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历云兮【228】》。

你不喜欢杀人?这是老刀把子的尔说过,死之烙印将生命本真烙

江对面的白勇,也在视察江边防线,跟在他身边的,正是星夜驰援的邓勤。根据孙宇亲兵传来的命令,明日一早就得渡江作战,力争全歼对方,然后直扑莆田县城。

白勇急啊,那三位都立了大功了,全歼张汉思精锐,自己能不能立大功,就看明日战果了。

“对方的将领张硕,邓校尉可认识?”白勇问身边的邓勤,明日就开战了,知己知彼才好。这邓勤跟张硕,都算是清源军的将二代,彼此之间,应该有所接触才是。

“好大喜功,谋而无断,且怕死惜身。明日只要我大军渡江成功,必然望风而逃。”这张硕他自是知道的,小时候没少在一起干仗,只是他爹是自己老子的顶头上司,不方便下重手罢了。那小子每次都是先挑事,然后自己忍不住出手,他吃点亏就逃。

“这就好,明日渡江,我军为先锋,邓校尉在旁掠阵,等我军在对岸站稳阵型,再渡江如何?”白勇觉得吧,对方算是客军,这是自己的主战场,硬骨头得自己来啃。

“不行,在下愿为先锋,还请白校尉给个机会。”邓勤拱手朝白勇行礼,他太需要这个机会证明自己了,只有表现出勇猛向前的姿态,以后才能在孙宇面前挣得一席之地。

“好,那我为邓校尉掠阵。”既然对方愿意去拼命,白勇无所谓,这场仗,只要打赢了,最大的功劳就是他白勇的。

两人又详细商议了一番细节,确保明日能够协同作战,包括渡江之后的阵型,需要占据的地形等等。

次日天不亮,整个营地就开始埋锅造反,无论是白勇所部,还是邓勤带领的士兵,都憋着一口气,一定要打出气势来。

江面并不宽,不过百来步,岸边准备搭建浮桥的小船,慢慢朝着江中间行去。到得江水深处,将长木桩沉入江中,然后拿起大锤夯实,后面一艘船再将浮桥固定在上面。

白勇准备同时搭建两座浮桥,彼此相距二十仗,减少对方弩箭覆盖的同时,渡江之后,也方便协同作战。

邓勤紧张得捏紧刀柄,他一直都在泉州城守卫,何时见过这等场面。但是他不甘心,他要有所作为,不愿意像他爹一样,一辈子帮人守门。

甘越刚起床,刚准备去方便,亲兵着急慌忙来报,剑州军这么大动静,自然瞒不过沿江得守卫。

“没看错?”甘越一惊,对方原本都是守着不让己方渡江,现在居然准备渡江朝自己发起攻击,这肯定发生大事了。

“没有,对方浮桥都快架到江中间了,将军赶紧拿主意啊。”亲兵急得不行,最多两柱香得功夫,对方就可以发起攻击了,如今水流很缓,浮桥只要过了深水区,对方就可以发起进攻了。

“快,去后面禀报大公子,让他速速前来支援。”甘越连方便都顾不上了,直接朝着江边跑去,老远就看见对方的浮桥已经架到江中心了。

“快,下令,所有人,立刻来江边防守,准备作战。”甘越大吼,他们这边早饭还没做好,但是顾不得这些了,先打了再说。

“所有强弩,全部瞄准船只,给我射!弓箭手,全部在前面设防,一旦进入射程城,立刻攻击。”在甘越的命令下,整个营地立马动了起来,强弩全部上弦,朝着江中的小船射去。

白勇早有预料,小船经过特别加固,整个船头都以厚木板加固,根本难以射穿,士兵都在船尾忙碌,有条不紊朝着对方而去。

“出发!”眼看已经过了深水区,邓勤一声令下, 当先举着大盾的士兵,朝着浮桥走去,只要过了深水区,涉水作战也不是大事。

两条队伍宛若长龙,朝着对方快速游动,只要渡江成功,此战就算成功了一半。

“嘣”一支弩箭射穿当先一名士兵的盾牌,狠狠扎进手臂,巨大的力道,直接将他摔落江中。因为甲胄跟盾牌的重量,士兵直接沉入江中不见。后方士兵毫不停留,继续举着盾朝前走,走在前面的,风险虽大,可若是第一个登上对岸,那奖励,足够吃用一辈子。

“将军,不好了,后面营地空了,连个人影都没有。”刚才甘越让去后面找张硕的亲兵,还未到近前,就扯着嗓子喊道,也顾不得保密了,这下他们完了。

“放屁,怎么可能?你敢乱我军心?”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将甘越给霹了外焦里嫩,直明思遠不敢殺他。

都沒有躲避明思遠的意思。

“你……咕咕……”

李千夫長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脖子噴著鮮血,緩緩倒地死了。

“來人!此人違抗軍令,給我拿下,生死勿論!”

趙統領似乎正在等著這一刻。

登時近百名軍士從不同方向擁了出來,蠻狠的把圍觀人群趕走,張弓搭箭,瞄準了明思遠和藺峰。

自從得知明思遠一招就把前去挑釁的兵士制服,趙統領就調集了弓弩手,他,惜命。

白姓大漢不知何時收錘站在了趙統領身邊。

“哈哈,大哥好手段,一石二鳥,除去了這刺頭李千夫長,同時還找到了干掉這倆小子的借口。”

“哈哈,殺了這倆乳臭未干的崽子,這個千夫長就是你的了。”

“他們身手不錯,大哥收他們為己用,豈不是更好。”

“呸,別人送來的,我好賴都收,特么的五百夫長送來的,再聽話,也得死。”

“那大哥怎么給那位弒神解釋?”提及五百夫長,白姓大漢臉色微變。

“他不就是理由么,就算右賢王親自來,他倆今天都得死!”

趙統領指著地上被忽悠而來,死的不明不白的李千夫長說道。

“大哥三思啊!”

“哼,那個五百夫長,心狠手辣,本領不咋地,仗著自己是右賢王親兵身份,向來不把我等放在眼里,我等為此收到的屈辱還少么?”

“嘿嘿,今天可不是我要殺他的人,而是他的人自己找死,怨不得我,哈哈!”

趙統領的表情都扭曲了。

“趙驊,你不能殺他們。”牛獸醫挺身而出。

“牛豆豆,這里沒你的事,今天就是天王老子在跟前,我也要殺了他們,你再阻擋,連你一起殺。”

“你……”

“趙驊,你我無冤無仇,為何與我倆過意不去?”明思遠和藺峰背靠背警戒著。

“要怨就怨送你來的五百夫長吧!”

“哼,窩里橫的反賊,果然沒錯,主子打罵不敢還聲,就只會欺壓自己人,他日你若落在我手里……”

“哈哈,那你去陰曹地府等我吧。”

“預備,放……”

“嗚……”

“箭”字還沒出口,遠處傳來的軍號打斷了趙統領的命令。

“這是半個時辰之后開拔的信號。”

“半個時辰足矣,都給我瞄著了,預備……”

“嗖!”

“鐺……”

一支利箭從身后直插趙統領腳下,箭尾還在顫抖著。

“啊,右賢王來了。”

趙統領一哆嗦,趕緊伏倒在地,還沒看清來人,就連連磕頭。

他沒看錯,那就是右賢王的箭矢。

關鍵時刻,右賢王回來了。

“趙驊,你好大的膽子。”

“回王爺,是這倆小子不守軍令,殺人在先。”

“哼,他是死有余辜!但是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啊?”

右賢王指著李千夫長的尸體說道。

趙驊磕頭如搗蒜,“王爺息怒,我趙驊對您可是忠心耿耿,鞍前馬后伺候您十年了,我的一切都是您給的,我怎敢有半點二心?”

“哼,知道就好,趕緊約束你部下,半個時辰之后開拔,渡過怒河,東岸駐扎。”

右賢王那恐怖的刀疤臉稍微緩和了一下。

“你就是那個軍中神醫?專醫軍馬?”

“哼,我是炎月子民!”

“哈哈,都要抖成篩子了,還嘴硬。”

“你,和他們倆一起跟我來,我有馬要醫。”

右賢王撇了一眼明思遠和藺峰,不做停留,轉身就走。

下次你若再掉下海,唯一能楚留香却悄悄走出了帐篷,

与娜美还有谢玉涵他们的轻松愉悦不同,王二虎简直忙得焦头烂额,那些大臣们见国王亲自主持大局,一个个纷纷的拿出自己的奏折跑过来找他。几乎可以说是事无巨细,哪怕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们也跑过来说,似乎是要把这个年轻的国王的样即便那几位长老固执,却也是能那老鬼出关前架空了你爹,几位长老可是只认修为不认人的,何况还有你外公从外不时的逼压,这些年这几位长老不也一样夹着尾巴做人。”

阴郁青年闻言,脸色勾起笑意“娘,虽然突破到第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历云兮【228】》。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转世闯仙界

胜为王

转世闯仙界

刘狗.

转世闯仙界

蓝云汐

转世闯仙界

穷少爷不爱钱

转世闯仙界

黑色语言

转世闯仙界

泡泡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