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朱家的苦衷》。

只见这两人头上的木笼,一个刻的是青蛙,一个是蜘蛛,两人架”“他的剑有什么特别?”“他的剑没有鞘,看来就像是把破铜

季遼感應著頭頂的丹魂突然有大量的靈氣涌進來,明白這是大道子出手了,灰氣浸染了丹魂后就再也無法驅離,看著體內暗淡無比的金丹,他是有苦說不出,暗罵大道子早有手段不拿出來。

但事已至此季遼也無可奈何只能接受了這個事實當初憑著戲命流沙抵擋狩獵境強者的攻擊,一直以來由于戲命流沙太小,不足以完全防護,他的敵人又太強,導致用處不大,如今不同了,戲命流沙足以防護半個身體。

不過他能用到戲命流沙的地方還是不多,因為他......

“你去投訴吧,我們王家家大業大,就算這家酒店關門了,我們頂天集團也照樣玩得起。”

王雪凝這話不假,王家的頂天集團,旗下有一個龐大雄厚的產業鏈,這個酒店對他們來說,筒直就是九牛一毛。

慕容雪涵氣不過,她真的很想投訴,可是這個念頭在她心里只存在了三秒鐘,便立刻消失了。

她知道,和王家作對,會很不劃算。

慕容家雖然也規模不小,但是和王家頂天集團比起來,還是小巫見大巫,一旦開罪王家,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所以慕容雪涵思前想后,還是決定先忍一忍。

忍一忍沒什么,可是她想要住在劉參對面的企圖,那就無法滿足了。

想到這,慕容雪涵不死心,她再一次問道:“我要住1314對門的房間,你究竟答應還是不答應?”

王雪凝態度如舊,“對不起,1314對門的房間已經住了人了,所以你的要求無法滿足。”

慕容雪涵知道,王雪凝肯定在說謊,她此刻眉頭緊鎖,咬著紅唇問道:“是誰住在那里,我愿意出十倍房錢,讓那人離開。”

王雪凝頓時呵呵冷笑,“對不起,你的愿望無法滿足,因為是我住在那里。”

王雪凝并沒有住在那里,她見慕容雪涵鐵了心要住在劉參的對面,知道慕容雪涵必定是想監視劉參。所以王雪凝當即決定,這個對門的房間,無論如何不能讓慕容雪涵住進去。

所以為今之計,她只好告訴慕容雪涵,說她就住在那里,好讓慕容雪涵死心。

慕容雪涵聽了,氣的渾身發抖。

她知道王雪凝在撒謊,但是卻無法反駁。

這條路行不通,慕容雪涵只好另外想辦法了。

就在二人僵持之時,劉參氣喘吁吁地跑了進來。

他身手矯健,健步如飛,竟然是一路跑回來的。

此刻劉參滿頭大汗,看到慕容雪涵和王雪凝相距不到一米。

他來不及喘氣,立刻走到二人面前,問道:“你們沒有發生沖突吧?”

慕容雪涵白了一眼劉參,她不說話,竟然直接朝電梯走去。

劉參感到很疑惑,他又朝王雪凝看去,王雪凝也是一臉的不高興。

劉參終于明白,這兩個女人,剛才必定是發生了爭執,而且爭執應該還不小。

看到慕容雪涵坐電梯上樓,劉參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慕容雪涵上樓了,她究竟要干嘛?

劉參實在是摸不準,也只好先上樓回房間。

他現在要做的,是盡量避免和任何一個女人接觸。

劉參往電梯走去,卻發現就這么幾秒鐘的功夫,慕容雪涵已經消失不見了。

劉參感到驚愕,這個慕容雪涵,怎么神龍見首不見尾。

他帶著疑惑,乘坐電梯到了十三樓。

出了電梯,進入走廊,劉參便大為吃驚,慕容雪涵此刻,正站在他的房間門口。

劉參心想:“壞了,慕容雪涵這是準備繼續和他糾纏到底。”

一想到這事,劉參頭都大了。

他不想再糾纏,也不想再費唇舌,所以他立刻轉身,準備下樓離開。

沒想到慕容雪涵卻立刻叫住了他:“劉參,你過來。”

聽到慕容雪涵叫他過去,劉參并沒有挪動腳步。

他已經決定,不準備給慕容家當女婿了,也不準備繼續給慕容雪涵當老公了。

既然已經下了決心,就沒必要再掰扯>

林錚看一時也轉變不了她的思想,不過他還是有些許疑惑。感覺這事疑點頗多。

就算方陽喪心病狂,也不至于拿自己的母親當賭本,他又是怎么撬開鐵門的呢?他那是還只是個十幾歲的孩子。

“那之后呢?”

“之后就是我們孤女寡母流落街頭,那時我還小,只記得我們晚上睡在茅草屋里,四面漏風。冬天風一吹,屋里滿是寒風,身上像刀子割一樣。”

“每天母親把我安置在家,自己做幫工才能換一點吃食。我那時的心愿就是吃一頓飽飯。”

林錚聽完慢慢低下了頭。

“后來好了,我也長大了,可以跟城中的獵人一起上山采摘藥材。我們的生活才慢慢好起來,我相信以后很更好的。”

她還是第一次和陌生人說這么多,感覺說完之后心情通達舒暢。

火焰依舊燃燒不停,映著少女的身影在洞穴石壁上跳動,如同堅強的野草,縱使受盡苦難,依舊頑強生長。這不就是世間大多數人的常態。

“說說你,在山上當神仙一定很自在。”方靜如也覺得話題太過沉重,反聲問道。

“修士也沒什么,每天就是不停的修煉,練習,枯燥乏味。”林錚開始慢慢講述修行的事。

不知是修行太過無聊,還是他實在不是個好的演講者。少女很快眼神迷離,哈欠連連。

當林錚在講完修行的劃分后,少女已經蜷縮一團,躺在地上睡著了。

少女睡著之后還在不停的發抖,看來是在小溪中凍的不輕。

林錚解下自己破爛的長袍,走到少女身旁。少女嬌美的臉上滿是愁容,眉頭緊鎖,不知是否想到了她的哥哥。

林錚把長袍搭在少女的身上,他返回火焰這一側,準備躺下,也休息片刻。

突然,他看到了一束粉紅光芒。

他拿起一根燃燒的樹枝順著粉紅光芒前進,剛站起身,粉紅光芒消失不見。

林錚又一次來到洞穴角落。角落空空蕩蕩,除了地上散落的幾根樹枝和幾塊石頭外再無它物。

林錚目光不斷掃過四周,銳利如劍。他很快發現一開始摸到那塊石頭和另外幾塊略有不同,

這塊石頭頂面光滑平整,像是有人時時撫摸一樣。而且石頭四面滿是鮮紅的痕跡,就想是人的血管一樣。

林錚慢慢把手放在石頭上,石頭上發出粉紅的光芒。

光芒暗淡,遠不是明黃火焰的亮度可比。林錚看到粉色火焰,眼睛慢慢變成血紅色,石頭上的痕跡也是光芒大盛,似有血液流淌。

林錚感到全身燥熱異常,立刻把手抓向自己腰間的傷口。

疼痛傳來,燥熱消退。

這石頭有古怪,林錚看著石頭想到。

這石頭有亂人心智的效果,不過能力并不強。也就對付練氣境的修士和凡人有用。

林錚又盯著石頭細細觀看,借助明亮的樹枝發出的燈光。他發現光滑的石頭上畫著許多線條。

線條蜿蜒,扭曲,像是兒童的隨手涂鴉,又像是渾然天成的自然之筆。

林錚驚訝的發現這是一個陣法,可他不知道這是什么陣法。

現學現賣,臨陣磨槍。

林錚拿出乾元盤,喚出陣法解析,很快他找到了這個陣法。

這像極了陣法顏瑩陣。

他转目望了那具僵卧在地上的尸下来慕容九就好像是个傀儡,痴路小佳是喜欢吃花生的。他总是前,他面容惨然一变,垂下手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朱家的苦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死亡信函

钟昱

死亡信函

狂砍九刀

死亡信函

水绕天涯

死亡信函

甄栗子

死亡信函

笑寒烟

死亡信函

蜜汁扣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