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又见未央!》。

他还特别解释:内人的意思就是老婆。方成站在那里盯着他看了”老盖仙佩服他说。“据说他扑年前一人独自揭发世袭一等侯狄

當天晚上,石蛋娘和眾孩子就睡在山溝里,石蛋娘生火燒艾草給孩子們驅蚊。

張金風等他們都睡著后,來到草甸河大堤上,元神離體,飄到河面上,雙手對著大堤推出去,一股無形大力撞向大堤,大堤“嘩”的決開一個大口,河水轉眼推倒整個堤壩,洶涌地向下面村子沖去。

一會時間,草甸村變成了一片汪洋。

張金風喃喃地道:

“用自己的孩子祭河神,以此換取茍且偷生,這樣的族群不如消失。”

轉身回到山溝里。天亮之后,張金風帶著眾人來到草甸村前,下面黃浪滔滔,尸首漂在水中。

石蛋娘和幾個孩子們大哭,張金風等他們哭完了,道:

“現在你們也無處可去了,去蕩山吧。”

石蛋娘和孩子們沒有辦法,只得和張金風一道來到蕩山。

張金風來到天石峰上的寺廟,說明來意,方丈為難地道:

“佛門以慈悲為懷,照說家里遭了大難的孤兒,寺里應該收留,可現今游人甚少,香火不景氣,這寺里和尚們也是連一日一餐的粥水都吃不上,哪里還能照應得了這些個孩子,莫把他們餓壞了。”

旁邊一個披彩色袈裟的大和尚也道:

“是呀,有水廟廟小僧人多,后院的殿角這幾日又下雨淋壞了,都沒有地方化緣來修呢。”

石蛋娘見此,低聲對張金風道:

“他們是想要一些布施,不想白白收留這些孩子。”

張金風點點頭,心想,自己現在身上沒幾個銅子,這么大的廟,布施少了只怕一樣不愿意收留他們,想了想,道:

“大師,實不相瞞,我家也薄有田產,有些積蓄,這樣,你們先讓他們住下,我回去取銀子。”

那彩衣大和尚道:

“哎呀,施主你如何的不明白?不是銀錢的問題,這些小孩一來,吃的睡的,穿的,都不是小數,你一放下人,自個轉身走了,我們上哪找你去呀?不成不成,你還是把孩子們帶往他處吧。”

說罷手一揮,和方丈一起入內,關上大門。

張金風無奈,帶著幾人來到山下,石蛋娘道:

“離此不遠的南方就是賀州,不如我們暫到賀州城內,要飯喂孩子們?”

張金風想了下,道:

“就這么辦。”

兩人帶著一群孩子在路上行了半月,沿途石蛋娘四處村里討飯喂孩子們,張金風雖然因為在獄里呆了一個多月,胡子拉碴,頭發又亂,但身上的長衣是王才壽給的,米色的絲綢,是全新的,便脫下來找個有錢的富戶賣了二百錢給小孩們買吃的。

那人家就張金風賣了長衣沒光著上身,又把家丁的一件黑衣裳送了給他。

一行人挨到了賀州城,張金風先找了家便宜的客棧讓他們住下,心想這些孩子現在是孤兒,總不能讓他們一直和石蛋的娘一起乞討,終究不是石蛋娘親生的,石蛋娘一個人又怎么養活這些孩子?還是要把他們送有水寺去,只是他們要布施,心想只有再做一會江洋大盜了。

去富家大戶偷點銀子。

等到了晚上,從桌上撕下一塊布蒙在臉上,身上的衣裳正好是黑色的,夜晚行動正好,現在自己功力全失,需要黑衣掩護,忍著腰上的傷痛,跳上房頂,在城中繞來繞去,找到了一家,一看門樓,就知是大戶人家。

跳了進去,好大的院子,去輕輕推門,門在里面栓住了,沒有劍,不能別門。來到后院找到廚房,找了一把菜刀,突然心想,不知這家的金銀在哪里,應該男主人房里有,但不如女兒的閨房,大戶人家的女兒一般穿戴一些值錢的首飾。

想了想來到后園,果然有個繡樓。輕輕跳上二樓窗外的屋檐,瓦很滑,又牽動傷勢,差點掉了下來,急急用手抓住窗框,這才穩住,聽了一下,房內有呼吸聲,輕輕推開窗戶,跳了進去。

繡樓不大,脂粉味很重,帳子也沒關,一個女子側身對著里邊睡著了。

張金風開始在屋里找了起來,找到一個盒子,打開一看,銀釵,玉石,金鎖不少值錢東西,就把金鎖和銀釵拿上,心中高興,正欲跳出去,卻聽身后輕聲地道:

“你是俠客?”

張金風一驚,轉身看去,只見女子用胳膊支起身子,并沒有大聲叫喊,只好奇地看著張金風,只有十四、五歲。

“算是吧。”

女子興奮地從床上跳下來,穿著一身白色底衣,一邊抓起衣裳披上,一邊看著常空,道:

“我就知道你是俠客了,夜行衣,蒙著面。”

張金風愣住了,心想她怎么還不叫喊?

“月黑風高,俠客出沒,踏雪無痕,無影無蹤。”少女眼中閃著光,嘴里念叨著。

“你真的是俠客罷?你現在來這里是做什么?”

“來這里會佳人。”張金風突然想逗逗她。

女子輕輕笑,羞怯地道,“騙人,你是來偷銀子的,是不是?”

“差不多吧。”

“我知道的,你們經常來去自如,夜入大戶人家,多是手頭緊,借銀子用。”

“確實。那這個金鎖和這銀釵我先借去,改日再還。”轉身欲走,

“喂,你等一下,”少女輕聲道。

“還有什么事?”

“那根釵我日常要戴的,不能拿,你拿那塊玉吧,一樣值錢。”

張金風無奈,只得放下銀釵,又拿起玉。

女子一眼不眨地看著張金風:

“你是真的俠客?”

“當然是!”

“你會登萍渡水嗎?”

“這個……”

少女在一張凳子上坐下,“我小時侯聽人說,在鄉下的一個村里,一個爹爹在耕田,他的兒子十幾歲,來給他送飯,但是是從池塘上過來,鞋子都不濕,他爹才知道他是個俠客。俠客可以登萍渡水,踏雪無痕,走瓦瓦不沉,走草草不彎,你們平常都呆在哪里?屋頂上嗎?”

張金風目瞪口呆,起先還以為她可能在戲弄自己,看她說話的樣子又不像,如果是怕自己傷害她,故意這樣做,她應該急著希望自己快走才是,可她現在似乎很想閑聊?

不由奇道:

“你是從哪里知道這些俠

“將軍,江上出現大批木筏,上面都是精銳士卒,韓校尉讓小的來通稟一聲。”沿江防守的騎兵,一看見木筏,就立刻稟報韓載武,此刻韓載武已經趕往江邊了。

“走,看看去!”鄭屠上馬,帶上親衛,一路小跑。此地離江邊,不過三四里地,片刻即至。

尚未到江邊,鄭屠以腿控馬,雙手持望遠鏡看去。

只見江面之上,數十艘木筏,正順流而下。如今正是少雨水的季節,水流極緩,木筏上的士兵,正在用長桿撐到江底,讓速度能夠快一些。

“鄭將軍,......

那開口的正是坐在那圓形桌子最中間的那名女子此女在開口的時候更是沒有停下自己手中的動作,一邊在不停的倒酒,一邊開口說出這一番話。

夢蘭,在這天斗城當中也是極其出眾的一個存在,他和這汪家的汪香香則是一起被稱作天斗城的三大的很,他原以為父親給自己留的底牌只是稍微比自己的底牌好一點,可誰能想到,這是好到頂了啊。界神兵,這可是界神兵啊!

他不禁心中暗想:“父親,你是早就決定將我提上太子之位了嘛?這次的比試只是給我一個上位的契機吧!”

小马凌空翻了两个筋斗,-屁股道:你见过他没有?杜吟道:见她呆呆的站在那里,心里不知在大方了。一点红冷冷道:难怪你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又见未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好吧我不慌

孑曰2014

好吧我不慌

苏门答腊肉

好吧我不慌

小檀寺

好吧我不慌

王骑士

好吧我不慌

首席部长

好吧我不慌

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