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一波又三折》。

他本不愿在西门吹雪面前说出叶以往,摈弃了一贯的悲天悯人的

杨晓丽飘到柴静跟前,居高临下俯视着。看到柴静眼中流露出的希冀的眼神,她笑着说道:“你在期盼着什么?你在期盼我救你对吗?”

柴静的嘴唇也微微弯起,像是在微笑:“丽……”

听到柴静再一次叫着自己的名字,杨晓丽感觉胃部又在翻涌。

那是一种类似于吃到变质食物的感觉。

恶心到无以复加。

于是她冷冷打断了柴静:“不许叫我的名字,因为你不配,即便这个名字包括我的生命都有二分之一来自于你,但你还是不配,听到了吗?”

柴静从没想过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到自己的女儿对着自己讲出这样的话。

她一下子呆住了。原本已经张开的嘴唇颤抖着,缓缓闭合上了,眼神中刚重燃起的代表希望的火焰再次摇摇欲坠起来。

“看得出来,你很意外是吗?你在意外于自己的亲生女儿竟然堂而皇之的坐视你的死亡?”杨晓丽忍不住笑了,“你也有意外的一天吗?我以为只有我会有。”

杨晓丽忽然脚下用力,身体笔直前倾,在快要碰到柴静的时候停了下来,与之面对面,然后她仔细地打量起柴静此刻的面容,一丝一毫的细节都没有放过。

面对杨晓丽近在咫尺的逼视,柴静没来由地感到了心慌,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

“闭眼做什么?你不应该好好睁大眼睛看清楚,看清我这个不孝女儿的脸,下了地狱之后好去阎王爷那里控诉我的罪责吗?”

柴静的头微微晃动着:“不要……说……了。”

“为什么不要说?”杨晓丽笑得更厉害了,“我才刚刚说个开头而已,你知道这些话憋在我心里多久了吗?”

柴静微微点头。

“不,”杨晓丽摇了摇头,“你不知道!”

而后她又以更坚决地声音重复了一遍:“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么多年我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这宛如置身地狱一般的人生皆是拜你们所赐。我无时不刻不曾想过去死。可惜因为我怕痛,也怕死,所以一直没能成功。好在没有成功,不然我也不会等到今天。”

“睁开眼,看着我。”杨晓丽轻声说着。

柴静没有睁眼。

杨晓丽又叫了一遍:“睁开眼,看着我,妈——妈。你引以为傲的小棉袄想跟你说说心里话。”

自己的女儿在叫自己。柴静只能睁眼。

“现在你终于能听见我叫你,呼唤你了?为什么以前你就听不到呢?”杨晓丽抬手,试图去抚摸柴静的脸。柴静下意识往左边一扭头。

“为什么要躲呢?”杨晓丽笑着,高高抬起自己的右手,而后猛地落下。

柴静避无可避,只得闭上眼睛。然而预料中的耳光并没有落在自己的脸上。

“没有必要的,你看,我现在根本碰不到你。”

柴静睁开眼,发现杨晓丽将手插进了自己的胸膛。但诡异的是,她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也没有任何伤口。

“很疑惑吗?”杨晓丽笑着指了指旁边,而后摸着自己的脸,“你的宝贝女儿在那里,睡的很安静。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不过是一只无家可归,即将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孤魂野鬼罢了。”

柴静努力地抬起了一点头,果然在杨晓丽手指的方向,找到了另一个杨晓丽。那个杨晓丽安静地趴在床边,一只手还搭在自己盖着的被子上,脸被乌黑浓密的长发盖住,看不见是死是活。

柴静想要说些什么,可喉头似乎肿胀堵塞了一般,怎么也不能说出句完整的话。

旁边的范无救看到后,甩手将一点阴气打入她的体内:“还是让你死得明白些。”

就像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一般,柴静忽然觉得自己有了说话的力气:“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杨晓丽只用了两个字,又再次将她打入了绝望边缘。

“报应。”

杨晓丽舒了口气,“如果一定要用最简单也最直接的方式来向你解释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现在你看到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报应。”

“你知道的吧?”杨晓丽忽然又凑近了一些,她的鼻子几乎都要顶到柴静的鼻子了,“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杨念桐就是个人渣的事实?”

柴静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大概是你上初中的时候,有个女孩找到了家里。当时他不在家,只有我在,而后她就跟我说了一些很孩子气的话。看得出来,她竭力想要展现自己成熟而有魅力的一面。她以为自己说的很隐蔽,可是我怎么可能听不出她在嘲笑我的衰老与丑陋?其实但凡是个女人,恐怕都不可能听不出来。”

杨晓丽忽然觉得眼前的女人不仅可恨,还有些可怜,不由自主地缓和了语气:“那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在知道自己是个猥亵未成年的变态之后?”

虽然精神状态好了一点,但说这么多话还是让柴静感觉到了有些疲惫。她歇了片刻,才接着说道:“事实上,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他的这些破事。我当时只是以为那个女生喜欢他罢了。这在学校里应该挺常见的吧。青涩懵懂的年纪,遇到一个年轻俊秀,又富有才华的老师,应该有很多女孩子都会动心吧。就包括我自己也一样,喜欢的他的长相和才华

“祖奶奶!”

漢武敏心頭恨死了松大興,要不是松大興惹事她就不用失去三個最親密的姐妹:“祖奶奶,您千萬別被那小子忽悠了…..”

老奶奶一臉鄙視:“忽悠?老娘還沒癡呆呢,那小子能忽悠得了我?”

血影宗弟子集體安心下來。

求億連瞬間成了被霜打的韭菜徹底焉掉。

“哼!”盧小月根本不受影響,“本來也就沒指望過她!”

老奶奶略有恢復的大臉瞬間變得氣鼓鼓的:“小丫頭,這可是你說的。”

左一飛趕緊打圓場:“小月可不能這么說老奶......

紫衣少女脸色发青,却,清点战果u老刀把子

吱呀!

铁门被缓缓推开,光芒洒了进来,在地上勾勒出不规则的四边形。

房间内的人瞳孔皆是一缩,下意识地抬起手,带动铁链哗啦啦作响。

他们在黑暗中已经待了好长一段时间,对于光还有些不适应。

“嗯哼!”

黑暗中口却是移动的,是敌人永远追逐不到的存在。

移动冰迷宫与冰牢最大的区别便是能够不断消耗敌人的力量,如果敌人被困守在冰牢,除非自己释放力量冲破冰牢而损耗力量,其它时间便能够等待同伴的救援。

而身处移动冰迷宫的敌人,就不会这么安逸了!因为移动冰迷......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一波又三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征服皇冠

六划先生

征服皇冠

萌俊

征服皇冠

黑暗王国的剑

征服皇冠

枫林暮晚

征服皇冠

天下无病

征服皇冠

彦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