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碧海潮二》。

因为他就是西门吹雪。因为这扇门就是生死之门你刚才是不是在说八仙船?好像是的

姜瑜被绑缚至公孙轩面前。

姜瑜:“刚才那支队伍是哪里冒出来的?”

公孙轩笑了:“我一边命人日夜不停在阵前攻打,另一边,暗中派一支人马,挖地道到你们阵营的后方。”

姜瑜潸然泪下:“我输得心服口服,你杀了我吧。但是求你放过大华族。”

公孙轩笑了,给姜瑜松绑:“我怎会杀你,我很佩服你。你就像神明一般的人物,你教会人们农耕、治病、写字。你太了不起了。”

姜瑜:“那我的族人呢?”

公孙轩笑了,双手握住姜瑜的肩膀:“战争本非我意,只是族人一时气愤,不得已为之。如今,战争既然已经结束,大华族和大夏族就应该摒弃前嫌,和平相处。我建议,两族合并,你看如何?”

姜瑜思索片刻:“好。从今天开始,大华族和大夏族结为世代联盟。”

公孙轩笑了:“从此以后,我们就叫华夏族。”

镜头又一闪。

公孙轩成为华夏族的盟主,姜瑜则是副盟主。

将至年关,公孙轩与姜瑜正在殿前议事,一位老者前来报官。

公孙轩:“老人家,请问您有何事报官?”

老者:“我儿子已经两天不见踪影,求大人帮忙寻找。”

公孙轩:“你儿子是不是和朋友远游了?”

老者:“不可能啊,我儿子过几日就要结婚了。”

公孙轩:“你儿子是否外出打猎?”

老者:“我儿子在家务农,从不打猎。”

公孙轩:“你儿子是被人杀害了吗?”

老者:“我儿子力气很大,别人不太可能打得过他。”

公孙轩陷入沉思,一时难以决断,只得叫老者先回去。

姜瑜思量许久,忽然召唤随从:“来人,公布出去,我想挑选一些人作为侍卫,待遇从优。”

消息一公布,当即有许多人来竞聘,姜瑜命令挑选其中精壮之人。选好以后,姜瑜亲自考察众人。他看到一个人反穿棉袄,命他脱下,里面全是血迹。

姜瑜大声斥问:“死者力气很大,凶手必是身强体壮之人。你衣服都是血迹,快说,你为什么杀人?”

那人惊惶:“我没有杀人,血迹是以前在战场上留下的。”

姜瑜:“战争是在春秋时节之间,哪里需要穿棉袄。还不从实招来。”

那人只得俯首认罪:“前几天,我俩因为钱财争执,我失手将他打死。大人,我是无心的啊。”

姜瑜:“尸体在哪?”

那人:“我一时害怕,抛尸在池塘里。”

姜瑜命人去打捞尸体,此案告破。公孙轩笑了:“姜盟主真是明察秋毫。”

消息传开,人人对姜瑜交口称赞。

镜头又一闪。

在华夏族东边,有个大黎族部落,首领名叫姜尤。

大黎族时常侵扰华夏族,华夏族多有死伤。公孙轩、姜瑜率领华夏族起兵反抗,怎奈大黎族勇武善战,华夏族屡战屡败,一路败退至佐卢。大黎族大兵压境。

公孙轩、姜瑜在大帐中连日商讨,也未想出对策。

一日,公孙轩召集诸将:“我军与大黎族连日厮杀,死伤惨重,敢问谁有退敌良策?”

诸将面面相觑,谁也想不出对策。

姜瑜长叹一声:“既然如此,不如退兵求和。”

公孙轩眉头一皱:“姜盟主何出此言?佐卢已是我华夏族腹地,正是奋起反抗之时,岂可轻言退兵。”

姜瑜讪笑:“打又打不过,那只能求和。不如

從杭州趕來增援的兩萬禁軍銳,其統帥正是石皋。石皋這會,正在營帳中,他同樣收到了王宮傳來的信件,讓他速速回援。

“末將見過大將軍!”石皋進得營帳,朝著上首的陶桂拱手行禮。

石皋跟陶桂,以前互不統屬,如今在這睦州城,是陶桂說了算,但卻不能插手石皋的軍隊。

“石將軍,快請坐,宮里來的文書,想必也收到了。”陶桂雖然貴為一方大吏,在石皋面前卻從不擺譜,對方可是駐守都城的將軍,是大王的心腹愛將。

“軍情十萬火急,明日......

第二百二十六章 师兄弟相遇

和阎淑仪有一样想法的人有很多,虽然大家都骂李峰研究出烟花,然后就想着问李峰要烟花。

其中程咬金最为不要脸,直接找来程处默就让他明天一早去找李峰。

程处默不想一个人去找,于便是看到了神仙居的火爆,除了羨慕和妒忌之外,似乎也生不出什么其它的心思來了。

可就是今天中午,讓他們盼望以久的興奮一幕出現了,竟然有人因為飯桌的問題來神仙居鬧事了。這讓其它的同行們激動不已,能夠看到神仙居出問題,就算是他們得不到絲毫的好處,但也足夠讓他們自·慰了。

风四娘道:所以你已决定不信任有遇见过独孤一鹤这样的对手!她并没有看错。她虽然没有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碧海潮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圣君什么的还是算了

我是王帅帅啊

圣君什么的还是算了

隐中影

圣君什么的还是算了

可大可小

圣君什么的还是算了

小城居民

圣君什么的还是算了

傑然

圣君什么的还是算了

浅白深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