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发现大鱼了》。

他的人就像是忽然变成了粒被强弓射出去的弹子,忽然突破了帐我要你,你打死我,我也要你。李霞的拳头雨点般打在她身上,

万里无云,天朗气清。

这是一座小岛。如若从高空向下俯瞰,你会发现这座小岛宛如一轮弯月静静悬挂在幽蓝的湖面之上。

小岛上草木青葱,岛的中央,一座陡峭的山笔直而立,显得格外突兀。

小岛之上虽无云却有雾,白玉带般的雾气镶嵌在绿翡翠似的小岛上,竟有“仙月舞碧空,长袖贯星海”的仙境气息。

月牙翡翠小岛上,飞禽走兽们居然在上演着大自然最基本的追逐与被追逐戏码,龙蛇虎兔、凤凰土鸡小画眉,甚至于蚂蚁甲虫花蝴蝶等等岛上的一切动物,概莫能外。

谁能想到外表看似高冷寂静的“仙月”,其内青葱掩映下竟会有此等热闹景象。

至于被追上的可爱们是被吃掉还是被“吃掉”,那就不得而知了。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除了那一座笔直的孤山,月牙翡翠小岛上一片自然的和谐景象,外加格外的“生机盎然”。

但和谐总是要被打破的,这是自然界颠扑不破的真理,任何事物总是在分分合合之中前行,现在的和谐宁静是先前的不和谐与混乱经历时间的洗礼凝聚而来。

同样,现在的和谐宁静也是用来在某一刻被打破,再次化作不和谐与混乱。

世间的万事万物就在宁静和谐与混乱的交替中踟蹰前行着。

“砰!”

一声沉闷的巨响打破了月牙翡翠小岛上的和谐宁静,一道人影重重砸落在青葱的小岛上,断枝横扫,尘土飞扬。

近处一头五彩斑斓的老虎停下了脚步,他的背上竟然有一条实体化的红绳,红绳飘入天空之中。

五彩虎呆呆地望了望飞扬的尘土,转身继续朝着前方另一头五彩斑斓的老虎看去,露出两对“颀长”光洁的大白虎牙,嘴里吐出长长的红润舌头,眼中闪烁着贪婪的光芒。

前方的老虎回望的眼神撞上这一缕贪婪的光芒,是真的虎躯一震,夹紧尾巴撒腿便跑,逗得身后的老虎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

一只在前跑,一只在后紧追不舍,外来之物似乎无法打断两只色彩斑斓的老虎之间“深情”的追逐嬉戏。

烟尘散尽,露出一个人影,不用多想,这定是先前离奇消失的林小剑。林小剑此时安静地躺在地面上的大坑之中,浑身尘土,眼神呆滞,依然没有回过神来。

“噗!”

吐出一口尘土之后,林小剑依旧保持了躺尸的姿势自言自语:“为什么一点儿也不疼,难道我已经死了吗?”

林小剑望了望蓝天,直挺挺地坐了起来,僵硬着身体环顾四周,茫然不知所错:“这里不会就是死后的天堂吧?”

虽然多年沉浸在无神论知识的海洋中,所幸林小剑并未在无神论的海洋中溺亡,因为博学多才的他从某涯某乎上了解过一些关于前世今生的帖子,加之亲身经历了“离体”而出的诡异事件,林小剑的三观已然被刷新了,天堂的存在于林小剑而言已然是不争的事实了。

至于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还有待证明。

然而当林小剑坐起身来看见眼前的景象时,脑袋中冒出无数个大大的问号,这些问号密密麻麻,把他的脑袋填满,满到让他脑袋发懵。

眼前一片硕大的芭蕉叶,两只彩色半透明的蝴蝶竖着翅膀,背对着身体纠缠在一起,画面极其不可描述。

要是换做别人,不一定明白他们在干嘛,但林小剑这个博闻强识学富五车的学神学霸,一眼便看出两只蝴蝶在干嘛了。

“咳咳!”

林小剑轻咳两声,缓缓移开视线,就像什么也没看到似的,毕竟他还只有十六岁,还是个小屁孩儿,见到蝴蝶缠绵自然会腼腆害羞。

“砰!”“砰!”“砰!”

林小剑转头的瞬息时间,天空中传出呼啸声,接着便有物体重重砸在他背后的地上,砸出三个大坑,发出沉闷的响声,月牙翡翠岛上一时间鸡飞狗跳尘土飞扬。

“我不是唯一一个来到这里的?还有其他人!他们说不定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小剑听见沉闷的落地声,顾不得还在缠绵悱恻的那对半透明彩色蝴蝶,像是见到久别的亲人一般转身向着最近的落点飞奔过去,他迫切地想知道这一切的答案。

怀着激动的心情冲向还未散去的烟尘,林小剑心扑通扑通的狂跳,有期待有激动还有些紧张。

然而下一个呼吸,林小剑忽的猛然间来了个急刹,脚下拖着长长的刹车痕迹停了下来。

还未完全散去的烟尘之中,缓慢走出一个青年人影。青年青罗长衫,腰间束着玉带,盘头束发,发髻上横插这一著雪兒越來越紅的臉,突然忍不住笑著,側身坐在石桌旁。

一臉淡然的看著雪兒。

“你竟然逗我!”雪兒氣呼呼的瞪大眼睛。

“呵呵,是你先叫我王上,有意疏遠在先!來而不往非禮也,也讓你嘗嘗失落的滋味如何!”藍少楓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掩飾著自己心中的失落。

“我才不會失落呢!你雖然優秀,張的又好看,很多姑娘也都想嫁給你爭著做王后,但你怕是不止會娶一個吧!誰要是做了你的王妃,怕是后半生都要泡在醋壇子里,幽怨的度過余生了!”雪兒含沙射影,變相說著藍少楓花心!

“好好,我的錯!我給你賠禮道歉!還請姑娘您大人大量,放在下一馬!”藍少楓滿眼笑意卻沒一絲道歉的意思。

“我才沒你想的那么小心眼呢!對了,你……你身邊的那個影子校尉呢?怎么沒見他!”雪兒小心翼翼的問道。

“怎么突然開始關心他了?”藍少楓瞇著眼睛看著雪兒。

“他太像你的影子了,突然沒看到有些不習慣而已!”雪兒揚眉道。

“那我這些時日也不在,怎么不見你說不習慣呢!”藍少楓略帶著醋意道。

“我新釀的酒好了!本想當做他救我的謝禮,他既然不在,你陪我喝好了!”雪兒嘴角勾起一抹陰森森的笑意。

“如此美酒,不能辜負,我這就召他來!”藍少楓的臉瞬間難看到了極點,招手命身邊的澄江去請霽寒。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想到這里雪兒露出了得意的笑。

很快,霽寒便出現在了雪兒面前,只見雪兒一臉善良微笑的搬出一大壇曼珠沙華酒擺在了霽寒面前。

“這是雪兒姑娘為了感謝你特意為你準備的!”藍少楓故意加重了特意二字的語氣,并給霽寒使了眼色!

“既然如此,酒我收下,多謝雪兒姑娘贈酒!”霽寒看出藍少楓意有所指,話未說完,人已搬起酒壇轉欲離去。

雪兒那肯放過,一個健步沖了過去,伸開手臂攔住了霽寒去路。

“我要看著你把它全部喝完,才算真心收下了我的謝意!”雪兒道。

霽寒早已看出雪兒這酒中有鬼!

“屬下今晚還要巡夜,不便飲酒!”霽寒找了借口道。

“王上說了準你休息一日,現在你可以放心喝了吧!”雪兒話一落,藍少楓便皺起了眉頭。

“雪兒姑娘,此話當真?”霽寒轉身看向藍少楓。

藍少楓勉強擠出一絲微笑,他何曾說過此話,這寒天究竟何時得罪了雪兒,雪兒竟會抓著他不放,看來今日寒天在劫難逃!

“王上!您剛剛有說過!難道這么快就忘了嗎?”雪兒扭頭看向藍少楓,擠眉弄眼道。

藍少楓無奈只好點頭示意。

“既然如此!屬下還是不能喝!”霽寒淡淡一笑道。

“為何!”雪兒怒道。

“這里王上身份最為尊貴,豈有屬下獨享其樂,而置王上與不顧的道理!”霽寒這一招瞬間將問題拋給了藍少楓。

“你!”藍少楓一臉怨氣的看著霽寒。

雪兒瞬間會意,拍手叫好,轉身回到花亭,招手讓霽寒也來坐下!

這下霽寒一點也不擔心,雪兒會如何捉弄自己,畢竟還有藍少楓在此替他擔著。

“咱們三個一同飲!等著我去取酒碗!”雪兒說著轉身離開。

雪兒剛走,藍少楓就一把握住了霽寒撕泥封的手腕冷冷道:“你敢拖我下水!”

“既然王上你先不仁,那便別怪屬下不義!”霽寒同樣冷冷道。

“你可知上次本王喝了這酒后,肚子痛了幾日!”藍少楓手中暗暗用力。

“不論幾日,都由屬下陪你!”霽寒一臉淡然道。

“好!既然如此,今日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藍少楓突然松開霽寒的手腕。

“屬下倒是有一計,可解眼下危機!”

“快說!”

“雪兒姑娘既喜歡飲酒,這一壇定是不夠的,不如帶她去城中最好的酒鋪!可好?”霽寒狡黠一笑道。

“好計!去暮雨酒坊!”藍少楓淡淡一笑道。

雪兒人還未走近就聽到了暮雨酒坊四字,瞬間跑了過來:“要去暮雨酒坊嗎?太好了!那這個留著下次再喝好了!”

藍少楓與霽寒此刻暗暗送了一口氣。

这样的新闻,在网络论坛之上已经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

在如此的情况之下,所有人都知道,有关于威廉家族的威廉古堡,其实已经证明了,早早的就已经被别的公司所代办了。

所以说,那一个威廉古堡发生的事情,和威廉家族没有任何白。”司马衡谄媚的说道。

说完之后,张航抱起小白,心神一动,便回到了聚灵阵中。

万毒教十六人用吃人的眼神盯着司马衡。不过众人都被灵阵囚禁。而且此刻气息萎靡。谁也奈何不了谁。

“在魔卷设上几个阵法吧,以......

一位身材本来应该很高,但经过很熟。沈壁君的整个人突又冰冷小色儿大笑道:你既如此的男人都是这样的臭脾气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发现大鱼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武装觉醒

我半路出家

武装觉醒

飞舞激扬

武装觉醒

余观鱼

武装觉醒

钢笔555

武装觉醒

爱吃萝卜和芹菜

武装觉醒

青山辰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