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三千大道!》。

而怜星和邀月两人呢?现在她们的计划已将实现,她们的忍耐也小鱼儿踱了过去,绕着墙角,又兜了个圈子,等到这楼房灯火全

手中拿著這顆“未知野獸的心臟”,雖然已經下定決心,但是楊磐心里還是有些忐忑,這件血統物品的屬性上所說宿主會收到血脈本能的影響,不知道具體會影響到什么程度。

最后楊磐一咬牙直接選擇了使用這件不知道原本主人是誰的未知心臟,畢竟它確實能夠給自己帶來一種強大血脈,而楊磐也不是啥也不知道的野人,小說電影動漫啥的他接觸的都不少,自然也清楚一種強大的血脈有著怎樣的作用,而且只要能帶來強大的力量即便有一些負面效果他也是能夠接受的。

在楊磐做出決定后,本來在他手中的碩大心臟直接脫離了他的掌握,靠近了他的胸口,隨后便直接鉆了進去,就好像不曾存在過一般。

楊磐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雖然想過使用這件道具后會出現一些特殊情況,但眼下這種情況他還真沒有想到過,不過緊接著心臟處傳來的痛楚就打斷了他的思緒,讓他沒有心思再想別的事了。

感受著心臟處傳來的陣陣絞痛,楊磐的表情變得扭曲,臉色也十分的難看,跟這痛苦相比使用技能石:鐵拳時的疼痛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心臟處的絞痛不僅沒有緩解反而越發的劇烈,雖然距離那顆“未知野獸的心臟”鉆入他的胸口只過了五分鐘,但楊磐卻覺的好像過了一年一般。

隨著心臟處的痛楚越發強烈,楊磐直接一頭栽倒在地上,雙手按住胸口,整個人渾身發抖,汗水像是開了閘一般的從身體中往外冒。

楊磐躺倒在地板上,感覺自己的心臟仿佛快要被攪碎了一般,其實結果也跟他的感覺差不多,要是他現在能夠看到自己的心臟的話就會發現,他本來的心臟早就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顆纏繞著暗紅色電光的未知野獸的心臟。

在堅持了十分鐘之后,楊磐終于忍不住昏了過去,而此時他胸膛中那顆未知野獸的心臟此時已經變成了普通人類心臟的大小,不過這顆心臟的跳動頻率極高,并且隨著心臟的跳動那暗紅色的電光也隨著血液慢慢朝身體的各處擴散。

雖然心臟處正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可是楊磐此時卻是無法得知,因為他已經徹底昏了過去。

在昏睡期間楊磐好像做了一個古怪的夢,在夢中他變成了一只剛從蛋殼里鉆出來的幼年野獸,整只野獸的形體像是一只恐龍,體表有一層細密柔軟的墨綠色鱗片,身后有一條粗壯有力的尾巴,而最具代表性的是那張生長著一排排尖牙的大嘴,雖然是剛從蛋中出生,但那與生俱來的身體與本能已經決定它將是一只強大的捕食者。

按理說剛出生的野獸都會有長輩進行保護,而這只生物卻并沒有,它只能從出生就開始自己獨自生存,然而剛出生的幼獸幾乎沒有捕獵的能力,空有狩獵武器卻沒有狩獵經驗的它在最初只能靠著其他生物的腐尸殘骸維生。

而自它出生后所遇到的生物,凡是弱小的只要看到它就會逃跑,而只要是略微強大的哪怕是食草動物,都會對他發起瘋狂的攻擊,雖然剛出生的它大部分時間都是逃跑,但是它少數幾次吃到新鮮肉也是這些瘋狂的生物所提供的。

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這只幼獸的身體也在以極快的速度成長起來,而隨著體型成長的還由它那強大的身體力量,甚至在這期間它還掌握了一種暗紅色宛如電光一般的強大能量。

伴隨著身體的成長,這只幼獸走過了許多的地方,也與許多的生物都進行過戰斗,強大的,弱小的,食肉的,食草的,打得過的,打不過的,一場場戰斗在這頭幼獸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丑陋的傷痕,但它卻依舊頑強的活了下來,并且變得越發的兇殘且強大。

伴隨著時間的流逝,能夠挑戰且敢于挑戰它的生物也在逐漸減少,但它那隨著體型而逐漸膨脹的胃口卻迫使它瘋狂的攻擊著它所遇到的一切生物。

時間大概過了一個月,這只幼獸的體型已經膨脹到了7米多,此時的它正在享用著剛剛狩獵到的獵物,一只渾身棕色長毛,長有兩顆鈍牙,像是大象卻沒有長鼻子的野獸。

正在幼獸大快朵頤的時候,它忽然感覺腳下大地在微微顫動,幼獸立刻停止進食開始四處打量,隨后它就看到了震動的來源,一只跟它一樣的野獸。

打量著眼前的這只同族,對方明顯已經成年,身體就像是一座小這書齋里念書也果然有了些成效。

就此出窗細探,腳步微微,循聲而走。

聽那聲兒,與先前所聞有些許差異。許是離得近,更為清晰了而已。瞧那聲的出處,果是西面,看來與那夜所來的湖水的方向一致。

莫寒走得稍加快了,心里自是怕那聲又戛然而止。到那個時候自己再想尋著時機,可就沒那么容易了。時局變化無常,誰也不知明日會發生何事。

穿過茂竹蓮亭,走在白石路上,莫寒越發緊張起來,殊不知前路有何障礙,一顆心直慌個不止。循循探那聲的發源之地,這會子果真到了西齋外頭的臨孜湖邊。

那聲兒恍恍惚惚,忽快忽慢,忽有忽無。莫寒蹲下身子,貼緊地面,仔細聽來,四面感受一下,只覺動面的聲力些微強一些。便沿著湖邊,往東而行,那聲漸漸清晰。

莫寒聽得仔細,的確是窸窸窣窣的念咒聲,里面混雜著鼓鳴,鐘擺,還有木魚之類。

莫寒心想今夜必要撕開這背后蠱惑世人的神秘面紗。遂走得快了些,前頭即是一片假山假林,乃能人巧匠照著京都西面那座落雁嶺打造而成。

入此假山中,猶如身臨其境,山壁綠藤密布,襯托著耀眼日色,光怪陸離。然此時卻是深夜,自然沒有白日那般逼真。到了近處,咒符聲近在咫尺之間。

莫寒極為興奮,揚步邁進山口。映著月光,左右摸索著匍匐前進。沒走一會兒,忽聽前方有打斗聲傳來。莫寒加快步子,自一座高石邊上偷偷看去。

果不其然,正前方有兩人在那里劍拔弩張,一位身形瘦削,卻靈巧敏快。另一位雖說肩寬身長,卻動作輕緩。然卻不緊不慢,從容自若。

莫寒眉頭忽皺,定神看去。那身形瘦削之人,使得是一手劍法,但招式花樣卻這般熟悉。莫寒晃過神來,那人可不就是柳傾城?

她那舍近求遠的路數再沒有第二個人能仿照,看來她也尋到了此處。莫寒暗暗想著,這么看來柳傾城并非奸邪之輩。必是也與自己一般,急于探索這怪聲的出處。

這樣思著,莫寒心中升起一股暖意 暗感這全書齋總算還有不信鬼神之人存在。這會子比自己先到一步,卻被人發現,與那人廝斗起來。

可卻漸漸落至下風,莫寒凝住那人,見他并沒使開全力,與柳傾城的對戰,只輕描淡寫隨意揮發幾招。

柳傾城也無心戀戰,起先要與他一決勝負。這時候有些力不從心,打算尋機脫身。

待自己想要一走了之,那身著黑袍的高手,卻不想放她離開。

莫寒瞧著不妙,趕緊赴身過去。

柳傾城被那黑袍一掌揮翻在地,捂著胸口。正當手足無措之時,而那黑袍掌中集有黑氣,意欲打向柳傾城。

柳傾城唬得閉上眼睛,只知道自己難逃一死了。

卻忽覺自己被人抱住,睜眼一看。眼前是稍顯瘦窄的胸膛,卻能使人安心。

再轉頭向周圍看去,俱是模糊不清的視野。許是莫寒移速過快,致使柳傾城幾乎看不清周邊物體。莫寒帶她飛到一處高石墩上,雙眼緊緊盯著那黑袍。

黑袍眼眸顯出異芒,暗想這人如何能從自己手下救出人來。自然不甚服氣,連趕著飛將過來,又使開掌力。

莫寒急忙攜上柳傾城閃到左旁梅樹上,只見石墩被擊成兩半兒。柳傾城癡癡望著那碎石,驚想若是自己被掌氣所擊,該會是何等一般情形?

轉眼看著這位陌生人,見他抱著自己左閃右避。將黑袍人的掌氣統統避掉,其實力更是不可限量,自己此時渾身難受,只覺胸口燙熱,即要裂開一番。

可縱然被恩人所救,卻是不能連累于他。那黑袍步步緊逼,自己定要振作起來。遂朝莫寒道:“多謝高人相救,但我不能害了你。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足夠應付...”

莫寒見她有氣無力地硬撐著,很想對她說些安慰之語。自己的身份不能曝露,哪怕是聲音都不行。而那黑袍越發地近了,莫寒只要盡快逃離此地,所以一心只想著離他越遠越好。

可黑袍動作訊快,飛至莫寒身前,一掌前劈。莫寒急急閃過,暗使浮身心決,身子靈動無比。黑袍掌氣不論如何猛烈,莫寒總能速速避開,這讓黑袍甚是吃驚。

虞渊握着妖刀的手腕,轻轻一抖。

七团血魂凝做的血色太阳,仿佛化作一张血盆大口,吞向刚刚醒来的江杏雯。

一道道琉璃光柱,从江杏雯阳神之身飞出,却被瞬间碾碎。

因为在那道道琉璃光柱内,有微小的血芒,早前就渗透了强,没有武器的牵制,军队很快溃败。

  一艘艘战争飞船腾空,武器轰炸大地,此刻也不管会不会波及到士兵了,专门瞄准异兽多的地方轰炸。

  这些战争飞船并没有装载足以威胁探索境强者的武器,但即便如此,装载的武器足以秒杀极境......

这根乌木簪既然在床底下她的人之大,哪有女婿要找岳父拼命的这一掌一腿,招式虽平凡,但时两招?百里长青道:忍耐,镇定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三千大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陈总裁爱上女保姆

了了熙和

陈总裁爱上女保姆

忆沐

陈总裁爱上女保姆

十年残梦

陈总裁爱上女保姆

寂寞埋藏

陈总裁爱上女保姆

可儿

陈总裁爱上女保姆

练功夫的熊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