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兄弟之争》。

四人在园中一转,看到东北角又有人影一闪,不约而同扑了过占要坐船的一共有三个人。风四娘带着喜悦,道:若是把江湖人全

  或许,这便是各大仙宫们早已经预料到的场面。

  净土九界,蔓延亿万年之久,九大仙宫,彼此之间甚少往来,难得会有像今次这般的盛会召集仙宫聚首,大伙纷纷掏出了自己的最强的底牌,都想要压下其余仙宫一筹。

< “不错,是臣发明的。”杨义非常无耻地将这事又揽到了自己身上。

“很好,如果你明天食言了,朕就让你尝尝水刑的滋味!”

杨义瞪大了眼睛,看着李世民那得意的表情,露出了惊恐之色。

夜晚,月亮在紫靈城的高空升起,有些不在意那么多的就已經入睡,有些焦慮的百姓無心睡眠。

陳氏學堂的水池邊,耿韻青在那里撫琴,陳先生不在,而屋內也沒有陳先生的身影。

在此時的城中街道上,陳先生緩緩的走在那里,時不時的看看四周,不知在找些什么。

這時,他來到了那編制竹籠的地方,在那門口,坐著位老人。

陳先生上前問道:“為什么還要留下?”

鄒老人道:“想見識一下那被人類稱為最恐怖的種族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陳先生聽了后笑了笑,然后說道:“亭主都不敢有你這想法。”

鄒老人說道:“我可沒資格跟亭主相提并論。”

最后,陳先生又笑了笑,然后離開了這里。

在此時的黎家山崖處,黎姓老人躺在那里看著夜空,而那位中年人則躺在他的身側,閉著眼睛,兩人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在此時城中的一個小巷里,一戶家中,方鋝與江曉雪兩人坐在門檻上,看著星空,閑聊著。

江曉雪說道:“今晚的又大又圓的,而且還這么亮!”

方鋝看著上空,說道:“確實,好漂亮的月亮。”

江曉雪問道:“方哥哥你冷嗎?”

方鋝搖了搖頭,說道:“不冷。”

江曉雪說道:“奇怪,我怎么感覺涼嗖嗖的。”

方鋝聽了后站起身,說道:“等一下,我給你拿一件衣服。”

江曉雪“嗯”了一聲。

不一會兒,方鋝便走了回來,然后將衣服給了江曉雪,重新坐到了門檻上。

江曉雪穿上后,看著那衣服說道:“好漂亮,這還有一朵花呢。”

方鋝說道:“那是我之前閑著無聊的時候縫的。”

江曉雪看著那衣服笑了笑。

方鋝問道:“你喜歡嗎?”

江曉雪點了點頭說道:“喜歡。”

方鋝說道:“那我等明天給你的衣服上也繡一個。”

江曉雪點了點頭說道:“好。”

方鋝看著江曉雪身上的衣服說道:“有些破了,不然就送給你了。”

江曉雪看著他嘻嘻一笑。

……

在此時的黎家屋子里,黎殤躺在床上,這時,在他的身旁想起了笑聲。

“干什么?趕緊睡覺。”黎殤說道。

曲溪嘻嘻一笑說道:“能跟師父一起睡真開心。”

黎殤說道:“再不睡覺我就走了啊!”

曲溪立馬閉嘴,然后乖乖的躺了下,閉上了眼睛。

這時,曲溪趴在黎殤的身子上,說道:“師父啊!你能不能一直陪著我?就像之前去那個什么魔域的時候一樣?現在這樣子我都好傷心了。”

黎殤睜開了眼睛,看了眼下方的小腦袋,實在有些不忍心,不愿意她接受這樣的命運。

她才不多大啊!有八歲了嗎?而且也什么也沒有做,從小便一無所有,現在還要再失去些么?可現在還能失去什么呢?

若是她不曾見過我,若是我當時下狠心不收她為徒,若是我們的關系沒有那么好,若是……稍微改變一點,也許就不會那么糟糕了,她也能夠活下來吧!

……

在此時的襄河北邊,燕升坐在河邊,時而看向身后遠處,在那房頂上坐著的黑衣人。

這時,那位牽鹿老人走來,坐到了一處臺階上,這次的他身旁沒有小鹿。

然而就在這時,他們身后屋頂上的那位黑衣人站了起來,然后下一刻,消失了身形。

就在此時的黎家懸崖出,黎姓老人突然睜開眼睛,然后凝視這前方,說道:“他要出手了。”

身旁那位中年人聽了后也睜開了眼睛,看向了某處。

在此時的紫靈城以北能夠看出一股極強的靈力波動,雖然是在晚上,但還是能夠肉眼可見。

然后下一刻,紫靈城的北邊發生了劇烈的爆炸聲。

黎姓老人看了過去,然后立馬消失了身形。

黎殤在屋內聽到了聲音,然后立馬睜開眼睛,起身離開了這里。

曲溪看著師父離去,然后輕聲說道:“師父一定要小心。”

爆炸聲響起后,驚動了整個紫靈城,所有人都醒了過來。

紫靈城的北邊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而且也不見那老人和燕升的蹤影,更不見那位黑衣人。

在此時的紫靈城上空天幕中心,一面屏障慢慢的快散開來,然后下一刻便包裹住了整個紫靈城。

在整座紫靈城的外圍有一股黑霧朝著紫靈城席卷而來,那黑霧就像一股黑暗之力一樣,但就在這時,那黑霧被那屏障給擋住了,被阻絕在外。

然而下一刻,那黑霧里面走出了無數的奇形怪狀的魔物,它們跟人類的體格相似,但卻各個頭頂上方頂著兩只牛角。

那無數的魔物瘋狂的沖撞面前的屏障,試圖破開它。

在此時的西城門處,黎殤與許勝等人聚集在這里,看著城外那兇煞無比的怪物。

黎殤開口問道:“這是什么東西?”

許勝眉頭緊皺看著那群魔物。

黎殤說道:“學堂陳先生有能夠救紫靈城的辦法,但我們現在得為他爭取一些時間。”

“學堂陳先生?那個畫畫的陳先生?”衛落看著黎殤問道。

黎殤點了點頭說道:“沒錯,陳先生絕對不止會畫畫那么簡單,他既然能那么說了,那么我們就應該相信他。”

眾人聽了后對視一眼,然“如何停戰?”

李饋:“很簡單。雙方休戰,你們只要退回到漢水對岸,我們就把昭云還給你們。”

姬燕回身與其他將領商議片刻,無奈的答應了李饋的請求。

于是,荊軍浩浩蕩蕩向漢水方向退卻。李饋、李赫、辛炎領著大軍,押著昭云、楊斟,在后面遠遠的跟著。荊軍半渡之時,辛炎跟李饋建議:“李大人,荊軍半渡,軍心不穩,正是偷襲的好機會。”

李赫反駁:“末將以為不可。我們與荊軍說好的休戰罷兵,如果這次我們偷襲,雖然能獲得一場勝利;但是,以后與其他國家交戰,再有議和或者招降的機會,那些國家可能就不會答應了。千萬不可因為眼前的蠅頭小利,而壞了長久之計。”李饋點頭,放荊軍順利渡了河。

然后,李饋命人駕船,將昭云、楊斟送到對岸。臨行前,楊斟求饒:“小人懇請大人收留,千萬不可把我送回荊國啊。”

辛炎冷冷回答:“楊師傅高才,豫國廟小,容不下你這尊大佛。”

幾日后,李饋帶著李心雨、李赫返回凱奉,留下辛炎、姬喜繼續駐守信政。

話說東境那頭,中山羊、中山毅父子領軍抵達絹城,青軍已奪城多時。青軍主帥陳忌、副帥陳冉居、大將陳盼、陳章、陳單、中山舒正在城頭上。青軍諸將望見中山羊大軍整肅有序,都很佩服。陳忌扭頭問中山舒:“聽說中山羊是你的父親,可是真的?”

中山舒:“千真萬確。”陳忌默然不語。

中山羊就地駐扎在絹城外,連日來只是堅守,也不攻城。陳忌疑惑,召來陳冉居、陳單商議。陳單說:“中山羊遠道而來,運糧不便,本應速戰。如今,中山羊按兵不動,末將擔心其中有詐。”

陳忌:“有什么詐?”

陳單小聲回答:“末將擔心,中山羊在絹城內暗中布下內應,到時候里應外合,我軍就危險了。”

陳忌:“誰是內應?”

陳單:“中山舒啊,他和中山羊不是父子嗎?我們青國對中山舒再好,他與中山羊畢竟父子情深,臨陣反水也很正常。”

陳忌沉默許久:“中山舒是大王的老部下,又與我等征戰多年,彼此之間情誼深厚。我很了解他,他對青國絕對忠誠。之前,他還斬殺了狄處的兒子狄靖。”

陳單:“中山舒與狄靖素不相識,斬殺狄靖不能說明問題。在國家和親人之間作抉擇,本來就是件很為難的事。誰能保證中山舒六親不認,對我青國絕對忠誠?況且,他本身就是豫國人……”

陳忌猶豫半晌:“事關重大,容我三思,你們先退下吧。”

第二天,陳忌召來中山舒,問:“中山舒將軍,此次豫國派你父親,中山羊將軍來攻絹城,你怎么看?”

中山舒:“我與父親各為其主。青王對我有知遇之恩,末將永記在心。末將發誓,我將一如既往的輔佐將軍您,對豫軍絕對不留情面。”

陳忌又問:“如果敵我兩軍在戰場廝殺之時,你和中山羊相遇,該怎么辦?”中山舒一時語噎,竟答不上話。

陳忌再問:“如果中山羊被擒,你會怎么辦?”中山舒依然不知怎么回答。

陳忌接著問:“我也不想看到你們父子骨肉相殘,不如你給中山羊將軍寫封信,勸他歸降。這樣,你們父子就能一起為青國效力,皆大歡喜。”

中山舒連忙回答:“末將深知父親秉性,他是絕對不會歸降的。我就是給他寫信,也沒用。”

陳忌凝視中山舒半晌,也不發話,揮手讓中山舒退下。

傍晚,陳忌在府中設宴款待眾位將領,大家交盞推杯,好不熱鬧。過了多時,中山舒酣醉,趴倒在案幾上。陳忌見了,喚出早已埋伏在堂外的刀斧手,將中山舒捆綁起來,押入大牢。

第二天,陳忌命人把中山舒綁在城頭上,對著城下的中山羊高呼:“中山羊,這是你的兒子中山舒,我已經知曉你們里應外合的詭計。只要你束手投降,我就放了你兒子,你們父子倆還可以在我青國同朝為官,榮華富貴享之不盡。”

中山羊望著城上的中山舒,焦急萬分。內心掙扎了許久,中山羊對著陳忌高喊:“我中山羊受豫王知遇之恩,當以死相報,怎可做叛徒?我兒中山舒在貴國為將多年,素來忠心不二。陳忌將軍為何聽信小人之言,冤枉忠臣?我與中山舒雖是父子,但是各為其主,何來詭計?”

陳忌:“中山將軍無需狡辯,我只問你,你降是不降?你是要你的豫國將印,還是要你兒子的性命?”

中山羊慨然道:“我豫國向來只有斷頭將軍,沒有投降將軍。”說完,中山羊頭也不回的領兵回營。

陳忌憤憤然回到府中,陳單連忙獻言:“今日,刀架到中山舒脖子上了,中山羊都不投降,其中必然有詐。將軍,您必須當機立斷,不可留下中山舒這個禍患。”

第二天,中山羊、中山毅正在帳中商議,忽然帳外有青國使者求見。青國來使進了大帳,向中山羊獻上一碗肉湯,說:“陳忌將軍已經依照軍法,將中山舒烹殺。陳忌將軍特意交代,分你一碗中山舒的肉湯,請你好好品嘗。”

中山羊悲痛長嘯,將來使逐出營外。中山羊召來眾將,舉著那碗肉湯,說道:“陳忌已經把我兒子中山舒殺了,這是他的肉湯。中山舒因我而死,我就用這碗肉湯祭祀天地。我中山羊對天發誓,殺子之仇,非報不可。”說完,中山羊涕淚縱橫,將肉湯潑灑在地,把碗供奉在案臺上。

當天夜里,中山羊命令弓弩手將無數信件綁在箭矢上,然后射進絹城內。城中的豫國老百姓偷偷撿起信件,打開一看,信上寫著:“各位豫國故民,你們世世代代受豫王恩典,吃著豫國的米,喝著豫國的水。如今,青國來犯,豫王已派我中山羊將軍,前來營救你們。

請大家為了豫國,也為你們自己,助我一臂之力。等我中山羊攻城之日,請各位鄉親父老同仇敵愾,里應外合,共同鏟除青國賊子。”隨后,豫國百姓紛紛將中山羊的飛信私下傳閱,消息在絹城內迅速傳開。

三日后,豫軍氣勢洶洶,猛攻絹城西南角。陳忌親臨前線,指揮青軍拼死抵抗。兩軍膠著之際,忽然探子急報:“不好了,陳將軍,中山羊從東北角攻入絹城了!”

一棵棵果实,就是-棵棵头颅。很奇怪,因为他脸上皱纹虽不少赵香灵道:但…但……他平日自,里无逋家。衣冠孤女不能自归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兄弟之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明不会微笑

消失方糖

神明不会微笑

始道高

神明不会微笑

芒厘

神明不会微笑

逆风歌

神明不会微笑

洋芋鱼鱼YYYY

神明不会微笑

摇曳菡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