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黄泉路上手牵手》。

能得到如此美女的夸獎,唐昆自然是臭屁的不行,搖頭晃腦的賣弄道:“夜郎古文雖然稀少,但我在以前也見過幾次,而且還專門的研究過。”

“哦?那你能看懂這些東西?”妮妮眼睛一亮,急切的道。

她雖然曾貴為王后,但并p>

哦,這個閃閃發光只是形容,而不是真的發光。

“好的!”唐善點了點頭。

“等一等,社長,怎么可以如此輕易的決定這件事情!”靜靜很是不高興的開口說道,在她看來,唐善不過就是一個區區的小賊!

”东三娘笑道:“可是我……”该如何是好!小鱼儿苦笑暗道:

在紫灵城中,因为现在的情况,所有的商户,所有的店面都几乎关门了,能开着的很少,但既然能开着那么就说明这个地方并不一般,在这里边肯定有着什么大人物,他们并不怕灾难的降临。

比如那家有着说书先生的茶馆,陈先生的学堂,还有那个打铁铺子。

就在那个铺子里,依旧是那位中年师傅在那里用力打铁,此时的他依旧是满头的汗水,而就在这个铺子的后院,有一个面容沧桑的老人躺在一张椅子上,闭着眼睛,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抱剑男子突然出现在他的身旁,悄无声息,他看向了椅子上的老人,开口问道:“还是不肯吗?”

老人没有睁开眼睛,说道:“回去吧。”

抱剑男子听后,显然有些失望,不过也没有再多想,毕竟他在问这个问题之前已经知道答案了,况且他也不是失望这一次了。

抱剑男子继续问道:“你所说的那个承诺是否当真?”

“当真。”老人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抱剑男子点了点头,然后便不再多说,下一刻身影便消失在原地。

……

在黎家后山那个山洞前,白廷站在了那里,然后那只小麻雀便朝着后方飞去,离开了这里。

白廷走了进去,这个山洞很大,但光线并不是很昏暗,因为在山洞的上方有一个很大的洞口。

白廷进去后便看到了那刻有无数文字的墙壁,他走上前去,想要仔细看清楚上面到底写的是什么,但就在这时,那面墙壁出现了裂痕。

很突然,很奇怪,而且还是大面积的,墙壁一点点的碎裂,墙面上的石头一块块的落在了地上。

白廷看到后愣在了原地,这是为何?

很快,那面墙壁上变得空荡荡的,一个字也不见了。

白廷看向了那散落满地的小石块,他有些失魂落魄,为何会这样?难道我无法得到这剑法的认可?

这不合常理啊!一面好好的墙壁,为什么会自动出现裂痕?又为何会自行破损?

难不成一面墙也会有灵性?又或者是这剑法有灵性?可它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因为是我拿了那无数的灵运而觉得我是个盗窃者?所以无法看中我?

我只是想学剑,就那么难吗?

白廷闭上了眼睛,强行的稳住自己的情绪。

然后他慢慢的转过身,想要离开这里,但他的腿忽然一软,他没有力气挪动。

这时,他身后那把剑开始嗡嗡作响,白廷眉头一皱。

这剑?在阻拦我离开?

白廷无奈,只好再次转身,看了眼那空荡荡的墙壁,又看了眼那满地的小石块。

他不明白,既然什么都已经没有了,为何还要留下来?

现在眼前的,对他来说还有些价值的可能就是地上这些小石块了,他弯下腰捡起了一块儿。

他拿起后在手中翻了翻,突然,他感觉到了不对劲……

……

在黎家的外面,黎姓老人坐在了崖边,望着紫灵城,这时黎殇从屋内走来。

黎殇开口道:“你能否治愈她?”

黎姓老人道:“她中的毒太特殊,我不曾见过,况且我也不擅长解毒。”

黎殇看了眼老人,又扭头看了眼身后黎家,他真的要无能为力了。

“你很在意她?”黎姓老人问道。

黎殇走到了崖边,来到了老人的身边,望着城内,点了点头。

老人说道:“这不像你啊,她也不过是个普通姑娘,况且你们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长。”

黎殇说道:“凡事都有例外,而她就是例外。”

老人道:“为何?”

黎殇道:“你看她像是一个坚强的小姑娘吗?”

黎姓老人摇了摇头。

黎殇道:“是啊,本来就不是一个坚强的姑娘,但为何面对什么都能做到很坚强,她在遇到我之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我不敢想象,也不愿想象,我现在能做的就是让她更好的活下去。”

黎姓老人点了点头道:“好好照顾她,紫灵城无辜的人不多,但她绝对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黎殇点了点头道:“我会的。”

这时,黎殇突然问道:“我拥有灵海是否是因为那万道气运?”

黎姓老人道:“燕家血脉强大,想要凝聚出一个灵海应该可以,但不敢保证你那灵海不是因为捷兽引来的气运而形成的。”

黎殇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么之前龙爷爷想让我隐藏实力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有人想要夺运?”

黎姓老人道:“让你隐藏实力是我向提出的,不过你猜的并没有错,你如果表现得太过强大,那么肯定会有人想要杀了你,然而有捷兽在,那么那些气运便还在这紫灵城,到时候各凭本事和运气去夺就行了。”

黎殇恍然大悟,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当年郑月被杀害,就有理由了。”

黎殇看着城内,眼神凶恶,当年的废物虽然是他装出来的,旁人的眼光他并不在乎,但不代表他真的会喜欢,然而就有那么一个人偏偏不以那样的眼神去看他,反而拿他当做要好的朋友。

黎殇有时候就觉得那郑月傻乎乎的,明明自己天赋异禀,却偏偏要做的那么低调沉稳,遇到什么事情还是慢吞吞的,不慌也不忙,直到事情搞砸了,才在那里着急,直到最后打势!

只要进了李靖的府上就是胜利。

王家兄弟知道这人是在救自己,但心里还是有些慌,万一他不是卫国公的人,怎如何是好?

其他戏子可不管这些,有人给钱请他们就演戏,还可以摆脱这些烦人的武侯。只要演完了就到城外躲起来……只是他们想的太幼稚了一些。

在不远处的人群里,一个丫鬟模样的小姑娘,问一旁的中年妇人:“夫人,这小贼竟敢冒充咱府上的人行骗,要不要奴婢去拆穿他?”

中年妇人听了这话,横了她一眼:“这人不简单,他敢冒充我府上的人行骗,自然有他的本事。

但是他这是救人,是在积德行善,也是帮夫君挣名声。咱们先回吧,到家后,你去后门告诉翁叔,让他把人先放进来……”

“夫人怎知他走后门啊?”

“贱业之人只能走后门……”中年妇人没有做过多解释,转身走了。

敢情杨义行骗被正主碰到了,幸好人家不计较,还回去帮忙配合。

杨义和两个班头走在前,两个戏班的人走在后面,两边是巡街武侯,最后面是看热闹的百姓。浩浩荡荡的有一千多人,而且还有人不断的加入。

杨义气定神闲,双手负于身后,昂首挺胸的走着。王家兄弟佝偻的身体,双手置于袖中,颤颤巍巍的跟着。

走了一段路后,王东终于忍不住了,小声问杨义:“小郎君,您真的是卫国公的人?”

“不是!”杨义也小声回答。

“那你为何要管咱们这事?”王东有些激动。

此时,他兄弟俩的额头已经冒汗,汗水从脖子上流入衣服里,衣服也湿了大片,不知道是被杨义吓的,还是热的。

“因为我看不惯这群欺软怕硬的玩意儿!”杨义气定神闲,还是那副人畜无害的表情。

“小郎君没必要帮我等升斗小民,这样不值得!”王西这时候也插嘴。

“没有值不值得,我喜欢就行!”

“小郎君不要管我们了,你快走,我们兄弟不能连累你!”

王东也在一旁猛点头。

杨义看了二人一眼:“卫国公府后门可认识?待会儿我们走后门。”

待得到王家兄弟回答后,又道:“待会儿到了卫国公府后门,我们一起如此……这般……”

王家兄弟看着杨义,冷汗又下来了,这究竟是个什么人啊?这下好了,既得罪了右巡街史,还得罪了卫国公。

现在他们的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放低点身段,到栎阳县伯府自称奴仆好了,大不了多收点钱!

巡街武侯的王把总看着杨义三人在窃窃私语,心中暗笑:小子,等下到了卫国公府,要是被卫国公家的人给赶出来,到时老子便将你抓起来,关到县衙大牢,让你在里面享受享受!嘿嘿……

再长的路也有走完的时候,杨义等人到了卫国公府后门,杨义上去便敲门,丝毫没有觉得这是别人家院子。

没一会儿,便有一老头开门出来了,忙对杨义行礼:“小郎君回来了,戏班都请来了没有?阿郎和夫人都等急了,快快请进。

杨义和王家兄弟听着一愣,不明白这老头干嘛这样说,他们商量好的计划无法实施了。但他们也不客气,手往后一招,三百多人呼啦啦的就进了卫国公府后院儿。

王把总更懵,难道真是李靖在请客吃饭?弄什么戏班子来助兴?像他们这种权贵,家里是养了歌伎或戏班的,不大可能从外面请。

所以他才一路跟随而来,为的就是想打脸杨义,然后将他抓起来,投入到县衙大牢,好好的折磨于他。

一个喽啰看着一脸懵逼的王把总,忙走近小声问:“头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如何向县伯交代?”

“怎办?我知道怎办要你干什么?先回去!”可没走几步,便有计上心来,又道:“等一下,县伯要是问起来,我们得统一口吻,就说是卫国公派人抢走了这些人。

还有,说这些人他卫国公府护着的,以后不许我们打主意,如果宿国公来要人,就将他打出去。”

这个王把总早就听说程咬金和李靖不对付了。他这样一弄,就是想让程咬金找李靖的麻烦。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程咬金是找李靖的麻烦了。但有杨义在,他却碰了个大钉子,最后找到的是那位县伯和他自己的麻烦。

栎阳县伯名叫程浩,四十岁上下,早年随程咬金南征北战,靠战功得封开国县伯。

家中无父,只有一年迈多病的母亲。由于他母亲一直不肯告诉他父亲的姓名,他便随了程咬金的姓,导致外界一直传说他是程咬金的私生子。

但是谣言是经不起推敲的,他母亲今年已经七十了,而程咬金只有四十多岁,他自己也有四十岁。难道程咬金只有几岁的时候,便和一个三十岁的女人搅和在一起了?

今天是他母亲的七十大寿,前两天就已经请了些亲朋好友。由于家底薄,养不了多少奴仆,更没有歌伎、戏班。

邀请程咬金时,将自己的困难说了一下,本想着向程咬金借点钱。没成想,现在的程咬金比他还穷!

临走时程咬金嘱咐:“办简单点,有酒就行,再让家中仆人随便唱个曲,到时我也去凑凑热闹。”

为了讨好老上司,他不惜耍手段,想将戏班先弄进门来再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黄泉路上手牵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下辽阔

青鸟恋飞鱼

天下辽阔

枫林暮晚

天下辽阔

旧生

天下辽阔

范江江

天下辽阔

卯莲

天下辽阔

石皮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