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十道题》。

倒下去的时候,全身上上下下都都要看他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

所有的盾牌兵都集中攔住了缺口,后面有長矛兵不時沿著盾牌的縫隙,刺出,收割著沖過來的敵軍。

身后其他士兵加緊用木材搭建臨時的防御工事,想要在這個缺口后方搭建出一個臨時的甕城來。

敵人見對方防守嚴密,又調來了重裝騎兵,借著強大的沖擊,撞開了許多盾牌,一時間缺口大開。

“布置拒馬樁。我先帶人沖開他們。”周樸帶著頭盔,拔出一直插在他肩頭的利箭,對著王平喊一聲,匆匆跑下城樓。

張郃緊張地在陣中眺望,觀察著戰場的形勢,城墻被破,讓他激動地站了起來,命令更多的部隊,加強進攻,傳令先登城樓者賞百斤;斬旗者,升三級;獲得馬謖首級者封千戶,賞千斤。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看著缺口越大越大,越來越多的士兵沖進了缺口,張郃捻須微笑,看來今天就能破城,等抓住了那可惡的小子,該好好讓他知道知道,什么叫螳臂當車。

突然前面向前瘋涌的士兵突然間停滯了下來,接著開始騷亂起來,最后不但不前進甚至開始到退了出來。

“什么情況?”張郃正踮腳眺望,突然士兵開始慌亂地逃開,幾個跑的慢的直接彈飛了開來,一匹高頭大馬,直接撞開擁擠的人群,硬生生沖開一條通路撞了出來。渾身皮甲的白馬,上面一席白銀鎧甲的年輕將領,身上夾著四五支長矛,每根長矛上都挑著一人,就這么被高高挑起,蠻橫殺出,嚇得附件的士兵個個膽寒,如果見了鬼神一般。

“又是這個怪物!”張郃咬牙切齒地喃喃道,手中不禁捏緊了韁繩,對方如同殺神的氣勢,讓他不由得有些心虛,感覺對方隨時都能殺到自己身前取了自己腦袋。

“弓箭手,準備!”張郃一咬舌尖讓自己鎮靜下來,喝令身邊一眾將領,立刻圍攻馬謖,他就不信這人真是天神下凡,自己這邊人多勢重,哪怕耗也能耗死他。

周樸一抖肩膀,甩掉那幾根長矛,連同那些敵軍一塊兒砸了出去,又砸倒一片靠近的敵軍。這次的敵人更加的兇悍不畏死,見到他后更是眼里放光,好多長矛閃著寒光就朝他身上戳來。

經歷過戰場洗禮的他已經漸漸適應了節奏,一扭身躲開要害,順手夾住幾根長矛,連同敵軍一塊兒挑了起來,其他的長矛刺在他的三層護甲上沒能刺透,反而被他借著馬力給反頂了回去。就這么硬碰硬地撞出一條血路。

身后的周樸的那些敢死騎兵,眼神中滿是狂熱,像是打著雞血一般,喊叫著跟著周樸殺了出來。

城墻的缺口處的敵軍一時間被沖散,守軍很快搶回了缺口,立刻圍成一圈,里面的人趕緊搶修。

周樸看了一眼背后,看到親衛跟了上來,心中大定,銀槍一抬頭,向下一壓,槍尖指向張郃的方向,趁著敵軍前頭部隊混亂的間隙,快速沖殺進去,他知道如果可以取了敵主將的首級,敵軍一定會迅速潰敗。

一夾馬腹,壓低身子,戰馬一聲長嘶,開始朝著黑壓壓地大軍狂奔了起來。一路上他超過了好些逃兵,卻沒空去搭理他們。也有一些不長眼的過來阻撓,被他隨意拍飛。他的目標只有敵軍主將。

只有百米距離只要沖到了就是勝利。看著敵軍盾牌兵一層層護在主將面前,數千的弓箭兵拉滿了弓,瞄準了自己。周樸沒有后退,他一定要沖過去,只有這樣才能給守軍爭取更多的時間修復城墻,只有這樣才有可能擊退敵軍。

“放箭!”張郃眼睛瞪得老大,咬著牙說道。

“將軍,前面還有我們許多將士在,恐怕會誤傷!”看著周樸追逐著潰軍往大陣中沖來,副將拱手勸道。

“我叫你放箭!”張郃大嚎一聲,聲音里透著冷酷與絕決。

“放箭!”、“放箭”“四六放箭!”“三七放箭!”“五五放箭!”……

隨著一個個傳令兵把命令傳達下去,各營的百戶開始根據自己的位置,開始校準拋射角度,統一朝著前方滿弓射箭。

無數的利箭像牛毛般射向天空,帶著破空聲,蕩起一片氣浪,弓弦震蕩的聲音,猶如一陣晴天霹靂,一時間天空突然一暗,遠遠望去像是突然飄起一股黑云,由于箭矢太多甚至發生了碰撞,改變了原來的方向。

一個潰逃的魏軍看到周樸追上自己,嚇得抱住頭,縮在地上,如此恐怖的神將,恐怕只有傳說中的戰神呂布才有這種煞氣台的地上出现了无数个散发着光芒的线条。

难道这是一个阵法。

就在周安想的时候,周安一瞬间就消失在擂台上。

一阵光芒闪过,周安出现一个密室中,密室并不大,只在最前方,摆放着三样东西。

周安走过去,拿走了第一件东西,是一本书,在书上面写着白鹤纳元功五个大字,这应该是白鹤帮的功法,周安打开书看了起来。

周安只是大略了看了一下,白鹤纳元功的上面从缎肉、凝血、到通脉、炼骨、开窍层次的修炼功法都有,很是完善,这应该是白鹤帮的核心功法,以后周安练到开窍顶峰,不用再寻找功法了。

周安把白鹤纳元功收到了储物格子里,看向第二件东西。

正在这时一阵光芒闪过,十一个人出现在密室里。

周安看到一愣,没有想到还有别人出现在这里,不过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双手一抓把另两件东西抓了起来,放到了储物格子里了。

周安的这个动作,全部被黑袍人看到眼里,他怒声喝道:“把宝物交出来,饶你不死!”

本来黑袍人很高兴,他本来要杀周安夺取白马白庄的令牌的,可是没有想到跟着周安,在这里寻找到了几百年前的白鹤帮的宝藏,只是令他愤怒的是,宝藏被周安捷足先登了。

在黑袍人说的时候,他旁边的十个人把周安围了起来,如果周安不交出来,说不定会把周安给撕了。

周安看着黑袍人和十个人,眼神中精光之冒,他从这十个人的气息中看到了,昨天拿着锄头和畚箕两人的一模一样的气息,说明他们全部都是一伙的,那么这个黑袍人说不定就是傀儡师,而这十个人就是他手下的的傀儡,周安可是知道这些傀儡的难对付,十个人更难对付了。

“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白鹤帮的宝藏。”周安问道。

“当然是跟着你来的。”傀儡师说道:“我劝你把宝物交出来,不然一会你要受一些皮肉之苦了。”

周安顿时脸黑了,在他的后面有人跟着,他竟然没有发现,让这个傀儡师得以走到这里。

“那么那两个拿锄头和畚箕的人,也是你派来的,你为什么要杀我。”周安说道。

“你拿了白马山庄的令牌,我只是想物归原主而已。”傀儡师说道。

“原来你才是幕后的主使者。”周安说道。

“别废话了,到底交不交。”傀儡师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当然是……不交了。”周安伸手一挥一千只狗和乌鸦出现在面前,向着那十个人攻击而去。

狗、乌鸦和那十个人打斗在了一起。

“你还能召唤异物。”傀儡师惊异的说道:“阿三和阿四死的不亏,不过虽然你的能力对我有些克制,你以为你这样就能敌得过我。”

“那我们就来看看。”周安一笑说道。

傀儡师的眼睛变成了蓝色,向着周安的眼睛看去,周安顿时一蒙,变得浑浑沌沌,就在这时周安感到一道剑气从周安的心头迸发,带着斩灭一切的气势,向着前方斩去。

飘飘忽忽的周安好似回到了身体,头晕晕的看向周围,只见在前面的傀儡师也和他一个样子,头晕晕的样子,只是好似并没有清醒。

看到这样,周安大喜,伸手一挥一百只狗出现在周安的面前,周安指挥狗把傀儡师吃掉。

狗听到命令后,冲向前,向着傀儡师狂咬而去。

在一阵犬咬之声中,傀儡尸体消失在周安的面前,全部进入到了狗肚子里。

而同时那十个人不动了,周安命令狗和乌鸦把这十个人全部吃光,周安知道这个人现在已经达到了不死的程度,除非一片片切成片才可以,所以周安才让狗和乌鸦把他们吃光。

周安刚才听到傀儡师是寻找白马山庄的令牌的时候,周安有心的从他的口中询问出白马山庄在哪里,可是还没有等他问,话赶话,把傀儡师逼的出手了,他本来想下手轻些,留傀儡师一命,问出来,结果傀儡师实力比他想象中要强,如果没有那一道剑气,恐怕他现在已经死了,所以周安干脆把傀儡师杀死了,也不问了。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当羽翼渐去了支持的力量,缓缓地又坐了

最后狠狠撞断一颗大腿粗的树,这才掉在地上。

“卧槽!战斗指数五颗星!”

沙包从地上爬起来,对着出拳那家伙竖起了大拇指。

他本来就以强大的防护能力著称,这些年什么样的打没有挨过。

战斗指数五颗星!

这已经是京师,投劾归。又明年大计,主者议黜之。李维祯为监司,力争不得,竟夺官。家居二十年卒。显祖意气慷慨,善李化龙、李三オ、梅国桢。后皆通显有建竖,而显祖蹭蹬穷老。三オ督漕淮上,遣书迎之,谢不往。显祖建言之明年,福建佥事李琯奉表入都,列时行十罪,语侵王锡爵。言惟锡爵敢恣睢故时行益贪戾请并斥以谢天下帝怒削其籍甫两月时行亦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十道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超凡御宠师

雁门关外

超凡御宠师

狼之野心

超凡御宠师

钟沐尘

超凡御宠师

杨露禅

超凡御宠师

我愿随风归去

超凡御宠师

安澜悠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