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怎么打都输不了的战争》。

邓定侯道:我们的联营镖局若是组织成功,青龙会的势力就难免南宫灵身子一震,骡然怔住。楚留香道:你自然知道,他如此做

“該死,早知道昨晚上打電話了。”

林宇后悔的往教學樓走去。

星之海學園很大,整體分為初中部,高中部,已經大學部,也就是說在星之海學園讀書的話,是不需要進行升學考試的,可以直升。

而且星之海學園里單獨是林宇見到的學生宿舍公寓大樓,林宇就見到好幾棟,林宇發現自己住的和友利住的學生公寓大樓都和其他的有點不一樣。

林宇猜測自己居住的大樓應該是特地給有用超能力的學生居住的。

也難怪不管林宇什么時候回去,都看不到三棟公寓里有什么人。

所以,星之海學園的占地面積很大,還好林宇找到了一個跟高德地圖差不多的軟件,很輕易地就找到了高中部。

至于在哪個教室,林宇就不知道了,林宇可不敢給友利說自己不知道在哪個教室讀書,自己突然讓友利叫自己林宇,估計就讓友利很疑惑了,要是自己在表現出其他異常的地方,以友利聰明的腦袋,估計很快就會發現不對勁。

為了不讓友利對自己起疑心,林宇思考一二還是放棄了找友利幫忙的想法,不過林宇可不是蠢蛋啊,林宇先是鎖定了高中一年級的樓層,一年級在教學樓的2樓,似乎只有4個班級。

也不是很多,林宇就先打了個電話給友利,問她在沒在教室,得知友利已經坐在教室里聽歌,林宇心中一喜,表面不露分毫的掛了電話,順著教室一間一間的摸過去,最終在倒數第二間教室,一年B班看到了坐在靠窗第一個的友利。

她現在正在看著窗外將亮沒亮的天空,戴著耳機聽著歌。

教室里除了友利一個人,就沒有了其他的人。

林宇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校服,然后淡定的走了進去,忘記了高城是坐在哪個位置,林宇只能用最簡單的方法,一個一個的翻書看名字!

于是,林宇小心翼翼的從第一個座位開始翻看起名字來。

運氣不錯,林宇在第一豎行的座位的最后一個就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書上寫著高城丈士朗5個字。

林宇淡淡一笑坐了下來。

“你在干嘛?”

聲音冷不丁的冒出來,嚇得林宇手都哆嗦了一下。

抬頭看去,戴著耳機的友利正俏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

林宇的第六感告訴他,情況不妙!

“你不是在聽歌嗎?”

林宇試圖扯開話題。

“你在干嘛?”

然后友利根本不買他的賬,繼續問道。

林宇想了想到:“什么干嘛?”

林宇不知道友利是從什么時候注意到自己的,所以打算先裝傻。

友利道:“你剛剛翻他們的書干嘛?”

友利摘下一只耳機疑惑的說道。

真的是怕什么來什么。

林宇心中咯噔一下。

面對著友利疑惑的目光,林宇想了想淡定的道:“就是想看看他們的名字啊,還能干嘛。”

“哦。”

友利點了點頭,坐在了他前桌的椅子上,面朝著他。

“有什么事情?”

林宇問道。

友利擺弄著她的相機道:“等下去給乙坂有宇接接p>“是该招募一些,但是也不能太多了。这官员都得吃俸禄,多了自然开销大,而且极易互相推诿扯皮。不若每县再设一主簿、一推官、一学正足矣。余下小吏衙役等,给予一些名额,各地自行招募即可。”徐易对南唐的官制是相当不满,官员之间纠缠不清,互相推脱是常有的事情。

“也行,不过这学正不能直接任命,得在我门下学习一番,通过我的考校才能赴任。另外,我欲再设一州学,教授各项技能。普通人学再多经义,意义不大,不若学点安身立命之技。”孙宇自然要对教育进行改革,削减经义的比重,增加数学跟自然科学,在这个世界播下科学的种子。等到自然科学在这片土地生根发芽,老百姓的生活必然大为改善。

“大人想要与天下儒生为敌?”徐易一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自家刺史大人疯了不成。自汉朝独尊儒术以来,这儒家就占据了天下正统之位,所有的读书人都自称圣人子弟。若是想改变这个,恐怕得被天下读书人所恶。

“先生,你想啊,这天下读书人有多少?有多少能够金榜题名?与其一辈子穷经皓首,无所作为,不如学点技能,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为自己、为家人改善生活,不好吗?本官非是说经义不重要,但是并非所有人都适合学习经义,先生以为然否?”自己这位司马,可是正儿八经的科举出生,自己首先得说服他才是。

“十人读书,中秀才者一二,十个秀才也难出一个举人。至于进士,除了学问外,还得看运气,有些学问不错的举人,终身也难入榜。”徐易摇摇头,像他这样的少年进士,少之又少。比如他的老师,学问人品都是顶尖,奈何三次都落榜,只得回乡教书,这辈子恐怕也就止步于举人功名了。

“那不就是了,大多数人于此道并无天赋,但是却可能擅长别的。比如打铁、比如修水渠或者筑城,就好比那宋公子,人家就适合出海贸易,咱们要做的就是把每个人放在最适合他的位置上。”孙宇侃侃而谈。

“大人所言有理,那在经义之外,准备教些什么?”徐易想想,确实是那么回事,既然不擅长,坚持就变得毫无意义。就好像那三个大匠师,读书估计不成,但是那手艺确实好啊。若是换自己去打铁,估计比他们差远了。

“是这样的,普通学子增加一门算学和一门自然科学。”既然徐易有些松口了,孙宇倒是无所谓了,直接说出来。

“算学也是君子六艺之一,倒是没太大问题。这自然科学是?”徐易自问读书颇多,也算见多识广,可从来没听过自然科学。

“自然科学,就是研究自然中的一些规律,加以利用。圣人有云:子不语怪力乱神,其实这世间的一切,都是有迹可循,哪有神鬼之事。”对付这些儒家门生,最好的办法就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其实诸子百家中,墨家于此道最为精通,只是后来没落了,现在已经鲜有耳闻。

“当真?”徐易从没思考过这些,难不成这些都有规律不成。

“先生你猜,一大一小两个铁球,同时从高处落下,哪个先落地?”孙宇想起后世出名的两个铁球同时落地的实验,就用它来打破徐易心中的桎梏。

“当然是大铁球先落地。”徐易毫不犹豫回道,肯定是重的物体先落地,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

“那先生等会看好了。”孙宇吩咐手下亲兵,去寻两个体积差别较大的铁球来,估计一会徐易得惊掉下巴。

當然,也有不少‘英勇’的碩大田鼠,上前欲要咬江景。

結果崩斷了自己的牙齒,痛得吱吱大叫。

“毒液3級發動!”

吱吱!

“毒液3級發動!”

吱咬!

“毒液3級發動!”

吱咬!

江景每一口,現場便響起一陣田鼠的痛呼聲。

它們的所有反抗,在江景的鐵膚之下,都徒勞無功。漸漸地,一只體質較弱的幼鼠已經一動不動了。

隨著第一只倒下,仿佛起了連鎖反應,一只只田鼠紛紛翻身,瞳光逐漸渙散。

此刻已然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僅留下一地的田鼠尸體。

在江景的3級毒液之下,沒有一只田鼠能夠支撐超過五分鐘!

看著滿洞穴的點數,江景喜笑顏開,笑得合不攏嘴。

他那兩顆鋒利獠牙露出,在這漆黑的地下洞穴之中,隱隱散發著寒光。配上他此刻的作態,既滑稽,又瘆人。

他沒有立即吞食,而是爬出洞穴,張望四周。

“剛才還逃出幾只,得趕緊撿回來!”

沒一會,江景又分別銜著6只田鼠,回到洞穴。

開始享用大餐。

“嘀嘀!宿主吞食普通田鼠一只,獲得進化點數1.63!”

“嘀嘀!宿主吞食普通田鼠一只,獲得進化點數1.52!”

“嘀嘀!宿主吞食普通田鼠一只,獲得進化點數1.73!”

他將體型較小的幼鼠整只吞食完畢后,才把注意轉移到那些大田鼠上。這些大田鼠,其中一些大個的,擁有半尺之長,兩寸半之寬。

他不是蟒蛇,肌肉收縮性能強大,強行吞下,恐怕會噎死。

所以他只好重操舊業,開始‘嘴撕鼠’。

現場頓時變得血腥起來。

“嘀嘀!宿主吞食普通田鼠血肉一絲,獲得進化點數0.06!”

“嘀嘀!宿主吞食普通田鼠血肉一絲,獲得進化點數0.05!”

“嘀嘀!宿主吞食普通田鼠血肉一絲,獲得進化點數0.04!”

“嘀嘀!宿主吞食普通田鼠血肉一絲,獲得進化點數0.07!”

忙了好一陣,江景才將整個洞穴之中的田鼠,全部吞食。一共獲得五十多進化點數!

“舒服哇!”

看著進化整整58的進化點數,江景笑出聲。

“看來以后得多掏幾個老鼠洞!”

歲月匆匆,時光飛逝。

眨眼間,一個月時間過去了。

“不知不覺中,已經來到這個世界一個月了!”

清澈見底的小溪邊,江景望著水中如今自己的倒影,心下嘆息道。

此刻的他,比起一個月前,體型大了何止一倍?

他如今的面板:

姓名:江景修為:野獸7級種族:半妖,青蛇之王體型:長175厘米、粗5.9厘米天賦技能值:0進化點數:0/640

根據身軀狀況,目前宿主可學習技能:

已幸握技能:神行1級、毒液7級、鐵膚5級、廣瞳2級、利齒5級特殊能力:靈識傳音實力評價:不入流。

從野獸3級突破到4級后,他的稱號由青蛇變為大青蛇。

從6突破到7級后,又由大青蛇變為青蛇之王!

物種也由平凡物種變為半妖!

同時,他又多了一個能力一一靈識傳音。

如今系統給出的實力評價,也從之前的菜鳥,變成了不入流。

此刻的他,蛇頭處隱隱約約有一個王冠的輪廓。

象征著他青蛇之王的身份!

其實這些都不算什么,讓江景最驚喜的是。

他從青蛇進化為大青蛇之時,居然一下子獲得了兩點天賦技能值。

本來他以為這只是個意外,不想后面每進化一次,都同樣獲得了2點天賦技能值。

而從6級大青蛇進化為7級青蛇之王時,更是獲得了3點天賦技能值。

于是,從3級進化為7級的他,一共獲得9點天賦技能值。

因此,他直接把目前最實用的兩個技能,鐵膚、利齒均提升至5級,廣瞳亦被提升到2級。與一個月之前相比,現在他的實力可謂天壤之別。

昨曰為了檢驗自身的實力,他專門暴露在半人之高的獵鷹視線之中。

任由對方攻擊,無論是抓,亦或啄,都仿佛撓癢癢一般。

結果除了有點眩暈以外,屁事沒得。

那只獵鷹亦仿佛見鬼一般,迅速飛走了......

沒錯!

如今的江景,皮就是這么厚。

用刀槍不入來形容亦不為過。

“糧倉大草叢啊......”

沒一會,江景又來到一片綠中又微微泛黃的大片灌木叢前,微微嘆息道。

這片原本茂盛的草叢,經過江景一個月的洗禮,如今變得更加豐盈了。

一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草木,郁郁蔥蔥,生機勃發,繁花綻放,美不勝收。若非此刻已然秋至,一些已經開始枯萎,那畫面當更是賞心悅目。

原因很簡單。

在這短短一個月時間,他起碼掏空了二十個老鼠、田鼠窩。

還有吞食有不少兔子。

若非它們繁殖能力強悍,此刻怕是絕種了......

之前在其內,還是偶爾能夠看見一片被食草動物,啃得光禿禿之地。

現場全都鋪滿了青草。

“我真是一條好蛇,為了大自然的生態,勞碌奔波一個月!”曹操将击乌桓(1),诸将皆曰:“今深入征之,万一为变,事不可悔。”郭嘉曰:“公虽威震天下,胡恃其远,必不设备,因其无备,卒然击之,可破灭也。”操从之。行至易,郭嘉曰:“兵贵神速。今千里袭人,辎重多,难以趋利,且彼闻之,必为备。不如留辎重,轻兵兼道以出,掩其不意。”初,袁绍数遣使召田畴于无终(2),又即授将军印,使安辑所统,畴皆拒之。畴忿乌桓多杀其本郡冠盖,意欲讨之而力未能。及曾操定冀州,遣使辟畴,畴戒其门下趣治严。门人曰:“普袁公慕君,礼命五至,君义不屈。今曹公使一来而君若恐弗及者,何也?”畴笑曰:“此非君所识也。”遂随使者到军,拜为蓨令,随军次无终。八月,操登白狼山,卒与虏遇,众甚盛。操车重在后,披甲者少,左右皆惧。操登高,望虏阵不整,乃纵兵击之,使张辽为先锋,虏众大崩,胡、汉降者二十余万口。时天寒且旱,二百里无水,军又乏食,杀马数千匹以为粮,凿地入三十余丈方得水。既还,科问前谏者,众莫知其故,人人皆惧。操皆厚赏之,曰:“孤前行,乘危以徼幸。虽得之,天所佐也, 顾不可以为常。诸君之谏,万安之计,是以相赏,后勿难言之。”

李大嘴又瞪眼道:人肉?谁说要,竟是从旁边一座荒墓中发出来今不得不以此事推袁。”:“他既然已让我们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怎么打都输不了的战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至尊傲仙

清婉居士

至尊傲仙

青花水

至尊傲仙

柳无之

至尊傲仙

逐渐愈合

至尊傲仙

浪高三尺三

至尊傲仙

泰平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