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王见王!》。

杀本县之君。《易》曰:‘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拯十岁后,就塾师学,朝出而暮归。比夜,则姊恒执女红,篝一

  在离开岛屿之前,张小河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里遇到赵助,这让他欣喜若狂。

  本来他都已经待在岛屿,提升实力之后再独自一人前往北疆,把人接过来,没想到能够在这里遇到他。

  这完全改变了张小河的想法,也让他出乎预料,但是他却一点也不难受,因为他的目的总算是阴差阳错的达到了。

  或许这就是缘分,张小河不是很清楚。

  在见面之后,两人激动地握着彼此的双手,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神采是十分难得的。

  张小河看着面前这个长大了许多的赵助,恍惚间竟然有些分辨不清。

  眼前的赵助相比于多年前,沧桑了许多,那一张还算端正的面庞上,不知道为何多出了一些刀疤,虽然早已经愈合,但依旧能够看到一些白色痕迹。

  张小河不知道他的受了什么苦,才落了个破相的下场,他打心里有一种悲戚之感,弟弟的伤口似乎也在他身上划开,让他感同身受。

  “你这脸?”张小河想要伸手触摸,也想要仔细询问,但最终都是欲言又止。

  赵助摸了摸脸上的伤疤,虽然看不到脸上的伤疤,但是仍然熟练地触碰到了伤口处,一个人的时候,他应该没少看这疤痕。

  他只是笑了笑,说道:“这是不小心弄的,人在外面飘哪有不挨刀的。”

  赵助的笑容依旧是一副嬉皮笑脸,看上去有些滑稽,但早已不想当初那般稚嫩,就像一个在风雪之中长大的白菜,虽然老了但也有一些嫩绿。

  “你在外边飘?没有待在出云镇?”张小河当即有些傻眼,那个时候他可是交代过老树,让他一定要照顾好他的弟弟妹妹的。

  怎么赵助就在外漂泊了呢,而且还飘到了遥远的西域,他的内心有许多疑问,他打算一件一件问清楚,但是他不急于一时。

  “到这边说。”赵助可以避开了副教主,他拉着张小河走到一边。

  看到他们神神秘秘的样子,副教主可不高兴了,当即质问赵助为什么要躲着他。

  这下他也不客气了,立刻叫出了一个极冰剑士,把他压到了一边去。

  副教主挣扎着叫着,但是没有用,他本身并没有什么实力。

  他一直交唤着,赵助觉得吵,就警告他,要是再吵就把他扔下去喂鱼,这才清静了许多。

  赵助拉着张小河来到船头,他脸上的高兴还没有褪去。

  张小河倒是满眼都是古怪,他不是副教主吗,赵助敢这样做。

  似乎手看出了他的疑惑,赵助笑了笑说道:“其实我跟他们不是一路人,我是军队的人,上面派我来调查这个组织。”

  “军队?哪个军队?”张小河的信息还是很闭塞的,他无法想象在大量宠兽的清洗之下,竟然还能存在一个完好的组织。

  “是上一个时代遗留下来的部队,我们北疆国度在西域有一个军事基地,这里的军队大部分保留了下来。”

  “这一次上面派我们接应这支部队,我这才到西域来的,想不到竟然遇到了你,这一趟真是来值了。”赵助很高兴,喜悦之色溢于言表。

  张小河微微点头,原来如此,不过他还是有许多问题想要询问,他问出了一个最想知道的问题。

  “人还保存了多少?灾难竟然没有把人完全消灭。”

  在张小河看来,大型的人类聚落应该是不存在的,毕竟单个人本身实力弱小,带着一大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们,集体该怎么生存下去呢。

  “也不多了,就我们的几个城市加起来,也只有不到三百万人,但是会有一些人散落在外面,就像我们曾经一样,现阶段我们正在大幅度搜救这些人,集结力量为了重新光复人群。”

  赵助接着详细说了说关于北疆和剩余人类的一些事情,基本上让张小河明白了过来。

  原来对于各种各样的灾难,北疆政府早有备案,在天灾爆发的第一时间,开启战争状态,并且大量收缩实力。

  将一些重要人员全部保护起来,顺便救助人们。

  收缩实力之后,就一直蛰伏,等几年之后,最猛烈的几波灾难过去之后,才逐渐抛头露面。

  然后开始救助仍然存活的人们,建造城市,恢复文明秩序,最终一步一个脚印稳住阵脚。

  “起初在于异兽抗衡的时候,军队的实力根本不足以面对强大的异兽,一开始人类被压制得很厉害。”

  “但是后来军队在靠近南疆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研究室,里面藏着一些远超出现阶段人类文明的科技,许多知识人们都不懂。

  就算是最厉害的科学家也想不出来,但是这些科技偶然间被一个艺术家看到,他说出了一个想法。

  他觉得这些科学应该是需要领悟的,就像是艺术一样,看个人天分。

  最终战时政府发出告示,谁要是能明白这些科技,就授予“救世科学家”的称号。”

  “然后你猜怎么着?”赵助说到这里,忽然神秘兮兮地说道。

  张小河猜都不用猜,肯定是找到了那个“救世科学家”。

  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赵助连连点头说道:“这东西真就需要些天赋才看得懂,整个国度只有五个人能看明白,一个之前是无业游民,一个之前是宗教人员。”

  “还有一个流浪汉、小学老师、政客,就是没有搞科研的,你说怪不怪?”

  “废话,人家是整科学的,你这整得是玄妙的,自然不一样。”

  张小河要是没有跟武神学过一些东西,他可能都不知道什么事境界,这五个人定然是有些境界,才能领悟到一些东西的。

  赵助笑了笑,接着说道:“有了五位救世科学家,战时政府断定可以发展这种玄妙的科技,因此下定决心要占领研究室。”

  “但是研究室附近有许多巨型异兽,在经过许多商榷和备案之后,终于战时政府决定长途跋涉占领研究室。”

  “最终以半个残存人类实力为代价,得到了实验室内的所有东西。”

  “接着五位救世科学家,跟残存的国度同时开始闭关,等他们出来之后,就领悟到了五条重要科技,这也是人们立足的根本。”

  赵助讲故事讲得开心,时不时还会卖关子,张小河这边听得倒是有些不顺畅。

  他敲了敲他的脑袋,说道:“别老是给我卖关子,有什么话一次说完。”这孩子也真是。

  赵助尴尬地笑了笑两声,简单地把剩下的事情说完了。

  这五条科技分别是,强化药剂、神灵武器,转变核心、意识光环、识环神影。

  之后,人们以强化药剂使人身得到进化,神灵武器为辅助,转变核心作为资源设备,意识光环跟识环神影联合使用,让每一个城市都有一个守护神灵。

  张小河听完之后,满心的懊恼,什么叫生不逢时,这就是生不逢时。

  当初他们不离开聚落,应该也会有这种好处的,然而一切都在迫不得已地进行着。

  “即便如此,残存国度也每天需要承受巨大的压力,各种异兽,还有各种暗地里的组织总是试图拆分这个国度。”

  赵助简单地又说了两句,他们聊了大概有三四个小时,这才逐渐说得没有话说。

  到了这时,张小河才问了他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赵助想了想,只说自己待在军队里面就好,并且还让张小河也加入他们,毕竟现在的人类,虽然不是很强,但也能立足于世间。

  至少不需要像以前一样,躲躲藏藏,动不动就大迁徙什么的。

  张小河摇头拒绝,他已经有了岛屿,已经不需要依附于其他势力,就算是曾经的国度也不需要依附。

  并且现在的他,身边还有一个永恒塔,加入别的组织确实不适合。

  “那就可惜了,你跟我回去吧,我把这些人抓回去,完成任务之后,我就带你到处逛一逛。”赵助眼里充满着希冀。

  张小河思索片刻随后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应该多了解一下外边世界的情况,这也是他本次的目的之一。

  等到肯定的答复之后,赵助立刻兴高采烈的架着船来到了另一片小陆地。

  随后一言不发,派了些宠兽抓捕剩下的人,随后又架着船飞快离去。

  张小河看着赵助背后那个身有双翼,手中拿着寒星杖的神灵,登时眼前一亮。

  他早就看到了这个宠兽,但是现在才看清楚,这个宠兽竟然是当初大叔掩护他们离去,选择自爆的那个神灵。

  他当即询问了神灵的来头,赵助告诉他,这是北方神灵的二阶卡,寒星神。

  当初大叔让他们去的那一个地方,实际上就是北方神灵永恒塔所在的位置。

  张小河不在之后,赵助去了一趟,取得了传承。

  听完之后,张小河当时就乐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行啊,我老想这些这套卡了。”

  一听到这话,赵助当场塞给了他几张卡牌,正是北方神灵的三张卡牌。

  给完之后,赵助还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三阶卡我只做出了一张,我还有留着,以后多几张,我再给你。”

  张小河看了看它拿在手中的卡牌,看了看名称,这张北方神灵叫做冰月神。

  赵助把她召唤了出来,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大美女来着。

  这会张小河就有些纳

在众人唉声叹气,心灰意冷之际。

一道细剑如青蛇吐信,间不容发之际挡在李龙身前。

只见一个一席白袍的少女持剑出现。

“郑师姐。”青虹门弟子都激动的大喊。

来人正是郑霞,郑霞也是引气八重,和李龙一样的修为。

“别分心。”郑霞开口说道。

李龙面露微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郑霞的出现让所有人欢呼雀跃,特别是青虹门人。他们的顶尖师兄被另外三大门派压一头,一直烦闷,现在就让三大门派知道青虹门有两个引气八重。

李龙收拾心神,和郑霞并肩而立,协同作战。

李龙长刀粗狂威猛,郑霞细剑细腻精准,两人配合的天依无缝。和宽剑奴战的旗鼓相当。

场上程度再一次陷入胶着,诡异的平衡,可这样很快就出现了另一个问题。

剑奴雾气不散,攻击不休。四大门派弟子就没这个实力了,他们的攻击并不能无穷无尽。

元气,体力是限制他们的条件。

连番大战下来,一些弟子元气渐渐不支,露出疲态,陷入险境。

他们现在就这有祈祷李龙等人快点解决黑雾人,来援助他们。

现在看来最有希望先解决对手雾人的是石猛。

石猛化身上古巨人,双拳如巨锤。与他对战的雾人锤出几个破洞。

以雾人的修复能力,也顾不过来。

可这黑雾人满身破洞,不断漏着雾气,就是不倒下。看着生龙活虎的劲,就算纵然不敌石猛,一时半会他也难以获胜。

四大门派剩余弟子只好自己想办法,若是一直这样,到也能坚持下去。

就在这关键时刻,石猛正要挥拳继续攻击对手。他眼珠爬上道道红丝,当即停下攻击。

这一变故,吸引了所以人的注意,所以的目光都集中在其身上。

“石师兄,你怎么了?”狂涛门弟子大喊道。

石猛无动于衷,神色闪过纠结之色,身形慢慢恢复到正常大小。

然后,他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奔出大殿。

这变故是让人促不及防,众人的脸色再次如土。

和石猛对战的黑雾人也是一愣,没有行动。

片刻,才机械似的转动身子,把身上拳洞补好。然后看向周围的人,

这些弟子们彻底心慌了,他们没料到顶梁柱石猛会突然离开。这些弟子看情况不对,开始逃跑,可他们哪有石猛的速度。

就算有石猛的速度,也没本事在这漫天雾人中逃出生天。

与石猛对战的断剑雾人没给众人太多思考机会,断剑上嬴荡着黑雾,冲进人群,提剑砍向一个白衣少年。

“李师兄,快救我。”少年感动死亡的气息,大声喊道。

少年只有把希望寄托于完全可靠的李龙师兄,无数次的验证证明李龙师兄是绝对可靠的。

他总是在弟子陷入危难时伸出援手,这几乎成了李龙的一个标签。

果然,这次也没错。

李龙听到呼叫,与宽剑奴硬拼一记,借着反弹的力道抽身后退,独自迎上断剑奴。

郑霞看着李龙渐行渐远的背影,眼神一黯。

周围弟子纷纷感动不已,关键时刻还是李龙靠的住。纷纷挤兑其狂涛门弟子来。

李龙一交手,才知道他和石猛的差距,被石猛全方位压制的断剑奴在他这里是这么难缠。

每一次的交手,他都如同被万斤铁锤轰击,手中长刀几乎把握不住。

他想走,却走不掉,身后就是青虹门弟子。他只有全力迎战,游走在断剑奴身旁。

可这也不是办法,他应战之中,看到郑霞那边也是陷入危险,心神不宁。

这一下,被断剑奴抓住机会。

李龙一招用老之后,收招不及。

断剑奴手中的断剑被雾人填满,成了一把完整的长剑,长剑破空,点向李龙的咽喉。

李龙眼中倒影出雾气长剑,如同死神镰刀夺命而来。

他脑海中先是一片空白,然后浮现几个身影,他们都是青虹门的天骄。

曾经,他心想这些人不就是修为比他高一点吗?凭什么他进不去万光门。

他要证明不去万光门他一点都不比他们差,他依一人之力也能保护整个青虹门的弟子。

他成功了,只有有弟子遇到问题,他都能解决,他也成了青虹门最值得信赖的师兄。

没当弟子对他感谢的时候,他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是窃喜万分。

可他渐渐发现,这并不是容易达成的。他办不到的事情越来越多,很多事情往往就差那一点修为。

他不由想到他师傅段不翩的一句话,修行就是修行,他管的太多了。

可他身为执法弟子,管的多不正常吗?

管的太多了?好像是吧?

自己因为管的太多了,忽略了很多人的感受,都是最在乎的人。

“希望下辈子不要遇到我这种人了。”他放开双臂,手中的长刀哐当掉在地上。

面对疾驰的黑色断剑,他闭上了眼睛。

青虹门弟子看着李龙的身影,壮硕的身影简直高不可攀。不知他们就连郑霞的美眸中也噙慢泪水。

断剑奴却没有感情,继续攻击,这对他来说不过就是一次寻常的杀戮。

黑色雾剑猛烈前行,剑尖的黑雾几乎凝成固体,黑暗摄魂,带着洞穿万物的劲道。

所有的人都绝望了,这一击就算了李龙反应的及,爬也挡不住。

李龙感到身边刮起一阵急风,急风呼呼。恍惚中,人群看到一道残影掠过。

下一刻,黑雾剑刺下,李龙四周被黑雾笼罩,看不到其人。

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所以人都瞪大眼睛,想看黑雾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良久,良久,浓浓的黑雾散开。

他们发现断剑奴的攻击巨然被李龙的长刀所挡,僵持在空中。

李龙等我长刀,并不是李龙所挡。

一个瘦弱的少年,一手持刀柄,一手持刀尖,长刀横在身前。

断剑奴的剑尖就点在长刀上。

而持刀的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不敢相信,却不得不相信。

持刀的正是林铮。

他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到了。

拿着五级战斗序列卡片,林茵和李乐住进了有水有电的独栋双层房。邻居全部都是四五级的战斗人员,也算是让他们互相牵制。

还有一个专门的采购小组负责满足这些人不过分的要求。看看书看看电影或者想吃点好的都没问题,只是要付钱。让人找帮你干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就不可能了。

李乐先让人卖来两箱可乐,然后去看了看厨房。

还不错。什么东西都有,但窃。听器是没有。看来他们也知道在精神力侦查面前窃。听器很容易暴露。

林茵:“啊,有冰箱!还有电脑电视!这也太舒服了吧!”

电脑电视里有很多下载好的热门电影电视剧动漫等,只是不能用网络。高级战斗序列人员的物质享受相当不错,但实际权限是比较小的。

“确实不错。”李乐把可乐和其他一些汽水饮料放进冰箱:“可惜,没法久住。”

“为啥啊?”找人订餐准备吃晚饭的林茵表示不解,她折腾了一下午,现在很饿,也很累。

李乐抬头看着窗外,天空中零星的飘浮之棘藏到乌云中,仿佛随时会下雨。

“我说过好多次吧?临海会被尸潮和海水淹没。”他说:“这是东部沿海所有城市的最终归宿。”

“关于这点,你愿不愿意再具体说说?”

孙灵穿着警长制服走进来,表情很平静:“算是你欠我的问题。”

“我什么时候欠你问题了?”李乐回忆半天,觉得自己和孙灵的情报交易都已经完成了才对。

“但你欠我哥一个问题。”孙灵从口袋里翻出一个怀表,里面是她的全家福:“孙正,记得吗?情报部门第一次注意到你就是从那时开始。”

照片似乎有些陈旧,从孙少将到孙灵兄妹,三代七口人,全部出身军旅或警界。

到现在,只有孙灵和孙少将两人活着。

孙家人可以骄傲而自豪地说,他们都是为了保护人民和人联政府而死。

李乐叹气,虽说临海基地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孙少将本人无可指摘。无论前世还是现在都一样。所以,就当作报答前世他保护了包括自己在内的数十万临海居民之恩吧。

“海平面一直在上涨。”李乐说:“如果你们有派人去海边侦查,应该可以发现海岸线已经开始淹没沿海的建筑和道路。”

“然后,有很多比青铜巨蟹更强大的东西和从海里出来。其中一部分连我都要绕着走。人类科技中除了核弹,好像也没什么能对付那些。”李乐耸肩:“它们早晚会盯上这个基地。”

其实要李乐说,相比那些个体实力强大的云鲸,海刺豚,青铜巨蟹或者神之尸。还是一眼望去看不见边的食脑者更可怕。

足以用尸体堆平基地高墙的存在,几乎无法抵挡。

“感谢你的情报。”孙灵点头,然后将她带来的一个箱子交给李乐:“技术人员已经验证了你的资料,这些是你要的精神结晶,还有子弹和冲锋枪……”

精神力一扫,没有问题。李乐满意地收下箱子。至于孙灵回去怎么和孙少将说这

鲁贝尔星球的生态变得越来越好,弥罗。坐在那辆特制的轮椅车上,经常会同伙伴们一起出去,同他在一起的,很多孩子也都是身患残疾。

他们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小团体,因为在这个星球上大部分的孩子都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原来这个星球充满了各种废料辐射以及污染。

自从来了那位美丽的姐姐。和那位好心的年轻人以后星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们被牵到了这绿水青山之畔,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日子。

老赵回过头,朝他的老搭档小吴坚持要走。 因为小雷不想牵冰冰呢?她绝不会不在这雅之道,而有高髻广额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王见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若惊澜

卷卷猫

剑若惊澜

卿风无凭

剑若惊澜

贺兰央央

剑若惊澜

省略你的过去

剑若惊澜

缘来如是

剑若惊澜

段小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