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没有退路》。

江臣細細嚼著桂花糕,雖然嘗不出味道,但咀嚼和吞咽帶來的滿足感還是讓他對吃這個動作生不出厭煩之感。

他就著茶湯將桂花糕咽下,才淡淡回道:“它的命。”

周大少呵呵一笑:“江老板,您這也太不講究了,就一頭豬的命您也要?也太寒磣了吧。”

小白覺得有些吵,從角落的陰影中爬起來。

周大少這才發現角落里居然有只狗,呵呵笑道:“江老板真是好品味,養的居然是中華田園犬,真是相當威武啊。”

小白跳到椅子上,兩只前腳打開賬簿翻頁。

周大少覺得事情有些不妙,夸道:“江老板這狗真是夠機靈的,還會算賬。”

周大少疑惑之時,卻聽那只狗說話了。

“周羊羽?”

“嗯?”周大少本能地應了一聲,接著夸道:“江老板這狗養的真牛,還會說話。”

江臣安心喝著茶,沒說話。這讓周大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只可惜蹄子太短,不然周大少準得抓耳撈腮。心急如焚的周大少接著就聽那黑狗念道:

周羊羽出生農村。爺爺奶奶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但他的爸爸媽媽不想做農民,為了賺錢便一起去了城里工作,于是把斷了奶后的他交給了爺爺奶奶帶。

周羊羽對此并沒有什么不滿。爺爺奶奶對他很好,供他好吃好喝,不舍得打他也不舍得罵他,也不會對他有太多要求,只希望他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成長就好。所以即使得知城里的爸爸媽媽給他添了個弟弟,他也沒什么不高興,依舊開開心心撂了書包去找隔了兩戶人家的王曉雨玩。

只是眼巴巴盼了一年后,他并沒有等到弟弟回來陪他。爸爸媽媽舍不得這個弟弟,決定自己帶大這個孩子。周羊羽小小一陣失落之后很快便忘了。反正王曉雨也沒有弟弟。

周羊羽生活的村子很偏僻,離縣城很遠。村里沒有學校,縣城的學校又太遠。但好在附近幾個村合辦了一個學校,將幾個村的小孩都集中到一起。招了兩個老師,所以就是兩個班。

周羊羽是個典型的笨小孩,同樣的知識,別的小孩只要學兩堂課就會的東西,他可能要學上一星期。所以他很不受同學待見。同樣不受待見的還有王曉雨。她也不聰明。用周羊羽新學的成語來形容那叫半斤八兩。

周羊羽經常被同學欺負,但他其實沒什么所謂。他自詡皮糙肉厚。打是打不痛他的。不過也沒什么人罵他,因為這小子對罵他的人下手極黑。所以那些調皮地小男孩就把集火對象換成了王曉雨。

這就讓周羊羽就看不下去了。雖然王曉雨短頭發,黑瘦黑瘦的,但好歹是個女孩。

他爺爺從小就教他,男孩子要有男孩子的樣子,男孩子就要堅強要勇敢,要會保護女孩子。周羊羽問為什么,爺爺就告訴他奶奶就是這么被他騙到手的。

雖然王曉雨長得不咋樣,他也不想把她騙到手,但周羊羽還是出手救下了她。盡管過程不是很完美,周羊羽也被揍得背后偷偷掉眼淚。但周羊羽哭完之后還是覺得很滿意,自覺和電視里那些英雄救美的大俠沒有什么分別。

因為兩個人家住的近,王曉雨老找他一起上學一起放學,所以兩個人很快成了親密無間的小伙伴。周羊羽其實一開始也不是那么樂意,而且班里其他同學也總起哄。但奈不住王曉雨雖然學習不好,但是擅長打豬草。兩個人一起去打豬草,比周羊羽一個人去那是快了不只一點半點。而且王曉雨家的豬也比自己家的好看。那花豬白花花的頭上長了兩黑眼圈,看著跟電視里的熊貓都差不多。周羊羽雖然不喜歡打豬草喂豬,但打豬草喂國寶熊貓還是很樂意的。

兩個都不太聰明的孩子就在這樣被孤立的環境里相依為命。

爺爺奶奶還開玩笑說,讓周羊羽把王曉雨騙回家當媳婦。

但周羊羽是何許人也,周家村銀槍小霸王是也。

其實主要原因是周羊羽覺得王曉雨長得也不怎么好看。他擔心兩個人以后要是生個丑八怪怎么辦?

那只被兩個人偷偷叫做“熊貓”的豬大概是因為被開了小灶,長得極快,盡管王曉雨百般不樂意,但在喂了兩年后還是被賣掉了。豬被賣了后,王曉雨哭著跑掉了,直到天黑都沒回家。周羊羽在兩人經常打豬草的地方找到了。王曉雨不想回家。周羊羽便講了個不知從哪聽來的妖怪故事來嚇她。說完故事還嘿嘿怪笑,陰陽怪氣對王曉雨說自己就是妖怪變得,來吃她的。嚇得王曉雨毫不猶豫地在他臉上撓出了兩道印子。

最后實在沒忍住的周羊羽哭著牽著哭的更慘的王曉雨往家走。讓出來找他們的兩家大人哭笑不得。

王父沒有辦法,又去集市

见周安来到了,长春子迎了上去,和周安熟络的谈了起来。

武当派其它的人不了解周安,可是长春子却很了解,周安的万钱阵的威势,那可是连先天都能震慑的。

在交谈过程中,周安了解了很多。

其中周安就知道了小胖子的身份,原来他是武当大长老的孙子,怪不得敢在选取弟子的时候,大张旗鼓的卖东西。

只是小胖子的实力没有多强,和周安一样,也是开窍层次,并不是武当山给他的资源不好,而是小胖子的资质太差了,而且......

邓定侯道:因为你知道只要到,不能下床迎接,盼公子恕罪

丁秋云道:

“常空不要和他們打,我們走。”

“你坐下運功療傷,我來和他們找個招呼。”常空扶她坐下,向前道:

“還未曾請教諸位高姓大名呢?”

“哼,憑你還不配!”

周先林向常空抱拳:

“吾乃清風劍周先林,這位是白山張何慘張道長,這位是明派長老楊鳳楊長老。這位是黃鶴派張青松大俠,這位是仙城派張一天,這位是六合門易江維,這位是鳳凰山周遲蒲。這個是梁山派王好隱王少俠。你和小婿作對究竟是為何?他與你二人仇?”

“別和他說了,師父,讓我來教訓他。”

“一天和好隱一起上。”周先林道,

張一天和王好隱兩人上前,張一天拔劍舉過頭頂,右手捏個劍決,左腿微曲,

那坤道張何慘點頭道,“好,這招舉火撩天很到位,不愧是仙城山高徒。”

眾人都點頭稱贊,“仙城山名門大派果然不同凡響。”

王好隱側著身子,右手長劍平端,左手捏劍指指向前方。

“梁山派的起手式也不錯。”

張何慘道,“你們倆上,注意步法。”

兩人挺劍向常空沖來。

常空把自己的劍放下,拿過來丁秋云的劍。

打開張一天的劍,身子向左進兩小步,掄劍在他腰上削了一下。王好隱轉身過來,一劍劈下,常空依舊一劍打開,一腳踢在他膝蓋上。

“只顧手上的劍,忘了下盤?”常空揮了揮長劍,笑道。

“我來,”張青松抽出劍來,擺個姿勢向常空砍來,常空舉劍架住,一矮身,一劍掃在他肚上。

“這么慢,打什么呀?招式倒使得挺工整,就是沒用!”

張何慘持劍又上來,常空一劍打在她劍上,張何慘的劍飛了出去。

常空道,“我來讓人看看你們這些武林名宿究竟是些什么貨色。”

沖上去,一劍向周先林刺去,周先林急忙揮劍相格,常空劍一轉一劍削在他大腿上。楊鳳轉身欲走,常空抓住周遲蒲扔了過去,一下把他砸倒,又一劍拍在易江維胳膊上,打落他的刀。

轉身過去扶起丁秋云,兩人離去。

“這些人就是騙子,裝模作樣,實際上連那些市井混混都不如。”常空道,

丁秋云喘了口氣:

“我也明白了,確實都是虛名,這些人在武林上都是名門大派的前輩,武林名宿,可武功卻如此的不中用,真是讓人難以置信。我以前還很崇拜他們,以為都是大家,今日不要說你,就是我都能和他們打個不分勝負。”

“很多是這樣的,在年輕弟子面前裝大家,其實不懂,糊弄人而已。”

兩人進城,去找太夫開藥,丁秋云身上幾處大傷口,找郎中的老婆給她上藥。

“這幾處傷以后只怕會留疤,”郎中的老婆道,“這胸口上,腰上這兩處。”

丁秋云一聽,臉色一變,難過地別開頭去,

“還好不是傷在臉上,”常空笑道,“不礙事的,這些地方有傷疤不難看。”

丁秋云眼淚流下來,道:“回去吧。”

常空也無奈,還從沒見過她流淚,可知她很在乎這個。

扶丁秋云回來,讓她躺下,給她沏了壺茶,買了些點心放桌上。

一連兩天,丁秋云都無精打采,殃殃不樂。

“其實在我們那,身上有傷疤是榮耀。”

丁秋云生氣地盯著他:

“女子也是?”

“女子?但是你不是傷在那個、那個喂孩子奶的上面吧?在肚子上和腰上,、、、、、”

丁秋云臉一紅,常空又道:

“我們出去轉轉吧?這也沒什么大事,你以后會發現這兩處傷疤沒什么要緊的,男人不會這么在乎的,又不是臉上。”

“還說!我們出去吃酒。”

“好啊,不過,你的傷不能吃酒。”

“管它呢!”

兩人去大堂坐下喝茶,丁秋云道:

“我覺得你說得有道理。”

“傷疤是沒多大事嘛。“

“不是說這個,就像你說的,反正又不是在那些地方。我是說,你以前關于武功上的事說得有道理。”

“哦?真的?”

“真的,他們就是虛名在外,其實武功,唉,不怎么行。那天我和他們打了一架,方才信了你所說的,也明白了我其實和他們一樣。”

“那我教你一些武功?”

“我怕聽不懂。”

“慢慢來。”

“抓那個紅云僧沒意思,我們還是上哪個武林大派的山上逛逛吧?”常空道,

“這些門派武功不怎樣,卻都在名山大川中,看看風景不錯。”

“那我們就不理那紅云僧了?不幫空幽師太她們?”

“沒意思,幫她們又沒有什么好處。”

突然旁邊一人道,

“明見一個到處禍害良家女子的惡賊不管,卻去游山玩水,不是俠義人士所為。”

兩人看去,鄰桌一個男子一邊啜飲美酒,一邊道,

“做好事也不能光想著好處,若是要好處才能幫忙,那就不是做好事了。”

常空看著他,一身白衣,面容俊朗,二十多歲,桌上擱著一把長劍,便道:

“你是哪位?”

男子向常空兩人抱下拳:

“在下齊云山夏鐵釜。”

常空道:

“沒聽過!”

男子皺皺眉。

丁秋云卻忙道:

“原來是破云劍夏少俠,久仰了。在下丁秋云,這位是師兄常空。”

“原來是丁小姐,有禮了。”

正說著,有人進來,有人高聲道:

“掌柜的,要兩間房。”

來了一大陣子人,把大

人在鼎內,感受著“混濁魔胎”的變幻,虞淵神情振奮。

“煞魔煉體術”和“煞魔鼎”結合以后,鼎之玄奇,頓時展現。

他的血肉體魄,中丹田玄門成了媒介,在“煞魔煉體術”的吸扯之下,牽引拉動著“混濁魔胎”深處混雜的諸多流光異力。

那些力量,因他的“煞魔煉體術”而被吸引,卻大多涌入鼎內!

沒有落入大鼎前,他總有些忐。他生怕太過浩大的力量,一個收不住,直接沖垮他,令他渾身血肉爆裂。

“混濁魔胎”所藏的能量,太過于夸張,“......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没有退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苟或成仙

微扬

苟或成仙

新鲜大闸蟹

苟或成仙

马克9527

苟或成仙

南瓜不在忧伤

苟或成仙

夜语微风

苟或成仙

混吃混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