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燕清姐姐!》。

很快来人,带着李昂出去,已经有人在附近一家会所给他专门预定了房间。

“我觉得这个小伙子挺不错的,你说呢?”

唐芊芊看着李昂离开,扭头看向林肖。

林肖一笑,“恩,单纯,善良,比那些为富不仁或者嚣张跋扈的家伙们强太多了!人也长得挺帅>

各方先鋒一路上,對突厥的明哨暗卡進行清理。唐軍西營、北營摸到了磧口大營的東、西門二里地,才被對方的游騎發現,一瞬間號角聲四起。

還在睡夢中的突厥人就這樣被西邊、北邊的號角聲吵醒。醒來的人紛紛破口大罵唐朝無恥,雙方和談期間也對自己進攻。

而東......

白发僧人双眉一皱,面现惊诧之知道小鱼儿是天下第一个大好人

七莲塔下,大叔坐着,青年蹲着。

路过的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但当看到安德烈后,又连忙收回目光加快脚步离开。

“说话啊。”安德烈看着以辰。

“我怎么知道说什么?是你非要闲扯的。”以辰也看着安德烈。

“两者没有必然的联系,你找话题。”安德烈无赖地说。

“他们似乎很怕你。”以辰看了眼路过的人,他实在找不到别的话题了。

安德烈从衣服里摸出一支雪茄:“本主管在俱乐部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我知道,是凶名。”

“是威名!”安德烈瞪眼。

“俱乐部的人开车都和你一样……勇猛吗?”以辰赶紧转移话题,还特意找了个比较好听的词,他其实是想说“虎”或“彪”的,但考虑到后果就——况且安德烈也听不懂东北话。

“不全是,半数吧。”安德烈想了想说,“‘飙车一族’是俱乐部的五大项目社团之一,人数仅次于‘酷板’。‘飙车一族’是赛车社团,‘酷板’是滑板社团。俱乐部是以社团和集训的形式进行极限运动,极限运动爱好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自由选择社团和参加集训。”

“我们也是自由的吗?”

安德烈抽着雪茄:“俱乐部还是很人性化的,训练期间,你们要按提前制定好的计划进行训练,至于空余时间,没人会管你们。”

“‘飙车一族’,赛车运动。”以辰念叨着,兴致勃勃,他想起了老爸送给他的礼物,那辆想想就令人振奋的顶级超跑。

“赛车可是俱乐部最受欢迎的极限运动,尤其是方程式赛,绝对的热门。”

“我能参加吗?我想学漂移。”想象着赛车飘逸的酷炫一幕,以辰兴奋不已,如果可以,他不打算让那只赛道猛兽明珠暗投。

“不参加都不行,这是你们必不可少的训练项目。”

话题的结束就是沉默的开始,青年若有所思,大叔无所事事。

五分钟后,以辰实在忍不住,率先打破沉默:“还要等多久?我们不办正事了吗?你不是说我们已经够拖沓了吗?”

“别急啊,那家伙耐心比我差,五分钟之内准下来。”安德烈谆谆教导,“我这是在培养你的耐心,记住,‘忍’是成大事的第一级台阶。”

果不其然,三分钟后,七莲塔的平移式感应门打开,一名身穿酒红色西装的男子走了出来。

安德烈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看吧,下来了。本主管的话可是靠谱得很。”

以辰却没心思理会安德烈,目光集中在男子的光头上,那是绝对的焦点。

看着那颗铮亮的光头,他脱口而出:“真亮。”

安德烈撇嘴:“指定又抹油了。”

“我说两位,来了怎么不上去?干吗坐地上啊?”迈克尔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安德烈,被地磁吸的屁股我还是第一次见。”

“少装糊涂,我还不知道你?我来了,你不知道迎接一下啊?”安德烈抬头看天,“再来这套,可不要说我不给你面子。”

“是我疏忽了,早该出来迎接尊敬的布朗主管。”迈克尔说出令自己都感到恶心的话,心说我好歹也是七莲塔塔主,居然被你这个令行部主管威胁,这辈子真是白活了。

安德烈不买账:“虚情假意没用,拿出点诚意来。”

“香槟。”

“什么香槟?”

“金箔香槟。”

“可以。”

两人迅速达成一致。

迈克尔看向以辰,微笑着伸出手:“这位就是黑暗之主吧。你好,迈克尔·约翰逊,美国人。”

“你好,以辰,来自中国。”以辰与他握手。

两人说话的工夫,安德烈早已穿过感应门,走进七莲塔。

乘坐观光电梯,三人由“伞柄”底部向“伞布”上升。

“这座建筑叫七莲塔,为道剑之主建造,是道剑之主的专属区,集日常生活、基础训练、休闲娱乐等多种功能于一体。”迈克尔笑着说。

“叫道剑塔不更好吗?”以辰好奇地看着轿厢外,事实上他能看到的只有墨色玻璃和其他几部相同的观光电梯,这与他想象的有些出入。

从外面看,“伞柄”结构足有三十层楼高,百平方米大,然而里面却只有一圈足够大缝隙。

是的,他们乘坐的电梯就处于缝隙中,一粗一细两个巨大的墨色玻璃圆筒套在一起所形成的的缝隙里。

在这个缝隙里,看不到外面,看不到里面,能看到的只有两边,也就是其他几部相同的观光电梯。

“哪怕在新秀谷,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剑陵一事。”安德烈倚靠着金属轿壁,“还有,你不觉得这个名字更适合青铜铁塔吗?虽然这并不是青铜铁塔的名字。”

“是挺适合。”以辰说,“那青铜铁塔又叫什么?”

“琉璃法塔。”迈克尔说。

“塔里有大机缘,你可以进去修炼。”安德烈诱惑以辰,一副我看好你的样子,“说不定你就有机会练成神功大法,以摧枯拉朽之势打败黑暗王殿。”

“不过大机缘往往伴随着大危险,进塔就意味着九死一生。当然了,你要是活腻了,我们不介意看一场烟花表演。”迈克尔竭力配合,“黑暗之主爆炸,烟花应该是黑色的,表演效果可能不会太好。”

“算了吧,我还想多活几年。”以辰皮笑肉不笑地说。

不一会儿,电梯到达“伞布”,电梯门打开,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中国传统建筑中的浮雕屏风玄关,屏风前的紫檀桌案上摆着一盏七彩琉璃灯。

迈克尔洋洋自得:“屏风和灯都是我精心定做的,还不错吧?”

“来一个人你就说一遍,不嫌烦啊?”安德烈眼神厌恶地走开。

“庸夫俗子。”迈克尔冷哼一声,笑着看向以辰介绍,“深浮雕中式屏风,采用彩绘、镶嵌等多种手

到了工作室,云兒不知是太忙還是為了避嫌,車還沒看到門口就把周樸給丟下開走了。

進了里面果然很是熱鬧,有忙著接電話的,有忙著爭論的,有忙著跑去復印文件的。員工小跑著來來往往,像是個菜市場。

“三號服務器怎么又卡頓了?客戶都投訴好幾遍了,又沒有人管管?”

“廣告商投訴我們的廣告加的太過硬核,希望重新排版設計。設計部的人什么時候才能跟進啊!”

“十幾個視頻涉嫌侵權行為,是直接刪掉,還是勒令整改重新發送啊?有沒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燕清姐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修真就是一个大坑

白戒

修真就是一个大坑

亿爵

修真就是一个大坑

小城居民

修真就是一个大坑

贫瘠叮当熊

修真就是一个大坑

锦凰

修真就是一个大坑

阿梅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