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死》。

葛停香道:就算有,也很难找。郭天娘道:我们可以慢慢地找,她不愿让阿飞看到她这种狼狈的样子。因为她绝不能再失去他

曷鲁停了停,又道:“你虽然是耶律氏成员,但你从小在乙室部长大,脑子里没有部族观念,所以,你办起事来,并没有一屁股坐在耶律氏的立场上,比较公正。你继任汗位,是最合适的人选。如果你不出任可汗,契丹必会发生内乱。”

阿保机一怔,问道:“有那么严重?”

曷鲁说道:“白天,我仔细观察了每个夷离堇的表情。我发现,凡战后新成立部落的夷离堇,都极力主张让你出任可汗。而原有的那些老部落,开始都与新部落的意见相背离。这说明了什么?人心不古呀。那些新部落的夷离堇都是在我们不断进行的战争中产生的,都是我们的人。如果你不出任可汗,新可汗一旦与我们的意见不合,我们必须要交出兵权。到时候,那些新部落夷离堇心中不服,必会叛乱。”

述律平已经听明白,原来是阿保机极力不出任可汗。

述律平瞪了阿保机一眼,埋怨道:“你这人真是有病,你疯了吗?你想过没有,假如你再推辞,那些老部落夷离堇们乘机顺水推舟,让遥辇氏的某个人继任了汗位,无论对我们还是对契丹,有好处吗?霫国最少已经有五万大军在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如果契丹的政局不稳,他们立即就会杀过来的,后果会怎样?白天,你就不该提议等举行完可汗的葬礼后再确定可汗继位人,夜长梦多呀。”

阿保机仍然犹豫不决,说:“此事关系重大,让我再仔细考虑考虑吧。”

夜里,阿保机为汗位之事所困,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突然,毡房外传来一声动地大喝:“阿保机你给我出来!”

这声大喝太响,令阿保机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

阿保机一惊,不知何人如此莽撞,如此无礼,竟然敢在自己帐外,如此大声喊叫,还直呼其名。

阿保机急忙起身来到帐外。

阿保机看到,一位手持拂尘的白须老者,傲然立在他的身前。

老者白发白眉,红光满面,精神抖擞,令阿保机望而起敬。

阿保机急忙向老人弯腰施礼。

老人面色严厉,说道:“你任可汗,本上天安排,何必要推来让去,违背天意?”

阿保机一怔,问道:“你是何人,怎会知晓上天意图?”

老者仰天大笑道:“我乃君基太一是也。”

君基太一?

阿保机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阿保机正要询问老者来自何方,老者拂尘一扬,倏忽不见。

阿保机猛然觉醒,一骨碌爬起身来,原来竟是南柯一梦。

梦境真切,这自称君基太一的人的容貌,阿保机仍然清晰记得。

述律平被阿保机的动作惊醒,睁着一双朦胧的睡眼,问道:“出了什么事?”

阿保机将刚才的梦境一说,述律平道:“这下你总该下决心了吧,天意如此。”

阿保机突然想起,当年,阿佳曾经说过,自己是真龙天子下凡,难道果然如此?<!”桃云青虚与委蛇

  “如此甚好,不知桃兄可愿当在下府上幕僚?”

  “嗯?”桃云清眉头一挑,原来感情是想让自己成为他爹的助手?

  “桃兄,你如此才华,做那些商贾之人不但堕了读书人的名头,而且浪费了你的才华啊,当然,我并没有看不起商人的意思,只是觉得桃兄不应该如此白白浪费了自己的才华!”

  你妹,这你还没有看不起商人的意思?桃云青腹诽不已,口头却说道:“这事我还得考虑考虑!”

  “桃兄可是想着上都城秋试以中状元,可是桃兄也不想想,虽然你的才华足以做出锦绣文章,但都城勾心斗角,在下给你交个底吧,自吴国先皇立的科考制度以来,所有状元,榜眼,探花可曾有一人是寒门子弟?你家里若是没有权势,凭一点钱财,根本没有登上皇榜的资格!所以科举出头,桃兄那是想也不要想了,就连我去,应该不过是个解元,当然,我并不是说桃兄水平不如我,若不是经纶书院的教习耽于我父亲的名义,这结业文试第一的名头还是桃兄你的!”说道这儿,常涵红了红脸,不过看着桃云青,他脸上并未有丝毫异样,不知在想什么?

  此时,他竟有些看不懂这个人了,若是旁人知道自己考试第二是被人做手脚了,还不当场气得急着去找教习理论?但他倒沉得住气,也不以为意,要知道,毕业成绩对于之后的前途走向就是一张名片,寒门中的读书人为了第一可以争的头破血流,不过这也侧面说明了这个人的聪颖,知晓成绩已经出了,再找教习也无用,更说明了他性格沉稳,是个可造之材!

  “常兄如此厚爱,在下再拒绝就有些不识抬举了!”

  桃云青沉吟思虑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接受他的邀请,去做府尹幕僚,这也是一份不错的差事,说实话,他金叶子已经用得差不多了,没有钱财来源,自己吃喝都成了问题,传闻中修仙者可以不吃不喝,他远远没有达到那个境界!

  他的的《丈六金身》已经练成了一本,剩下五本到哪儿都可以修炼,这事不急,只是原本想找个修仙的仙门进入修炼,但自己又不知道仙门哪里有,茫茫世间难道到哪去找?运气好倒不说,运气不好就是瞎耽误功夫了,耗费青春年华,这谁人能承担得起?

  如今有人提供居所,修炼仙道功法,自己又不用愁吃穿用度,这也是极其不错的

  常涵听得他答应,他脸上笑开了花,笑起来如含苞待放的花蕾,搭上他秀丽的容貌,竟显得有一些妩媚

  妩媚?桃云青想到这个词就是一阵恶寒,什么时候男人也会让他想到这个词了?他曾经看过的故事中有讲过男人与男人之间的事,当时嗤之以鼻,但现在怎么觉得一个男人妩媚?难道自己取向有问题?

  他摇了摇头,酒意清醒了些,撇去这些怪异思绪,暗骂自己无聊,怎想到这些问题,又与常涵觥筹交错,喝了个酩酊大醉

  ……

  

第二日,陳默和昨天一樣,早早乘上車開始了環區之旅。

昨天的交易,很明顯沒得談。

在陳默不肯公布具體消息的情況下,這買賣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不過陳默也不是白長這么大的,成功從對方的套話中,知道一個很小的消息。

這次赤明城八成是要破城了。

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怎么樣的人,但看在對方信誓旦旦的份上,陳默姑且相信了。

“兄弟,赤明城呆不得!”

和葉尋空說的完全相反。

他一開始很贊同葉尋空的說法,圍三放一的伎倆,陳默早在上輩子都聽的不要了。

可是這東西還真管用,無論是任何人任何動物,只要有求生的欲望,明知這是一個坑也要跳下去。

一路上陳默有些心事重重的,甚至連坐過站都不知道。

大風車,吱呀吱呀的轉。

這里……

打住!

陳默突然發現自己的小“風車”又開始轉了起來。

嗯,有些坑的是,這里是哪里他都不知道。

像一個破舊工廠,又像是某些人販子聚集地。

陳默第一反應就是……

巴士別走,我要回家。

可惜,下一趟不知道還有多久。

周圍也有居民,比較少。

陳默走過去后能發現一個很小的居民所,一共六棟大樓,每棟7層。一層分兩戶。算上小區外面一圈的小攤子。

一共一百來戶人家,兩百戶不到的樣子。

周圍有些凄清和冷寂,即使是早晨也沒看到多少人的樣子。

“誒?這里?”

陳默拿著小“風車”再三觀察,發現真的在這里轉個不停。

總之這里有不同就在這里找。

“這里的人實力都不強!”

和其他小說中動不動隱居的大佬來看,這里的人實力很容易看清。

二級三級職業者是少數,更多的都是普通人或者一級職業者。

和繁華的區中心相比,人均實力差了不止一截,差距大的出奇。

陳默如果不是確信自己沒有翻墻,差點以為自己在別的城區。

走在這里,這“風車”的轉速莫名的上來了。比之富人區還要夸張。

如果說那邊轉速是3000轉的小馬達,這里已經是10000轉的軸承滾輪了。

這轉速快的讓陳默眼花。

越往里走,指針轉速越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加快,起初還能看到轉動時的指針,現在發現這都轉成一個紅色的圓了。

“有奸情,呸,有問題!”

陳默以249的智商很快的分析出結果,這里不僅有而且問題很大。(作者:我上我也發現了!)

慢慢走進,在一家早點攤上順手買了一根油條。

“啥?不能網絡支付?”陳默瞪大雙眼看著眼前的漢子。

老實漢子被這樣盯著也不害怕,反而憨厚的說:“咋們這里不流行那啥轉賬!”

“那刷卡行么?”眼見不支持轉賬支付,陳默拿出卡包中的卡準備刷。

漢子攤了攤手,“咋們這里也不流行刷卡!”

“咦?”陳默有些不可置信。

這世界刷卡是真的刷卡,不需要pose機的。只需要卡片互刷就行。刷卡方式簡單,還不需要攜帶重物,很少有地方不用卡的。

如果有,那也是附近沒有銀行的小地方,一般來說都會使用。

更何況這附近就有一家銀行,銀行距這里不足三百米,沒理由不實用啊!”

伸手指著遠方不足兩百米的銀行,一手吃著油條三分調侃三分打趣的說:“你們這里是不是也不流行辦卡啊!”

“是!”

“……”

女子口巴!

再三確認不能轉賬不支持刷卡,但又實打實的吃了一口油條后,陳默迷茫了。

這錢怎么辦?

想到這里,陳默有些蛋疼,看著眼前的油條突然覺得這油條不香了。

誠實守信,樂于助人,從不賴賬,絕不霸王餐是每一代主角的良好美德。

也是社會主義接班人必備的良好美德。

“老板,你的油條我包了!”閉眼甩下一張能量卡,陳默心中滴血的喊出了自己做夢都想喊的話。

“得嘞!”

…………

“該死,我就不該買油條的!”一路上,陳默一手提著袋子,一手從里面抓油條吃。

除開這坑爹的地方,陳默覺得這東西味道還真不錯。

可是誰見過好吃就往死里吃的,看著袋子中還剩下的十來根油條,陳默頭都是大的。

頭大不是問題,問題是頭太大。

陳默有些想哭,手賤都怪自己手賤啊。

不知不覺中,邊抓邊吃已經吃了一半了。

“誒!這里?”陳默突然發現指針好像又有變化了,漸漸的停下。

看了眼四周環境,陳

使团人马退后里许,在山崖下避风之处扎营歇息。鲁震东也唉声叹气的跟着方子安等人一起,因为魏高升拒绝开关隘大门,他和三四十名忠义军士兵也不能进入。魏高升倒也不是对自家兄弟无情,他也是遵守关隘的规矩,有不明身份兵马在关隘前,隘口通道是绝对不能打开的,以防对方突入隘口。

入夜时分,方子安在篝火旁询问了鲁震东之前为何私自领军出山的原因。鲁震东倒也实情相告。

事实上,忠义八字军现在的处境很是艰难。虽说在太行山中可......

她满足的叹了口气,喃喃道:我动地站着,眼角不停地在跳,皱只听得那两人恭声应了,唐迪又京师,年六十九。;。卜天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条咸鱼的使命

龙之将皇

一条咸鱼的使命

天狼星娘子

一条咸鱼的使命

血歌华章

一条咸鱼的使命

妖天

一条咸鱼的使命

华甄

一条咸鱼的使命

清风恋飘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