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强血脉》。

“杀了他!”

  花云白沉声下达命令。

  作为长青宫的少宫主,对这种事情最不能无视。

  电奴的速度非常快,转瞬之间就到了叶枫的面前。

  手上的灵气微微一动,在电奴的手里面化作一道高速旋转的长锥,刺向上車。

母親說道:“哦吼,你媽出事了,你不來看看。”

無奈之下小伙子只好打開車門,走到了副駕駛做。

坐好之后,汽車啟動,開始慢慢搖著前進。

后座張小河透過鏡子看到母子的面容。

他覺得這母子倆挺有意思的。

对付胡铁花的四人显然最吃力,贵突然肚子痛,抛下钢铲就跑,

一周后。

“建芬,你過來一下。”電話那頭傳來冶和平的指令。

駱建芬立即放下電話,身為國家特殊部門735所的特勤人員,這對于她來說應該是家常便飯了。這次突然得到特殊命令,估計又有什么特別的事情發生。

“林坤,教授請你也過去。”

“我?”我愣了愣,笑道:“駱老師,你就別拿我尋開心了,你們735所可是保密部門,我這個外人怎么好去呢?”

“你這可就見外了,第一你在我這不是外人,除非你還拿我當外人,第二你現在是教授的特別顧問,禹陵和735所之間最不可或缺的紐帶,教授請你一道去,足可見誠意了吧。”

駱建芬這臭娘們倒是會見縫插針,她正巴不得我乖乖就范,好遂了她的愿,還整這冠冕堂皇的話,我既無力反駁,又不得不答應,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您有什么吩咐?”駱建芬同我一起走進葉和平的辦公室,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冶和平點了點頭,示意我們坐下,“是這樣的。”隨后,他打開計算機,屏幕上面顯示著一個皮膚黝黑、頭發雜亂、一口黃牙的十足農民工范的初中生的頭像,說道:“這個人叫做馬蜂,今年15歲,是一中初中部一年二班的學生。我們這次的任務就是和他有關。”

“一年二班?”駱建芬思考了下,顯然也跟我一樣有些困惑,那不還是一個初中生嗎,至于為了一個乳臭未干的毛頭小子大動干戈嗎嗎?

“對!你沒有聽錯,就是這個小孩子。”冶和平沉思了下,緩緩說道:“這次的任務可能難以想象,你的任務,就是在盡量短的時間內把他勾引住。”

“什么?!”駱建芬難以置信。

我錯愕地看著駱建芬的表情,然后轉向冶和平,實在不敢想象自己的耳朵。冶和平的這番話,著實令我大跌眼鏡,充滿了骯臟的、齷齪的口吻。

“對,你沒聽錯。”冶和平又按了幾下鍵盤,介紹道:“你可別小看他,他目前可是我國最頂級的黑客之一,各國都在暗中極力招攬他,但都無法成功。通過我們的情報部門,我們了解到這個人十分迷戀熟女,幾乎沒有抵抗力。”

我沒有聽錯,冶和平這是打算使用美人計,雖說駱建芬年紀的確也不大,面色姣好,風姿綽約,要是搔首弄姿起來,確實沒幾個男人能低檔的住誘惑,但是要說去勾引一個初中生,我實在不敢恭維冶和平的這種手段。

而我當下最感到恐懼的是,自己如今被軟禁在735所,美名其曰是所謂的特別顧問,實際上就是被駱建芬變相地給脅迫了。就沖冶和平剛剛的這番話,我就不得不想,當晚我和駱建芬醉酒之后,或者說整件事情會不會就是冶和平導演的。

人不可貌相,我甚至已經有些后悔,當初就不該救出冶和平這個老小子。但是話又說回來,冶和平這人為人十分正派,今天說出這么不知廉恥的話來,我覺得十分不可思議。

最疑惑的一點是,即便是要用美人計色誘最頂級的黑客,這也不是735的業務范疇,而是特種部隊或是情報部門的事情,冶和平此舉實在說不過去。

“經過我們的匹配,你是最能滿足他的要求的人了,經過首長們的決定,打算派你完成這個任務。”

“這……”駱建芬有些遲疑,看了看我,好像是有些不好意思,或者是不知道怎么面對我吧。

雖說,駱建芬以前肯定也做過不少色誘類的任務,但這次居然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而且就在我面前接收任務她還是有點難以接受。

“你放心,上次體檢的時候,你的環已經被摘除了,我們還特地注射了不少藥劑,你現在完全具有生育能力。”冶和平繼續說道:“至于林坤,我想他應該明白什么叫大局為重,你可以放心。”

“難怪這幾天駱建芬想要的這么強。”我心里想著。

“既然組織都這樣了,我怎么能夠拒絕?”出于對組織的無限服從性,駱建芬還是堅毅的點了點頭,接下了這個任務。

我不知道該怎么開口,不明白冶和平為何要當著我的面來宣布任務,恐怕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故意刺激我,想看我的反應。但是說到底,駱建芬也只是一廂情愿,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即便如此,我也沒什么反應,除了憤怒之外。

“冶教授,我有個問題,這個馬蜂到底何許人也,怎么會讓735所來處理?”我直截了當地問道。

冶和平皺了皺眉受到鞭打,负疼不过,前腿突然扬起,仰天发出一声嘶鸣。

紧接着,又尥起了蹶子。

那青年似乎没有料到阿保机会抽他的马头,慌乱之下,被抛下了马背,疼的龇牙咧嘴。

众人看到阿保机如此疯狂,竟然根本不将他们放在眼里,全都翻身下马,将阿保机围了起来。

一个身材偏瘦的青年将落马青年扶起,怒目盯向阿保机,斥道:“好大的狗胆,竟敢对我大哥下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我们每人给你一耳光,就能揍得你鼻青脸肿。每人踢你一脚,就能让你小子爬不起身来。每人尿泡尿,就能将你小子淹死。每人……”

阿保机最听不得别人油腔滑调,没等那青年说完,便大声制止道:“给我让开,我没时间听你胡扯。”

那青年被咽的不轻,顿时咬牙切齿,朝阿保机走来,伸手抓住了阿保机的胳膊。

阿保机还没等那青年的手抓踏实,猛然出掌,用手掌下部推向青年的拇指。

那青年的拇指哪能承受得了手掌的推力,“哎呀”一声大叫,松开阿保机的胳膊,用左手捂着受伤的拇指,退后两步,弯腰龇牙咧嘴。

那个摔下马背的青年,此时也已缓过劲来,却没看清刚才使用了什么魔法,只是轻轻手臂轻轻一样,便致使自己的兄弟疼痛狂嚎。

青年怒极,一个箭步飞上前去,右手抓住阿保机的前胸,左手成拳,就要击向阿保机的面颊。

阿保机的动作极快,左手在抓住青年右手腕的同时,右掌猛地斩向青年的右臂弯处。

青年右臂一软,突然感到阿保机向下拧动了他的手臂,右膀突然感到疼痛,身子一转,不由自主已经背向了阿保机。

青年知道,若对手继续使力,他的右臂立时就会脱臼。

好在阿保机并没有继续加力,适时松开了右手,照青年的屁股猛踢一脚,将青年踹了个狗吃屎。

其余人等看到阿保机如此张狂,发一声喊,挥拳攻了上来。

阿保机毫无惧色,脚踢拳打,一会儿工夫,便将围攻者尽皆放倒。

阿保机不再理这些人,兀自从倒地人身上迈过,继续向森林深处走去。

刚刚走出去不远,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喊声,回头一看,原来是那帮人又骑马追了上来,一个个手舞大刀,大喊大叫。

这些人身上本来都带着刀,刚才本想凭着人多,收拾一个傻小子,没必要动刀。

没曾想阿保机的拳脚功夫着实厉害,他们不但没占到便宜,还被狂揍了一顿,这口气哪能咽的下去。

以往,遇到独行者,都对他们尊重有加,任他们作威作福,哪敢说一个不字。

今天真是邪门了,这小子不但不听他们的号令,竟然还将他们打翻在地。

这事要是传出去,他们还怎样在部落里耀武扬威。

要想争回面子,只有将傻小子放翻在地了。

阿保机看到这帮人又追上来了,顿时大怒,仓郎朗抽刀在手,喝道:“世上竟然有你们这些不要脸的人,今天,我非将你们废了不可。”

那帮人再次将阿保机围了起来。

刚才他们在手脚上吃了大亏,现在听阿保机放出狠话,担心阿保机的刀箭功夫同样厉害,谁都不敢率先进击。

阿保机有些不耐烦了,挥了一下手中战刀,道:“你们还是一起动手吧,我还要狩猎,没时间和你们磨蹭。”

那帮人相互观望,谁都不敢率先进击。

刚吃是动手脚,不会出啥大事。

而现在已经是兵刃想见了,弄不好就得被砍下手脚,谁都不敢大意。

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喊道:“哎呀,怎么动起刀来了,赶快住手。”

众人遁着喊声望去,原来是曷鲁跑了过来。

曷鲁直接跑到阿保机身边,对众人道:“都是自家兄弟,怎么兵刃相见啦?”

刚才摔下马背的那青年问道:“曷鲁,你认识这小子?”

曷鲁急忙介绍道:“他是刚刚回到迭剌部的阿保机,我的大哥。”

阿保机?

阿保机与曷鲁联手从劫匪手中夺回牲畜的事,早已在部落里流传开了,并被人添油加醋地增加了许多细节,这帮人当然已经听说。

只是这帮人谁都不相信,阿保机会有传说的那般厉害。

今天,他们终于领教了,十几个人,被阿保机打的落花流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强血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修成仙传

刀一耕

剑修成仙传

紫兰幽幽

剑修成仙传

带玉

剑修成仙传

雪花神剑

剑修成仙传

第六只乌鸦

剑修成仙传

佛系龙晓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