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只是建议》。

陪他们喝酒的,居然是金凤凰。知道我……我不是李大嘴?我不

方子安收斂笑容,嘆道:“談不成便談不成便罷,俗話說,生意不成仁義在,姑娘又何必這般詆毀我。我方子安自問沒做過什么傷天害理之事,怎地便被你說成是品行不端了?我殺人了還是放火了?還是竊玉偷香始亂終棄了?真是莫名其妙的很。我自賣詞,這也是君子取財之道,沒偷沒搶沒害人,怎地被你說的如此不堪?罷了,你不愿便罷了,這首《青玉案》我錄給你,咱們算是兩清了。從此井水不犯河水便是。文房在何處?”

方子安邊說邊四處張望,在墻角的小幾上看到了文房四寶,于是自己走去鋪紙研墨。

樓梯響動,幾名女子沖上樓來連聲詢問,她們是受秦惜卿適才的那聲召喚而沖上來攆人的。秦惜卿擺了擺手,讓她們暫且不要輕舉妄動。

方子安快速磨墨,鋪紙提筆,蘸了墨略一回憶,隨即落筆如飛,寫下了一首詞。放下筆后拱手向秦惜卿一禮,轉身舉步而出,揚長而去。

秦惜卿緩步走近小幾,拿起紙來,上面筆墨森森,龍飛鳳舞的寫著一首詞: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秦惜卿眼中光彩閃動,胸口起伏,呼吸都變的急促了起來,拿著紙的手都顫抖了起來。她轉頭從長窗往下看去,正看到方子安在樹蔭掩映之下大步流星離開小院的身影,不禁怔怔出神。

……

方子安快步出了小院,李全忠在外邊廊下等待,見方子安面色不善的快步出來,上前道:“怎么這么快就出來了啊?”

方子安站定向李全忠拱手道:“李管事,今日多謝你稟報,有勞了。”

李全忠笑道:“怎地突然變得這么客氣了?你見秦姑娘是為了什么事?怎地瞧你臉色不對?被趕出來了么?”

方子安不答,快步沿著長廊而行,他只想快些離開這個地方。今日他其實本意是想來借一筆銀子的,但見到秦惜卿之后他改變了主意。他覺得將一首好詞賣個好價錢也許是個不錯的主意,反正秦惜卿又不缺銀子,何樂而不為。然而,今日他卻被秦惜卿的話深深的刺痛了。倒不是因為被一個美麗女子拒絕而傷了自尊,而是他從中有所領悟。從秦惜卿的言語和眼中的鄙夷中,方子安悟出了一些重要的東西來。

方子安并不覺得搬運這些他人的詩詞賣銀子有什么不對,這便是自己作為穿越者的優勢所在。若是有人說自己欺世盜名的話,方子安一個大嘴巴子便會扇過去罵他傻逼。但是,方子安卻意識到,這么做其實對自己帶來的只是短期的好處,而不能帶來真正的尊重。自己反而拘泥于這種手段,導致自己受到禁錮而無法真正的進取。那秦惜卿說的很對,天下有才學之士多了,以此謀財者其實為人所不恥。就比如蘇軾那樣的人,他寫下多少千古名篇,卻也沒有因此便富甲一方。詩詞文章是他表達態度的手段,而非賺錢的工具。由此他才會被世人敬重。自己拿詩詞謀財,這其實犯了一個忌諱,喪失了風骨,所以才會被秦惜卿鄙夷。這不是自己來的那個時代,一切皆可以金錢衡量。這個時代是有其內在風骨的,自己顯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所以,自己雖然義正辭嚴的說了一些話,但內心里方子安卻已經警醒。要真正在這時代立足,便得有真正的才學能力,把握這個年代的脈搏,而非完全依仗著這些非正常的手段謀利。想開大酒樓,就得從小面館開起,而不能想著一步登天。

想通了這些,讓方子安如釋重負。所以他毫不猶豫的選擇適可而止,最后說的那些話不過是為了保存自己的顏面罷了。畢竟被一個美麗的女子鄙視是一個男人最不愿意看到的事。而且方子安的心里也頗為不得勁,他知道今日來找秦惜卿弄銀子頗有些冒失,但不知為何,他只和那秦惜卿見過兩面,卻內心里便覺得這女子會幫自己。可現實卻是,自己想多了。

方子安大步流星的穿過萬春園大堂,在水姑娘趙三李四等人不善的目光中快步出門而去。門前河邊大樹下正自徘徊等候的春妮看到方子安出來,忙迎了上來。

“方公子,你出來啦。”春妮兒叫道。

方子安笑道:“教你看木春要走,還要阻攔,這時就聽圣女說道:“魔烈,夠了,讓他們走吧。”

圣女發話了,靈教眾人自然不敢違抗。可這般放他走了,靈教顏面也有損失,尤其是作為安定城分殿殿主的魔源,必須要顧及靈教在安定城的地位。只見他一邊看向已經走遠的木春,一邊說道:“魔丁神使聽令,傳訊靈教各分殿支殿,木春沖撞圣女,其人永不得進入靈殿半步。如有發現,嚴懲。”

“是。”魔丁領命而去。

魔源說的很大聲,已經走出一段距離的木春聽的很清楚。他身體先是一僵,隨即故作輕松,邁開步子迅速離去了。

在魔源看來,這番號令恰到好處,其實就是一種姿態而已,至于什么嚴懲之類的,你不來靈殿也就是了。可他不知道的是,木春本是要來靈殿學習靈能的,這番號令等于打亂了木春的計劃。

見木春已經安全離開,看熱鬧的百姓也開始自動散去。至于那還未發放的福印,除了虔誠的信徒還跪在那里等待賜福,多數人已經忘記了這事,或者說,不在乎那張黃紙了。

望著逐漸散開的人群,圣女眼神復雜,輕輕地嘆了口氣,轉身當先進入殿內,魔源、魔烈等人跟在身后魚貫而入。

離開靈教分殿后,杜升又吩咐人找來兩匹戰馬,讓木夏二人騎乘。三人并排緩緩前行,邊走邊說。

“今日多謝杜千總了。”木春再次向杜升感謝。

“哈哈,少爺你是把我忘了嗎?這么客氣。”杜升大咧咧回道。

木春微覺尷尬,眼睛不自覺地瞟向夏敬忠,希望他能接一句,提醒下自己。哪知夏敬忠也無奈地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認識這位。

“哈哈哈哈,看來還真是把我忘了。”杜升無奈地笑道。“我曾在木將軍賬下聽命,你小時候我還抱過你呢,哈哈哈。”

“啊......啊......哈哈,原來是杜叔叔啊。”木春尷尬回道。

“哎。你小子叫我一聲叔叔也不虧,我就受著了。”

“那是當然。跟隨我父親的人都是響當當的漢子,我理應尊敬。”木春發自內心的說道。

“是啊,這倒不假,木將軍手下沒有孬種。”杜升贊同地點了點頭。

“對了,杜叔叔,今日你幫了我,會不會給你惹麻煩啊。”木春關心的問道。

杜升把嘴一撇,不屑地說道:“不會。少爺給你說句實話,咱這些當兵的,尤其是木將軍帶出來的兵,沒人把那些神棍當回事。還敢在我安定城耀武揚威的,反了他們了。”

木春微微地點了點頭,心里好像有點明白為什么父親不讓自己學靈能了。

安定城北城靈教分殿一間寬敞的房間內。圣女站在窗前漠然不語,她身后跪著自己的貼身守衛魔烈。

“今天你太魯莽了。不但傷及無辜,還犯了眾怒。安定城是大城,這對我靈教聲譽影響多大你知道嗎?”

魔烈再次叩首:“魔烈知錯,請圣女責罰。”

“哎。”圣女輕嘆一聲。沒有人比她更了解魔烈對自己的忠誠,她知道魔烈都是為了她。

“你自去領五十鞭責吧。”

魔烈感激涕零:“謝圣女開恩。”

“下去吧。”

魔烈想動未動,欲言又止。

似是背后生了眼睛,圣女悠悠地說道:“你是想說魔源的問題吧。”

魔烈也不管圣女是不是看的見,只是點了點頭。

只聽圣女接著說道:“瘋馬之事其實就是個意外。這魔源為了讓我出丑,才故意不施援手的。只是我沒想到,他竟做的這么明顯。看來我們與 他主子魔將的紛爭不能善了了。你今日惹了眾怒,讓靈教聲望受損。魔將在圣皇面前恐怕又不會說我什么好話了。”

“可是......”說著,圣女轉過身來,此時她已摘去面紗,天使般的面容在窗外陽光的映照下,更顯圣潔。“我魔靈也不會坐以待斃的。”

”傅红雪道,“一口棺材要藏在真有法子偷走了呢?陆小凤:东

聽聞外面出現了鬼祟之人,石帆好似發布命令似的讓柳長歌、郭媛媛、劉新洲三人留守山洞。

他則與戴伍林、周必達三人去外面巡視,查看生人面目,分辨敵我。

雖說黃青浦臨行前有所交代,各弟子都將遵循,不可邁出山洞寸步。

眼前這事,真不能不管。

因為人在山洞中,別無退路,倘若敵人攻來,堵住洞口,那可大大的不好。

柳長歌看著師兄們把自己撇下,心里老大不痛快,自然也想跟著一起去,可惜終受能力所限,望塵莫及。

他正在發愁,就聽先到外面的石帆喊了一聲:“站住,你是何人?哪里走,報上名來。”

接著,戴伍林也扯著嗓子喊:“大師兄···人家上樹了···快···哎喲···這廝又跳到地上了····往北去了···追呀···拿石頭打他。”

“朋友,既然來了,不打一聲招呼就走,豈不失禮么,咱們見一見吧?”是周必達的叫聲。

柳長歌心里一急,將身子探出山洞,月光皎潔,星辰閃耀,目力能有一箭之地。只看三個師兄,不知誰在前,誰在后,身影起起伏伏,往北方追去。

在最前面,有個黑點,看不真切了,大致就是賊人。

他真想沖出去跟師兄們一起抓賊,可他實力低微,沖出去有什么用呢?

便在這時,郭媛媛提著峨眉雙刺走來,拍了拍柳長歌的肩頭后背,嬌嬌地說道:“小師弟,走,咱們也去湊湊熱鬧,喜歡不喜歡?”

“不可!”劉新洲趕上來,吃驚地道:“師妹,你不能任性胡來!尚不清楚來人是誰,萬一中了敵人的計策,那可如何是好?大師兄也不該追的。”

郭媛媛杏眼一瞪,說:“夤夜十分,跑到人家洞口外放風,難道還是好人么?咱們師兄弟六個勁往一處用,不怕敵人多強。四師兄,你若是怕了,就一個人守著山洞吧。”

柳長歌想的則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如果大師兄他們出事了,山洞中的人固然難免于難。”

于是他稍加思考,拉著郭媛媛一起走跑出去,大聲叫道:“大師兄,二師兄,你們小心,提防敵人有詐。”聲音在群山之間回蕩,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和聲。

劉新洲愣了一愣,面色凝重,下腳遲疑了,過了一會兒才徐徐出來。

因為他看見了柳長歌抓住了郭媛媛的手,郭媛媛看著這位小師弟的眼神,是她從來沒有感悟到的順從和關愛。

在那一刻,他好像是明白了什么。

他又一個勁地搖頭,告訴自己,一切都是他一廂情愿的猜測,這不是真的。

這時,柳長歌和郭媛媛已分開手,分為左右,齊頭并進,向月色下模糊的身影追去。

走出一段,只聽前面兵器聲鏘然大作,四個人打成了一團,戰況甚是激烈,劍影刀光,霍霍編織,呈三角形,垓心處便是那賊。

郭媛媛見狀,一分手中峨眉雙刺,喝道:“大膽賊人,敢在天山門徒面前撒野,瞧我厲害。”言訖,腳下發力,身子一竄,把柳長歌落下不少。

柳長歌一抓,沒有抓住,叫道:“師姐謹慎些。”

“你自己還是小心些吧!”話音剛落,有個應答。

柳長歌詫異,便看斜處的草叢里鉆出一個人影,身穿白色的寬袍,個頭與白日魔相當,面容模糊,出手去攔郭媛媛。

柳長歌驚呼道:“小心,有敵伏著!”

當郭媛媛留心時,卻是遲了。

白衣人從右邊來,手成鷹抓,用“探囊取物式”意欲拿郭媛媛下腰所在,速度極快,便如電閃。

郭媛媛一聲暴喝:“混蛋、流氓,姑娘家的地方,是你能抓的嗎?”反應雖然遲了,可她尚有應付之法,左手峨眉刺立即大力向敵人投出去,同時右手峨眉刺作“白蛇吐信”,要把此人刺死在身前。

怎想,飛出去的峨眉刺被這人用胳膊架飛,發出金屬的聲響,一下不知道飛到何處去。

郭媛媛右手峨眉刺即將刺到。

這人則咧嘴一笑,攻勢不減,身影一晃,避開郭媛媛手里的峨眉刺,手往高走,腕上一翻,鷹爪子一樣的手正拿住了郭媛媛的手背。

郭媛媛哎呦一聲,吃驚不小,只感對方力氣極大,手被抓死,難以抽回,千

酒店的火警鈴聲響便了整個黑夜,大量的顧客和工作人員從酒店慌張地跑出來。

在這群人里面,自然就有徐浪和金良緣。

此時的金良緣有點狼狽,但不知道為什么,心里居然有一種興奮的感覺。

徐浪看著對方說道:“行了,你們金家今晚的拍賣會也被我給弄沒了,你人也出來了,咱們各自回家吧,畢竟天色也不早了。”

“我……我可以去樂園住一晚嗎?”金良緣小心翼翼地說道。

“這個……”徐浪有點遲疑。

“沒問題,我那里還有房間呢。”簡丹走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只是建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重生魂武大陆

琳九狸

重生魂武大陆

青莲乐府

重生魂武大陆

宋瓷砖

重生魂武大陆

潋紫沫

重生魂武大陆

寂小贼

重生魂武大陆

于修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