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过期了吧!》。

一群飛蟲能嚇得他滿地跑,但是一只?

呵!

這大好的報仇機會要是不知道把握,他還叫陳立?

喊了一嗓子叫住熊大的腳步,他眺望了一眼身后的荒山。

確定蟲群沒有追上來,只有一只落單的飛蟲。

心中大定。

“熊,咱倆聯手,搞死這只小蟲子!”他拍了拍熊腦袋,從熊大身上跳了下來。

之所以要讓熊大幫忙,倒不是他覺得自己打不過小蟲子。

主要是為了修飾一下氛圍。

這樣才能顯示出自己對這場“戰斗”的重視!

嗡嗡嗡~

落單的飛蟲就跟在身后不到幾米遠的地方,當他們停下時,直接就來到了近前。

飛蟲沒有什么智慧,全憑本能行事。

見目標就在眼前,也不管自己的同伴在不在身邊,就直接撲了過來。

它的目標是陳立。

翅膀一振,飛蟲落在陳立脖子附近裸露的皮膚上,直接一口咬了下去!

“媽耶!!!”

陳立如被狗咬,當場疼得大叫起來。

他沒想有到這蟲子這么靈巧,近距離沖刺的速度快到他連反應都來不及,就被一口咬了下去。

疼痛迫使他下意識往脖子被咬的位置打了一巴掌。

“啪”的一聲。

飛蟲瞬間被他的大手拍扁,爆出了一團血水。

“嘶~好疼啊,這蟲子不會有毒吧?”

陳立有點擔心,看了看被自己拍死的飛蟲。

這是一種有著多對翅膀的昆蟲,比馬蜂略小一些,整體呈暗紅色,不仔細看會覺得是黑色。

它的體表有一層外骨骼,很堅硬,要不是陳立力氣大,估計一巴掌都不一定能拍死它。

但奇怪的是,這一次陳立無法讀出飛蟲的來歷。

《基礎生存手冊》的生物知識里頭并不包含這個物種。

也就是說……這是個高級物種!

“這到底是什么玩意?”

陳立一時迷糊了。

他基本上可以肯定,荒山腳下的尸骨都是被這種飛蟲咬死的。

但這種飛蟲的來歷是什么,為什么偏好襲擊靈長類動物,他就不得而知了。

難不成是因為靈長類動物和人類比較好欺負?

一個無法識別的高級物種,制造了一處危險無比的荒山絕地……

這情況聽起來怎么有點“世界未解之謎”的感覺?

“靠,本來還想打死一只查查信息,沒想到居然查不出來!”

陳立罵了一句,心里郁悶得很。

這波完全血虧。

沒有飛蟲的信息就算了,他還白白被咬了一口。

脖子上傳來一陣陣疼痛,流了一道血,連衣服都染紅了。

飛蟲可不像蜜蜂蟄一下就完事,剛才那一口,直接把陳立脖子上的皮層肉給咬掉了一小塊,是實實在在的食肉動物表現。

要是多來幾只,就算不至于被咬死,也能輕輕松松把他給毀容。

為了防止傷口感染,他拿出云南白藥給自己敷了一點。

然后才招呼熊大,返回新手部落。

在離開之前,他決定:“下次再來這里,一定要準備上全覆式盔甲,然后搞點專殺蝗蟲的裝備,將它們一網打盡!”

剛才那一下報的是被追殺的仇,現在又結了個被咬的新仇!

既然有仇,那就一定要報!

<白大褂的普通科研人員。

兩人走出電梯后,前行了僅僅十來步,便看到三名須發皆白的老人迎面而來:“可把鄭先生盼來了,實在是我等的榮幸。”

季睿南連忙介紹說:“中間這位是我的導師,量子物理學家盧鳳眠教授。右面這位是生物物理學家,王德民教授。左面這位是生命科學界的權威,栗笙教授。”

“鄭某今日前來,要麻煩三位教授了。”鄭遇上前一一握手說。

年過七旬的盧鳳眠,額頭干凈整潔,笑容和藹可親:“不麻煩,不麻煩。鄭先生是打破物理常規的人,對于我們這些搞研究的學者來說,那簡直就是瑰寶啊!”

栗笙也笑著說:“鄭先生的身體能力遠超常人,多巴胺及腎上腺素的分泌必定異于常人。看來這人類基因的奧秘,還需要從鄭先生身上尋找答案了。”

“人是通過攝取食物和水來獲得能量的,可鄭先生卻能直接攝取自然界中的火元素,并將其儲存在體內,這其中的奧秘,以及物質與能量之間的轉換方法,都需要鄭先生來幫助詮釋。”王德民也客氣地說道。

就這樣,鄭遇成了科研的“小白鼠”,被各種儀器,各種手段探索著身體里的秘密。他甚至被帶到一處空間巨大的實驗室,然后釋放出身體里的火焰,讓周圍十幾架高速攝像機,以及身體各處貼著的感應器,記錄下他身體上的各種變化。

在中午休息的時候,鄭遇問了季睿南一個問題:“你為什么要學物理,搞研究?”

年青的博士后一面擦拭著汗水,一面含笑說:“像我們這種長相平庸,又無才藝的人,去做網紅和流量明星也沒人喜歡不是?去賺錢就更沒那心氣和魄力了,所以想來想去,還是老老實實搞科研吧!不管怎樣,有些事總得要有人去做吧!即便不是我,也會是別人。總之,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才當是我輩年輕人應有的理想。”

鄭遇從季睿南身上,看到了一種永不言棄的精神,一種舍我其誰的力量。中華民族之所以能夠走到今天,就是因為一代代人中,都有那么些勇于開拓,勇于犧牲的人。他甚至通過心神烙印,聯系上了李道純,問他分配資源的名單中,是否有盧鳳眠、王德民、栗笙和季睿南幾人。

過了不久,李道純回話說,盧鳳眠三人都是中科院的院士,名單里自然有他們,可季睿南還只是個學生,所以名單里并無此人。

鄭遇心中了然,待到所有項目都做完后,他看著身邊的季睿南,忽然說:“小季,張嘴。”

“啊!”季睿南不明所以,剛剛開口便感到喉嚨里被塞了什么東西。他想吐出來,可那東西卻迅速化作一股芳澤,流入了自己的腹中:“你給我吃了什么?”

鄭遇嬉笑道:“你猜猜看。”

季睿南翻了翻白眼說:“你堂堂一個星魂衛士,總不會給我吃的是毒藥吧?”

“那要是春藥呢?”鄭遇見季睿南一臉詭異地望著自己,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干咳說:“那個,好好活著,無論是國家還是全世界,都需要你這樣的人。”

鄭遇在走之前,被三位科學家告知,他已經不能再算是正常人類了。因為他身體里的細胞分子比之常人要密集了上萬倍,同時體積卻又小了近萬倍。更重要的是,這些細胞分子的活性遠大于常人,相互之間的勾連也更加地緊密。甚至連骨骼的密度,也大大地高于常人,比普通的合金鋼還要高些。至于其他的情況,還有待研究。鄭遇卻笑稱,至少自己還是碳基生物,并非異類。一句話,惹得幾位科學家哈哈大笑。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虽然的,慢慢地转过身,走出了树林

李潇为200名蛮兵加持了嗜血术和轻身术之后

就在人群中不时丢一个火矛术,支援一下蛮族士兵。

蛮族士兵将李潇团团保护起来,拼命阻挡着镇蛮军战士的靠近。

李潇知道接下来就靠那三名大巫来打开局面了,他自己是真的无能为力。

好在三名大巫没有让他失望,就在蛮族士兵还剩下100出头的时候,那两个蛮族大巫终于斩杀了对手。

毕竟那两个炼神境队长仅仅是炼神二重境,而且还受伤在先,被击杀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空出手来的两位大巫直奔三名精修师而去,这场战争真的没什么悬念了。

阵法师先被从天而降的大巫一矛刺死,召唤师的战兽缺乏加持之后,西蒙直接突入到他的身边,一矛破盾,然后也步了阵法师的后尘。

最后一位火元素师更是被三名大巫撕成了碎片。

剩下的200名镇蛮军战士只剩下被屠杀的份了,先不说大巫杀起低境界的战士一般都是一刀一个。

就说没有精修师的防护,李潇的精神穿刺就让前冲的战士倒地痛嚎,然后被蛮族战士摘掉了脑袋。

李潇看着四周狼藉一片的战场,微微揉了揉眉心。

三名大巫也已经聚集了过来,他们身上的伤势也不轻,除了西蒙之外,另外两位大巫,一个腹部被开了一个大口子,隐隐都能看到肠子的蠕动。

还有一个半截胳膊都消失无踪。这就是他们快速解决两位炼神境武修的代价。

不过虽然身上伤势严重,可是三人的精神都十分的旺盛。他们围绕在李潇身边,兴冲冲的问道,“本特巫师,接下来该怎么办?”

李潇感受着一股股精神力涌入精神世界,刚刚的疲累一扫而空。

听到三名大巫师的问题,李潇没好气的道,“现在还需要我说什么?你们把那些入侵者逐一清缴不就行了。”

李潇在100余蛮族战士的保护下,在战场边缘找了块空地。李潇盘膝坐在地上,默默感受着精神世界的变化。

本来他以为干掉这些镇蛮军,这次的梦境就可以结束了,没想到还得将剩余的人都清扫干净才行,现在只有等那三个大巫师的消息了。

毕竟能者多劳嘛。

.........

在李潇等的百无聊赖之际,突然整个世界都破碎开来,又一大股精神力涌入李潇的精神世界,由于还未晋升至化虚境,多余的精神力只能用来解封。

李潇的精神世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张起来,等到这股精神力消耗殆尽时,李潇的精神世界已经达到了十万公里方圆。

李潇睁开双眼,看着白茫茫一片的四面八方,他感觉自己好像悬浮在空中,四周除了浅白色的雾气什么都没有。

李潇心中暗骂一声,“还有完没完了?”

“有完。”这个声音突然出现在李潇的脑海之中,让李潇吓了一跳。

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能知道他的想法。

“很好奇我为什么知道你的想法吗?”

“因为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啊。”

那声音一会是孩童的声音,一会是老人的声音。

李潇终于听出来了,这不就是本特的声音吗?

“没错,我就是本特,准确来说,我是本特的潜意识。”

李潇听闻此言,立刻如临大敌的戒备起来。毕竟那本特可是大巫师,谁知道他会有什么能力。

“别怕,我现在已经没能力伤害你了。”

“为什么?”李潇疑惑的问道。

“前面两个世界,是本体人生中的两次死劫,也是他的两个心结。我把他们化为两个世界,防御敌人的精神攻击。”

“如果敌人侥幸进入第三次世界,也就是这里,就会面临时间加速的打击,最终意识崩碎。”

“没想到这次遇到你这样的怪胎,竟然带着精神世界进入了这里,区区的时间加速根本奈何不得你。我只有融入你了。”

李潇听到本特说出融入自己,吓得一个激灵,精神完全融入自己的意识,那自己还不成为神经病了。

“不会对你造成太大的影响,最多对我们巫族心怀一些怜悯罢了。这也是我对你的一点谢礼。”

“为什么要感谢我?”李潇终于开口问道。反正自己心里想什么,这东西都会知道,还不如大大方方的问出来。

本特的潜意识体大大方方的说道,“刚刚我说了,前面两个世界既是本特的两次死劫,也是两个心结。”

“第一个世界中,六岁的本特当时被狮虎追的无处可逃,最后无奈之下跳下山崖,而铁柱他们都死在了狮虎口下,要不是刚好挂在了树枝上,也就不会有本特大巫师这个人了。”

“这和你这个潜意识体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甚至可以说比和本特的关系都大。”

看着李潇摆出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

本特的潜意识体继续说道,“受到本特的影响,一边是对同伴丧生自己无能为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均不相信郑冲冲那未过门的媳妇儿、大虫会会长的女儿,任无艳!是为祸四大公会的大魔头。

纵使这些人压根没有见过任无艳、也没有真正见到大魔头的真容,可这八字打不着一边的“两个人”也不可能是一个人。

火凤凰之翼唯一没有对秦峥所推断的事情感到惊讶的就只有与任无艳当面交谈过的公孙沐雨了。

虽然公孙沐雨心中没有将任无艳与大魔头联系成一个人,不过心中也是同样认为这两个人应该有什么“关联”。

倘若如此!恐怕自己这一行人“逃离江北口岸”的计划要泡汤了。

什么声东击西、引蛇出洞、浑水摸鱼、金蝉脱壳,都无法实施了。

这个时候公孙沐雨想到任无艳暗中监视郑冲冲的事情,便突发奇想道:“今天晚上就潜入大虫会将任无艳暗中打探一番!这样一来,事情就知晓了,然后再制定更加符合实际的计划!”

不过话刚说完,公孙沐雨脸上则露出有些为难的表情。

因为目前火凤凰之翼公会之中并没有善于此类行动的人,唯一符合要求的“赏金猎人、左三刀左索”也离开了公会,现在还不知在什么地方。

是啊!众人惊叹!不过再一联想到“谁适合去”的问题时,均为难了。

公孙沐雨的提议虽然非常不错,不过显然没有非常符合去执行任务的人。

同样!秦峥也想到了这件事,不过秦峥却向公孙沐雨撇了一下眼神,目光向一侧看去。

盯着秦峥奇怪表情的公孙沐雨下意识顺着秦峥所指的方向看去。

上官志?

被束缚的上官志!

顿时!公孙沐雨明白过来,秦峥的意思是想让上官志帮助自己这群人潜入大虫会的总部打探任无艳的事情。

上官志暗中潜入大虫会打探?

公孙沐雨当然认为上官志拥有这般能力,毕竟上官志曾经作为一名“杀手”,这类的事情对上官志来说就是小儿科。

别说一个实力不小的公会总部了,就算是各国家的王宫,上官志倘若需要,也能够全身而退。

虽说上官志并没有真正的潜入过哪个国家的王宫内,但这是因为上官志并没有那个方面的需求,倘若需要,恐怕上官志也会毫不犹豫,潜入进去。

“他?”公孙沐雨惊讶之中带着疑问,向秦峥确认。

只见秦峥微微点头:“对!上官志非常符合这个条件!”秦峥好像一种吃定上官的表情对着公孙沐雨肯定道。

上官志确实符合这个条件,公孙沐雨是知道的。

不过!最大的问题并不是上官志符不符合,而是上官志愿不愿意帮忙。

别说与上官志同为一个战队,奋战过几年的公孙沐雨并不相信上官志能帮忙了。易蓝、格雷、吕小飞压根就不会相信刚刚被自己这些人“围剿”的上官志能帮忙。

就算退一万步讲,就算上官志答应帮忙,谁能保证这家伙是不是会真心帮忙?八成会一去不复返,倘若复返也是一群人来“复仇”来了。

况且,一心想要将公孙沐雨“抢走”的家伙所打探的消息能相信吗?搞不好就是一个大坑!而且还是跳不出来的超级大深坑。

“让他帮忙?”易蓝吃惊的不敢相信:“还不如派一条狗去,至少狗能知道里面有没有人!”

易蓝说话口不遮拦,心中对上官志没有一丝好感,甚至厌恶!

曾经在南江城时就是那群可恶的人,还有这家伙对自己和秦峥等人围剿,而且现在他们的目标又是公孙沐雨,想要将公孙沐雨“抢”回去,听说还要跟那个让易蓝记忆犹新的“丑八怪”马修成亲。

开什么大陆玩笑!竟然要逼迫公孙沐雨与那个家伙成亲。

当易蓝知道这件事情后,已经将马修上八代、下八代至亲至爱的人全都有“礼貌”的问候了一遍。

而且信誓旦旦的向公孙沐雨保证过,但凡公孙沐雨跟着火凤凰之翼公会,一定会好好罩着她,不会让那群恶人得逞。

所以易蓝才在听到“抓”公孙沐雨的人到来时暴躁的冲上去,要将“抓”公孙沐雨的上官志制服了。

上官志为人比较低沉,可以说是不喜言语,但并不代表上官志能够容忍,而且还是对方将自己形容成一条狗的情况下。

“小姑娘!说话注意点分寸!小心今天讲完话,明天没了舌头!”上官志恐吓的语气非常阴冷,让人感觉一股凉气悠然而生。

嘭~~

格雷身为易蓝“雇佣”的合格保镖当然义不容辞的保护着易蓝的安全,听到上官志这般阴狠的想法,第一时间站了起来,恶视上官志!

“真正男人是不会去恐吓一位女子的!你这算什么男人?”百年不见格雷去嘲讽一个人,看来格雷确实被上官志这般阴狠恐吓易蓝的行为激怒了。

作为以“骑士守则”来约束自己的格雷,是不会再允许自己身边发生有悖于骑士守则的事情发生,况且上官志所恐吓的对象还是易蓝,这让格雷在不允许发生的情绪之中又夹带了愤怒。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过期了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冥尊

懒人姚

天冥尊

冷月霜凌

天冥尊

书剑恩仇

天冥尊

以梦为马18

天冥尊

淡竹枝

天冥尊

6号鼠标