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剑藏虚空!》。

从2008年开始到2017年,大飞机C919一共经历了9年的研制历程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忽然亮起的一盏灯,实在比骰子上的六点

望著不遠處的星光島,耳邊嘶喊著震天殺聲,這種情況下,陸隱還抽空看向那個葬園的人,這股勢力存在的意義是什么?

進攻星光島異常順利,第六大陸抵擋的修煉者只有數十萬,看似人多,但大部分修煉者都沒了。

“看样处理野狼花了不少时间那。”杨磐小声的说了一句,然后就转身向着树林的方向走去,他现在需要找一个能落脚的地方,毕竟他还要在这里生存7天。

“将来你会明白的!”王文山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是这么劝慰自己的,也同样是向王一山解释。

其实是他不想告诉王一山他的真实想法吗?他难道不知道,和别人有个什么事情商量着来不好吗?况且一些秘密压在心里,还是一个人的心里,难道还不如坦诚布公的说出来的舒服?

怎么可能!

王文山再怎么不聪明,这个浅显的道理他应该还是明白的。之所以不说给王一山,是不想他有太大的压力。

他王文山就算再不是个东西,可疼爱兄弟的事情他还是做的出来,更何况双亲去世的时候王一山还是个孩子。

一时无话,整整一个白天的工夫他们兄弟几个一直坐在屋子里给刀开锋,要想翻身农奴把歌唱不是那么容易的,有很大部分的一种可能就是要见血。况且历朝历代的丰功伟绩,哪个不是踏着人血馒头上去的?

天边的夜色刚暗了下来,被王文山派到码头上盯梢的葛老三回来了。

“大山哥,果然和你猜想的不错,是再回楼的人。”

王文山怕他没看清,不放心的问道:“看清了吗?确定是再回楼的人?”

葛老三点点头,“我也怕自己没看清,我是跟在他们后面,眼瞅着进了再回楼的后门,肯定是错不了的。而且我还听说他们夜里还有船货要过来,是在子夜。”

听完葛老三的话,王文山心中的那丝侥幸彻底破灭了,“果然不出我所料。”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王一山问他。

连同葛家三兄弟的目光一同望向他,等待着他拿主意。

“我白天的时候也跟你俩说了,有个兄弟被扈三爷压在手里,所以我得想办法把他救出来,很有可能有送命的危险。”这句话,是王文山看着葛家三兄弟说的。

葛家的这三个兄弟,彼此之间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葛老大站起来说话,“大山哥,我知道你是做大事的人,我们兄弟三个没什么本事,但是明事理。现在凶手我们已经知道了,而能帮我们报仇的人只有你,所以你就收下我们吧,让我们兄弟几个报了杀父之仇!”

说到这,葛老大身后的两个兄弟热切的目光注视着王文山。那神情,哪怕是王文山现在叫他们去死,估计都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好,兄弟几个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那咱么接下来聊聊后面的事情该怎么进行。”

王文山确定了葛家三兄弟的意思之后,摆摆手让他们坐下,他打算将他的计划跟他们说一遍,省的到时候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

“扈三爷手里押着的那个兄弟叫卓云,当初在码头上和我一起抵制过他们,这个兄弟,人我肯定是要救的。但是我暂时还没有明确的计划,不过我相信如果按照我现有的计划实施下去,不出意外的话,肯定能将卓云兄弟救回来。”

“所以我的计划就是,将青山码头收为己有,变成我们自己的。只有是我们自己的了,我们才能有更大的话语权,包括码头上的那些人,生活也绝不再是像现在这样,连最起码的吃喝都是问题,而且还借着高利贷,入不敷出,甚至有些人都到了卖儿卖女才能活下去的地步。”

这个时代,最缺的就是金钱,最不缺的就是人命。有时候一个人的生命,还不如一个馒头来的实在。所以对于王文山说的那些,葛家三兄弟都曾目睹过,甚至在他们的身边经历过。

“那我们该怎么办?”葛老二问道。

“很简单,借力打力。”

这是王一山第二次听到‘借力打力’这个词了,他越发的相信陈一水的判断没有错,甚至有可能对方还有些对于当下局势判断的话没有跟自己说清。

“首先我们的力量很薄弱,单靠我们几个拿下青山码头无异于天方夜谭,就算是拿下了,也不可能守住,所以我们需要找几个信得过,靠得住的人填充一下我们的实力。其次还需要一些外力,来帮助我们守住青山码头。”

王文山知道,自己兄弟两个和他们葛家三兄弟对青山镇其实都不是很熟悉,所以很多方面都有着欠缺,就是想找人帮忙也不知道该找谁。

“还有谁会来帮咱们?毕竟道上扈三爷都发话了。”葛老二的语气里有些游离不定。

“敢在扈三爷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的人肯定不止一个。”王文山笃定的说道。

“那我们要是跟再回楼掰手腕的话,对方的报复我们该怎么应对呢?”

听到葛老二的这句话,是个正常人都会担心。恰恰相反的是,王文山的嘴角却是挂起一抹微笑,“如果我们将再回楼摁死在灰烬里呢?”

在座的所有人都被王文山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震撼到了,这两天的接触下来,扈三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场的都心知肚明。能和扈三爷分庭抗礼’。

想必这样应该就是人族七仙子中的那一位琉璃仙子林桑桑了。

难不成这男女有别在师徒关系之前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的吗?

“傻徒弟,你去了哪里?可让我好找啊!”林桑桑长叹一声的道。

萧慈面色微变,颇有几分无奈的道:“这......路上发生了一些事情。不过,也幸亏师父能够找到我。”

林桑桑这才从萧慈的身上下来,她扬了扬别在自己腰间的天灵穗,说道:“你怕不是忘记了还有这个?”

萧慈微微颔首,“我自然是记着的。只是没想到,到头来竟是要师父亲自来找我。”

林桑桑上下左右打量,并围着萧慈转了一圈,“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萧慈摇摇头,“我没事。”

盛羽立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从萧慈和林桑桑的身上移开,却见不远处汇聚起来的兽魔越来越多,她连几步狂奔到了萧慈和林桑桑身边道:“要叙旧的话就先等等吧!此地的兽魔族开始汇聚起来了,先走吧!”

对于盛羽立的突然出现,林桑桑并没有第一时间因为感到惊讶而左右问东问西的,而是先反应过来盛羽立所说的话。

林桑桑侧身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紧接着,她又看向了萧慈,道:“我们先离开这里,你还可以吗?”

萧慈微微颔首,“没问题。”

对于九品高手而言,体力是没有那么容易就被大批消耗的。

两个人的目光对上,不言而喻就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盛羽立,你跟着我们!”萧慈转向她,叮嘱了一声。

“啊!哦。”

盛羽立刚回过神来,却见萧慈和林桑桑二人几乎是同时飞身向前。

一道男女身影在盛羽立的眼中相得益彰,恍如天籁之美景。

最雪剑和琉璃剑几乎是同时生生绽放出一道强烈的剑意。

两个人都是九品高手,所释放出来的气息更是越发的让人觉着恐怖至极。

更别说,这两个人在剑术造诣上都修炼得异常有天赋,一个是先天剑灵之体,一个是先天修炼的剑心通明,他们两个的天赋和悟性可是在鲜少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啊!

盛羽立能够感受得到,空气中,一股强大的压迫感从萧慈和林桑桑二人周身释放出来。

眼看着这两道身影即将冲入兽魔族的群中。

‘小心’两个字刚想从盛羽立的口中喊出来。

但看见眼前的画面之后,她想说的话便全然被扼制在了喉咙中。

盛羽立眼睁睁的看着萧慈和林桑桑二人几近是前后突然出剑。

那惊为天人的剑光瞬间破空而出,继而,自悬空中轰然炸了下来,其威力堪比那电闪雷鸣,可谓强大得恐怖。

轰隆。

盛羽立的耳边是放大好几倍的闷响。

这简直就被刚才林桑桑一个人锻造出来的动静还要大啊!

咔嚓。

盛羽立顺着突然发出的声音看来,正好却看见了地面上瞬间龟裂开来的动静,以及被他们二人剑意所波及的树木瞬间被折断。

盛羽立哑然。

这破坏力......

萧慈那一阵温柔之下的暴力她明白,毕竟是九品高手,强大亦是正常。

可是林桑桑也......

这师徒两还真的是......绝品的拆迁专家。

一剑下去,不是树折了就是地裂了。

盛羽立一脸诧异的目视前方。

正好看见萧慈和林桑桑二人落下的剑意竟是在眼前开辟出一条道路出来。

萧慈和林桑桑二人凌空一跃,顺着被他们两个开辟出来的这一条道路而去。

盛羽立愣了半响,但她还是识时务的跟上了他们两个。

萧慈和林桑桑二人还真的是霸道,前后一剑给劈了出去,一点也不留情面的。

盛羽立一直在后面跟着他们两个人,眼看着这两个人默契的剑术表演。

据说这萧慈是最近才百林桑桑为师的吧?

有关于萧慈的就近情报,她都略知一二。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他们两个有什么特殊相互吸引的能力。

两个人在作战的时候,那出手的一瞬间似乎是看准了对方的动作的。故此,他们两个的配合便是十分的默契。

盛羽立与萧慈一处几日,她对萧慈的能力却还是一无所知。

未完待续!

。夫安不忘危,宜令通居职疗真是小李探花派人送来的?”火光忽明忽灭,亮的时候香灵惶然四顾,道:这…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剑藏虚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丹道圣尊

十二点九九

丹道圣尊

龙与魔法世界

丹道圣尊

无忧盟主

丹道圣尊

潇湘霓羽

丹道圣尊

五月紫丁香

丹道圣尊

浮梦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