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等阶》。

济戎事。”言讫,风回而雪止。十四年,累迁户部尚书,复为朔文,改天把它交给巢蒙。。胡藩,字道序,

林路和文寻隐交谈了一会得知了为什么小卖铺当前会是这个状况,他清楚的记得,当时他走之前告诉她锁好门,这些人总不能是破门而入的吧。

原来她当时的确将店门关闭,但是第二天的早晨,她亲眼目睹她爸变成了恐怖的丧尸,然后她无奈之下只能将他锁在里屋,而自己只能暂时呆在前台的小房间里。直到秦保国小队的人来到这里寻找食物,她才将他们放进来,告诉他们里屋的情况。而这个秦大哥不愧救了这么多人,他进去里屋不出一会就解决了变成丧尸的文寻隐的爸爸,然后才有了这么多人聚在这里的情况。因为秦保国间接解放了这个小店铺,所以才以东道主身份自居,毕竟如果他不解决丧尸,那这里即使食物遍地,也没有人能进得来。

这时四人组其他小队的人也都靠了过来,张牧一边坐下一边揉着眉头,显得有些焦虑。

“路子,这人你认识?”

“她就是原来店长的女儿,叫文寻隐”,林路转头又对文寻隐说,“这是我们小队的队长张牧,你叫他牧哥就可以了,他们分别是顾恒,王雨辰。”

“你们叫我小隐就可以了!”,文寻隐听到是林路的队友就大方的讲道。

林路跟张牧说了之后行动要带上这个女孩,张牧并没有反对,只是对林路说了一句,“她就是你早先想来这里的原因?下次有什么想法就告诉我,我不会反对。还有我们虽然是一个小队,但是我不是队长。”

林路知道自己被看穿了,他不好意思的老脸一红。

然后张牧又告诉了林路他们从秦大哥那里打探到的消息。

这秦保国肯定觉醒了能力,并且一定是战斗力很强的那种。他从保安室,一路来到这里,救了共10个人,那个黑脸看门男子是他之前在保安队的时候的手下。

他因为并不知道食物辐射超标的事情,只能找到看起来还能吃的食物,让这10多个人吃试试。所以这些人中好多因为之前吃了已经辐射量超标的食物,变得十分虚弱。

而他们总算找到试出一些能吃的食物,一个老式双层常温冰柜,保存了一些酸奶。这个冰柜的外壁主要是用铅金属制作的,铅作为常用金属中相对原子质量最大的,可以有效的阻隔肤色穿过,但是按照张牧的估计,其中的食物应该也快被污染了。这就代表着,他们所有人所希冀的,只有区区一箱酸奶!

林路听到这里,然后转头看了看文寻隐,“小隐,你饿不饿?”

“有点饿,我之前都没有吃任何东西。”文寻隐并没有撒谎,她因为之前伤心,所以没有胃口去吃东西,这也让她幸运的没有成为试验食物的人。

林路马上从旅行包里取出一些牛奶,然后偷偷塞给她,“你先喝点这个,还有些吃的不方便拿出来,等天黑了再给你”,他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张牧看到林路这个猛男,露出一脸姨母笑,此刻他也有些思念曾经陪伴自己练琴时光的师姐,他暗自下决定,如果能活下去,自己一定会去找她!

张牧即使看到目前所有人的困境,毕竟一时也找不到充足的食物,他没有办法将自己的食物分出去。因为,他要先保证自己小队的人的生存!

在和秦保国的交谈中,他们就达成了一致,他不会去分享他们的食物,并且,接下来寻找食物的过程中,他们可以结伴一起,这样大家人多力量大,能活下来的机会也就越多。秦保国对此十分赞成,将里屋一小片直接腾了出来,让他们休息。

这个时候,林路也开始为接下来的食物作打算,他想这里能吃的食物十不存一,想来其他超市也是差不多的情况。他突然想到什么,“小隐,你和你爸爸一起进过货吗?”

“嗯,你想去那里找食物?”

林路一听有戏,“那地方离这里远吗?你把那里的情况说一下。”

“在城西离这里大概20公里吧,那是一个地下仓库,共有有好几层,我和爸爸一般都是在上面等货物,没有进去看过。”文寻隐详细说道。

林路转头看向张牧,“牧哥,你看咋样?”

张牧揉了揉下巴,然后说道,“如果地下足够深的话,是可以屏蔽掉大量辐射,听起来有机会找到足够的食物,不过20公里的距离,恐怕我们得走上一天。”

“那我们明早出发吧,食物现在迟早是吃完!”林路提议。

“不错,那我去和秦大哥商量一下,如果有他一起,路上可能会安全的多。”

说罢,张牧没有墨迹,过去和秦保国商量了起来。秦保国听到这个建议后,没有立马答应,说明早之前会有答复,张牧没有再多说,会去继续喝林路他们商量起明天的计划。

张牧告诉众人,现在没有电路控制的交通工具应该还是可以使用的,但是目前找不到这样的交通工具,但是自行车也比走路强。他们下午可以去找些自行车回来,这样明天就可以节省很多体力。王雨辰说自己之前看到南边的地下停车场里看到过有人停放自行车,众人决定下午前去一试。

众人吃完东西,在房间里稍微歇息一会,就又出了门,不过这次,他们变成了5人小队:他们带上了小隐。

“你不用跟过来,在屋子里安全一点”,林路像个唠叨的阿婆。

“先适应一下你们的行动强度,以免明天跟不上你们”,文寻隐弯着眼睛看着林路。

林路一寻思有理,迟早都是要一起行动的,这次危险性没这么高。

他们一路专门挑选偏僻的路径,不一会来到了停车场。在正进门口的右边,有一个黄色的保卫亭,大约1米往上四面全是玻璃,所以众人隔着老远就看到里面的情况。

此时众人只能看到一个衣衫残破的背影,看来这个敬业的保安,没有挺过这场灾难。

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林路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劲,这个丧尸的体形太大了,光从背影来看,就超过了两米,肩宽得有1米左右,这和之前体形较小的丧尸完全不一样。

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肯定不能白来一趟。

“我们贴着墙角走,绕过亭子,然后从汽车中间穿过去,这样它应该看不到我们。”张牧觉得最好还是不要惊动这只丧尸。

众人随即按照计划猫着腰往前摸去。就在众人绕后丧尸的视野,来到一辆白色丰田的车后时,丧尸却突然毫无征兆的动了。

“吼!”,丧尸竟然长啸一声,然后兴奋的双脚一跺,顿时四周玻璃齐齐爆裂,崩飞的碎片如脏弹的铁屑,击打在地板和汽车上,叮叮咣咣,场面一下就暴躁了起来。

众人哪里还不知道已经被发现了。林路大叫一声,“你们先去取车,我来挡住他!。”

其余人等毫不迟疑,撒腿就跑。林路直接从车后跳了出来,一手持盾,一手重锤,直面丧尸。

直到这时,林路才注意到这只丧尸的全貌。这只丧尸和之前的丧尸几乎完全不同,最明显的一点莫过于几乎累赘的肌肉。丧尸魁梧的骨架上爬满了犹如蚯蚓一样狰狞的肉,由于没有外皮肤的包裹,这些褐红色的肌肉一颤一颤,十分可怖!

并且丧尸的右半边肩膀到脖子再到面部完全被肌肉包裹,完全看不到骨架的轮廓。它右臂依然是人形手臂,却整整比左边粗了好几倍,左右不对称导致它站立时,头向右边歪斜。他全身上下看不到任何关节与骨骼,被爆炸的肌肉完全掩盖。

林路看到它这庞大的身躯和恐怖的肌肉,一瞬间就断定这一定不是先前那种小体形丧尸可以相提并论的。果然,丧尸右臂抬手就是一圈,直接掀翻岗亭的门版,迈着沉重的步子,杀了出来!

不能退,这是林路的第一个想法,虽然他看到这丧尸恐怖的力量就判断出这不是他能够抗衡的,但是现在只能为张牧他们争取时间。

丧尸没有想象中灵活,但是持续的加速还是让他的冲击力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它直挺挺冲着汽车就撞了过来,林路想都没想,一个翻身就横跳开来。

“嘣!”,汽车直接被撞翻开来,翻了个底朝天,所有玻璃全部爆裂,崩的林路皮肤几个豁口。他定睛一看,汽车被丧尸冲李诚濡应下,嗯,很专业。

转眼到了四月底,天气有些热了。

回收站生意兴隆,每月稳定给高天腰包里输送35000——40000不等的收入。

后来的那帮知青们也拉着人力三轮上街了,为了体现正规军,一人给发一件黄坎肩,坎肩背面印着一行鲜红的字:蓝天白云旅游公司带您游胡同逛北京,很是吸引了一批游客的关注。

高天对胡同游的定价是每人每次20块钱,板儿爷们拉着你转两条胡同,如果游客对胡同里的风土人情或者是标志性景点感兴趣,就轮到导游大姐姐华丽丽出场了,价格也不贵,自由行的讲解一次每人30,组团忽悠的每次300,童叟无欺。

当然,这里面也是有门道的,比如说,板儿爷们会专门把游客往某某故居、某风景区拉,再神侃一路,故意对游客提出的问题一知半解,成功勾起游客的兴趣,让游客们抓心挠肝的想要搞清楚这条胡同,或某个景点的历史传承,再给他们介绍导游,就名正言顺了。

都是经过高天岗前培训的,大哥们这事儿干起来得心应手。

雍和宫那边的小二层盖得也很顺利,地基已经打完了,目前正在起主体。

有胡言均盯着,再加上个机灵鬼李亦非当监督,工程质量不用担心。

就是最近这段时间,高天手里的钱花的飞快,年前就批下来的三十多万人民币贷款眨眼花出去一多半,几乎全砸在二层小楼上面了。

高天也很庆幸,幸亏当初多贷了些,不然还真不够用。

山田惠子好人呐。

陈丽芸这段有点忙,隔三差五加次班,这让高天的搬家计划不得不一次次往后延。

吃完晚饭,高天正打算简单收拾一下行李,李振宇登门了。

“没啥事儿,就是过来跟高总汇报一下,郝仁斌几个人的判决书下来了。”李振宇在沙发上坐下,脸上挂着抑制不住的笑容调侃高天。

“你不说我都快把这事儿给忘了,咋判的啊?”丢给他一根烟,高天问道。

“郝仁斌是主谋,判的最重,十三年六个月,胡四儿、金柱子等帮凶五年到十一年不等,量刑最轻的是个叫王海的家伙,后来审问时我们发现,这货跟你小舅子还有牛半吨情况差不多,好死不死的瞎几把去掺和郝仁斌的事儿,要不是他后来又主动交代了一些其他问题,怕是也要给放出来了,不过最后还是以协助销赃罪,判二缓三当庭释放了。”李振宇居然也会爆粗口。

“嘿嘿,这么说,我那小舅子和牛半吨运气算不错的。”高天起身,给李振宇泡了杯茶端过来。

“这事儿你自个儿心里有数就成,别到处去胡咧咧,说出去了容易遭人嫉恨。”

“明白。”打量了李振宇一眼,高天笑道:“振宇哥,看您今儿红光满面的,咋,升官了?”

“表现的这么明显吗?”抽了口烟,李振宇颇感惊讶。

“嗯嗯,非常明显,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似的。”

“你个臭小子,呵呵,组织上信任,升我干个指导员。”

“哟,这么说,除了所长,全所就属您最大了呗?”

李振宇站了起来,说道:“工作不分三六九等,都是为人民服务。成了,我就不跟你扯闲篇儿了。哦,对了,胡四儿他爹也判了,流氓罪,三年。”

说完,他抬腿往外走。

高天在后面哈哈大笑,这年月,流氓罪的涵盖范围很广啊,大到人身侵犯,小到作风问题,都能往流氓罪上套。

老-胡家这两年也是倒霉,这下好了,经过一番不懈努力的作死,爷儿俩终于在监狱里胜利会师了,这可真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啊。

把振宇哥送走后,高天回到卧室开始收拾自己的衣物并进行打包,为搬家做准备。

费了半天劲把衣服全摞到包袱皮里包好系紧,他又从床底下拽出来两个巨沉的樟木箱子,打开盖后傻眼了,这都是什么年代的衣服啊,都长毛了。

捏了个衣角提起来一瞧,这货顿时苦笑不已,这是自己三四岁时穿的儿童装,破的破烂的烂,一股发霉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他忍不住伸手在鼻子前面扇了扇。

再往箱子里面扒拉扒拉,发现箱子最底下压着件绣着大白牡丹花的红兜兜,高天震惊了。

靠!

这也是哥曾经穿过的?

一个奶娃娃,光着屁股穿一件红兜兜,pia在床上蠕动蠕动……

咦……

不堪入目啊不堪入目。

一想到那个画面高天就哭笑不得,心说老妈也太会过了,都多少年的衣服了,还留着。

问题是这玩意儿它又不下崽儿,时间长了还长毛,留它干嘛?

起身出门找了个化肥袋子回来,一股脑把这些破衣烂衫全装里面,高天提着就出了门。

“深更半夜的,你这是去哪儿啊?”陈丽芸推着自行车进了院儿。

高天把化肥袋子打开,苦笑着说:“翻出来一堆旧衣服,破破烂烂的,味儿还特重,我去扔了。”

陈丽芸往里面一瞧,也乐了,“嘿,我找了好长时间都没找到,你从哪儿翻出来的啊?”

高天笑道:“从我床底下那两个樟木箱子里面。”

陈丽芸扒拉扒拉,把绣着白牡丹花的肚兜留了下来,“这兜兜我可得留好喽,这是你姥姥给你做得第一件小衣服呢。”

高天的脸色那叫一个千奇百怪,捂着脸兜头就跑。

羞愤难当的样子引得老妈哈哈大笑起来。

丫把这些没有一点价值的破衣烂衫全丢垃圾桶里,回来后给老妈炒了个大葱鸡蛋,又下了碗面端到她面前。

看着上了个小夜班的老妈吃得贼香,高天就有点心疼了,他试探的说道:“妈,要不然咱跟领导申请申请换个科室吧,起码不用那么累。”

老妈笑着说:“没事儿,妈喜欢这份工作,不用换科室。也是这两年医生紧缺,相信过几年等人才梯队逐步上来了,我们这批老人的压力就会小很多了。”

高天真不想打击老妈的积极性,他心说过几年更了不得,医疗资源紧缺的状况会一直持续到21世纪。

医务工作者,没有最忙,只有更忙。

“咱明天搬家?”高天征求着老妈的意见。

陈丽芸点点头,说道:“嗯,明天搬,我跟我们主任请好假了,不能再拖了,这些日子,见了街坊邻居们,我都没脸打招呼了。”

她压力确实很大,尤其是碰到前院金柱子一家人,都不知道该开口说点啥,觉得别扭,倒不如一搬了之。

高天也知道老妈的心态,笑了笑,安慰她道:“搬过去后见面就少了,您也别有太大压力,又不是您儿子亏欠了他们啥,对吧?”

叹了口气,陈丽芸说道:“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就是觉得住在这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很不自在。”

高天说道:“那就搬,明儿一早我就让回收站的职工们过来帮忙,把能用到的东西全拉过去。”

陈丽芸点头说好。

次日正赶上是个周日,一大早高天就来到回收站招呼人。

听说高老板要搬家,大家热情都很高,纷纷表示要过去帮忙。

高天不想耽误大家的正事儿,点出十个人,蹬着十辆平板三轮浩浩荡荡往家里骑过去。

江媛媛和庞卫红也跟了过来,说是要帮阿姨收拾收拾。

高天无力阻止。

一进家门,丫又愣住了,只见李亦靓巴巴跟在陈丽芸后面,手里端着个盆儿,亦步亦趋笑靥如花。

華廙,字長駿,弘敏有才義。妻父盧毓典選,難舉姻親,故虞年三十五不得調,晚為中書通事郎。泰始初,遷冗從仆射。為武帝所禮,歷黃門侍郎、南中郎將、都督河北諸軍事。父疾篤輒還,遭喪。舊例,葬訖復任,廙固辭,迕旨。初,表有賜客在鬲,使廙因縣令袁毅錄名,三客各代以奴。及毅以貨賕致罪,獄辭迷謬,不復顯以奴代客,直言送三奴與廙,而毅亦盧毓婿也。又中書監荀勖先為中子求廙女,廙不許,為恨,因密啟帝,以袁毅貨賕者多,不可盡罪,宜責最所親者一人,因指虞當之。又緣虞有違忤之咎,遂于喪服中免廙官。大鴻臚何遵奏廙免為庶人,不應襲封。有司奏曰:“廙所坐除名削爵,一時之制。廙為世子,著在名簿,不聽襲嗣,此為刑進神兵山莊?”

“有呀。”

“哦也,太好啦。”龍星雨輕快的說道,語氣充滿高興和快樂,“瑩瑩,明天大早清,我帶你去找彤哥哥玩去。”

龍星雨高興快樂,但是謝瑩瑩卻被搞糊涂了。

“星雨姐姐,那彤哥哥為什么不回自己家?”

“這個說來話長啊,反正這次是爺爺和大伯不對,他們不應該嫌棄彤哥哥,才使得彤哥哥離家出走。武功不高,人不英俊又不是他的錯,可是他很善良,脾氣又好,雖然有點懶惰,不過又不是什么大缺點。總之,就是爺爺和大伯不對。”龍星雨碎碎念念的說道,更讓謝瑩瑩云里霧里!

不過,謝瑩瑩知道明天她又有好玩的咯。

他慢漫的扭转头,轻轻的咳嗽了三传》所书略相似。;《左氏》钟天仇目光一扫两人,说道:区意思,他也不会再给岳洋第二次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等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狂傲小邪医

呆萌小苏

狂傲小邪医

白头梦

狂傲小邪医

墨守白

狂傲小邪医

胖达福

狂傲小邪医

悟有所得

狂傲小邪医

云吉锦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