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是非丛生》。

桀驁指著櫻寧生鼻子,瞪眼罵道,“真是反了你了!!”

黑袍之下,并不看出櫻寧生這個時候的面部表情。

“牧人場隱藏著很多強大的氣息,只要莫鬼敢去,必死無疑!”

桀驁聽著話,平靜了些許。他甩了甩被櫻寧生抓的發酸的胳膊。

“那你怎么能肯定莫鬼會趁神宗撤離牧人場,冒這個返回深入。”

櫻寧生一字一頓的說。“直、覺!”

“我暫且信你。”

說罷,桀驁拂袖離去。獨自去神宗人員那邊登記,他可沒忘記自己是來奧德賽星球執行任務的。

莫鬼抬頭看了一眼天上的張睿,接著悄悄地隱沒于人海。

午夜瞬息而至。

依據之前制定規則,前二十名能夠直接進入神宗內門,享受更富裕的修煉資源和待遇。

排名靠前的新人弟子都會得到神宗獎勵。

“下面我宣布本次試煉第一名,莫鬼。2400積分值。”站在方圓10米木臺上的神宗人員,手機拿著屬于第一名的獎勵,笑吟吟地等待積分榜第一名前來領獎。

臺下靜的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得到。

宣布排名的神宗人員又重新高聲讀了一遍。

可是下面新人弟子中依舊無人回應。

臺下又有神宗人員跑上來,趴在宣布排名的人的耳旁,細細低語。“長老有命令,說別耽誤時間,繼續讀下一個人。”

宣讀排名的人輕輕的頷首點頭。沒能親自目睹第一名身姿,叫他心底暗暗惋惜。

“第二名,劉濤。積分值1380。”

劉濤嘴角上揚,露出老實人才有的絢麗多彩的微笑。

似乎怕再次被放鴿子了,宣布排名的人,語氣微高的又讀了一遍。“劉濤請上臺來……”

“來了,來了……”劉濤笑著招手登臺,臺下的嫉妒聲淹沒掉了劉濤輕快的腳步聲。

……

“第16名,薩達姆。570積分。”

薩達姆開心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肚子,進入了神宗內門意味著自己今后能出人頭地,光宗耀祖了。

“獎勵就頒發到這里,至于沒有獎勵的新人師弟們,大家也不要難過。以后得神宗生活中,我們會經常性的舉辦各種活動,都會有或大或小的獎勵。大家努力修煉,爭取在神宗贏得獎勵吧。”

臺下普通新人高聲歡呼。

“好哎。”

“加油!”

北辰港半空之上。

外門的長老向張睿尋求建議。討論莫鬼是否還具備資格加入神宗。

“大長老,第一名沒按規定時間內到場。咱們?”后面便不用說了,幾位外門長老都心知肚明。

張睿思考片刻,鄭重的說。“還是那句話規定不能丟。”

外門其他長老心領神會的散開了,張睿轉身向下落去。

劃定莫鬼違規,沒按時抵達北辰港,還得他這本次的試煉權威當眾宣稱才行。

“神宗試煉到這里已經結束了,雖然第一名表現的很優異,但是他違規了。所以神宗決定取消莫鬼這次試煉資格。”

什么?

上千名新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試煉考核第一名說廢除資格就給廢除了,一點兒周旋余地都沒有。不虧是奧德賽星球第一宗門,公平公正,以行動服人。

劉濤懊惱地說,“靠,那隊長還能不能進入神宗了?”

帥紅兵說話的時候明顯不像往常一樣自信了。“不一定。這個只有等隊長回來再說!”

劉濤來回踱步,對莫鬼的事情操心的不行。“早知道說什么都得把隊長留下來,要去找齊星落云等領完獎勵,登記好再去啊。”

其他人沒有再說什么,干聽著劉濤發牢騷。

“海岸邊有船只等著你們了,消耗2點積分就能乘船直達神宗。”

新人有人皺起了眉頭。眼神中帶著一絲頹敗。

神宗中積分就是流通貨幣,里面各種生活必需品都得靠積分換取。這些很多新人早就有所耳聞了。

新人們開始后悔沒能多刷去點積分,進入神宗獲取積分只有靠領取傭金任務了。

多好的刷積分機會,結果都沒能好好把握住。

莫鬼氣喘吁吁地靠在礦道上面的一棵銅樹休息。他現在已經遠離東北方向的北辰港很遠了。

天空緋紅越發真實,黎明破曉后,血紅天空將再次籠罩牧人場。

在向西南方向追趕齊星落云行程中,莫鬼連叛軍的影子都沒有撞見。反倒是身穿各色各樣服飾的勢力陸陸續續地入駐礦洞,恢復對礦洞使用權。

就在莫鬼腳下的礦洞中,身體受體內腦蟲控制的叛軍,自覺地把自己鎖緊陰暗潮濕的地牢里,兩腿蜷膝坐在生跳蚤的草席上。

莫鬼休息了幾分鐘,繼續趕路。

不找到齊星落云,他是不能有閑暇時間停下來的。

隨處可見的礦洞口,渾身油膩污垢的礦工,步履維艱地用籮筐背著他們在下面挖掘的腐朽石裝進礦車規定,不允許任何人在走廊上奔跑的。

但是眼前的那些人完全忘記了這個規定!

很顯然,他們有著必須要奔跑,忘記不能奔跑這個規定的理由!

“快跑啊,快跑啊,他來了!”有人跑過走廊,路過教室門口的時候,不忘記提醒教室當中的人們。

轉眼之間,這個開口提醒的人,撂下了一句話,然后跑的不見了蹤影。

這家伙的速度非常快!

以這個速度,這家伙的體育課短跑測驗,絕對是滿分。

“誰來了,誰來了?”站在教室門口,被全班的人員寄托了厚望的男子詢問著從走廊上跑過的人們。

只是,這時候沒誰說話!

大家跑都來不及,哪里有空說話!

而且越是后面的人,表情越發著急,速度跑的越快。

然后,原本站在教室門口的那個男子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他原地大叫一聲,然后也顧不上教室當中的其他人,他邁步跑出門口,加入到走廊當中奔跑的人們當中,向著同一個方向,飛快的跑起。

教室當中的眾人對此一臉茫然!

不明白對方這是怎么了?

好端端的,怎么說跑,就跑了!

這事情,真的是太離譜了,就好像是有什么怪物從走廊的另外一邊,向著這邊跑來的樣子。

“魂淡,那家伙怎么連話都沒說一句,就跑掉了!簡直豈有此理啊!”教室當中有人很是生氣的說道。

“是啊,是啊,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有人很是好奇的望向門口的方向,很想知道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他自己卻是不想走到門口,一看究竟。

開玩笑,他怎么會站出來,做其他人的馬前卒!

這樣子的事情,反過來才對!

“快點,快點,誰再過去看看!”有人大聲的叫道,然后用力的推了推身旁的人,向著對方大聲的說道:“你去,你去!快點去!”

被推的人是一個外貌和善的胖子,他一副老老實實的模樣,被人推出來,表情上有犯難,他的內心當中明顯是有些不情愿的,但是礙于圧力,還是邁步向著教室門口的位置走去。

“跑起來,跑起來啊!”推胖子出去的人大聲的催促著。

“是啊,是啊!胖子,你快點啊!就你這個速度,就算是有什么好事,等你到了,也早就已經結束了!”其他人也紛紛的催促說道。

“快點,快點,胖子!”一旁還有女聲催促著。

胖子是個好脾氣的人,也是個從善如流的人,他真的就加快了自己的腳步,只是才剛剛上了速度,就有些氣喘吁吁!

他也是拼了呢!

雖然效果不是很好,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讓他胖呢!

然后,胖子終于到了門口,這個時候,走廊當中的聲音有些減輕了!

走廊上跑著的人們,數量少了很多!

“啊!”胖子只是向外看了一眼,立即忍不住驚呼。

“發生了什么?”有人急忙開口問道,同時間,這個人盡量的把自己躲好,雖然在教室當中也沒有什么地方好躲!

一目了然的地方,何來地方可以躲閃?

哦,躲在身邊之人的身后,貌似可以給自己提供那么一點安全感的樣子,即便是身邊之人是一個身形瘦小的女孩子!

好吧,這可真是一件丟臉的事情!

只是好在這個人并不在乎。

嗯,凡事就是害怕一個不在乎。

“外面有什么?”還有人向著胖子問道。

這時候,很多人都在詢問胖子。

然后,胖子猛地向外沖去,那個速度驚到了眾人,那是個什么速度啊,胖子這是哪根筋不對了,好像是哪根筋都不對的樣子!

這時候的胖子很有一點準備創造新的學校短跑紀錄的架勢!

胖子什么話都沒有說,邁動腳步,在走廊當中留下沉重的腳步聲,然后消失不見了。

這一幕,徹底讓教室當中的所有人不淡定了。

眾人面面相覷!

整個教室當中的眾人短暫的安靜了一秒鐘!

接下來,眾人喊叫,然后大家競相向著教室的門口跑去。

“跑啊,跑啊!”人們大聲的叫道,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走廊外有什么狀況,但是有一點毋庸置疑,那就是跑!

不管怎么說,先跑了再說!

沒錯的,就是這樣子的一個情況!

所有人都在這么做。

大塊頭也毫不猶豫的向外跑去。

這時候的武勝男急忙的向著唐善望去。

他又笑了笑,道:所以你下次要当呢?”“狂当的意思我告诉你

吕岱建议道:“主公无须如此心急,我久闻纪灵乃是袁术麾下头号大将。此人治军有道,勇猛异常。在我看来他的营寨守卫应当非常严密,即使孙策想派人来恐怕也不容易。所以我认为应该等三日时间,如果三日后孙策还没派人前来,主公可以再去挑战。”

罗策点了点头:“定公说的有理,就依你所言吧。”

当晚。

罗策静待孙策派人过来,然而等了一夜也没人来,但是他并没有焦急。依照吕岱所言等三天,如若三天之后还没有人来他才出兵攻打。

一连两天过去都没有人,罗策一点也不着急,着急的反而是纪灵等人。在他们看来,罗策应当趁着士气正盛的时候攻城,然而两天过去了也没有任何进攻的迹象,让他们不得不怀疑对方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

第三天晚上,罗策没有入睡,在营帐中耐心地等待,戏志才也在他身旁陪同。作为罗策最为信赖的军师,罗策没有睡,他自然不能睡。

“志才,已经很晚了,你还是先去休息吧,明日我等应该需要早起攻城。”罗策看见戏志才还是在自己的旁边,实属不忍,就对戏志才说道。

戏志才笑着摇了摇头,对罗策说道:“无妨。主公还没有休息,我又怎么能休息。”

“我长年习武,身体强壮得很。即使一两天不睡,也没太大影响。你没有练过武,就不一样了。”练武的人身体体能都比较好,即使一两天不睡也不会有太大影响,然而一般人多多少少都会感到疲倦。

正说话间,突然,有一名士兵来报:“启禀主公,我巡逻的时候,发现一名鬼鬼祟祟的人在大营外徘徊。如今已经将他抓拿,他说来自丹阳,有要事和主公商量。”

罗策一听,连忙说道:“快,请他进来。”

那名士兵闻言,连忙将那人带上来。走进来的人身穿黑衣,在夜色里确实很难被发现。如无意外的话,这人就是孙策派来之人。

“你可是孙策派来的?”罗策开口问道。

“小人正是,见过罗将军。”孙策派来的使者抱拳,对罗策说道,“我家主公让我过来告诉李将军,明日攻城的时候,他会挑战罗将军,还望罗将军能够配合他演一场戏。”

“是不是要让我将他击伤?”罗策说道。

“罗将军怎么知道?”孙策的使者显得有些意外。他还没说完,罗策就已经预料到他要说什么。

“哈哈哈哈,聪明人总是容易想到一处,这应当是周瑜想到的计策吧。”罗策笑道。

“罗将军神断,正是。”使者佩服得不行,连这条计谋是由周瑜想出来的,竟然也可以预料到,实在厉害。

“你回去告诉孙策,我罗策明日会亲自上阵配合他。至于让他受伤,我会把握好分寸,尽量把他的受伤程度减到最轻,但又足以让他上不了战场。”罗策说道。

“是。那我先行告退,我这就回去回复我家主公。”使者告辞离去了。

第二天一早,罗策下令众将整顿/p>

“嗯,出来了,打算去打铁铺一趟。”周安轻轻的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倾舞说道。

两人向着院外走去,刚来到了院外,就碰到了一个人,见到这个人周安立刻头痛了,因为他碰到的人就是张美美,他没有想到张美美竟然来找他了,而且还找到了他的住所。

“安哥哥,我来找你了。”张美美看到周安后,双眼一亮,说道。

然后就扑到了周安的怀里不肯出来了。她一个多月没有见周安,想死周安了,父亲并不让她出去,不让他找周安,说周安这个人女人太多不可信,即使她去了也是去做小三。

面对张大员外的话,张美美什么话也没有说,她很喜欢,很喜欢周安,即使周安有女人又如何,只要周安喜欢她,她其它的不在乎,所以在一个张大员外没有在的时候,他偷溜出去了,来到了千山帮,要见周安。

其实有人要找千山帮的弟子,是需要向里面通报的,可是张美美向门外那弟子所说的是她是周安的女人,结果那千山帮的弟子直接带着她来找周安了。

“安哥哥我想死你了,每一天,每一刻,每一时,我都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你看看我又瘦了,为了你吃不下饭,咽不下菜,现在见到你了,我很高兴,希望永远和你在一起,不要再分离了。”张美美扑到周安怀里后,紧紧抱住周安,诉说着情话。

周安正想说着时,他旁边的倾舞却开口了问道:“安哥哥,这个女人是谁啊。”

“你是倾舞姐姐吧,我是张美美,以后安哥哥也是我的夫君了。”张美美说道。

“你是张美美!!”倾舞以前见过张美㺯,张美㺯可是很胖的,可是一段时间不见,就大变模样了,变成了一个绝色大美女,是世界变化太快,还是他太落后了。

“是啊,以后咱们姐妹俩人一起伺候夫君了。”张美美甜甜一笑说道。

“有一个妹妹就是好,我们好好的聊聊去,不理会这个坏人。”倾舞呆了好一会才回味过来,一笑说道。

“姐姐可是我想和安哥哥多呆一会,我好久没见他了,很想他。”张美美犹豫说道。

“他现在要去打铁铺,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可不是我们姐妹俩去的,放心吧,他去完打铁铺就回来的,到时你们能好好的温存一下。”倾舞拉起张美美的手,边向竹屋走去,边说道。

周安见从开始倾舞对张美美的敌对,到后来和张美美的和睦相处,周安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些女人真是吓死人不偿命,不过最后的结果还是好的,本来不能调和的两人,竟然能够成为了姐妹,周安虽然以前的时候总是拒绝她们,但是周安还是知道她们喜欢他的,现在两个喜欢他的女人碰面了,不是应该大战一场,结果让周安见到了这么和睦一幕。

两女在谈笑之中进入了木屋,在进入木屋前张美美还温柔的看了周安一眼。

周安摇了摇头,向着打铁铺走去。

一路上千山帮的弟子见到周安都行礼,周安礼貌的一一回礼,周安寻思着,他现在已经达到了通脉的层次,要不要报备千山帮,争取得到更大的好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是非丛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在异界搞科研

Twentine

我在异界搞科研

筱筱不知火舞

我在异界搞科研

南朝陈

我在异界搞科研

川观

我在异界搞科研

天子辉

我在异界搞科研

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