了。

“别大意,蝗虫那边还有食铁蝗虫,鹿砦未必能挡的下这家伙。”李元提醒道。

“嘿!那些食铁蝗虫又怎么了?它们就算再厉害还不是要像这些巨型蝗虫一样,到我们面前才能啃食鹿砦?还没等它们动口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把它们干死了!”拓木不以为意道。

“再说了,食铁蝗虫我的,被切成七片的幻影攻防能力都在變弱,把一個幻影大概分割到五十片以上,每一片的能力大略就只有筑基二層了。

但這和沒用差不多,甚至更糟糕。

這東西的速度沒降低,如此相當于五十個擁有金丹高手速度的筑基修士在圍毆你,還是上下一心的,就算是金丹高手也頂不住呀。

“必須跟大興他們配合,還得小心處理……”

不過下一刻左一飛都來不及擔憂自己了。

兩邊都出事!

這邊莫依婷根本對付不了兩個幻影。并且還真是湊巧了,一個幻影死命想要追殺左一飛卻被莫依婷捆住了,它死命拽著莫依婷飛。但另一個幻影憑著預設的本能發現莫依婷困住了它于是掉頭就殺。這邊拽那邊殺。莫依婷瞬間手忙腳亂。

不但亂,還得挨揍!

“哎喲!”

莫依婷第一次有點佩服左一飛!

被金丹高手砸在身上是那個疼呀!可左一飛挨了幾百下,那身體都被打成豬了竟然連喊都沒喊過一聲。然后莫依婷更郁悶,那頭拉這邊打,她后面估計也得挨上幾百下變成比盧小月還臃腫的肥婆,那形象太糟糕了好吧。

莫依婷知道解決辦法。

把追殺左一飛那只幻影放回去,她對付一只幻影還是行的。

然后莫依婷還真放掉了!

松大興出事了。

那邊是孟朝櫓和一頭幻影在進攻松大興他們,莫依婷牽制住一頭幻影倒還好收拾。但她一走,幻影速度太快,韋心牽制不了,于是松大興就給了幻影一刀。好吧,幻影直接追著松大興殺,松大興又是個刺客幾乎沒近戰能力,他更沒有老奶奶賜予的速度靈符,所以如今是被那幻影追著殺,看樣子馬上就要被撕成碎片了。

“我去幫忙吧!”錄引纖都有點看不下去了,“要不讓漢武素她們調一個出來。”

血影宗全線崩潰!

“不用!”老奶奶放心得很,“小家伙已經找到了關鍵,只差一點點了。”

那一點點左一飛還沒找到。

也沒精力去找。

莫依婷把那頭幻影放了回去救援松大興,她雖然帶走了一頭幻影,但一頭幻影,一個幻影身子,七片幻影腦袋在場,左一飛就是把跳蚤功能發揮到極致也絕不敢停留半息呀。

只要被粘上,左一飛知道他絕對得死。

松大興壓力一輕這才發現莫依婷已經把他身邊的幻影給拴走了,這家伙身體也被揍麻木了,腦袋腫得比豬頭還慘:“你怎么回來了?”

“你都快死了,我還能不……噗!哎喲!”

松大興也沒法罵莫依婷了,這女修的能力最多對付一個幻影,現在兩個幻影一夾攻,她那胸脯遲早得被揍到極度豐滿。

這邊徹底打得風聲水起,背后漢武素和漢昌達竟真把陣法破開了:“我們先進去了,你們守好門戶,別讓它們進來干擾!”

孟惺魂氣瘋了,他還需要太多力量:“殺,都給我殺,給我用盡全力殺!”

左一飛被叫醒了。

他發現了所有小隊都陷入危險中,孟朝櫓他們身上的烏黑防護威力強大到可怕,以松大興他們的能力幾乎不可能打破,而幻影倒是好打,可看看洞窟另一邊一百零四個幻影軍團就知道大家能保持這個狀態已經超級厲害了。

左一飛得自己想辦法,然后他總算找到了那一點點。

“小月,別胡亂攻擊了。幫我!哎喲,我擦!”

一句話讓左一飛挨了三下,盧小月擔心:“怎么幫?”

“我說燒,你就燒掉個頭最小的幻影碎片。”

“呼,現在只有我自己,能救自己!我絕不能失敗!”

左一飛突然變得超級專注,絕靈斬的法訣第一次在靈魂里無限清晰起來。

何謂絕靈斬?

哪里有靈力,那里就該死!

那是精確無誤的斬殺。那是身體,意識和靈力的絕對統一,那是專注,是一擊必中!那更是萬軍叢中取上將首級!

如何取?

速度夠快,手法夠快,讓你連靈力都放不出來。

這就是絕靈斬。

殺生劍突然沒了重量,整個靈魂突然變得空靈。

“唰!”

“這小子!”

有那么一瞬間,孟惺魂突然感覺左一飛對他產生了極致的威脅。他有種奇怪的沖動,他很想現在就把這小家伙滅殺掉,甚至讓整個百枯谷和落獄幽谷,乃至半個天下都陪葬也在所不惜,因為他真的不能放任這小子成長起來。

否則整個世界都將被毀掉。

孟座英如是。

工不二亦如是。

甚至連老奶奶都微微皺了下眉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尊天帝

笑横刀

神尊天帝

沈阅

神尊天帝

飞哥带路

神尊天帝

傲月长空

神尊天帝

彼方极夜

神尊天帝

艾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