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九洲至》。

”叶开道:“难道他真的是死在!的确是可怕的,这一点他必须

他們打算到湖的另一邊去砍樹,然后再去湖邊造船,幾只野狼刷新到他們的附近?陳淵和玲玲相視一笑,都明白對方的意思,開始使用馴獸術?玲玲直接用學會的技能,可陳淵沒有,他只有魔法上的馴獸術?

路過他們身邊的都傻傻的看著他們后面的幾頭狼,要知道現在生活職業才剛剛開始,會馴獸術的人不少,但是也就幾個帶著野雞,哪有他們這樣,個人帶著幾頭狼的?

原來玲玲用馴獸術對著一匹狼,可是好一段時間了還是不行,還好有魔法盾擋住,也沒什么關系?陳淵可就不一樣了,他隨手就馴服了一匹狼,看著玲玲還在哪里艱難的馴狼,干脆把周圍的狼全部給馴服了,等玲玲馴好了那匹狼的時候陳淵已經找十幾頭狼?

他們就帶著幾頭狼去砍樹,陳淵讓玲玲對著自己的狼練習馴獸術,自己去砍樹?玲玲才馴服了匹狼,這還是陳淵把狼的控制度放到最低?陳淵那變態的力量讓他很快就砍了不少的樹,把樹放進空間戒指里,然后帶著狼回到湖邊?

他們開始了造船,陳淵用魔法把木材做好,然后用造船術把船造好,再加一個漂浮術,很快船就快做好了?

這時候過來了一對情侶,男的微笑著走上來說:“你好先生!能不能麻煩你把那艘船賣給我呢!”

陳淵懶懶的說:“做這個船才一下的事情,要討女朋友的歡心這點苦都受不了!”

那個漂亮的女的款款走上前,說:“對不起,先生,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我們已經做了不少了,但是就是不行,不是漏水就是浮不起來?你看那邊就是我們做的船,剛才我們坐在那里休息,看到你一下就做好了,所以想過來問問?”

陳淵有點明白,可能是自己的情況特殊點,有錯就道歉,這是在游戲中,也不怕別人笑話?抱歉的說:“對不起,我還以為你是個公子哥?呵呵,那么,現在你把這船拿過去吧?”

“哪,我們該給你多少錢呢?”男的疑惑的問?

“哈哈?”陳淵笑道:“不用了,你看我也是帶著老婆來的,這點忙能幫就幫了吧,下次多努力學會造船哦?”

“一定一定?謝謝你們?”男的不客氣的拿過船,帶著女朋友上船,飄到了湖上?

玲玲走上來調皮的說:“沒想到,你還會做好事啊,不錯,不錯?還瞞有風度的嘛,是不是看上那個女孩子了?”

陳淵邪笑一聲,抓住玲玲,雙手插到她的側,喊道:“好啊,你也來調戲我,看我今天不把你給辦了?”

“啊,……不要啊,我投降了……我們還要去釣魚啊……真的,不行啊……”玲玲身體不停的扭動著,希望陳淵不要撓癢,可是哪里躲得掉哦,只能不停的懇求陳淵放手?

“不要啊,我真的不行了?累死我了?”

“現在知道不要亂說話了吧?”陳淵滿意的看著無力的倒在地上的玲玲:“看你以后還會不會亂調戲我啊,啊?”

“不了,我再也不敢了?”玲玲帶著疲憊的笑意回答?

“你休息一下,我把船做好了喊你?”陳淵得意的搖了搖頭,繼續去做船,沒多久又一只船出來了?帶著玲玲一起開著船漂上了湖面?

“我們比看誰釣的魚多,好不好!”玲玲不服開始陳淵在岸上對待自己,對陳淵發出挑戰?

陳淵當然得意應了下來,玲玲和他賭就沒贏過:“什么做賭注?”

“你說什么就什么?”玲玲不相信這次他的運氣還那么好?

“真的?”陳淵狡猾的一笑:“那就今天晚上大戰通宵了?”

“你跟墻壁吧?”玲玲嬌笑一句?

“你說隨我的嘛?”陳淵裝作委屈的說:“何況也不知道是誰贏?你贏了我就答應你一件事,你說什么就什么?”接著勾引?

“那……這個……那好吧?你輸了要認帳哦?”玲玲小嘴一勾,劃出一道迷人的微笑?

接下來陳淵開始認真釣魚了,很快玲玲用技能釣上了一條,還得意的對陳淵笑了笑?雖然那笑容迷人,可陳淵高興不起來,看到玲玲釣上第條魚的時候,陳淵再也坐不住了?接下來玲玲傻眼了,這叫釣魚啊,捕魚都沒這么快啊?看著陳淵一條接一條的魚往上面釣,那像在釣魚,那就好象魚自己跳上來一樣?

原來陳淵想到其他的都能用魔法,看這個釣魚行不行,用精神往的朝洞里走。吳佳琳感覺位置差不多了,就大聲的喊弟弟的名字,告訴他不用再進去了。

哪知弟弟和未婚妻就像耳朵聾了一樣,根本停不下來。她又繼續喊弟媳婦兒的名字,剛喊出一聲,兩人就這么憑空消失了。

吳佳琳再三強調,弟弟和他未婚妻完全就是憑空消失的。隧道里面雖然黑,但洞口的光照進去是漸漸變暗的,人如果慢慢走進去,也應該是慢慢看不到才對。

后來派出所的兩個警察,悶著頭就往洞里去尋人,也就是眨眼的功夫,兩個大活人說不在就不在了。

連續兩次驚嚇,吳佳琳基本認為這個事情就是靈異事件,對警察不抱任何希望了。

她突然想到,在一次白事道場上記下過一個道長的號碼,聽別人說那是個有真本事的人。

號碼就是林道長的,她著急的給林驍打電話。打電話那會兒,正好熊曉歐帶著刑警隊趕到,為避免節外生枝,警察們有些蠻橫的奪了她的電話,給她關了機。

林驍聽完吳佳琳的敘述,也是摸不到頭腦,實打實的面對陰魂鬼怪,不論輸贏,尚且能斗上一斗。隧道里的東西,搞不清是什么玩意兒不說,又有警察層層封鎖,讓他完全沒有辦法。

吳佳琳仍自顧喋喋不休,講弟弟和她感情多好,講小兩口多么的恩愛和孝順,講兩個年輕人這次結婚就是害怕奶奶身體不好說走就走,想讓老人去世前看到他成家,了了老人的一樁心愿等等。

“他媽的,遇到鬼了?”林驍看向洞口,有個警察氣的直跳腳。

罵娘的正是熊曉歐,技術人員把機器人開進去探查情況,居然一無所獲。

探查機器人其實就是個履帶式的遙控車,車上裝了個能360度旋轉的高清攝像頭和探照燈,從里面傳來的實時畫面看,隧道里別說大活人,連耗子都沒有一只。

熊曉歐抓狂了,莫非總部信息技術中心的兄弟看的不夠仔細,人已經跑了? 但不對啊,嫌犯跑了還把人質帶走?

熊曉歐點燃一根煙,招呼過來一個老警察,說:“老錢,你怎么看?”

老錢是刑警隊資格最老的人,干刑偵工作30多年,破過無數要案奇案,見隊長咨詢他的意見,思考半天,說道:“要不,咱們還是進去看看?”

熊曉歐也有摸進去看看的意思,無論什么情況,只有親自去趟一次,心里才能有底。

熊曉歐把手槍上膛,穿上防彈衣,拿了強光手電,準備進隧道。

老錢收拾好裝備,把他攔住:“熊隊,你就別進去了,外面靠你主持大局呢,還有,人質情況不明,我們不能把大部隊開進去,我建議還是先探探路。”

老錢把熊曉歐勸住后,喊道:“小馮,跟我進去。”小馮是老錢的徒弟,聽到師父召喚,二話不說,帶好裝備就和師父并肩站到一起。

熊曉歐欲言又止,他知道老錢說的對,他現在是這里的最高長官,要主持大局,但里面情況有些復雜,擔心老錢安危,細心的叮囑:“老錢,里面如果有人質,你就盡量拖延時間,我們來想辦法談判,要是有什么危險,果斷開槍,大部隊立刻沖進來。”

說完還不放心,撥通老錢的手機,接通后不掛,放到他衣服上面的口袋說:“保持通話。”老錢示意他放心,帶著徒弟走進紅山隧道。

熊曉歐讓身邊的人都保持安靜,手機開成免提,緊緊的貼到耳朵邊上,聽著老錢平穩的呼吸聲不斷從手機里傳出來,目送他們二人向洞內深處走去。

“我操。”熊曉歐爆了一句粗口,一時間目怔口呆,仿佛全身血液都凝固了,細看隧道口其余警察,皆是一模一樣的表情。

青天白日,眾目睽睽,兩個大活人,走進洞口十多米的地方,竟然活生生的消失了。

就像是那個地方有個分界線,踏過那條線,就進入到另外一個世界。熊曉歐電話里不斷的呼喊:“老錢,老錢。”然而,除了“滋滋滋”的電流雜音,就再也沒有其它動靜了。

熊曉歐驚惶之后怒不可遏,焦灼的喊道:“集合集合,全員集合。”他把槍一拔,吼道:“全體注意,準備強攻。”

林驍一直注意隧道的動靜,正驚訝于又出事了,刑警隊的領導還要組織人員往里沖,便再也坐不住,連滾帶爬的沖過去,張開雙手攔住他們。

“誰都不能進去!”

小鱼儿笑道:何必还要叫大人,再出手?现在她只希望能逼他多

芜没遗地深处。

丛山峻岭中央,有一座在夜空中,望着便雄伟壮阔的大型奇阵。

奇阵为正四方形,以四根粗阔的大理石巨柱撑着。

月光下,大阵闪耀着晶莹的光泽。

那光泽,使得周边的空间,动荡不休。

奇阵附近某個人眼里。

那個人……他轉頭望去。

礦山中心那處最高峰上,那座二十多米的燈塔此時光芒已熄,但是卻依然如同巍峨巨人般矗立。

雖然沒有看到,但是李元可以感覺到那里傳來逼人的目光,好像在對著他嘲笑。

他不知道今天這里的主將是誰,不過不得不承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九洲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某天我穿越到了动漫

凌七七

某天我穿越到了动漫

凰小悦

某天我穿越到了动漫

小红杏

某天我穿越到了动漫

流秋寸风

某天我穿越到了动漫

贪睡成瘾

某天我穿越到了动漫

周郎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