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青梨》。

进左都督。谧亦官千户。雄不安,引咎”云在天沉下了脸,道:“你想她会去找谁?”叶开道:“这地

黄耕上去后,两人刚打起来,黄耕便感到了压力,这种是阶级的压制,那种强烈的灵力冲击,是他无法承受的。

月璃察觉师兄不是对手,于是连忙上前。

韩忠明在台下准备看着那小子释放兽灵,可没想到他竟打出了一掌?

月璃也很无奈,自己也没有守潭灵,能怎么办?只能用掌了。

那位四品灵修抬起剑,猛然发力,然后将两人震退,紧接着再次持剑冲来。

黄耕错不及防,但幸好有兽灵护体,没有受到伤害。

月璃反应及时,也屡次躲过了他的攻击。

“速度好快!”月璃惊呼道。

台下,上官柏藤道:“没想到这一个四品灵修,速度竟这么快。”

这人跟第一场的那位四品不是同一个人,而且之前也没有见过,所以上官柏藤感到惊讶。

“那小子的速度更快,而且别忘了,他可是个瞎子!”

月璃慌忙的躲避,没有站稳,然后摔倒了地上。

台下的韩忠明哈哈一笑道:“我还以为你小子很厉害呢?原来也不怎么样。”

黄耕看向了他们的对手,说道:“我小师弟眼睛看不见,下手不知道轻点啊!”

“我现在是你的对手。”说着,那人朝着黄耕掠来。

月璃站起身,然后站在了原地,现在场面混乱,他想要使用忘忧掌,但害怕打到师兄,所以上场到现在都没有施展,若是只有他一人,或许也不至于这样,现在看来只能寻找机会了。

黄耕体型小,但是兽灵的体型看起来很大,黄耕操控着显得比较笨拙,然而除了能够多抗几下,也没有其他作用。

“都说马洪大师收弟子看天赋,可台上这人天赋并不高,为什么能够成为马洪大师的弟子?”上官柏钦说道。

上官柏藤静静地听着,然后在一旁点了点头,这小子确实天赋不强,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的狼狈不堪,比起那个拿的起云器的小子还要不如。

黄耕被打倒在地,然后兽灵在他的身上消失,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月璃赶忙上前,蹲下了身子,现在也顾不着那对手了。

“师兄!”

黄耕直起身子,说道:“狗日的,打不过。”

月璃嗯了声,说道:“要不认输吧咱?”

“不要,我还能再战。”黄耕说着,强行直起身子。

月璃看着师兄,说道:“算了吧。”

黄耕怎么的用力,就是站不起来,强忍着疼痛,不甘的看着那人。

月璃看的出,师兄不想放弃,不过真的是打不过了,月璃也不知道该不该再劝劝。

那人缓缓走来,说道:“两个三品,还想战胜我四品?”

“不是说兽灵很强吗?我看也不怎么样嘛!”

黄耕哼了一声道:“再给老子两年时间,我一人就能揍你。”

那人听后哈哈一笑,说道:“倒是挺嚣张。”

“废物还想夺云器!痴心妄想。”说着,那人一剑刺来。

月璃本来还想再问师兄的意见,可是那人竟直接趁虚而入,月璃没有办法,只好转身迎上。

月璃挥出了手,并不是忘忧掌,没有任何的掌力,掌风,而在他的掌前,出现了一根冰刺,手指那么细,但是比手指长一些。

万象刺!

明明那么小的一根冰刺,但是竟能跟那一把长剑的剑尖对上,还不断裂,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这是何物!灵技吗?”上官柏藤惊呼道。

一旁的上官柏钦凝视着那里,他也不敢相信竟有这么奇妙的灵技!

韩忠明的眼睛都瞪傻了,那么一根冰刺竟抵挡了长剑,谁能相信?而且在空中竟还没有半点退后的趋势。

月璃在空中的手轻轻一翻,然后那冰刺竟开始慢慢的往前移。

对面那四品灵修眉头微皱,怎会这样?他不过是一个刚过三十级的小孩儿罢了!怎会有如此强的力量?

龙鸣之力在月璃的体内翻涌,然后也不断地溢出。

当对面那人感受到那灵力波动时,身体猛然一颤,压迫感?为何一个小孩儿能够对我产生压迫感?不止灵力的压迫,好像所有东西都在被压制!

冰刺前那把剑开始慢慢变得若有若无,那人感觉不妙,明明灵力还很多,可为何无法再支撑守潭灵!那压迫感令灵潭都感到了恐惧!守潭灵在退缩!

突然,长剑消失,那冰刺也紧接着刺去。

那人惊恐的站在那,本以为即将死去,当那冰刺来到自己额头前时,突然停住了,停在了空中。

月璃挥手将那冰刺给收了回去,然后说道:“若是你内心自信的话,那么即使灵力不强,也能够不受龙鸣之力的影响。”

那人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他知道自己输了,可他不愿服输,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黄耕缓缓站起身,来到了月璃身旁,说道:“这也太强了吧!”

月璃嘿嘿一笑道:“小伎俩而已,大部分胜利的原因还在于师兄。”

黄耕看着他笑了笑。

韩忠明看着走过来的那人,说道:“废物!”

那人低着头也不敢多说。

韩忠明走上台,看着两人道:“我就不信了,两个三品实力的小罗咯,还能翻天了不成?”

“我们已经赢了,你还想怎样?”黄耕问道。

韩忠明道:“上一场不算,接下来我来

秦辉的话,就像给齐月儿下了一枚定心丸,齐月儿缓缓呼出了一口气。

元邢葫芦在渊林外设下了毒障,有半点风吹草动,它都会第一时间察觉,在主人还没走出渊林前,它都不会离开渊林半步。

血国的国君,带着控灵兵们和血兵们,打败了赋海魔,赋海魔被逼到了绝境,只好签下一份魂国契约,把赋海圣地,让给了血国,赋海魔退到了赋海亭,他的身份地位,也一落千丈。

追随他的生灵,相继离开赋海,靠山倒了,他们也不愿久留,万一发生意外,他......

奥古斯都堡,大东屿,联盟国土安全战略预警基地。

在联盟军方的编制里,这个基地的名头很大,直属于国防部领导,是联盟舰队为数不多的二级司局单位,基地总司令领中将衔,和行星压制级舰队司令享受同等待遇。

但在一切风光之下,掩饰着一个让人尴尬的事实。

这里只是一个四平方公里大小的小岛屿,孤悬在西大陆东侧的海中,距离大陆超过一百公里,平时只有一个班驻守。

当然,基地司令是不会在这种苦地方呆着的,所以,在东海岸城市中,还有衣蛾名义上属于这个基地的办公小楼。

只是,那些真正起到“国土安全战略预警”作用的即时监测设备,就在大东屿这座一涨潮就缩水一半的小岛上。

随着联盟与教团之间正式和平协议的签署,这座曾经对监测教团动向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基地,彻底变成了无人问津的清水衙门,只有那些为了在退休前想再爬一步的将军,才会同意到这里混上三年,顺便领一枚两颗金星的肩章。

但这些养尊处优的将军们不同,只有真正到大东屿上守过岛的陆战队员才知道,这里的日子到底有多苦,那些几乎没有一秒消停过的战略预警设备,究竟有多不靠谱。

下士内尔就是驻守小岛的一名普通士兵,从新兵营出来后,当知道自己被分配到国土安全战略预警基地时,他很是骄傲了一阵子,直到他登上这座小岛,在那些衣衫不整的老兵嘲弄的目光中看着送他登岛的飞机渐渐远去,他才隐隐觉得有些后悔。

当时那些老兵的日常生活就是吃完这顿做下顿,不吃饭不睡觉的时候,就聚到一起开黑打游戏,只有他自己每天在预警监测设备前坚守岗位,一丝不苟。

但他很快发现,那些遍布在联盟漫长边境线上的超距监测设备,几乎没有一刻不报警的时候,如果哪天那些“高度危险”信号突然停下一分钟,那才是真正的奇迹。

登岛的第一个月,他还能坚持每天手动翻阅每一条预警信息,但在确定那些信息大都是扯淡之后,从第二个月开始,他也已经习惯了在不断闪烁的红灯和刺耳的蜂鸣中打盹儿。

毕竟,如果只是为了某个野生动物穿过电子周界,或者流放地的囚犯稍稍动了点儿越狱的念头,被轰死在半空中,就要派船去实地看看,这成本未免有些太高了,只会招致一线士兵的咒骂。

大家都是穿舰队制服领工资的脚男,何苦相互为难呢!

直到两年后的今天,那些老兵要么退役,要么动用关系调走,他已经成为这座岛上军衔最大的人,也变成了两年前自己看到的那些吊儿郎当的老兵的样子。

只是,这一天的警报响得似乎有些过于频繁了。

内尔下士当然没有时间去管这些,他正躺在暖洋洋的沙滩上,盘算着如何在下次述职的时候向上峰诉诉苦,好多拿一些补贴,或者在退役后从国防部那帮蛀虫嘴里多撬出来点儿前线津贴。

没错,大东屿在战斗序列中是按前线单位来对待的,直接拿一线战斗员的紧贴,这恐怕是这中,克里三人趴在地方一動不動,周圍都是煙霧,也看不清楚怎么回事。

那3個貴族學生,拿著法杖走了過來,步步逼近了克里他們半場。

“你們這些平民弱雞,咳,也好意思來法學院丟人現眼,咳咳咳咳,什么東,咳咳,東西。”

帶頭的學生咳嗽了起來,連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清楚,邊上兩個趕緊跑了過來,沒想到隨即也止不住咳嗽了起來

“咳咳咳咳咳。”

“這是什么?”

克里抖了抖身上的灰,爬了起來:“這是空心磚。”手里拿著一塊撿起來的磚頭掂了 一掂。

“咳咳,空……咳咳心磚??咳咳咳。”

“對,大少爺們沒見過吧,就是窮人家用來搭房子的東西,為了節約材料,里面的都是空心的。我在這空心磚的縫隙里面,塞了辣椒粉。”

“天地萬物,咳咳咳咳,天地,咳咳咳咳。”嘗試著再次進攻,但越說話,吸氣的辣椒粉也越多,咳的聲音也越大,根本詠唱不出來。

“閃現……咳咳咳……閃現……咳咳咳咳,卑鄙的平民!”

咚,陳島圓子拿著法杖,也沒施法,掄起來一個旋風錘擊,直接敲昏過去一個。

長老們看在眼里是直搖頭,真的太不優雅了,太不優雅……

“那你們為什么,咳咳咳,為什么沒事?”中間那個帶頭的那個繼續追問道。

“這1個月里,我們每天都在拼命地燒烤,又是煙又是辣椒胡椒孜然的,早就習慣了。”說話期間裂空用力勒住另一個學生的脖子,這大個子的力氣普通學生哪能扛得住,很快就口吐白沫昏迷過去。

長老們看在眼里又是拼命搖頭,真的太不優雅了,太不優雅……

“那為什么,咳咳咳,為什么咳咳,我會流淚?”

“因為洋蔥,我在辣椒粉里加了洋蔥。”克里也流著淚,回答道。然后拿著那塊空心板磚照著臉拍了下去。

長老們看在眼里喝了口茶,就當什么都沒看見,在學院教了那么多年魔法,第一次看到法學院的學生靠肉搏獲取勝利……

這尷尬的場面,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么。

不過還好是實驗班,有什么事都推在王虎老師頭上就是了。

風輕輕地吹了過來。

很快吹散了周圍的煙霧。

三人手持法杖站在中間。

“哇哦~”

“好棒啊!”

“NICE!”

“卑鄙的漂亮!”

之前已經沉默的人群突然意識到,這三個平民法師贏了,紛紛站起來開始鼓起掌,歡呼了起來。

三人也沒想到自己能大獲全勝,高興得流著淚。舉著手回應著群眾的歡呼。

“克里,你為什么要放洋蔥?”圓子流著淚,一邊揮手一邊問道。

“因為,洋蔥粉末比辣椒粉輕,更容易浮在空中。”克里流著淚,一邊揮手一邊回答。

三人走到了場邊,和王虎老師擊掌歡慶這來之不易的勝利,然后問道:

“王虎老師,下一場可有什么計策?”

一片破酒杯打落一根箭:叮,叮生死之争,无论谁胜谁负,你休”卓玉贞没有再问,因为她己看。在这艳丽的夕阳下,看着叶灵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青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镜师

失忆闹钟

镜师

风玖蓝

镜师

打死不鸽

镜师

蜗牛狂奔

镜师

水晶脑袋

镜师

黑灯夏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