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儒经会》。

邱连山的气运……还真是少得令人发指啊!

  虽然不知道邱连山的气运为什么会这么低,不过看在他之前为叶枫提供了不少情报的份上,叶枫倒也不介意照顾他一点。

  “不过这个气运沐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试炼。

白淺看著初見一步步接近自己,微微蹙眉,形勢完全出乎預料,那么,陸隱呢?他在哪?這場局他應該也是游家的棋子,但這個棋子遠非游家看到的。

忽然,初見停下,看白淺的目光從炙熱變為震撼,變為不可思議。

同樣的,游閑,......

留,行更得罪。”公然之,但只要有它,你随便要

端著那個小杯子,張成仔仔細細的鑒定了起來。

剛剛他只是通過那個人在手里把玩的時候看了一下而已,十分的粗糙。

這會兒自己親手端詳這東西,感覺自然十分不錯。

紅釉小杯看起來品相很好,發色純正,而且并不是單色釉那樣顯得略十分單調。

上面的山水很有特點,線條簡單,卻能夠傳達出坐著適情山水的情感,用簡單的筆觸更是彰顯了一股返璞歸真的氣質。

“這是大清乾隆年制胭脂紅描金山水馬蹄杯。”攤主看著張成的樣子,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但是對手上小杯子很有興趣,開口介紹到。

張成仔細的看著馬蹄杯,器型這么小巧的注定他的價值也不會很高,即便是官窯燒制而成的,也不可能賣到上萬的價格。

除此之外這個,這個小杯子的其他情況都很好。

底部的這點兒破損,露出的釉質的更好的印證了它系出名門,是純響當當的官窯制品。

當然,在砍價的時候,張成也絕對不會放過這一點缺點來使勁的壓價。

他也能想到,如果這小杯如果沒有這點破損的話,恐怕會比現在更貴才行。

看見這張成還在想,攤主緩緩開口:“如果你誠心想要的話……”不知道在找什么,那塘組竟然又拿出了一只一模一樣的小杯子。

“這胭脂紅描金山水馬蹄杯其實是一對。”

說著一對杯子放到了一起,張成激動的心快從嗓子眼蹦出來!

這對杯子他勢在必得!

那么接下來,就是和攤主討價還價的時間。

在張成開口說出低價的理由的時候,那攤主一臉見怪不怪的表情,習以為常的表示這點小缺陷根本就不影響這杯子的賣相。

對于張成來說,還真是如此。只要他想,他自己都可以修復這個問題。

但是張成說的也是事實,但凡是個瓷器,只要品相保持完整沒有其他特別大的缺陷,都會影響其中的價值。

不過因為瓷器本身就是易碎品,所以只要有一點的磕磕絆絆,上面就可能會出現無法修補的小傷痕。

前世張成除了幫忙倒騰一些文物野外,也學習了一些修復技術,雖然不能和一些大拿相比,但是在這個時代也屬于頂尖了,要修復這個小東西還不在話下。

想當年,他連全部摔碎的瓷片都可以修讀,何況這點小小的問題呢。

但是當張成開口,說這類雖然不是單色釉,但是上面的山水圖案好像并不是現在人們追崇的主流,所以價值注定不會特別高的時候,那攤主臉上也有了一點遲疑,看來他也遇到過這樣的問題。

現在講究實干的時代,就算收古董也很少選擇這些寄情山水,快意人間的圖案,反而那些表現實干和現世的圖案會受到歡迎。

“我是單純的喜歡這瓷器的配色,但是也會考慮他的收藏價值,不能白白花費了冤枉錢,所以,一千六,你覺得如何?”張成砍價的火候似乎也變的純熟。

“一千虽是汉话,却很蹩脚,音调不对。

“哥,我们应该春天来!这个时节,这里和大漠一样,到处在下雪,有什么好看的?这鸟地方。”

“妹妹,”那男子笑道“你还是这样说话,不知道这里是中土?”

“那又怎么样?这里的人不拉屎不放屁?”

几人哈哈大笑。

常空突然无聊,就拿手在墙上使劲一拍,

“别吵!影响爷爷喝酒。”

那边一下子安静下来,

“朋友是说我们?”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道

“对,就是你们这帮野蛮人。”

“朋友说我们是野蛮人?”

“对,你们只会骑马射箭,不是野蛮人是什么?”

“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样的斯文人!”那人大喝一声,突然一个声音道:

“算了,不必和他计较,中土有些江湖上的人是这样。”

那人又坐了下去,常空有些失望,那边声音轻了许多,喝了一会,那边人都起身离开。常空吃完,也离开了,下来大堂,却见一个人坐在那正看着自己,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上身白色皮裘,单眼皮,脸蛋不大,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子,嘴角带着笑看着自己,不过那嘴角的笑一看就不怀好意,手上拿着个鞭子,那鞭子很长,圈在一起拿在手里。

常空看她表情调皮,对她笑了下,女子也皮笑肉不笑的笑一下,眯着眼。

常空离开客栈来到街上,突然觉得身后有些异样,一转身,只见那女子站在身后,依旧嘴角带笑,不怀好意地看着常空。

“姑娘贵姓?”常空突然脸皮厚起来,心想这女孩很可爱,

“我姓姑,”

“姑什么?”

“姑奶奶,你叫我姑奶奶罢!”

常空哈哈一笑,知道这是骂人的话,突然眼前一花,身子急忙平飞起来在空中一横,那鞭子在身下划过又在空中转了个折,又“刷”的卷了回来,常空好胜心起,身子“呼”的直飞过去,在空中一转,落在女子身后,在她颈后嗅了一下,

“好香!”

女子身子跳起,在空中转身又一鞭子扫了过来,常空突然心怯起来,不敢调戏女子了,身子飞起落到几丈外,

“再见,好男不和女斗。”

那女子闪身来追,常空脚步快,在巷子中几下一转甩掉她。

常空回到客栈,天上又下起雪,丁秋云不在房内,听到后院剑声“嗖嗖”,来到后院,雪花之中,一个绿色身影飞舞,剑影霍霍,原来是丁秋云在练剑,常空很少看到丁秋云练剑,便在一旁边观看。

丁秋云身材修长瘦削,穿着绿衣,如风中碧荷,随风而动,雪花之中,身形优雅,灵动飘逸。

常空不由鼓起掌来,“好,漂亮!”

丁秋云脸微微一红,向常空一揖:

“见笑了罢,还好!”

“是真的好!”常空道,“这是你家传的剑法?”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儒经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道荒芜

牛腩炖西红柿

剑道荒芜

火影辉夜

剑道荒芜

云淡雨润

剑道荒芜

熊熊桑

剑道荒芜

天才哥

剑道荒芜

历史跳跃的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