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忘我境界!》。

她笑得很甜也很骄傲。她知道这”霍天青道:“知道这封信是谁

這時,林瑤推門進來,手里端著托盤,把泡好的茶葉放在林老和我的面前,便坐在一旁翻著手機,沒有出去意思。

見她鐵了心的想聽我們談話,林老沖我笑了笑,搖搖頭:“小涵,這次多虧了你,這份恩情林家記下了。”

我臉一紅:“林老,您太客氣了,靈虛桃木劍價值連城,實屬絕世珍寶,楊涵受之有愧,再說,您不也是沒拿我當外人嘛,林家有事,我怎么能袖手旁觀。”

“好孩子!我果然沒看錯你!”

“切,是你沒把自己當外人。”正在擺弄手機的林瑤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林老一皺眉,口吻異常嚴厲:“小瑤,怎么說話吶!”

林瑤噘著嘴,起身走了過來:“本來就是嘛,沈昊然幫他調查一些事,我就問他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他一副看不起人的樣子,切!誰稀罕幫你似的,上桿子不是買賣。”

“哦!小涵,遇到了什么難事?看看我能不能幫上什么忙?”

望著林老真誠的目光,我只好掏出乾坤盒,想讓林老幫我看看媽媽留下的手鐲,老人家見多識廣,這書房內擺放著許多古玩,說不定能看出一二,

“這是乾坤盒?”林老目光十分驚訝。

我一怔:“林老也知道乾坤盒。”

“給我看看。”

我把乾坤盒遞到林老的手上,他翻過來,掉過去看了半天,點點頭:“確實是乾坤盒,這盒子是外八行機關門門主王群所制,距今已有六百多年的歷史。”

我瞪大了眼睛:“這么久了。”

“機關門起源于春秋戰國時期,開山祖師爺是公輸氏、魯班,木牛流馬,會飛的木鳶就是他們造出來的,可你知道第二任機關門祖師爺是誰嗎?”

我搖搖頭。

“諸葛亮,他偶然得到公輸家族的制造圖紙,造出木牛流馬的,所創的八陣圖也屬機關門中的機關術,但機關門真正列入八大奇門是在明朝初期,可謂風頭無二,還被邀請編入三大營中的神機營,立下不朽功勛,當時掌管機關門的正是王群,這乾坤盒就出自他手。”

王群,王姥爺,一道閃電從腦海中劃過,難道王姥爺是機關門門主王群的后人?

“小涵,這乾坤盒你是怎么得到的?”

林老的提問打斷了我的思緒:“這是我的一位長輩暫借于我的。”

“能把這寶貝借給你,說明你們關系匪淺呀。”

“他一直把我當成孫子看待。”

想起王姥爺和我爺在一起下棋的場景,兩位老人因為一步棋爭得面紅耳,最后老哥倆摟著肩膀去喝酒,不免有些凄悲。

“你給我看的是這個盒子嗎?”林老把乾坤盒遞還給我。

“不是。”我接過乾坤盒,按下開鎖密碼,拿出里面的手鐲:“林老,我是想讓你幫幫看看這手鐲。”

林老接過手鐲,這次他看了很久,連書桌上的放大鏡都用上了,林瑤不耐煩地皺了皺眉,幾次要開口,都被我擺手壓下去了,我心里明白,林老一定是看出眉目了,如果看不出手鐲的來路,他早就開口了。

怎么回事,灵魂点怎么达到了4.2,先前在包刚的身上得到了1点,然后又杀了一条狗得到了0.2,那么剩下的3点是从那里得到的。

本来周安想看看银身功是否出现在了暗黑属性面版上,出现是出现了,可是3点灵魂点数他是怎么得到的。

周安想了一下夺河之后的经过,经过他的推断,他有一个猜测,就是周光棍杀了那只阴鬼,他所得到的3点灵魂点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杀阴鬼可是比杀普通人多三倍的点数,这个发现可是个大收获啊,杀这些普通人,还不如杀阴鬼呢,只是以自己现在的战力,杀阴鬼有些不可能,可是怎么才能加强杀阴鬼的能力呢!

周安又再回来看银身功,现在银身功已经是未入门,要想入门,却有些难,有一个难点,这个难点需要水银配合着练功。

水银好说,只要把银子融化后就行,可是修炼步骤却很麻烦,需要把水银涂在身体上的每一寸皮肤上,然后运转秘笈内的锻炼方法修炼即可。

用水银锻炼自己的肉身,这是银身功的主旨,也是银身功强大之处。

看完这个修炼方法后,周安就知道周纹所说让周家庄村民修炼的破灭了,这可是需要很多银子,如果只是让自己修炼还好说,毕竟周大财很有钱,可是让村民修炼,最多也就让一两人修炼,这还是全村出钱才行,如果更多的人修炼那周家庄可负担不起了。

接下来周安向周大财要了一百两银子,练起了银身功,

五天后,周四也收秘笈回来了,一共他收了两本,周安有些不满,收集了这么多天,结果就收集了两本秘笈,周四也看出了周安的不满,连忙解释道:

“二少爷,我收的可不是那些大众,次等的秘笈,而是收的精品的秘笈,保证少爷看到后欢喜,如果二少爷不信,可以看看。”

周安神色舒缓了一些,看向两本秘笈,一本是飘云步,是罕有的步法秘笈,周安看了看里面的内容,十分的精妙。

他本身没有步法秘笈,现在有了飘云步,对他的帮助很大。

第二本是凝血术,这本秘笈很是奇怪,讲述的是凝炼体内的血液,把体内的血液炼化的更加纯粹,更加强大。

经过仔细推敲之后,这本凝血术是需要凝血境才能修炼,现在他才是锻肉境,不能修炼。

看到这里周安才满意了,周四虽然只收集了两本,的确是精品,说道:“这次你办的不错,这是五两银子,给你的酬劳。”

周四听到大喜,连忙把五两银子接了过来,正想要说一些感谢效忠的话,周安又开口了:“你弟弟周五被阴鬼杀死了,你知道吗?”

周四本来大喜的心情,顿时怔住了,周五死了,他弟弟死了,忍住心中的悸动问道:“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是前几天,我放你几天假吧,你回去看周五的最后一眼,也好好的和其它兄弟办好周五的丧事,毕竟你们是亲兄弟。”

小鱼儿笑道:咱们从这里瞧着虽令德林子也。幼多病,祖母赵以

第130章 蛙聲十里

安寧的策論,立足務實。不談他的“鄉甲自治”那套把戲,總之他們在海州、金州已經施行,好不好的,總要三五年方有定論。

單以眼下急務而論,“以工代賑”,在緩解河北旱災的同時,還能興修水利,為河北此后百年灌溉打下一個良好的基礎。

順便還能適度改善河北千里平原無險可守的窘迫?這都是好事情。

在青州、北海、登州之地大力興辦水師,以海運代替漕運,不但運輸成本降低數倍,而且還能通過輜重錢糧控制燕京駐軍。

便是金國打來了,錢糧輜重也能很快轉移到海上,讓金國騎兵望洋興嘆。此外,不可言的事情就是金州完全可以通過水師封鎖海陽之地,掐斷金國道路。

這樣的策論出自一個年輕的殿試學子,當真是大宋的福氣。然而這卻是在殿試!是要講究文采、典故的。安寧的文采、典故,甚至都配不上這場殿試的風流倜儻。

所以,對于安寧的殿試文章,不但趙佶看了慨嘆,便是趙楷、蔡攸、王黼、秦檜、劉豫等人也是深有惋惜之情。

這篇制策內容也太簡短了,而且許多枝節都要惹人爭議。若抬舉了他的文章,那就很快要傳到金國的!可是如今宋金和盟,他卻要在河北搗鼓許多防御,他想防誰呢?

“官家,以臣之見,彼安兆銘的文章粗疏,用典不當。嗯嗯,這個篇幅,也嫌太短了。雖然立意精妙,一些策論內容也極有見地。然而還是,還是無法當三甲之譽啊。”

看著趙佶把安兆銘、沈晦、周執羔、朱倬幾份考卷拿在案上不斷反復,而殿試參詳官胡松年卻一言不發?戶部尚書唐恪還是壯壯膽子,再次跳出來說話。

沈晦可是太子的人,無論如何都要弄個狀元出來。可是安兆銘的策論,卻比那沈晦的高屋建瓴、泛泛而談實在多了,可執行性也強多了。

所以,必須先把安兆銘的策論剔除三甲,才能保證沈晦對周執羔、朱倬們的優勢。

“臣卻以為,這安兆銘策論所言,極有見地。而且他在海州的生發故事,也驗證了策論的可行性。官家取士當以能賢能為上,區區辭藻華麗,不足以掩蓋安兆銘的才情。”

太學宮正秦檜卻莫名其妙地站出來,和唐恪打起了擂臺。要說八品官階的秦檜根本無法和二品大員唐恪抗衡,甚至若非這是國家掄才大典,他這個太學宮正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但他顯然看到了一些苗頭,想要關撲一把。沒辦法,天下就是這個樣子了,他秦檜需要盡快找個出頭機會。再要悶下去,怕是真的就要終老學究了。

他可不敢和劉豫比較,不說劉豫的官職比他高,人家有過東南查訪的歷練本錢,甚至還有個待制的學士身份。天下有事時,劉豫馬上就能外放,做一番飛黃騰達的事業出來。

可他秦檜只是個京官身份,還欠缺不少資歷。誰敢把大事托付他這樣的學究型官員?

他曾經看好的太舍學子蘇欽考砸了,小伙子詩書文章都是一流,可是算術?唉,不提也罷。不過太舍的另一個學子朱倬卻發揮很好?

秦檜卻知道,朱倬最近和安兆銘走的很熟。想著安兆銘一夜之間就能把幾十萬斤的巨石運進艮園安放妥當,秦檜頭皮都有點發麻,鬼斧神工啊!

這次官家又偏偏考試了算術?那么,官家意在安兆銘,已經不言而喻了。

“臣記得昔日,王荊公以為科舉應以策論、經義取士。蘇子瞻卻憂士人纂類經史,綴緝時務,謂之策括。臨時剽竊,竄易首尾,以眩有司。而有司莫能辨也。

王荊公本意為國家取士,然而至于今日,經義論策漸成破題、承題、論述、結論等等套路。正如蘇子所憂也。策論之名雖正,而最便于空疏不學之人。

臣以為安兆銘之策論,但務實事,條陳皆可實施見效。他卻是直追昔日王荊公之遺意,而杜蘇子瞻之憂也。若只論文華,則殿中諸子可有“人生若只如初見”的華麗文采?

由是可知,彼安兆銘非不能為華麗文采,其人實不屑為之也。”這次直接跳出來支持安寧的,正是殿試參詳官胡松年。

這都老鄉呢!誰說人家胡侍講不重鄉情了?前提是你要有值得人家重視的資本!所以胡松年一下子就捧出了王安石、蘇子瞻壓住陣腳。

趙佶以追紹神宗的新法為己任,梁師成卻到處宣揚自己是蘇軾的私生子。所以胡松年一下子抬出這兩個人為安寧壓陣,搞得想要跳出來反對的梁師成也不好再言正中靶心。

接著表示第三箭,第四箭。

一連射出將近十箭,靶子紅心的位置幾乎都要填滿了。

“到你了。”楚懷沙的語氣依舊平靜。

那教練員小哥臉都快綠了。

然而,盡管壓力巨大他還是咬牙張開弓箭射出了一箭。

這一箭已經射到了紅心邊緣的地方,幾乎擦到了九環的交界線。

冷汗越來越多,但是教練員小哥看看楚懷沙的箭靶還是繼續射箭。

然而,又射了幾箭,他的手便開始發酸,當到了第七箭的時候,他的手一抖終究是射到了六環的位置上。

楚懷沙得意道:“哥們,輸了哦,把那把弓給我包起來吧。”

教練員小哥原本得意洋洋的臉立馬變成了苦瓜色。

“那個……”

“小黃,去給這位先生包起來吧,算我的。”

楚懷沙回頭一看,只見一名二十來歲,頂著一頭黃色的雞冠頭的小鮮肉正站在身后,看他的樣子應該在這里站了很久了。

“你是?”

“我是這里的老板,我姓張這是我的名片。”

說著,張有才便遞過來一張名片。

“張老板啊,幸會幸會。”楚懷沙拱了拱手。

張有才笑道:“哥們,有沒有興趣再比一把?”

此時那個小黃已經將弓箭打包遞了過來,楚懷沙接過來之后搖頭道:“不玩了,今天贏夠了,過兩天沒錢了再過來吧。”

“好的,隨時恭候大駕光臨。”

從體育館走出來,詩召南走到了楚懷沙面前。

“哎,想不到你除了開車還會射箭啊!”

“切,我會的東西多了去了。”今天好好的裝了回逼,楚懷沙可算是揚眉吐氣了。

然而,一旁的丁初雪卻疑惑道:“那剛才那個張有才和你比你怎么不比了?”

楚懷沙晃了晃手中的弓道:“我說,之前那幾箭完全是憑運氣你信嗎?”

“不信。”

“不信算了。”

見楚懷沙不想解釋,丁初雪也懶得再問。

此時已經是下午了,毒辣辣的太陽也變得溫柔,四周的車輛也排起了長龍。

“嘖嘖嘖,五點多果然不能接五一大道的單子,就這破路,不堵死才怪。”

詩召南吐槽道:“就知道拉貨,也不想著干點別的。”

也就詩召南,如果換成別人楚懷沙早就急了。

“哎呀,著啥急,以后慢慢的我就轉型了,等到時候我就開了物流公司,天天開票就行了。”

詩召南翻了翻白眼沒有回他。

丁初雪則吐槽道:“小心你姐又舉報你。”

“靠,哪壺不開提哪壺。”

走到江邊的綠道,滾滾湘江向南流去,說實話楚懷沙還是第一次走在這江邊的綠道上。

“在這附近買套房子也不錯啊。”

詩召南看著周圍的高樓大廈感慨道。

丁初雪推了推眼睛算道:“挨著萬達廣場,又和雅禮中學鄰近,這里的房子估算得兩萬多,算上裝修,一套差不多的得三百多萬,讓你家這頭牲口拉……”

說到這里,丁初雪停頓了一下才說道:“拉兩輩子貨,差不多就夠了,當然,這還是不算漲幅的情況下。”

楚懷沙撇了撇嘴。

“你的工資還沒我高呢,以后不也是要靠男人買房,牛氣什么?”

丁初雪瞪了他一眼。

“我可不打算結婚,租房過一輩子也過得去,所以就不用你操心了。”

三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著,就在這時,一陣悠揚的笛子聲傳了過來。

楚懷沙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老頭正吹著一截古銅色的笛子。

悠揚婉轉的笛聲,飄搖在江邊,隨著江水起伏流轉。

“哎,又碰見這老頭了。”

說著楚懷沙快步走了過去。

然而,有人比他還快。

四名二十來歲的女孩各自背著一個大箱子跑了過去。

旁邊本來不感興趣的丁初雪看到那四個女孩之后立馬變了臉色。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忘我境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渡三江

火影萌新

渡三江

狂翻的咸鱼2

渡三江

夜深人静*

渡三江

残秋当惜

渡三江

吾道长不孤

渡三江

独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